笔趣阁 > 太上魂道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九王炼天鼎

第四百四十四章 九王炼天鼎

        “前四的位置,我们占了,你们谁有异议?此时可以提出!”狂看向百人,直接口出狂言,他的话莫过于,一帝以及前三王就是他们四个!也就是意味着,他们百人只能夺得剩余的两王,以及九圣!

        “我们已经坚持到现在了,都是想要冲刺一帝的位置!难道,凭你一句话,就要我们放弃?”人群之中一名冷漠的青年踏步了出来,此人一袭简单黑袍,正是之前从未动手的三位青年之一!

        “既然如此!那么,你们继续战吧,直到只有十一人在停下,直接与我们争夺一帝的位置!不过,若你们此时想挑战我们四人,也可以!谁若不服,皆可来挑战!!”狂淡笑道。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一个表情都流露出了他那强大的自信!他的自信不同于狂妄,而是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为依仗!

        “呵呵!谁规定了一定要单打独斗?既然此人的实力为最,为何我们不先把他击败?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来争夺一帝之位?”一名青年走了出来,此人一袭黑袍,黑发如瀑,令人诧异的是在其额头有着一个鼓出的包,此青年名为独笑。此人让烈腾有股熟悉之感,看着他额头上的包,烈腾沉吟了良久之后,才转移了目光。

        这青年的话让其他青年强者全部一愣,他们的目光遽然变得无比明亮起来,单打独斗没人敢与狂一战,但一起上,又是另外的结果了。而其中那名叫陨翼的青年,目光看向烈腾三人,缓缓道:“这位道友说的正是,为何我们不联手将一皇弟子击杀?”。这陨翼将“一皇”二字咬的极重。这让狂目光闪烁,嘴角的笑容不减,他目光转向灭天、豕、烈腾,又看向了陨翼神色平淡道:“是否,将我击败之后!又联合起来对付他们三个?这般的挑拨离间也太过低下了。不过,既然你们两个提出,那么,我还让你们活着,岂不是对不起我自己了?”

        声音还未落,狂的身体便消失不见!而两声闷响,陨翼以及这额头有着鼓出来包的青年独笑两人身体同时宛如遭受巨山撞击,大口喷出鲜血,身体倒飞开来!而其余九十八位青年强者见此,目光一闪,竟然全部朝着狂扑去。

        独笑的话让压抑住不甘和愤怒的青年强者打开了一座大门,一个人打不赢,一百个人还打不赢么?先解决最强的在说!最少为自己减少了一个争夺一帝的敌人!而且,进入了前百的每一个人,谁的终极目标不是一帝之位?谁都想自己有机会去争取,但单打独斗想战胜狂的人,在他们百人之中几乎没有。

        烈腾三人并未动,他们相视一眼,站在原地,静静的观战,狂的实力一直是个谜,此时百人应该会逼出他的全部实力,既然如此,他们三人为何会插手?虽然他们看重单打独斗,但一帝的传承的诱惑力太大了。

        不断有人诡异的到飞起来,好在这些人皆是各大势力的顶级强者,他们在仙神界都有这不小的名气,承受狂的一拳,皆为直接爆体而亡,不过让他们无奈的是,狂的空间之道让他们无从下手,距离仿佛是在狂的眼中不存在,这让其余之人攻击很难击中狂,就算击中了狂的那恐怖防御也足以抵挡!

        “你,给我静下来!!”突然一声厉喝,在空间之中随意移动的狂猛的停顿下来,只看到吴财双眼透红的怒声大喝,他领悟的静之道让万物都静下来,正好可以克制狂的空间之道。

        而狂这一静下来,却给了其余人的攻击的时间,他们全部红了眼,祭出了最强法宝,发动最强攻击全部轰向狂!!

        静之道的出现显然出乎了狂的意料,他只感觉一切都停止了,连体内的力量也陷入了“静”的状态,让他无从移动和抵挡!看着百道强势的攻击,狂的脸色第一次变幻了!

        瞬间,瞪着眼睛的狂被百道强大攻击吞没!

        灭天、豕两人脸色皆变,他们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若是如此,接下来,很可能他们也要遇到狂这般的情景,想想百人的最强一击,他们皆是心中打鼓,这让他们心中蠢蠢欲动,原本还想等待狂的的全部实力,此时看来要提前动手了。

        烈腾则是诧异的看着吴财,以他对吴财的了解,吴财根本不会这般卖力的厮杀,烈腾却是不知,若是寻常,吴财是不会,但他听到狂是第一皇的弟子,他的眼就红了,第一皇的弟子,那么,他身上会有多少宝贝?

        正是吴财这种贪得无厌的想法,让狂第一次陷入了他都未想到的危机之中!

        看清局势的豕,突然右手朝着前方一指,其所指之人正是在双眼充血,仿佛是与狂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吴财!五道身影直接将吴财从厮杀之中的吴财包围,将其从人堆里撵了出来,不过,并未伤他!

        感受到五道尸体,吴财懵了一下,疑惑的看向豕,心中沉吟了一番,收回了法宝,索姓盘坐下来。

        烈腾和灭天都看了眼豕,又看向被轰击的狂!!

        这些青年强者的攻击将狂吞没,当漫天灰尘消散之后,狂的身影渐渐浮现,令人震惊的是,狂浑身显得极为恐怖,体无完肤的站在哪里,不过,令人惊诧的是,狂的体内竟然没有鲜血流出!!!

        没有血??只有皮肤和骨头?就连肌肉都不存在?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那些准备攻击之人,看到狂的体内模样,彻底呆愣在了哪里。难怪看着狂浑身皮包骨,但谁都没想到竟是这般模样

        “好诡异的身体!好诡异的人!”烈腾不仅心中感叹道。而灭天、豕都站在哪里,神色极为凝重,百个青年强者同时发动最强攻击都无法将狂彻底抹杀,反而只是伤了他的肌肤?如此**,他们两个都自叹不如!

        “静之道!!很好!!”只听到狂那嘶哑之声宛如地狱之中传出,吴财的静之道彻底的激怒了狂,那被五个古尸包围的吴财突然双眼瞪得滚圆,一个巴掌大的玄武壳浮现护在他的胸口之处,而他的身体猛的宛如炮弹一般倒飞开来,一个瞬间便撞击在足有百里之外的城墙之上。

        “噗!!”直接将城墙撞出一个巨大的人印的吴财狂喷鲜血!而那护住他的玄武壳早已化作了粉末消散开来,吴财见此神色大骇起来,感受到前方无比狂暴的气息从前方传来,吴财神色苍白,他心中大骂不止:“完蛋了,这家伙太变态了。”

        “靠!还来,不就让你静了一下吗?”吴财大骂不止,他身体一晃,包裹他的整整有十个内甲全部化作碎片掉落,他又快速的拿出一个土黄色的战甲包裹全身,这土黄色战甲之上又有着密密麻麻的龟纹,一道道古朴文字从战甲之中宛如花朵般绽放出来。

        而这时,狂那狰狞的脸孔突兀的浮现在吴财的面前,吴财来不及再拿出其他之物,身体再次撞击在背后的城墙之上,而那土黄色的战甲竟然承受狂的狂猛一拳并未破碎,不过,那绽放的古朴文字变得飘忽不定起来。

        “噗噗!!”狂喷鲜血的吴财,神色无比难看,他恐惧的尖声道:“别打了,”

        暴怒的狂哪里会助手?他的身体出现在吴财的身边,左手抓住吴财的肩膀,右手迅猛的轰击着吴财!那土黄色战甲不知何等的法宝,抵挡狂的攻击竟然不碎,不过,随着散发的文字越来越暗,吴财彻底恐惧了,绝望了。

        其余青年强者全都都未回过神来,听到吴财的惨叫之声,他们皆是深吸了口冷气,陨翼目光一闪,低声道:“此时不将其击杀,何时击杀?若是在留手,下次,死的是我们。道友们,一起拼了!!”说完,率先朝着狂疾驰而去。其余人犹豫了片刻,也紧随其后。

        烈腾三人始终站在原地,依旧未有动手的迹象!狂表现出的实力越强,便越令他们忌惮!

        “轰隆隆!”震耳欲聋的轰击之声伴随着吴财的惨叫从前方传来,暴怒的狂竟然无视了近百人的攻击,他只攻击吴财,仿佛不将吴财击杀,便誓不罢休!而那些攻击斩在狂的身上,竟然溅起了火花,狂的骨骸不知强到了什么地步,竟然陈功的抵挡住了攻击,不过,他的肌肤却没有骨骸那般恐怖,早已破碎不堪,此时的狂宛如一个健硕的骷髅!

        “欺人太甚!!九王炼天鼎!给我出!!”吴财看着土黄战甲被狂轰破,感受到死亡危机的吴财怒吼一声!一个巨鼎突然出现,强势无匹的气息冲天扩散开来,令其余近百名弟子心惊胆战纷纷倒退开来。

        狂心中一惊,待他反应过来之时,巨鼎之中出现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毫无防备的狂吸入其中。

        (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7697/43503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