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光之月 > 第七十五章 真正的仪式

第七十五章 真正的仪式

        “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修尔的声音轻的仿佛梦中的呓语,只有他和莉莎能够听到,就像是说给自己听,坚定两人的信念,说完,他拉着莉莎的手上前一步,一大一小两只手,毫不犹豫的按在了面前漂浮着的光球上。

        世界为之一振,至少两人感到世界为之一振,眨眼间,控制中心的密室,另外两个顶角的朱蒂和奥古斯塔,甚至连自己触摸的光球,都已经失去了踪影,两人就像是以无实体的状态漂浮在虚空中,再也感受到不到躯体的存在。

        很特别的感觉,没有听觉,但所有声音都映射在意识里,没有眼睛,却能看到一切,没有躯体,但行动自如,他们明明不存在,却偏偏存在着,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把所有事物尽收心底。

        距离不再是障碍,视角不再有阻隔,即便远在仪式空间最外端,之间相隔了数十颗星球,依然可以把一切观察的真真切切。不,何止是仪式空间的最外端,动念之间,每一个世界,每一颗星球,都清晰的浮现在意识里,大到恒星爆发黑洞吞噬,小到美丽的蝴蝶在风中振翅,一花一叶,一草一木,无不精细到了极致。

        除了影像,还有声音。

        无数声音,高亢的,细微的,尖锐的,低沉的,从四面八方涌入了意识里,可以听到观众们压抑着的紧张喘息,可以听到每个人难以抑制的欢呼,可以听到被捕猎的猎物濒死的哀鸣,可以听到饥饿的动物幼崽嗷嗷待哺的尖叫,树叶飘落到地面,岩石在阳光下龟裂,海潮拍打沙滩,微风拂过山岗,大的,小的,长的,短的,每一个声音都远在天边,却又像从身边响起,一声声,一串串,混杂在一起,却又如此分明。

        声音虽多,却并不感到嘈杂,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种状态,不仅不觉得难受,反而像是正在欣赏一首凝聚了世间百态的奏鸣曲。

        好吧,实际上只有修尔不感到嘈杂,毕竟他在梦中,曾经经历过亿万年类似的状态,早已经适应了,而其他那些同样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包括莉莎在内,都已经快要疯掉了。然而就算难受,也没人愿意从这种状态退出来,情愿强忍着煎熬,用这种特别的视角去观察世界,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恐怕是所有人唯一一次机会,以神灵的视角观测一切的机会。

        是的,这就是神灵的视角,可以看到听到一切的全知全视的视角。

        凡人和神灵,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身为凡人,根本无法承受对神灵来说习以为常的一切,虽然只过了短短几秒而已,但意识中看到听到的那些纷杂的信息,就已经让大多数圣职者无法忍受了,如果时间持续的太久,恐怕光是信息碎片,就足以摧毁任何一位强者的精神。

        神灵们当然知道这些,有的时候,看到听到东西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凡人的大脑根本承载不了,因此为了保护凡人,他们从来不让凡人们了解自己的感官。不过到了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顾虑这些小事了,何况如果时间短的话,以圣职者们坚韧的精神,还是可以勉强承受的,就算过后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恢复受损的意志,但只要成功了,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于是为了让仪式能够更加稳妥顺利,神灵们不仅孤注一掷的投入了全部力量,甚至前所未有的与自己的侍奉者们分享着自己的感官,只为了让圣职者们可以更细致的观察法阵的运转,把一切可能存在的危机,扼杀在萌芽之中。

        “呵,这才是真正全知全识的视角吗?果然,梦中我自己的那种残缺的体验相对而言,差距实在太大了。”修尔现在没有嘴,但他轻笑的声音,没有任何延迟的在同一刻传遍了整个法阵体系,“来测试一下好了,不同世界的朋友们,大家都听得到吗,咳咳,这里是仪式现场,我是暗月之主露娜大人的使徒,代表吾主,代表无光之月,向大家致以……”

        “砰”,明明虚空里什么都没有,不仅不存在重力,甚至修尔连形体都没有,但他偏偏感觉到一颗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小石头熟练的砸在自己头上,一如既往的准确,嗯,很亲切的感觉,不过,能不能把那块一百倍大的石头放下?

        为了避免被自己女神大人砸死,暗月的神官大人只能遗憾的放弃了借机传播女神大人威名的打算,把注意力从外界收回,不去理会各个世界传回的疑问,以及疑问中夹杂的那些熟悉的起哄声和笑骂声。无知的凡人啊,你们怎么能理解我的苦心,为了舒缓参与者越来越大的心理压力,我情愿背负起假公济私借机传教的污名,难道你们就不为止感动吗?

        “砰”。

        好吧,修尔在想象中撇撇不存在的嘴,终于连发散的思维都收束回来,用全知的视线,扫过仪式空间。

        仪式空间里没有人,从直播的画面中可以看出,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数千大大小小的星球组成星系,在仪式空间内往复运动。

        然而修尔现在‘看’到的却截然不同,在他‘眼’里,每一处节点,都有两到三个圣职者的人形虚影盘踞,毫无疑问,他们看自己这里也是一样,因为这就是他们这些核心引导者的意识。这些虚影维持着他们躯体最后的动作,即一手按在面前引导仪式的光球上,正是这个动作,才让他们顺利进入到当前的状态。

        而这一动作体现在仪式空间里,就是这些引导者的手按在节点上,仿佛和这些节点融为了一体。而在他们头顶,都有一团没有固定形状的能量,正站在神国之内,伫立于星球之上。

        用修尔的形容就是,大部分圣职者的意识体都在样子很蠢的东张西望,一时无法适应视角和躯体的改变,而神灵们的表现却不同,那些代表每一位神灵的能量团,从最开始就没有移动过位置,没有改变过状态。

        神灵们肯定不会有什么改变,因为他们的意志已经深入到了每个节点的最核心处,把自己、神国和节点紧紧联系在一起,随即不断激发着自身和神国的力量,通过节点扩散到整个法阵体系。每一位神灵,在维持自己原本任务的基础上,都把全部意志投入到了这一工作中,不断把法阵强度推向最高,在关键时刻维持法阵的结构,控制法阵的状态,至于仪式过程的引导,当然是交给他们的使徒去完成了。

        “诸位大人还真是信任咱们呢,把引导工作彻底交给咱们。”修尔不知想到了什么,代表他的能量体虚影,诡异的闪烁了几下,就像本体露出诡异的表情一样,“这要是中途万一有谁心怀不轨,做些奇怪的事,诸位大人想必也无法控制,估计整个世界都要为他陪葬。就算在仪式进行到关键时刻之前闹出事端,还不至于摧毁世界,但这片空间,空间里的诸神,还有咱们这些参与仪式的凡人,恐怕一个都逃不掉吧。”

        “你还真敢想呢,修尔。”终于,朱蒂大主教也学会如何在这种状态下表达声音了,“我和奥古斯塔大人是不会有这种想法的,你是打算这么做吗?”

        是的,在这个体系中,位于最核心节点的三人,也就是修尔、朱蒂和奥古斯塔。哦,莉莎不能算,她没有权限,而另外这三人是除了神灵之外,对法阵体系拥有最高权限的,其他人想要对整个法阵体系施加影响,必须通过核心节点的三人才能完成,就算不是对整个体系,而是操控他们自己的节点,修尔三人也完全可以施加干预。

        这就意味着,几乎没有谁能轻易破坏仪式,就算有人消极怠工,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弥补,唯一能彻底破坏法阵的,也就只有核心节点的三人,才有这个能力了。

        而这三个人,一个是核心节点太阳神苏尔大人的侍奉者,一旦仪式失败,苏尔大人首当其冲,绝无幸免的可能,他的侍奉者绝不可能有什么异心,另一个是地位最高最受尊重的神灵的侍奉者,当然也最受信任,无论是诸神的信任还是其他圣职者的信任。至于剩下的那个,虽然资历和地位上来说,还多少有些欠缺,但如今的局面,几乎是他一手造就的,为了这个仪式,他冒了无数生命危险,几乎投入了全部心血,大家都知道,他是最不可能破坏仪式的人。正因为如此,诸神才对他们表现出了绝对的信任,让他们三人担负起了最重要的责任。

        “呵,我可还没做好和全世界为敌的准备,何况真这么做了,也就无所谓为不为敌了。”修尔的‘声音’让‘听’到的人毫不困难的想象出他笑眯眯的样子,“说这些也只是为了提醒各位同僚们我们肩负的责任,顺便确认大家的觉悟和信心,从回应看来,结果还不错,那么现在……星图。”

        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修尔的意识体扭曲成了朦胧的人形,随手一挥,一张无形的立体星图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意志的世界里,根本不需要任何设备,星图就是他视野所见,用意志将它展现出来了而已。

        “呵呵呵。”修尔根本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按着节点,现实世界的躯体按着保持联系就足够了,神灵提供给大家的意志体根本无需如此,“我说,仪式从这里开始。”

        说着,虚影伸出手,对着微缩的星图遥遥一点。

        “轰”,世界再次为之一振,这次可不是意识的感觉而已,这次是真实的,整个仪式空间,都随着修尔的手指发生了一次短暂而猛烈的震动。当然不是因为修尔突然变得有多强大,可以轻易撼动空间,而是因为在他的命令之下,法阵体系的第一个臂旋或者说第一个区域,终于启动了。

        经过修改后的法阵体系,和梦中已经有所不同了,不再有那么漫长的前置过程,一旦开始启动,积蓄了许久的能量,就如同潮水一般,沿着有光束形成的纹路,向第一个臂旋涌去。主节点,接受,分流,传导,次级节点,接受,分流,末端节点,接受,运转,转眼之间,第一臂旋就像一片叶脉正在被光明染色的树叶,能量在叶脉之中不断推进,不断分支,形成一个纵横交错的网络,把第一臂旋所有星球,无论恒星、行星还是卫星,都实质性的联系在了一起。

        “我说,法阵需要转动。”

        于是,事成。

        以核心节点为轴,已经无法用庞大来形容的法阵,开始违背物理规则的飞快转动,当它停下来的时候,第一臂旋已经对准了一个特定的方向。

        “核心在向你们呼唤,你们需要回应。”

        手指一指,星图原本黑暗的一角突然亮了起来。

        不止是星图上,在现实中,在遥远的另一个世界,在一片原本处于虚与实之间的特殊区域,一片空旷的虚空里,毫无征兆的亮起了七个光点。七个光点就是七颗恒星,恒星远远的彼此牵引着,纠缠着,以一个奇怪的结构慢慢运转。

        “我说,拥有同样的目的,拥有同样的信仰,我们就是你们,我们将不分彼此,我们将融为一体。”

        在修尔面前的星图上,原本相隔很远光点群,开始向着主体法阵迅速接近,很快,就抵达了第一个臂旋的边缘,在臂旋顶端随着法阵的转动而转动。

        这只是星图上的表现而已,处于另一个世界的分支法阵,当然不可能突破世界的壁垒跑到主法阵的范围内,在现实中,七颗恒星依然停留在原地,然而不知为什么,如果有人看到这七颗恒星,总会产生一种错觉,认为它们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了。

        因为,从象征意义上,或者说从概念上,他们所在的区域,已经属于仪式空间,已经抵达了主法阵的边缘,就像修尔说的那样,不分彼此,融为了一体。

        “呵”,修尔的意志发出一声轻笑,手指慢慢移动,再次向星图点了下去,“我说,下一个是这里。”

  https://www.biqugex.com/book_77587/319975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