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怎敌他晚来疯急 > 55.55

55.55

        薛璎正身在一匹疾驰的亮骝色半血马上。

        数九隆冬,  北地的天风厉霜飞。

        铅灰的浓云层层压低,  在头顶积蓄翻涌。苍穹下的原野,马蹄起落间霜雪飞溅,  所经之处,  擦出道道白痕。

        身后杀手哒哒的追赶声越来越近了。一支轻箭忽然破空而来,“哧”一下扎入雪地,箭羽嗡震,  距薛璎身下马后蹄仅仅寸许。

        她近乎麻木地扬起一鞭,  淡淡道:“最后一支了。”

        遭人追杀,一路奔逃,她的人手几乎折了个干净,  所幸对方也已箭尽弓穷。

        “殿下,”一旁与她并驾的女官傅羽直视前方,目色凝重,“是绝路。”雪野上本一望无际,  而前方雾翳渐浓,  极可能碰上了悬崖。

        “是出路。”薛璎一手攥稳缰绳,  一手捏紧鞭子,  盯着眼前断口道,  “离对崖不到一丈,  准备弃马,三,  二……”

        傅羽惊得唇齿一震,  咬咬牙与她一齐扬鞭,  往马腹狠命一抽。

        两匹马吃了痛拼死狂奔,临到崖边停也不停,一跃腾空。

        马嘶震天,地动山摇。马前蹄将将够到对头崖石的一刻,薛璎脚一松脱离马镫,借力马背一翻而过,险险落地。傅羽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两匹马轰然坠落。

        身后杀手急急勒停一片,却有几个不怕死的紧追直上。

        薛璎飞快站稳,从腰间箭囊夹取了三支羽箭,朝对头扬手张弓。弓成满月,三箭齐射,无一虚,身在半空的几名青甲男子抵挡不及,吃箭坠亡。

        傅羽跟着挽弓搭箭,朝对崖余下几人接连扬射,边道:“您先走。”

        薛璎扔下箭囊,留了句“小心”,转头先行离开。

        约莫一炷香后,傅羽跟了上来,气喘吁吁道:“微臣无能,叫人跑了。”

        天堑难越,对方箭已用尽,不跑无异自杀,怪不得她。薛璎说“无妨”,她却忧心道:“他们恐怕很快便会绕道找来。”

        薛璎点点头:“我方才已观察过此处地势,这雪山东西走向,坡虽不少,却多崎岖,真能走的道寥寥无几,南面有一条,被雪流沙堵了,北边便是他们绕道堵截我的好地方。”

        言下之意,援兵到来之前,她们暂时没法出山了。

        傅羽看一眼远处绵延不绝的白皑:“天快黑了。”若待天黑仍曝露风雪,人很可能迅失温,到时一样死路一条。

        薛璎举目四望,凝在长睫的霜粒扑簌一颤:“先挖个雪洞进去避避。”说罢扬手一指,“那边,走。”

        傅羽替她拥好斗篷,跟着她一路拨荆斩棘,待到落脚处察看一番,卸下腰间长剑,蹲下开挖,见她也预备动手,忙阻止:“您歇歇。”

        “歇着更冷。”她说着,松快了下冻得僵麻的手,刨起一捧松雪来。

        傅羽见状,不由鼻头微酸。

        这是大陈朝迄今最尊贵的长公主。论身份,她是先帝嫡女,玉叶金枝;论地位,当今圣上年幼,她代理朝政,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抛开这些不提,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才将及笄的小姑娘而已。

        想到这里,傅羽一面捣雪,一面压低声问:“照您看,这次的杀手可是卫王指派?”

        薛璎漠然眨了眨眼:“他怎么敢。”

        她开口呵出的白雾湿热,言外之意却叫人心寒。傅羽一滞,不再吭声。倘若不是北地的卫王,多半就是都城那边的自己人了。

        待凿出个够两人蔽身的雪洞,她宽慰道:“陛下铁定又要气得跳脚,回头保管替您做主。”

        薛璎弯弯唇角,没说话。

        傅羽搀她下洞,将周边的雪压实后跟着挤到里头,又拿方才捏好的几个雪团子堵严洞口,伪装得体,完了捱她躺下:“能避几时是几时,您稍歇歇,微臣把着风。”

        薛璎点点头屈腿躺下,将身上那件雪色斗篷分她一些。

        天色大暗,四下没了人声,只头顶烈风一阵阵急啸而过。良久后,傅羽听见一句梦呓般的呢喃:“这个人,陛下没法替我做主……”

        连九五之尊也动不得的人?

        傅羽一愣,正疑问便听到了她的后半句。分明很轻很缓,却叫人心头血沸得上下腾蹿。

        薛璎阖着眼睑道:“也用不着他替我做主。我有手有脚,得权得势,自己的账,自己一笔笔算。”

        *

        半夜风雪。

        冰窟窿滤去不少寒气,薛璎却并未安歇,所以子时过半,傅羽执剑暴起一刹,她也当即醒了神。

        洞外声响有变。风卷着雪絮扯急了长嘶,里头混杂着窸窣步声,正朝这向趋近。听仔细了,辨得出是铜靴擦起松雪的响动。

        可薛璎这回带出来的羽林卫并未穿铜靴。

        那些不死心的,还是找来了。

        傅羽捣开头顶雪团,将一支袖箭和一柄匕塞给她,低声道:“微臣去引开他们。”

        她说话间已出洞,薛璎跟在后头,短短几息,牙关咬了又松,最终只道出一声:“阿羽。”

        傅羽冲她露齿一笑,额顶青色带随风扯成笔直一线,摆摆手,提了剑迎着漫天大雪飒然而去。

        薛璎双唇紧抿,闭了闭眼,笼上斗篷,终是转身与她背道而行。

        朔风鼓荡,砭人肌骨,临近寅时雪才小了些。薛璎一路摸黑绕弯,一脚深一脚浅的,翻过一道道下行的缓坡。

        对方花了半夜才到,便说明中途遭了掣肘。若她料想不错,早先替她引开一路杀手的中郎将必已带了人前来接应,故而眼下已到下山时机。

        积雪深厚,举步维艰,直到晨光熹微,半山腰才遥遥可见。薛璎熬了几个时辰,早已手僵脚麻,饥寒交迫之下挑了块高地坐下歇脚,不意这一静,隐约嗅见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她立刻警觉起身,环顾四周,一眼望见左手边不远的雪原星星点点,待走近一些,才看清是横了几具尸。尸底下,大滩鲜血融进雪里,描蔓出瑰丽而诡异的艳色来。

        薛璎轻眨两下眼,上前蹲下细看。

        是几名青甲男子,着装与昨天那批杀手无异。几人脖颈上都开一道豁口,看这割喉的刀法,像她身边中郎将的手笔。

        豁口处血已凝固,但因肉沿积攒的雪沫子不多,大约死了不久。

        薛璎略一蹙眉。新雪覆旧雪,淹没了她和傅羽留下的脚印及记号。眼下她和中郎将一个下行,一个上行,怕刚巧在岔道错过了。

        她抿了抿干燥的唇,撑膝起身,正思量该往何处去,忽觉靴底微震,随即听身后山坡传来迅疾纷乱的嚓嚓声响。听这浩荡阵势不像人,倒似是兽。

        山中出没有雪狼,易被血腥气诱引。

        薛璎心下一跳,一瞬没犹豫,当即往右手边一个陡坡跑,到得坡沿卧倒,侧身屈膝,抱好脑袋借势下滑。

        她滑得又急又狠,在山脊上一路压出凹陷的褶子,运道不好擦过块尖石,半张背火烧似的,一阵过后,头昏眼花里察觉坡渐缓,才攥起匕往身下拼命一扎,堪堪停稳。

        这一滑已与先前所在天南地北,没见雪狼踪影,薛璎缓出一口气,松懈一瞬只觉五脏六腑都像挪了地方,左肩火辣辣地疼,似被尖石划破了皮。

        她勉力扯散斗篷,拉开衣襟,拿匕割了截衣袖裹伤,以免肩头淌下的血再次惹来狼群,拾掇好后彻底瘫软下来。

        天放晴了,雪野茫茫,淡金的光笼在她周身,将她的脸衬出雪一样惨白的色泽,原本娇嫩的樱唇也变得龟裂起皮。

        疲累上涌,薛璎冰棱子似的腿一时再难抬起分毫,口干舌燥之下半晌才支起身,摘下缚在腰间的空水囊,往前膝行一段后,拿衣料裹手,往雪里深挖下去。

        这节骨眼只得靠雪水救急,但直接食雪可能冻伤喉咙致命,该取底下干净些的,塞入水囊融了才行。

        上边一层雪松软易捣,薛璎拂开后刚想往下取,忽然摸着个硬邦邦的雪团子。就像昨夜她和傅羽捏的一样。

        她动作一滞,摩挲几下,再伸指朝缝里一探,现下边是个雪窟窿。

        里头藏了人?

        薛璎猛然清醒,起身后撤,然而干站一晌,除了山垠尽头传来的风啸,周遭什么动静也没。

        她神情戒备,迅掉头,脚步一挪却听风号忽止,四下寂寂,一声孱弱的喘息传到她耳里。

        紧接着,一声短过一声,像将死之人的最后一息。

        薛璎停在原地,突然想到了傅羽。

        她方才注意到,雪团上边新雪覆盖均匀,是自然积攒,应可排除刺客的刻意伪造。而照雪团硬情况看,这窟窿大约挖在下半宿,与傅羽和她分道扬镳的时辰恰好吻合。

        荒山雪野,本就人迹罕至,瞧这挖洞手法,会不会是她?

        按理讲,她当时必然与对方正面交了手,逃脱着实很难。可要说她拼死一战,侥幸得生,之后负伤藏入雪洞,也并非全无可能。

        而薛璎不能放过这样的可能。

        她此行已折损太多亲信,这姑娘一路随她出生入死,也算与她情同姊妹,若原本尚存生机,却因她一时过分警惕而丧命于此,该叫她如何自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0209/272355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