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隐婚 > 48封大少表白了!

48封大少表白了!


        唐妈妈动了动,又朝窗外看眼,“哎呦,好像陷进去了,美丽她爸,快下去推车!”

        唐意往后面看了眼,“妈!”

        封骋想到那个名字,又想笑了,“美丽,这名字挺好的,不应该改掉啊。”

        “就是,”唐妈妈还是喜欢这名字,“我一个女儿叫聪慧,一个女儿叫美丽,两样都占全了,现在好了,全改了。”

        唐聪慧,唐美丽。

        封骋再度忍俊不禁,唐意摸了摸前额,冲他瞪了眼,“你下去推车,我来发动。”

        “开什么玩笑,我这辈子就没推过车。”

        “糖糖,”唐妈妈总算喊回了正常的称呼,“你看封骋那样,细皮嫩肉的,不适合,还是你爸去吧。”

        封骋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说他,细皮嫩肉?

        他扭过头,嘴角淬起笑,“阿姨,我的皮肉不细。”他侧过些脸庞,对上唐意的视线,以唇语问道,“是吧?”

        “赶紧推车,我爸妈都有高血压。”

        封骋松开安全带,他本来也不指望车上的这几人。潇洒地迈下一条腿,唐爸爸看了,脖子一梗,“不行,怎么能让封骋推?”

        “叔叔,没事,我身强力壮,”眼看唐意已经挪上了他的驾驶座,“是吧,小姨?”

        唐意将车门拍上。封骋来到车后,他双手使了下劲,唐意发动引擎,车轮一个劲打滑,轮番几次后,车总算上去了。

        封骋看了眼自己的裤腿,溅上的泥巴令他看的浑身难受,回到蔺安市市区,封骋将车停稳在某家商场前,“等我十分钟,我去换套衣服。”

        唐意看眼时间,“你差不多就行了,不就是泥巴吗?”

        封骋伸手推开车门,“就十来分钟,我换上就走的功夫。”

        说完,人就离开了。

        唐意和爸妈等了十分钟,她就知道封骋的话不靠谱,他进去看个衣服,再加上挑选搭配,没个半小时休想拿下,恰在此时,唐睿的电话打来了。

        唐意忙接通,“喂,姐。”

        “接到爸妈了吗?”

        “嗯,接到了。”

        “那现在在哪?”

        唐意看了眼,“万达广场。”

        “快过来吧,晚饭都准备好了,展年也在念着呢。”

        “好。”

        唐意挂了电话,“爸,妈,姐都等急了,我们打车去吧?”

        “不行,封骋还没来。”

        “他自己有车会开来的,再说,他换衣服什么的那么慢,”唐意率先下了车,并将后车座的车门打开,去拉唐妈妈的手,“你不想赶紧见到大米吗?”

        唐妈妈硬是被她拽着出去,唐爸爸看眼商场的方向,“这可不行,封骋大老远来接我们,怎么能这样将他丢下?”

        “爸,你别说得革命老战友情怀似的行吗?蔺安市是封家的地盘,他丢不了。”

        唐意看到一辆的士车停稳,忙拽着爸妈上前。

        而唐意预料的果然没错,封骋换身衣服出来,最起码花了四十分钟。

        他快步过去,将车门打开,“看看我这身……”

        眼睛扫了圈,里面却是空的!

        他立马明白过来,唐意这是带着人先开溜了。

        都说男人提提裤子就走人,依他来看,唐意才是那种利用完了就一脚踹开的人。

        封骋赶到家里时,一家人正围坐成一团,唐妈妈抱着外孙笑得合不拢嘴。

        唐睿腿脚不方便,是封展年亲自抱到楼下来的。

        唐意看到封骋进来,忙别开视线,逗弄自己的小外甥去了。

        他似笑非笑上前,见人都来齐了,封展年这才吩咐上桌用餐。

        封骋自然地拉开唐意旁边的椅子入座,封展年问了唐爸爸唐妈妈一些家里的事,很快就闲聊开了。

        封骋往高脚杯内注入红酒,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来了一句,“叔叔,阿姨,小姨岁数也不小了,怎么还不谈个对象?”

        唐妈妈听到这话,自然是最起劲的,“对对,我也跟糖糖说过无数遍了,她好几个小学同学都生孩子了,女孩子还是年轻的时候最好谈对象了。”

        唐意不由轻咬下筷头,她这老妈可真够可以的,这封骋摆明了在挖坑,待会不知道还能说出些什么来。

        “妈,我还小呢,再说,谈个男朋友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吗?”

        “是吗是吗?”唐妈妈来了兴趣,“有条件好的男生在追求你吗?”

        唐意垂下眼帘,嗯了声。

        封骋在旁听着,眼皮轻跳下,心里滋生出一种莫名的酸意,激得他浑身不舒服,他放下酒杯,任由醇香的酒味在齿间涌动,“小姨,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一般的人可配不上你,毕竟你是我们封家的人。”

        他这话语双关的,唐意自然听得出来,“不用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吧。”

        封骋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凑过去,“小姨,你看我怎样?”

        唐意一惊,封骋忙笑道,“瞧我,语病语病,你看,像我这样的行吗?我有好多朋友都是年轻有为,家世好、长相好,我给你介绍介绍?”

        说话时,封骋的吐息声吹在唐意耳边,撩拨得她浑身难受。

        在这儿的人,除了唐爸爸唐妈妈,都知道封骋和她的关系。

        唐睿眼看着封骋这样明目张胆地调戏,她面色微带些不悦地放下筷子,“我们唐家小门小户,糖糖要找男朋友,主要还是自己喜欢的,我们不要求对方大富大贵。”

        “就像,你和我爸这样的?”

        唐妈妈闻言,笑着道,“封骋也是一番好心,糖糖,你要还没找好,也可以见见。”

        唐意轻抿下嘴角,“妈,我有个正在谈。”

        她是不想将这话题进行下去了。

        佣人端着海鲜上来,封展年指了指,“爸,妈,尝下这个,味道非常不错。”

        封骋轻啜口红酒,搭起长腿,足尖隐隐地碰着唐意的腿弯,唐睿生怕妹妹受委屈,“糖糖,你有男朋友就好了,改天带来给姐看看,我就想看你早点成家,找个踏实的人过日子。”

        唐意自然也想这样。

        封骋听得刺耳极了,唐睿话里话外,不就说他这样的不行吗?

        “其实,太老实的反而不好,他们是有贼心没贼胆,但一旦有了机会,比谁都爱偷吃。”

        “封骋,”封展年举了举手里的酒杯,“什么时候回酒店?”

        “您不是已经请好管理团队了吗?”

        “上阵父子兵,只要你肯安定,封家将来靠得还是你。”

        “是让我结婚吗?”封骋嘴角噙起抹笑。

        “你年纪也不小了。”

        好好的一场家宴,怎么成了逼亲宴,反正唐意是避过风头了,她缩了缩脖子,自顾自吃起来。

        “爸,我也有心仪的人了。”

        封展年可不能在饭桌上再问下去,以免到时候不好收场,“行了行了,先吃吧。”

        用过晚餐,封展年将封骋单独叫上了楼。

        封骋来到阳台,双手插在兜内,封展年瞅着自己的这个儿子,当真是玉树临风,器宇轩昂,似乎一个俊朗的形容词用在封骋身上,太单薄了。

        “爸,你该不会是要问我,看中了哪家姑娘吧?”

        “你这没个定性的,今天喜欢这样,明天又中意那样的,我可没时间来管你。”

        封骋身子斜倚向栏杆,视线落向别墅外的大好夜景。

        “唐睿说她那晚是跟唐意在一起,好好的,怎么会撞伤腿?”

        “我哪知道?”

        封展年抱臂,同样倚着栏杆,“照理说,出事了之后,既然知道没有大碍,唐意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家里人,可直到我提出让二老来吃晚饭,他们都没来家看望过唐睿。”

        “爸,你究竟想说什么?”

        封展年目光渐眯,眼神变得犀利,他抬起视线看向儿子,“我在想,她昨晚见得可能不是唐意。”

        封骋心里跟明镜似的,可大局又似乎全捏在他的手心内,他眼角含了抹轻轻的笑,“那你说,她能去见谁?”

        “我怀疑……”

        封骋将他的后半句话说出来,“你怀疑,她见了别的男人?”

        封展年的脸色立马变得严肃。

        封骋只觉好笑,“爸,唐睿出去的时候,你又在哪?你既然跨出了那一步,干脆就维持个表面婚姻好了,你找你的乐子,你也别管着唐睿,她毕竟还年轻,也会有自己的消遣。”

        “想都别想!”封展年语气激烈,面上的神情甚至还透露出些许狰狞,“她要敢有那样的念头,我打断她的腿!”

        封骋摸了摸坚挺的鼻子,他明明知道唐睿是怎样受伤的,可他就是不说,他暗自觉得好笑,唐睿求着让他不要告诉封展年,那他就不说好了,其实,他更不是什么大善人,他也在有意无意将封展年往那个方向引。

        “你一把年纪了,何必较真,就算唐睿真心实意跟着你,还能跟多少年?她以后不可能孤身一人的。”

        “你想气死我是吧?”

        封骋扬起笑,“爸,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你还能不服吗?”

        “你替我留意下,查查唐睿。”

        “其实我最好奇的是,唐睿要知道你在外面的事,她会怎么做?”

        封展年满口的不以为然,“现在有了孩子,你说她还能怎么做?我是不可能把大米交给她带走的,况且,她签署了婚前财产公证,事情如果摊开,对她也没丁点的好处。”

        封骋冷了一把视线。

        他转过身,凉风拂面,不远处的露天泳池泛着一层冷冽冰蓝的光,封展年的这种想法,肯定也用在当年的那个她身上了。

        怪不得,母亲就算死也不肯离婚,离开封家。她当初心里残留的爱,恐怕是少之又少了,可最最揪心的,应该是他这个带不走的儿子。

        封骋再一次觉得,封展年真是无耻卑劣到家了。

        “你的真心,既容易交付出去,可又比任何人的都要廉价。”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封展年不觉得自己有错,“况且,我们生来就有别人梦寐以求的财富,也就是说,我和你这样的,天生就该挥霍。”

        这一点,封骋是极其赞同的。

        回家时,封展年照例安排了车,让司机送唐家父母去酒店居住。

        唐意也在外面等着,管家正在备车。

        封骋走到她身后,“上我车。”

        唐意并不理睬。

        “有件关于你姐姐的事要告诉你,听不听随便。”

        他说完,就径自往前走。

        唐意看着他的背影,昨晚和今天的事,也确实多亏他帮忙,她不由跟上脚步。

        上了车,封骋发动引擎离开,唐意看他眼,“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以后让你姐姐当心点,别单独出去见什么男人,知道么?”

        “你这话什么意思?”

        封骋噙了抹笑,不再言语,唐意细细一想,眉间紧蹙起来,“你把话说得清楚些。”

        “我爸已经在怀疑了,他不相信你姐昨晚跟你在一起。”

        唐意听了,巴掌大的小脸上溢出愤怒,她两个拳头用力捏起,“他还好意思去怀疑我姐?怎么,他以为我姐养着小白脸吗?是不是这样?”

        “你太激动了,”封骋瞅了眼她的面色,“瞧瞧,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说这话的又不是我。”

        “他自己出轨在先,他怎么能……”

        封骋食指在方向盘上轻叩,“这么私密的话我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该跟我讲讲什么私密的话?”

        唐意陷进座椅内,一语不吭。

        “美丽?”

        她狠狠瞪向封骋,可似乎不能跟他来硬的,她哪里能硬的过他,“你为什么会告诉我?”

        封骋猛地一脚刹车,唐意猝不及防往前冲,封骋及时护住她胸前,待两人都坐稳后,封骋这才凑到唐意跟前,“这事,我爸已经让我去查了,你说我要不要掘地三尺,把你姐之前的事全部挖出来?”

        “我姐之前干干净净的,不怕你查。”

        “你够干净了吧?干干净净躺白布上,只留下红的那种……”

        唐意朝他胸前推了把,封骋只是往后退了步,又凑到了唐意跟前,“就算干净,你能保证她没有个前男友?或者暧昧对象?或者,追求她的人?我爸不要真凭实据,我只需要找出来那么一点点,他就能摸着线头,一点点扯出来,人的想象力是很可怕的,你觉得你姐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你们真卑鄙。”唐意又朝他胸口狠狠推了把。

        封骋再度凑上前,“别老推我,当心我弄你。”

        “你爸明明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他居然……”

        封骋的视线往下落,唐意气得不行,胸口处的曲线随着呼吸而起起伏伏,封骋喉间轻滚,视线定在那就再也别不开了。

        唐意扭过头,“我还是要劝我姐姐离婚。”

        “你姐姐又不是你,她会听你的?”

        唐意顺着他的双眼,落到自己胸前,她照着封骋的锁骨处又是使劲一把。

        封骋顺势往后,然后将上半身躺在座椅内,嘴角若隐若现露出笑意,“你姐姐要真离婚了,她还有什么?一张离婚证吗?儿子自然是归封家的,那份婚前财产公证书,又在我的手里。”

        “为什么会在你那?”

        “家里长辈要保障的是我的利益,自然要交给我保管。”

        唐意冷哼了声,“对,你才是封家的长子,放心吧,没人跟你抢。”

        “牙尖嘴利是没用的,看看你爸妈的样子,起初不接受,现在不还是要祝福女儿吗?到你们家,连我的身份都不敢介绍,你姐要离婚了,他们肯定会被戳着脊梁骨骂死。你以为你姐不会考虑到这些?所以,这个婚,她是不会理的,就像……当初跟我妈一样,就算死在封家,都要做封展年原配的老婆。”

        唐意刚要冲他几句,可扭头一看,注意到封骋的脸色并不好看,也就乖乖噤声了。

        两人坐在车内,唐意轻咳声,“回家吧,不早了。”

        封骋忽然做了个动作,将车门上了锁。

        唐意一看,头皮立马发麻,没办法,以为封骋要这样做了,那绝对是要进行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了,最有可能的,就是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原地压倒。

        唐意开始挣扎着,“封骋,你别这样,我们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别老是这样。”

        封骋一个用力将她扯到怀里,健硕的双臂将她使劲箍紧,他凉薄的唇滑向她耳际,反复亲吻了好几下,唐意颈间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松开,别再强迫我了,我不要……”

        “唐意,”封骋吻了吻她的耳垂,让她安静下来,“你放心,封展年是封展年,我是我,我做不出那种事,所以,你放一百个心吧。”

        唐意懵了,他,他莫名其妙说这话什么意思?

        不会是表白吧?!

        ------题外话------

        亲们有喜欢徐谦的故事的,目前,这个故事正在微信上更新哦,亲们可以加微信公众号,记着,是微信公众号哦!

        亲们搜索微信公众号:圣妖读者后援会

        另外,我还在里面有录音哦,大家想听我的声音木,o(n_n)o哈哈~好自恋的说。

        我已经录好了一段《男神塑造记》的录音,是关于为什么会写聿尊,南夜爵等等主角的事,配上美美的音乐,可以让亲们更了解哦~

        不懂得如何加的,大家可以先进群140370093,管理员们和我都在哦,群么么一个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76/49648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