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隐婚 > 49戏逗小姨

49戏逗小姨


        唐意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将他的手拨开。

        臀上觉得火辣辣的,她也没有回头去看,遇到这种事,不沉默还能爆发吗?人家来一句不小心,就能将她噎死了。

        封骋自顾走到床头柜前,抽了几张纸巾递向唐意,“帮他擦干净。”

        她伸出手,封骋指尖在她掌心内故意扫了个圈,唐意接过后弯腰,双手笨拙地忙碌着。

        男人双手抱在身前,两腿倚向床头柜。

        要说他用大米胁迫唐意,他也好好跟她讲了一通,那是不可能的事。

        但究竟是不是这样?封骋心里最清楚了,若不是孩子在这,唐意能来吗?当然是对他敬而远之,有多远就躲多远了。

        现在,唐意已经在他眼皮子底下,而封骋对她的态度,他不止一次显露出来过,但唐意都是拒绝得干干净净。

        他也不急了,他行为里是在逼迫,而嘴上却不承认,毕竟他没有亲口说,谁又能逼得了他呢?

        唐意抱起光溜溜的大米,孩子扭了扭,她双臂收拢,满脸的紧张,“好像要掉了,快,快帮我接一把!”

        封骋见她脸涨得通红,又不敢用力,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你这点事都不会做,留在这做什么?”

        唐意没有闲工夫纠结他的话,她快步冲进了浴室,将大米小心翼翼放到水里头。

        封骋走到洗手间门口,倚在那看着,大米一遇上水就欢脱了,噼啪噼啪的将水拍得欢,唐意被溅得满面,只好侧过身不住擦揉眼睛。

        最后,还是跟过来的月嫂不放心,接了手。

        “带孩子要慢慢来,不急。”

        唐意满头是汗,往外走时,看到封骋挑了抹幸灾乐祸的笑。

        她也愿意跟着月嫂学,封骋眼看着她们给孩子洗了澡,再穿衣服,他没有逗留许久,便出去了。

        唐意陪大米在卧室玩了会,忽然听到楼底下传来阵动静,跑到窗边一看,看到封骋的车子离开亿居。

        她心里一松,整个人也不用绷那么紧了。

        在这个家里头,管家和佣人倒不会管着唐意,对她也极为客气,毕竟能被封骋带回来的女人,肯定不能怠慢。

        下午时分,唐意陪孩子玩了会,就说要上楼睡觉。

        她装作神色自然地来到封骋的房间门口,左右张望下,见没人,便拧了下门把,居然没锁。

        唐意迅速闪进屋内,并将门关上。

        她想将唐睿签署得那份婚前财产公证书拿回去,且不说封展年死后,这公证书还有没有用,这东西总是要拿在自己手里才好,不论将来对唐睿有利还是不利,至少就不用被别人捏着短了。

        唐意蹑手蹑脚往前走,来到封骋的床边,开始翻找。

        拉开抽屉,率先入目的,是满满一屉避孕套。

        唐意嫌恶地皱起眉头,忙将抽屉塞了回去,“真是糟蹋我的眼睛。”

        能找的地方,几乎都翻遍了,难道屋里还有保险柜不成?

        唐意趴在地板上,努力找寻着能藏东西的地儿,直到外面有说话声传到耳朵里,她这才起身。

        “封少,刚才那个男娃就是您弟弟吧?”

        “是。”

        居然是封骋!

        唐意现在来不及想别的,出去肯定是来不及了,她只能就近找个地方躲起来,她将窗帘拨开,钻了进去,与此同时,房间门也被打开了。

        唐意自认为是小心翼翼了,可她压根没听到封骋车子回来时的动静,她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出。

        女人环顾四周,不由惊叹,“封少的亿居,果然气派。”

        封骋视线也在房间内扫了圈,他似乎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目光在窗帘处定格下后,很快别开了。

        封骋上前,双手圈住女人的腰。

        对方大感意外,“封少?”

        “让我抱抱你。”

        唐意听了,只觉浑身不舒服,可她又逃不出去。

        封骋从身后拥住女人,对方穿着高跟鞋,两人旋转了几个圈后,来到床边,封骋稍一使劲,就将女人压到了床上。

        对方惊喘声,语带娇嗔,“我没想到这么快。”

        “那你想过怎样?”

        女人微微笑着,嗓音如水一般轻柔,“封少,您不说只是带我过来玩玩的吗?”

        唐意躲在窗帘后面,背部紧绷,心里溢出阵嘲讽,封展年才死多久,封骋就耐不住得将女人往家里领了。

        “这不也算玩玩吗?”

        “你好坏哦。”女人笑着在他胸前捶了一拳,媚眼如丝,满目娇嗔,长发缠绕在封骋的臂间,她单手勾住封骋的脖子,唇瓣印在他脸上。

        “你喜欢我吗?”

        “封少年轻有为,哪个女人不喜欢啊?”

        唐意快听不下去了,这摆明是拿肉麻当饭吃。

        封骋笑了笑,没有着急得更近一步,他手掌抚向女人的脸颊,“那你说说,喜欢一个人会怎样体现?”

        “嗯——”女人拉长语调,似在认真思考,“会时时刻刻想他,不知不觉,就想多看他两眼,哪怕多说两句话也成。”

        封骋单手撑着脑袋,“那包不包括,时时刻刻想欺负她?”

        “应该也算吧,”女人收回视线,笑得暧昧,“封少,你可别欺负我。”

        “你知道吗,我有个小姨。”

        “小姨?”女人眼里露出疑惑,“然后呢?”

        唐意竖起耳朵,怎么把话题扯到她身上了?

        “我喜欢她。”

        唐意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缩在后面的两条腿不由打颤,这疯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女人咯咯笑道,“你喜欢你小姨?也正常啦,她肯定平时对你很好,是吧?”

        “她对我不好,还经常打骂我,不给我吃,害我成天都很难受。”

        唐意是听出他的弦外音了,女人却不懂,“啊?封少还能吃这样的苦?”

        “对,她很任性。”

        女人再度笑出声来,“她多大年纪了?”

        “不算大吧。”

        “您多担待一点吧,年纪大了,脾气也会大,若赶上更年期,就更不得了了。”

        封骋缠着女人的一束头发把玩,“她虽然脾气很差,但我却照样喜欢得很,其实,起初也就是看不惯她们姐妹俩,想给点苦头她吃吃,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事没事,就想见见她,抱抱她,你说,这样是不是喜欢了?”

        女人完全听懵了,“封少,您,您说得是您亲小姨吗?”

        “这个你别管,你告诉我答案就行了。”

        女人有些失望,“应该是吧。”

        唐意站立难安,如果这时候有个洞冒出来,她从这儿爬出去都心甘情愿。

        封骋嘴角不着痕迹地轻挽,“可你说,我这样的人,她为什么就不喜欢呢?”

        “您,她是您小姨,肯定踏不过这一关……”

        “是么?”封骋视线看向那落地窗帘,这些话,若是当着唐意的面说,她肯定听不到三两句就跑了,而现在,这是个多好的机会,她不想听也得听着。

        封骋目光重新落回女人的脸上,“我没真正喜欢过一个人,所以,当感觉来的时候,我以为出错了,她视我如仇人,恨不得咬掉我一块肉,因为我霸占了她,把她抢了过来。所以她看我的双眼,充满了黑暗,我承认,我不是好人,但做都做下了,我还能怎么办呢?”

        女人吞咽下口水,端详着封骋的脸,“封,封少,能被您看上,是女人的福气。”

        “你说,我要是以后对她好,她会怎么样?”

        唐意真想冲出去,不想再听这些话,女人的声音紧接着又传到她耳朵里,“她肯定会被你感动的。”

        封骋双眼盯着窗帘后面,不错,忍劲很好。

        他倒是把他想说的话,全部说出来了,他心情畅快,唐意想躲在里面不出来,那样,就当她自己没听见就好,只是,事情有那么简单么?

        封骋弯下腰,薄唇凑到女人耳边说了句什么。

        唐意竖起双耳,外面沉默了半晌。

        忽然,一阵奇怪的动静传到她耳朵里。

        紧接着,就是封骋的说话声,“你知道了我这么多秘密,我可不能让你说出去。”

        “救,救命——”

        唐意一听不对劲,好像有肢体的打斗声传到她耳朵里,她探出脑袋一看,只见封骋掐着女人的脖子,她的双手不住拍打着封骋的后背,这回,她倒还能说出些话来,“放开我,我保证……不,不会说出去,求,求你。”

        唐意头皮发麻,这封骋是真疯了吧?为了这么点小事,他居然……

        “现在封家禁不起一点风浪,你知道了我和她的关系,你就别想从这走出去了。”

        唐意越听,越觉得这人癫狂了。

        可依她对封骋的了解来看,封骋不至于会这样吧。

        女人拼命挣扎,手扫到了床头柜上的什么东西,掉落时,强烈的撞击声传到唐意耳朵里,她攥紧双拳,余光看到女人不断挥舞的双手。

        “求求你放过我吧,封少,别这样。”

        “你放心吧,没人会发现你不见了的……”

        唐意越听越瘆的慌,她手猛地拨开帘子,快步往外冲。

        封骋手里的动作陡然僵住,双目直勾勾盯着她看。

        女人目露恳求,“救命啊。”

        “封,封骋,你在做什么?”

        封骋双眼对上唐意,“你怎么会在我房间?”

        女人向她露出求助的眼神,唐意抬起脚步要往外面走,封骋的视线则胶着在她身上,他笑了笑,“你方才一直在这?”

        他又何必明知故问。

        “封骋,你别太过了,我这就去外面打电话……”

        “噗——”女人忍俊不禁,双手忽然环住封骋的脖子,“太好玩了,封少,你刚才怎么就没有真得下手呢?”

        “要把你掐死了,我还要偿命的。”

        女人不在乎地摇摇头道,“就算真死在你手里,我也愿意。”

        “有病!”唐意说了声,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封骋抑制不住的笑声,他猛然间像个孩子似的,松开怀里的女人坐直起身,只是,越想就越觉得好笑,“唐意,听别人说悄悄话,有劲吗?”

        她已经走到了门口,封骋笑意依旧,只觉郁结至今的一团气息,忽然就散开了,浑身仿佛被注入股新的力量,舒适极了。

        “封少,这就是您的小姨吗?”

        “你看她像是在更年期吗?”

        唐意打开门快速出去,直接下了楼。

        没多久,女人和封骋也下来了,唐意坐在沙发内看电视,封骋走到酒柜前开了瓶酒,他头也不抬,“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会在我房间?”

        唐意不作答,封骋拿着酒杯走向她,“你在我房间,找什么?”

        “什么找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

        唐意捞过个抱枕拥在怀里,“我走错房间了,本来想转身出去的,但听到你们的说话声接近,我就只好躲起来了。”

        “这借口,很烂。”

        唐意抿紧唇瓣,封骋凑过去些,“想让你姐姐见孩子吗?”

        唐意视线慢慢挪向他,“你肯?”

        “为什么不肯,她是我小妈。”

        唐意琢磨着,这人的态度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但她来不及细想,“好啊,什么时候?我随时有空的。”

        “你让她来家里。”

        唐意心想,也行,总比没得见要好吧?

        她心里一乐,起身就想去给姐姐打电话。

        封骋原本搭着的腿却伸直,挡住了她的去路,“急什么,还要过几天,等我安排好,坐下,陪我说会话。”

        “你想听我说什么?”

        封骋轻叹口气,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我这人吧,有些话,我是轻易不会说出口的,唐意,你那时候不该在我房间的,你现在装作没听见,我也是不信的,”封骋食指,戳了戳自己的胸前,“现在我觉得浑身难受,你把听到的那些话,还给我。”

        唐意怎么觉得,这人这么搞笑?

        她怎么还他啊?

        但经封骋这么一提醒,唐意不得不细想了下方才的那些话。

        她握紧手掌,越来越觉得封骋居心叵测,特别是他说的那句,“我要是以后对她好,她会怎么样?”

        唐意觉得后背冒出了涔涔冷汗,她还想着潜伏进来对付他的,可她现在怎么觉得,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呢?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76/4964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