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隐婚 > 62谁敢欺负你,我就欺负回去

62谁敢欺负你,我就欺负回去


        封骋下了床,尔后进入洗手间。

        唐意见药水快完了,伸手按响床头的铃声。

        护士进来时,唐意自己将身上随意收拾好了,护士来到床边,替她拔掉点滴管,浴室内的水声哗哗传来,护士目露犹疑地看了眼唐意。

        等她出去后,唐意坐起身,除了身体无力外,没有别的异样感觉了。

        她没有等封骋,径自往外走。

        唐意乘坐电梯下去,她来到急诊,封骋送她来时,她就听说了,袁媛随后被赶出会场,来得也是这家医院。

        唐意站在门口等了会,果然看到抹熟悉的人影从里面出来。

        “袁媛。”

        袁媛苍白着一张脸,手腕部已经缝好针了,唐意也没看到别人,“是你自己来得?”

        “萧誊让人把我送来了医院,不过见我没有大碍,他们就走了,”袁媛哭笑下,抬起手臂,“其实,我也没想死,割得也不深。”

        “我变成那样,跟你有关系吗?”

        袁媛虚弱得靠着墙头,“封骋那么厉害,肯定查出来了,糖糖,对不起,是我做的,我用别人的邀请函混进了内场,其实,我想做得更绝一些,本来是准备了我从夜场买来的药的。但整件事中,你才是最无辜的,我不能害了你,我只是想狠狠刺激下秦悠宁,也让萧誊在秦家再也站不住脚跟。”

        “你不是爱他吗?”

        “是啊,我是爱他,”袁媛目光紧盯唐意,“你是不是想说,既然爱他,他幸福就是我幸福?哼,糖糖,我到不了你那样的高度,我心里难受,我就不能让他们过好日子,你明白吗?”

        “那是你和他们之间的事,你又何必扯上我?!”

        面对唐意地质问,袁媛噤声不语。

        封骋以为唐意离开了,追到楼底下,没见人影,他原本都要去停车场了,脑子里却飞快闪过个可能性,他握紧车钥匙,问清了急诊室的方向。

        封骋快步过去,远远就看到唐意背对着自己。

        她的声音,清晰而淡漠地传到他耳朵里,那么高昂愤怒,“袁媛,是不是因为我们以前是朋友,所以让你以为我就那么好欺负,以为你这样害了我,说一句对不起就行了?”

        袁媛嘴唇哆嗦了几下,垂着眼帘。

        “你背着我喜欢了萧誊那么多年,我却把你当成闺蜜,什么话都和你说,你的心思可真深,我和萧誊之间出现那些事的时候,你就能保证,你没存过自私的想法,没有动过一点点小的手脚吗?”

        袁媛哑口无言,唐意盯紧了他,“萧誊有他自己的选择,不管是攀龙附凤也好,你们并没结婚,你除了指责之外,还有资格做什么?袁媛,你看看你,活得人不像人会不像鬼,这就是你的生活?”

        “糖糖,”袁媛面色煞白,总算回了口,“我没你那么好命,转身就能找到封骋那样的靠山。”

        “你要想,你也可以,追你的人比比皆是,只要不谈感情,谁都行,你做得到吗?”

        封骋垂在裤沿处的手指,轻点两下。

        他并未急于上前,而且听着这对昔日的好姐妹你来我往,那刀子呼呼扎着,简直是看见谁就刺谁啊。

        “我的感情都在萧誊身上,收也收不回了。”

        “那是你自己的事,你也羡慕不了别人的生活,袁媛,若说受伤最深的那个人,怎么都轮不到你,但我不想在这和你念往昔,以后,只当我没有你这个朋友过,你也别再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她转过身就要离开,却看到封骋站在不远处,慵懒而闲散地倚着墙壁,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她。

        唐意走了过去,“我已经没有大碍了,不想住在医院里。”

        封骋正起身,目光飘过唐意的头顶,远远便落向了那边的女人,“嘴上过了几句瘾,你就打算这样放过她?”

        “不然呢?”

        封骋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个号码后,讲了几句。

        很快,便有一阵脚步声从远处纷至沓来,袁媛握着自己的手腕,疼痛感越来越明显,那些人到了她跟前,一手一边按住她的肩膀。

        袁媛惊愕住,“你们是谁,想做什么?”

        封骋拥着唐意的肩膀上前,“你既然有精神病,就要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别出来祸害人间了。”

        “我没病,放开我!”

        袁媛开始挣扎,这种事情,在旁的两名医护人员处理得多了,他们强行按着袁媛,“别怕,我们会让你住院接受治疗,一定会让你重新走上社会的。”

        “不要,”袁媛尖叫声,“那种地方,就算是正常人进去了都会被折磨疯的,我没有病,真的没有,你们弄错了,放开我!”

        另一旁,医生上前,迅速给了她一针。

        袁媛很快就安定下来,但嘴里还在念着,“糖糖,救我,我不是精神病,救我。”

        唐意眼见着几人要将她架走,她抬起脚步,肩膀处却被封骋按了下,“对付那些欺负过你的人,就要折磨得她们再没了能第二次对你下手的能力,以绝后患。”

        “可袁媛只是一时想不开,她不是精神病。”

        “你是医生吗?你怎么知道?”

        “封骋,我们不能这样做,这张鉴定书一旦下来,袁媛一辈子就完了,她以后找工作谈对象都是问题。”

        封骋手从她肩膀处落下去,一把拽着她的手掌,指尖在她掌心内摩挲,“别想那么多,究竟是不是,也要检查了才知道,对她来说,目前确实需要接受治疗。”

        唐意哑然,封骋拥着她的肩膀往前走,除了对待唐意算是个例外,封骋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手下留情这个词。

        秦家。

        这一场沸沸扬扬的风波总算过去。

        但在秦家,另一场风波却乘势而起。

        秦瑄培一掌拍在茶几上,怒不可遏,“萧誊,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爸,”萧誊的神色,却是稳若泰山,“一些感情上的私事,是我之前没有处理干净,对不起。”

        “你一句话,就让我女儿委屈成那样,还有,明天的新闻会怎么写你们?”

        秦悠宁站在旁边,忍不住插了句话,“爸,您别怪萧誊,袁媛您也认识,她跟我那么要好的朋友,是我先对不起她。”

        秦瑄培狠狠瞪了眼萧誊,可事已至此,女儿都结婚了,萧誊该接受的考验也都过了,他还能怎样?

        萧誊和秦悠宁上了楼,关好房门,浴室内传来洗澡的声音。

        秦悠宁坐在床沿一动不动,半晌后,萧誊穿好睡衣走出来,他掀开被子躺到床上,“还不去洗澡?”

        “萧誊,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你是说袁媛的事,还是唐意的事?”

        她喉间轻滚,“我想知道你心里怎么想得。”

        “这两个,都已经不可能了,既然不可能,还有什么好想的?”

        秦悠宁眼神略带些吃惊,扭头望向萧誊,“你说得是真的?”

        “当时唐意很不对劲,她身体不舒服,如果是陌生人,我可以不管不顾,但我若对她都能袖手旁观,不顾死活,你不会觉得我很可怕吗?”

        对于秦悠宁来说,萧誊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他三言两语,便化解开她这一整晚的苦闷和郁结。

        萧誊拿起遥控器,“你今晚也累坏了,快早点休息,明早的事,我会解决的,不会让那些负面新闻影响你的正常生活。”

        秦悠宁闻言,开心得点了点头。

        唐意和封骋回到亿居时,都已经凌晨了。

        两人上了楼,唐意径自往自己的卧室而去,才走出去几步,就被封骋拉住了手臂,“除了我的房间,你哪都别想去。”

        “我没说过要跟你住在一起。”

        “都已经这样了,别矫情了。你再别扭几年,还是掩盖不去你跟我睡过的事实,”封骋一把扯着她的手臂,强行将她拖进了自己的卧室,“方才有件事,我忘记问你了。”

        “什么事?”唐意手臂挣脱出来,成功地被转移注意力。

        封骋站到她跟前,“我把你从萧誊怀里接过来的时候,你嘴上的痕迹怎么回事?”

        唐意想到萧誊那个吻,她别开视线,手朝唇瓣摸了摸,“什么怎么回事?你刚才那么用力,我这肯定有痕迹。”

        封骋冷哼了下,“我那时候还没亲你呢!”

        他自然想得到,那是谁的杰作,封骋剑眉一蹙,脸上露出嫌弃,“呸,恶心。”

        “恶心,那你别亲啊。”

        封骋大掌一伸,两根手指卡住唐意的脸颊后用力,她说不出话了,一双眼睛就那么看着他。

        封骋也没舍得使劲,他将手收了回去。

        唐意杵在原地,“我姐这次很开心,现在每个星期见一次儿子,成了她唯一的期盼了。”

        “下个星期的,取消。”

        “为什么?”唐意不由扬声。

        “问题出在你身上,好好想想吧。”封骋走过去,修长的双腿叠于床沿。

        “关我什么事?”

        唐意再问,封骋便不张嘴了,她站了会,却见男人靠着床头,似乎已经熟睡过去。

        唐意见状,蹑手蹑脚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封骋说话,果然算数,唐睿再次来到亿居时,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看到儿子,她激动地不行,快步上前便要抱。

        “宝贝,想死我了,妈妈亲亲。”

        唐意将切好的水果端出来,看到姐姐这样,她不由展颜,“看吧,大米最爱的还是妈妈。”

        唐睿神色微黯,抱紧怀里的儿子不住亲着,她手指摸了摸大米的小脸蛋,“这样难得见一面,他很快就会跟我亲密不起来,到时候,恐怕跟保姆的关系,都比跟我的要好。”

        “姐,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唐睿目光近乎贪婪地盯着怀里的宝贝,“我成天无所事事,不想这些,我还能做什么呢?”

        因为是星期天,所以封骋也在家,他正好从楼上下来,唐睿见了他,小心翼翼得打过招呼。

        封骋走到她跟前,拍着两手,“来,我抱抱。”

        唐睿一听,下意识抱紧怀里的孩子,“我来抱吧,挺重的。”

        “给我。”封骋手掌摊开。

        唐睿满脸的不情愿,毕竟,她好不容易才等来这一天的机会,而对于封骋来说,他也是难得空闲在家,他自然也想逗逗孩子。

        可唐睿又怕惹恼了他,只好将大米交到封骋的手里。

        他抱起孩子坐到了旁边的沙发内,唐睿心不在焉的跟妹妹说着话,封骋喜欢将大米高举起来逗他,大米咯咯笑得不听,唐睿一颗心却悬起,只觉快要呼吸不过来似的。“封骋,别这样,危险,万一失手怎么办?”

        “你不在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封骋毫不留情道。

        唐睿听了,心里越发难受,她双眼紧盯着被举高的儿子,万一封骋故意……

        她不敢往下想,几分钟的时间,她全身冒出了冷汗。

        此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封骋让大米坐在自己的怀里,他伸手掏出手机。唐睿见状,忙挨了过去,“把孩子给我吧,我来抱。”

        封骋看了她眼,没有别的动作。

        他讲了几句话,似乎是公司的事,唐意见姐姐紧张地不行,便起身想去抱大米。

        孩子还小,可却十分好动,封骋的手臂原本是护着他的,没想到大米动作太大,一个蹿起的动作,人就往前扑去,一下撞在了茶几上。

        “哇哇哇——”凄厉的哭声立马扬高,唐睿蹭地起身,过去一把抱起儿子。

        这一看,吓得她面色发白,眼泪哗啦啦便流出来了。

        大米流着鼻血,哭得整张小脸都皱成了一团,当妈的仿佛心里被刺了刀,痛得死去活来。

        “宝贝,宝贝,不怕啊。”

        封骋欲要伸手接,唐睿忙将孩子紧紧箍在怀里,“别碰他,我信不过你,封骋,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折磨不了我,你就折磨我儿子,把我们硬生生这样拆开,我欠你什么了啊?把儿子还给我,行不行?”

        “姐,你先别难过,”唐意抽出纸巾递给她,“先看看孩子怎样了。”

        唐睿给大米擦着鼻子,她哽咽不止,一副抱紧了孩子便不再撒手的架势,封骋心里也急,揪起来似的,不知不觉,这个小不点俨然融入进了他的生活,不可或缺。

        他上前,“孩子给我。”

        唐意拉了把他的手臂,“大米都这样了,你就让我姐带几天吧。”

        “不行,”封骋口气决绝,“先让我看看他怎么了。”

        “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把我儿子害成这样,还不够吗?”

        方才的事,唐意也看在眼里,确实没法说封骋是故意的,“姐,你别哭了,先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

        封骋见状,三两步上前,他力气大,又仗着身高优势,很快就将大米接过了手,唐睿怀里落了个空,她仿若被人咬掉块肉似的扑过去,“还给我,孩子还给我!”

        唐意上前,用力抱住她的肩膀,封骋用纸巾捏着大米的鼻子,抱住他快速上了楼。

        唐意将唐睿按进了沙发内,过了许久后,唐睿才止住哭声,她双手捂住脸,“糖糖,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的儿子带在身边?难道,我这个要求就那么过分吗?”

        “姐,你先回去吧,我跟封骋说说,让你明天再来看大米,他现在也急,你留在这也没用。”

        唐意好不容易劝服了唐睿,她将姐姐一路送出去。

        来到院子内,唐睿忽然转身盯着唐意,“糖糖,你不说要帮我夺回大米吗?你说要让封骋狠狠栽个跟头,为什么这天还不来?”

        “姐,我很难动得了他,有些事,说起来往往比做起来要简单多了。”

        “我真的怕我等不到那天,我好想儿子,糖糖,你也看到了,我没法将他交给别人带,你帮帮我吧!”

        唐睿想到方才的画面,仍旧触目惊心,“你待在这,一定要帮我照看好孩子,姐姐求你了。”

        “姐,你放心吧,我晚点给你打电话,让大米跟你视频。”

        唐睿不放心地拉住唐意的手,“我也想清楚了,我必须要想法子将大米带在身边,不管怎样的代价都行。”

        平日里,唐睿就千百个不放心,就更别说这会是她亲眼看到了。

        将唐睿送出去后,唐意回到了别墅。

        她顺着楼梯上去,心里也担心大米,来到封骋的房间前,门是虚掩着的,唐意透过门缝看到封骋正背对着自己。

        九十天的等待,《豪门隐婚》终于要和大家见面啦!下周开始,《豪门隐婚》将进行团购活动,想把厉兽浅浅小米糍一家带回去吗?想再次去感受玻璃房的温暖吗?顺带着问一句……是否还记得曾经那个被打碎的人面兽身的雕塑么~\(≧▽≦)/~

        想要抱着厉兽一家躲在温暖的被窝里的亲们,赶紧的加群140370093(圣妖—读者水族馆)。

        本次团购将会有妖妈的霸气亲笔签名、精美明信片、暖心书签以及【随机】赠送的精美海报。

        参加团购活动,就有机会得到以上福利。心动不如行动,赶紧加群吧,能提早目睹《豪门隐婚》实体书的出版书名,唯美封面以及精美海报等。亲们,行动吧,群里见哟!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76/4964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