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隐婚 > 72撞碎的旧情

72撞碎的旧情


        唐意闻言,一惊,“你还想说什么?”

        “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另一个人的可能性,会比他大。”

        唐意微垂下眼帘,遮掩掉眸中带出的不安情绪,她故作轻松道,“你不是让人去查了吗?是不是,到时候就知道了。”

        封骋穿上大衣,径自离开。

        回到蔺安市,管家和佣人们都睡了,封骋也没提前打电话,就因为他这突然袭击,搞得亿居内鸡飞狗跳的,佣人们忙着准备食材做宵夜,管家也不安生,见到他头上的伤,问东问西。封骋自然是不觉得什么,他付出了高于市值几倍的工资,那他就要无时无刻享受到同等价位给予他的待遇。

        封骋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其余人呢?”

        管家一怔,“您说得是?”

        “大米在楼上?”

        “封少,您忘了,您和唐小姐出去的那天,小少爷就回那边了。”

        封骋似乎才恍然回神,他看向旁边坐着的唐意,“明天,你过去把他接回来。”

        她自然只有答应的份。

        “封少,您快上楼歇息吧,要不要,我安排胡医生过来给您瞧瞧?”

        “已经包扎过了,不用。”

        “身上,还有其它的伤吗?”

        面对管家的问东问西,封骋挥了下手,“你快去歇着吧,我也上楼了。”

        封骋站起身,见唐意还坐在那,这才想起她的腿伤,“明天,我让管家去接人,你在家休息。”

        “没关系,又不用我走很多路,正好,我去看看姐姐。”

        唐意心里也有别的打算,万一唐睿不肯将大米送回来,如果是她去的话,事情总不至于会闹僵。

        翌日。

        司机备了车,唐意来到封家,刚进院子,就看到唐睿抱着大米在玩,唐意一瘸一拐进去,唐睿余光瞥到她的身影,忙迎了上去,“糖糖,你的腿怎么了?”

        “受了点伤。”

        “不是说要好一段日子才回来吗?”

        唐意笑着摇摇头,“你还真把我和封骋想成一对?我们又不是去度蜜月,临时出了些事,就回来了,封骋让我把大米接回亿居。”

        唐睿听到这,抱着孩子的双臂不由收紧,目光里明显有着排斥,“不行,大米是我儿子。”

        唐意轻叹口气,“姐,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他本来就是我儿子,是我最亲的人,他应该跟着我生活。”

        唐意看向唐睿怀里的孩子,“这本来,已经跨出了很好的一步,姐,有些事不能操之过急,你若不肯让我将大米抱回去,一旦封骋来了,势必又要回到以前那样,连孩子的面你都别想看到。”

        唐睿沉默半晌后,开口道,“糖糖,连你也帮着他。”

        “我不是帮他,是怕你太执拗,所以我才自己过来的。”

        唐睿走向不远处,她将大米放到铺好的爬行垫上,目光注意到唐意过来的身影,“你的腿,究竟出了什么事?”

        “跟封骋在酒庄那,遇到了些事。”唐意将昨晚的遭遇,一五一十告诉唐睿。

        “啊?”唐睿惊呼,“还有这种事?”

        她拉过唐意,左看看右看看,“你没事吧?还有伤到哪里吗?”

        “我没事,就是跑的时候,绊了一跤。”

        唐睿眼里显露出疼惜,忙搀扶着唐意让她坐定,她蹲下身,“我看看你的脚。”

        “姐,真没事啦。”唐意手掌撑在身侧,将腿收了回去,“幸好对方不是存心要我们的命,不然,我都不知道这时候能不能站在你面前了。”

        唐睿眼里露出抹复杂,神色由紧绷后稍松,“谢天谢地没伤到你,那封骋呢?”

        “他正在派人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看他的意思,不会善罢甘休。”

        “是吗?”唐睿有些心不在焉得坐到唐意旁边,“他得罪那么多人,就算真有心要找,那也是大海里捞针。”

        “昨晚,本来都进了医院,可封骋执意要回来,我看他那股子疯劲又上来了,总之,这件事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他要下手,也不会找到我们。”

        “对,对啊,看来那些人是要倒霉了。”

        “我觉得,封骋是在怀疑萧誊?”

        “你说什么?”唐睿话中掩不住的吃惊,“不,不可能吧,你跟萧誊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也觉得不会,萧誊应该做不出那种事。”

        唐睿伸手抱过儿子,将话题扯开,“糖糖,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让大米回到我身边呢?”

        “姐,我理解你的心情。”

        唐睿满眼的不舍,但她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等唐意抱着大米离开后,唐睿迫不及待拨通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对方礼貌很好,“姐姐,有事吗?”

        “萧誊,刚才糖糖来过。”

        “她说了什么吗?”

        “不是说好不伤害糖糖的吗?昨晚的事那么惊险,听得我都吓死了。”

        萧誊那边稍有沉默,“姐姐,就算打死我,我都不会伤害她,我反复叮嘱过,让他们不能伤到糖糖分毫。”

        “可她的腿崴了,”唐睿还有些心有余悸,“还有,萧誊,你自己也当心点,封骋放出了狠话,我觉得,他已经怀疑到了你身上。”

        “他不会查到任何证据的,你放心,那些人做事既然这么不小心,害得糖糖受了伤,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唐睿是心有余悸,她自然知道萧誊也不简单,但他的出发点跟她是一样的,那就是,他们都爱唐意。

        抱着大米回到家后,唐意回想起今天的事,觉得唐睿的态度也有些可疑。

        她总是追问自己有没有受伤,又说什么谢天谢地的话,且语气急迫,似乎还有些心虚的成分在里面。

        她和封骋出去的时间,唐睿知道,但她可能没法动用那些人,唐意越往下想,越觉得心口漾起种莫名的不安,心里想了十种可能性,有九种却都聚焦在了萧誊身上。

        唐意不敢再往下想,趁着封骋还没回来,她就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她不想惊动家里的司机,所以走出去一段路后拦车。

        这时,一辆黑色的小车从远方驶来,目的地明确地停在唐意身前。

        车窗缓缓落下,露出萧誊那张戴着墨镜的脸,“糖糖,上车。”

        她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坐进去,萧誊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你怎么会来这?”

        “我下午去你姐姐那,听说你脚受伤了。”

        “你怎么会去我姐姐那?”

        萧誊面不改色说道,“我们一直有来往,就算我跟你分开了,我也还是拿她当姐姐。”

        唐意打算开门见山,“萧誊,封骋在酒庄遇袭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什么酒庄遇袭?”萧誊偏过头,目光澈然,好像真的完全不知情。

        “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萧誊视线在她身上扫了圈,“你就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受的伤?”

        “你别管我的伤,你只说是不是吧。”

        “糖糖,你究竟是在关心我,还是关心他?”

        车子一路往前开,唐意倾起身,“如果是你的话,我会让你赶紧收手。”

        “为什么?”

        “萧誊,你在做一件飞蛾扑火的事,你信不信?”

        “我不信。”

        唐意叹口气,陷进了副驾驶座内,半晌不说话。

        萧誊开出去一段路后,看了看她,以往,在他们交往的时候,就算是闹矛盾了,妥协的一方也肯定是萧誊。而今兜兜转转,萧誊能任由秦悠宁精神崩溃,却不能任由唐意自己生闷气,气坏了身子。

        “行了,我们好好说话。”

        唐意双手放在腿上,“是你先不要好好跟我说话的。”

        “你说的关于酒庄的事,跟我真没关系。”

        唐意也逐渐冷静下来,“我就是,觉得姐姐有些不对劲,再加上你和她又有来往,那些人要真是不相干的人找来的,我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萧誊打算带唐意去吃饭,他开着车,远远看到前方有两条车队,每辆车上都挂满了粉色的气球,汽车的牌照还被百年好合四个大字给贴住了。

        萧誊不由觉得奇怪,“这又不是周末,怎么还会有人结婚?”

        唐意看眼外面的天色,“我还是赶紧回去吧,好像要下雨。”

        “出都出来了,一起吃个晚饭,你把昨晚的事再详细地跟我说一遍,那些人既然这么猖狂,肯定会留下什么破绽。

        前方的婚车队开得很慢,但道路都被他们占着,萧誊的车压根过不去。

        他干脆放慢了车速,“糖糖,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关心我了。”

        “我不想你和封骋作对。”

        萧誊听到这,胸腔内抑制不住的汹涌,唐意跟他说话,似乎每句话都带上了封骋,“糖糖,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他当初对我们做过的事?你现在之所以在他身边,是他用掠夺的手段,一点一点把你抢过去的,你别告诉我,你全忘了,你还对他动感情了。”

        “萧誊,你胡说什么呢?”

        “酒庄的事,就算是我做的,我也没错,我只是想拿回曾经被封骋踩在脚下的自尊而已,难道这世上,只许他封骋无所不为,就不允许别人,以其人之还治其人吗?”

        萧誊的口才,在大学时候就是一顶一的,唐意根本说不过他。

        她面色难看地紧绷着,萧誊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提了速,车子开进了婚车的包围圈中,只不过,前面的车子不肯让道,他只能尾随其后。

        “我选择的路,不想后悔,但当初,确实是被逼着下得这个决定,我利用秦家,让自己一步步壮大起来,可秦家这幅沉重的枷锁,同样也勒得我喘不过气,糖糖,我若不想着对付封骋,那我做的那些事,才叫浪费。”

        “我只是不想你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你总能找到最适合的时机。”

        “不,来不及了,”萧誊使劲按了按喇叭,“秦悠宁想要个孩子,而我呢,只能快点完成我心里的事,然后离开她。”

        萧誊见前面的车始终不肯让开,他加快车速向前,忽然,好几个绑在一起的气球朝着这边飞来,一一撞在前挡风玻璃上,也模糊了两人的视线。

        萧誊忙一脚刹车,眼里已然写满不耐烦。

        唐意见他欲要推开车门下去,“萧誊!”

        男人扭头朝她看了眼,“怎么了?”

        “我承认,我是关心你,也想你过得好,封骋怀疑你的时候,我很心慌,我很怕那个人是你。”

        萧誊黑亮的眸子内,似乎一下就被什么光给点亮了,唐意挽起嘴角,她不觉得她这些话有什么不妥,曾经的曾经,云淡风轻,但一句关心的话,却是对昔日那段感情,最好的问候了。

        萧誊想让她也安心,“你放心吧,我就不信封骋能只手遮天,他若有那个本事,现在就开车撞死我。”

        他下了车,想去找前面那些人干涉。

        唐意的视线被挡风玻璃上不肯离去的气球给挡住,但依稀却能看到萧誊走到前面去。

        车队的一排,原先停着好几辆车,此时,中间的两辆忽然启动向前,车道是空出来了,但不知为何,相反方向却有辆车疾驰而来,它冲进了包围圈,冲破了气球,萧誊往后退了两步,退到第三步时,感觉整个人被抛了起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76/49650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