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隐婚 > 73扇封骋一个巴掌

73扇封骋一个巴掌


        唐意只听砰的一声,一抹黑影充斥满她的眼眶,挡风玻璃被狠狠撞击了下,她都能听到那种重物倒地的声响,刺破了她的耳膜,一点不夸张地说,唐意当时吓得整个身子都跳了下。

        她不敢往外看,但两三个气球,被刚才撞过来的人给压得爆开,眼前的视眼一下明朗起来,她看到那些车一辆辆在往前开。

        唐意想也不想地推开车门下去,她冲上前几步,“你们站住!”

        脚差点撞到地上的人影,唐意驻足,方才还同她说话、争辩,似带着责怪语气的萧誊,此时却静静躺在地上。

        唐意紧张地弯下腰,“萧誊,萧誊!”

        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出血点,可越是这样,唐意才越着急。

        她慌忙起身,从副驾驶座内掏出手机后拨打120。

        撞了人的车,肆无忌惮开走了,绑在后视镜上的气球全部都散开了,一个个争先恐后般投入蓝天的怀抱。

        唐意蹲在萧誊的旁边,动也不敢动,她不懂那些急救的知识,所以只能希望急救车赶紧到来。

        路上,不少人都聚拢过来,议论纷纷。

        “怎么撞成这样啊?”

        “八成是救不过来了吧?”

        “不一定啊,你看他好像只是昏迷了……”

        “你懂什么,万一内出血的话,更糟糕。”

        唐意的心原本就乱得可以,听到这席话,她伸手抓住萧誊的手掌,“萧誊,萧誊?你倒是答应我一句啊,别吓我,我是糖糖。”

        男人薄薄的唇紧抿着,唇色苍白,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唐意心里被满满的恐惧给填塞满,她哪怕是和萧誊一直站在平行线的两端,但至少各自还好好的活着不是吗?她手指尖用力,她知道这样会让萧誊疼,她就是要让他疼得不行,让他别彻底睡着。

        “萧誊,你听我说话,还记得你第一次跟我表白时候说的话吗?”

        “萧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快点!”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医护人员快速下了车,将萧誊抬上去,“你是家属吗?”

        唐意闻言,木然点了点头。

        在她急于跟着他们上车时,她听到人群中有人说了句这样的话。

        “什么仇什么怨啊,要把人撞成这样?”

        唐意心头猛然咯噔下,坐进车内,她脑子乱成一锅粥,却只有这句话在不住翻腾,它腐蚀着她的心,令她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正因为这样,她觉得某种可能性越来越大,似乎那不是猜测,而是马上就要成为铁板钉钉一般的事实。

        萧誊被紧急送往医院,但要签字,唐意没办法。

        最终,还是秦家人过来了。

        秦悠宁焦急得守在急救室外,当门再度打开时,唐意甚至害怕地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她怕听到任何有关于萧誊的不利的消息。

        秦悠宁三两步上前,“医生,我老公怎样了?”

        “放心吧,没有生命危险。”

        唐意听了,重重呼出口气,嘴角的弧度刚要展开,却又听到医生再度说道,“由于出车祸时,车子重重撞击在病人的腿上,对于他以后的行动力来说,可能会受影响。”

        “什么?”秦悠宁满眼的焦急,藏都藏不住,“医生,求求你了,一定要把他的腿治好,他还有大好的前程,不能这样啊。”

        不远处,又是阵脚步声走来,秦家爸妈也来了。

        秦悠宁扑到秦妈妈的怀里痛哭,唐意动了动僵硬的两腿,这个时候,她是不该出现在这的,既然萧誊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她至少可以先安静地离开。

        回去的路上,唐意一直想着封骋说过的那番狠绝的话,回到亿居,走进屋内,看到封骋一个人坐在餐桌前。

        “打你电话怎么不接?”

        唐意迎上封骋的目光,他嘴角轻展,心情似乎很好,唐意大步走了过去,“你看上去,很开心。”

        “人活着不开心,难道要天天哭吗?”

        “你这几天不是一直在找那伙人吗?查得怎么样了?”

        封骋并不正面回答她,“我跟你说过了,这些事你不用管,我会解决好的。”

        唐意杵在那里不动,封骋指了指身边的位子,“还不吃晚饭?”

        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唐意紧握着桌沿,“封骋,你那天在医院里说的话,是真的吗?”

        “什么话?”封骋漫不经心问道。

        “你说那伙人,八成是萧誊叫来的。”

        封骋握着筷子的手轻顿下,目光斜睨向唐意,“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那如果真是萧誊做的,你会怎样?”

        “唐意,你莫名其妙的,又是什么意思?”

        “我就问你一句,如果是他,你会怎么做?”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要他半条小命。”

        唐意听到这,似乎也明白了,她转身就往楼上走。

        封骋瞅着她的背影,她就像一阵风似的,来无影去无踪,听完她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封骋冷哼声,“正宗有病。”

        上了楼,唐意踢掉拖鞋躺到床上,她两手紧紧环住自己的肩膀,心里有种繁芜的苍凉在逐渐滋生,她只知道,萧誊说不定以后就要一瘸一拐走路了,就像她这几天一样,走到哪,都会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她的脚还能痊愈,而萧誊呢,难道这就是他爱她的代价吗?

        而这一切对他来说,还算是幸运的,这才是最最大的讽刺。

        她将房间门反锁了,而且还睡在客房内,封骋上楼时在自己的房间没看到,又去书房找了圈,这才步伐坚定地朝着客卧而去。

        他敲了敲门,“唐意。”

        她听到了,只是没答应,将被子盖过头顶后转个身。

        封骋打不开房门,转身走了。

        唐意以为,他会去找备用钥匙,没想到,封骋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放过了她这一晚。

        翌日醒来时,唐意头痛脑胀,昨晚自己是几点睡的,她都不记得了。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眼,唐意轻揉下眼角,她忙起身洗漱,拿了个包后下楼了。

        封骋坐在客厅的沙发内,听到脚步声,他头也不抬,“大清早的,去哪?”

        “你不是清楚吗?”

        封骋将手里的报纸合上,一双眼睛里布满阴鸷,目光胶着在唐意的脸上,再也别不开了,“萧誊出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唐意听到这,双手紧紧攥成拳,“你终于承认了?”

        “我承认什么?凌晨的新闻,关于萧誊出车祸的事就传得沸沸扬扬了,我说你昨晚为什么神不守舍,原来是为了他,干什么?”萧誊站起身,手中的报纸狠狠拍向茶几,“昨晚套我的话,套的爽么?你要干脆问我,是不是我派人做的,不是更加直截了当吗?”

        “因为我不确定,是不是你。”

        “那你现在确定了吗?”

        唐意见他是真的动怒了,她不想彻彻底底惹到她,到时候又限制了她的出入自由,她语气微微软了些,“我也不知道,我公司有点事,先去处理下。”

        封骋见她跛着脚,心莫名一软,“还去什么公司,就你那职务,能有多大点事?”

        “我处理一下就回来。”

        说完,拿着包一瘸一拐离开了。

        封骋眼看着她的身影来到院子内,腿受伤了,还走这么快,显然是不想给封骋阻止她出去的时间。

        唐意在外面打了车,直奔医院而去。

        她不知道萧誊醒了没,打听到他的病房号,唐意抱着鲜花往里走,病房内,只有秦悠宁陪着萧誊,男人已经醒了,一条腿吊高,正侧着脸望向窗外。

        唐意情急心切,走了过去,“萧誊,你醒了。”

        秦悠宁手里的碗一抖,唐意也觉得尴尬,“你好。”

        “你,你好。”

        唐意看到萧誊扭过头来,清冷的面上溢出阵笑意,“你怎么现在才来?”

        面对萧誊这样的问话,唐意怔了怔,“我,我今天没事。”

        秦悠宁招呼唐意坐,唐意目光透出担忧,“你的腿好些了吗?”

        “别担心,没什么知觉。”

        唐意余光瞥到秦悠宁朝她摇了摇头的样子,她迎上对方的目光,看到秦悠宁小心翼翼地看向萧誊,她恍然大悟,看来,腿伤的事萧誊自己还不知道。

        “悠宁,”萧誊在此时开口,“帮我去买点粥吧。”

        秦悠宁目露犹豫,她知道,萧誊是想支开她,但她倘若执意留在这,更没什么意思,秦悠宁只得点了点头。

        她出去后,将门带上,右耳紧贴门板听了会。

        唐意双手微微握成拳,“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萧誊轻咳两声,虚弱地摇了摇头,“刚才我是骗你们的,我怕你和悠宁担心,其实我腿很痛,痛到我恨不得把它拆下来。”

        唐意听了,心情焦虑起来,“那我喊医生过来吧。”

        “没用的,”萧誊轻摇头,“那些人是想置我于死地,现在这样,已经算我命大了。”

        “萧誊,你,你觉得会是谁做的?”

        萧誊轻咽下口水,身体虚弱的,话都不能顺畅的一口气讲完,“糖糖,你把桌上的ipad给我拿来。”

        秦悠宁听到这,转身离开了。

        唐意取过ipad,看到画面亮了下,跳出来一则新闻。

        厉家二少当初的事,尽管厉青云极力想要瞒着,但最后还是被报道出来了。

        记者将那天的场景描绘得惟妙惟肖,据当时在场的路人描述,天空中铺满了气球,几乎没人看清厉景寻是怎么被撞到的,只有人听到了撞击时的声响,但视线却被一辆辆豪车给遮挡住。

        唐意昨晚才亲身经历过,所以对这样的场景自然不会陌生。

        两场车祸,相似率几乎高达百分之百。

        她虽然对厉家不熟悉,但她多多少少也清楚,厉景寻是厉景呈的弟弟,而厉景呈又跟封骋是朋友,这样一串联起来,唐意拿着ipad的手指抑制不住颤抖起来。

        萧誊目光移到自己的腿上,“封骋这样做,也符合他的一贯作风,不奇怪。”

        唐意仔细查看着这条报道,反反复复看了三遍。

        封骋推门进来时,萧誊径自抬起视线,直到他走近床前,唐意这才抬起视线,她吃了一大惊,“封骋,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

        唐意将手中的pad放向一旁,她站起身,下意识地抬起双臂,护住身后躺着的萧誊,“有话回去好好说,萧誊,别在这。”

        “你不说你公司有事,要过去处理下吗?”

        唐意拿起包,走上前,没想到,却被封骋一把推开。他快步走向了萧誊的病床,唐意见状,吓得扑过去抱住了封骋的腰。

        “你做什么?你都把人撞成这样了,你还想做什么?”

        因为急迫,她这席话都是从嗓门里吼出来的。

        封骋掰开她的双手,目光淬着冷冷的阴寒,“你说是我撞他的?”

        “手段一模一样,封骋,不是你还有谁?”

        唐意回到方才的位子,挡着封骋上前的去路,男人眼角间的阴鸷划开,双眸狠狠瞪着唐意。

        “你连一点点信任,都吝啬给我。”

        “封骋,我以前知道你混,但我没想到,你会那么混,就算酒庄的事和萧誊有关,你也用不着取人性命吧?人命在你眼睛里,究竟值几个钱?”

        封骋自嘲地划开抹嘴角,“我封骋做事,向来喜欢独一无二,耍过的手段不会再耍第二次,我也不屑。”

        “你是怎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封骋,你不要再靠上前来了。”

        萧誊一语未发,他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目光盯着僵持的两人。

        封骋视线望过去,两人对望眼,他看到萧誊嘴角扯开抹笑,眼里的算计和深沉令他都觉得一惊,封骋似乎是陡然明白了什么,胸腔内的怒火恣意燃烧,萧誊潭底的笑却是越来越浓烈。

        封骋手掌伸过去压住唐意的肩膀,想将她推开,“这么喜欢瘫在床上是吧?那好,我让你一辈子都起不来!”

        唐意力道不及他,眼瞅着就要被封骋给拉开,她情急之下去推搡他,“走开,别过来。”

        一来二去,唐意精疲力尽,直到一阵巴掌声传到耳朵里,她这才安静了下来。

        亲们,隐婚的大结局,预计会在元旦后发出来~

        目前,只是在进行团购活动,书在预售中,刚下厂印刷,亲们谅解下哈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76/49650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