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隐婚 > 105爸妈,唐意怀上了

105爸妈,唐意怀上了


        封骋规规矩矩站起身来,“表舅,您说的是,来,我陪您喝。”

        表舅使劲拍着封骋的肩膀,“好,这股子劲我喜欢,喝!”他手劲很大,封骋怀疑自己的肩膀都要被他拍红了,唐爸爸在对面斜睨了眼,不冷不淡冒出句,“我们这儿的人可都很能喝,喝酒跟喝水似的。”

        “叔叔,我酒量也是可以的。”封骋说完,手指松了松领带。唐意不由着急起来,这可不是爸爸在开玩笑,特别这表舅,平时就爱缠着人家喝酒,七大姑八大姨都赶过他,他真是逮谁都能狠狠喝一顿的那种人。唐意忙跟着起身,“表舅,封骋他不是很能喝,对了,我伯伯不是在那桌坐着吗?你们平时最爱凑一起喝酒了……”

        “怎么了,还没结婚呢,就不舍得了啊?”

        唐爸爸也适时开口,“陪陪表舅,以后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了。”

        封骋听到这,自然也明白过里面的意思,他拿起酒杯轻碰下,“来,表舅,我敬你。”

        表舅闻言,梗着脖子,通红的脸上恨不得笑出朵花来,“好,好样的,来!”

        封骋一仰脖,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比寻常白酒更烈更刺激的感觉还是令他精神一振,咽下喉间后,整个人仿佛都要烧起来。

        太难喝了!

        唐意去拉了拉他的衣袖,“快坐下,吃点菜。”

        “唐意啊,来,给表舅让个座。”他说完,便轻推下唐意的肩膀,她不得不起身,表舅毫不客气坐到她位子上,竟是和封骋勾肩搭背起来。

        “我和你说啊,我第一眼看你就喜欢,真的,我老姐夫要不让唐意嫁给你,你也别急,”表舅啪啪将胸膛拍得很响,“我也有个女儿呢,长得好看又懂事,你可以等着……”

        唐爸爸听到这,不由将酒杯放到桌上,“你看看你,又喝醉了。”

        “我没醉,我就是喜欢这小伙子,你看这长得有鼻子有眼的。”

        “你看谁家孩子没鼻子没眼了?”

        “那不一样,”表舅好不容易逮着个酒友,那还不得使劲夸吗?“这鼻子和眼睛,就和寻常人家的不一样,咋就那么好看呢?”

        唐意站在边上,颇有些不满,“表舅,小妹才12岁,你也不怕这话被表舅妈听到,又来揪你耳朵。”

        “12岁怎么了?那也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表舅手掌落在封骋肩头,将他拉近了些,“来来,再喝两杯。”

        这个动作,就是封骋平日里习惯用来搂女人的,如今被表舅这么一弄,搞得他浑身不自在起来,唐意见表舅妈就坐在不远处,便走了过去。

        她弯下腰,笑眯眯道,“表舅妈,刚才表舅说,今儿最起码要喝下两斤白酒,让我告诉您一声,待会就住我家了。”

        “两斤,要死了!”表舅妈扔下筷子,起身后大步朝着那桌人而去,她到了表舅跟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杯,“你还坐下了,不说就来敬杯酒吗?走走走,你看你,像什么话!”说完,就将表舅给拉了回去。

        唐意得以坐回原位,唐睿怀中抱着大米,不由失笑,“封骋,你还挺得住吗?”

        封骋朝她摆了摆手,唐意离他很近,能闻到他身上透出来的酒气,“不能喝就别喝。”

        他张了张嘴,还未开口,却被唐爸爸夺了先,“这点酒就不行了?这哪叫什么酒量。”

        封骋一听,别的话看来是不能说了,“我真没事,这才几杯酒,小意思。”

        席间,还有不少亲戚过来敬酒的,封骋喝了多少,连自己都记不清了。他单手撑着下颔,唐意小心翼翼朝他看眼,“你真没事?”

        这时,小婶子拿了一大盘蛋糕过来,“来来,多吃点,解解酒。”

        封骋酒意微醺,看到蛋糕上某个熟悉的图案,他切了一小块送到唐意手边,“你爸爸生日,蛋糕怎么都要吃一口的。”

        唐意不疑有他,岔了块送到嘴里,刚咬一口,便面色大变,侧过身吐了出来,“呕——”

        里面居然有她最讨厌吃的榴莲!口腔内充斥着那种味道,她单手捂着嘴,越发想要吐了,唐妈妈吓得放下筷子,“这是怎么了?”

        封骋凑过去,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没事吧?又吐了,这反应怎么这么大?”

        唐睿听闻,菱唇微张,这话中的信息量太大了,“什么叫又?”

        “好点没?”封骋忙着照顾唐意,“我看也没必要隐瞒,唐意,今天我们就和叔叔阿姨说穿了吧。”

        “你说什么呢?呕,”唐意口齿间全是榴莲的味道,一说话,更加恶心的厉害,“我要喝水。”

        封骋将饮料凑到她嘴边,“我知道你还没有准备好,可有时候,就是这样防不设防,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既然早晚都要说,我觉得实在没必要多隐瞒一时半刻的。”

        “你说什么?”唐爸爸声音陡然拔高些,唐意也懵了,她有没有怀孕,她自己会不清楚吗?她刚要反驳,放于膝盖上的手却被封骋狠狠掐着。

        “叔叔,唐意怀孕了。”封骋全然没了方才那般的醉态,“我们也是刚知道,才一个多月。”

        “你们!”

        唐意嘴皮子都麻木了,话到唇边却无法说出口,她要在这会戳穿封骋,那他非被爸爸用扫帚赶出家门不可,她抿紧唇瓣,一语不发,偏偏嘴里的味道始终散不尽,唐爸爸瞅着她一副强忍的样子,面色越发沉了。

        唐妈妈看看女儿,再看看老伴,“怎,怎么会怀上了呢?”

        “阿姨,我和唐意年纪不小了,能结婚了。”封骋又冒出这么句。

        “谁同意你们……”唐爸爸指了指两个人,唐意忙将头点下去,封骋迎上他的视线,“叔叔,我对唐意是真心的,请您答应让她嫁给我。孩子这会还小,我们抓紧筹备婚礼的话,村上人不会察觉的。到时候您只需说,我们一结婚就怀上了就行,或者,我和唐意可以先领证。毕竟她是女孩子,要是再拖个几月,穿婚纱就要显形了。”

        封骋也算是掐着唐爸爸心底的软了,他那么要面子,大女儿已经未婚先孕了,要小女儿再来这么出,难免更加落人口舌。

        果然,唐爸爸沉默半晌。

        封骋的手伸过去摸了摸唐意的腹部,她一把将他的手推开,唐妈妈将她手边的饮料拿过去,“既然怀孕了,怎么还能喝汽水呢,一点不懂事。”

        唐意是有口难辩,事到如今,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席间,还有不少人过来跟唐爸爸敬酒,他不好板着脸,好不容易招待完客人,偌大的庭院就只剩下些正在帮忙的自己人,唐爸爸进入屋内,唐妈妈从楼上下来了,“今晚别回去了,开夜车我们都不放心,就住在家里吧。”

        “谢谢阿姨。”封骋在旁说了声。

        唐爸爸朝他看眼,他可没有让他留夜的意思,倒是老伴在旁点了点头,“不客气,你白天喝那么多酒,酒驾可不行,楼上的小房间我刚铺了张床,你就睡在那吧。”

        “好。”

        “你们快去休息吧,别待在这了。”

        唐睿走在前面,两人跟在后头,到了楼上,唐睿站住脚步,回头看着他们,“糖糖,你真怀孕了?”

        唐意自然知道早晚瞒不住,“姐,我没有。”

        “你们啊,胆子可真够大的。”

        封骋耸起双肩笑了笑,“反正早晚要怀的,现在没有,以后补上也一样。”

        “当心我去告诉爸妈。”

        “唐睿,”封骋连名带姓喊她,“我要是你,就会帮着说好话,我若跟唐意不成,我以后还会对付你,但你要成了我姐姐,我就会多多护着你,以及大米。”

        唐睿切了声,扭头离开。

        唐意将封骋带到小房间内,“你就住这吧。”

        “你爸妈肯留我住夜,说明我们俩的关系也差不多了。”

        “你还说,这馊主意谁给你出的?”

        “我自己啊。”

        唐意气结,“你也不跟我好好商量下。”

        “这种事还用商量吗?是我预谋已久的。”

        唐睿在楼上待了会,等大米睡着后,她下了楼。

        爸爸妈妈还在客厅内坐着,电视也没开,八成是陷在方才的事情中一时没法出来,唐睿坐到唐爸爸身侧的沙发内,“爸,糖糖和封骋的事,你到底怎么看的啊?”

        “还没想好。”

        “这要想什么啊?”唐睿毫不犹豫道,“现在换成我们女方着急了,你再这样拖下去,唐意只能挺着大肚子结婚了。”

        “你们两个,真是一个都不让我省心。”

        唐睿站起了身就要上楼,走出去两步后,她不由回头,“爸,您看您现在多喜欢大米啊,将来糖糖的小米出来,你也会一样喜欢的。”

        偌大的客厅内,转眼间又只剩下老夫妻俩。

        唐妈妈朝老伴看眼,“你倒是表个态啊。”

        “你说说,这件事倒是该怎么办?”

        “要我说,当然只能答应了,今儿白天封骋那番话,全村人都听见了,最关键的是,女儿都怀上了,你难道还让她打了啊?”

        唐爸爸绷着脸,摇摇头,“一个个真要气死我。”

        “有什么好气的,都已经这样了,看开点吧,先前还担心女儿怎么还不找男朋友,这下好了,来年就能抱外孙了。”

        “这样也太便宜封骋那小子了。”

        “算了吧,他爸妈都没了,也挺可怜的。”

        唐爸爸见老伴起身准备上楼,他冷哼声,“八字还没写完,你倒是先心疼起他来了。”

        二楼。

        唐意替封骋铺好了被子,“棉花是自己家里种的,特别暖和,房间有些小,你将就一晚。”

        封骋从身后拥着唐意,“其实我也挺担忧的,怕被他们给拆穿,现在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被发现之前,赶紧让你怀上。”

        唐意本来是弯着腰的,冷不丁被封骋给推到了床上,床很高,她一下就趴在那了,封骋双手掀开她的上衣,欲要为所欲为。

        “你疯了吧,这是在我家。”

        “又不是第一次,你爸妈在唐睿那的时候,我们不也做了吗?”

        “那不一样,封骋,别闹,真的,赶紧起来。”唐意强行按着他乱来的手掌,“你真不怕我爸用扫帚拍死你?”

        “他舍得拍自己的外孙他爹吗?”

        两人正在僵持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妈妈的声音,“糖糖,你在哪啊?我给你拿了瓶热水。”

        唐意压低嗓音,“起来!”

        封骋亲了亲她颊侧,唐意见他不为所动,干脆也不挣扎了,“这事还没有定下来呢,按着目前的形式,我妈的心肠比较软,可她要是知道你现在对我胡来,对你的印象分肯定大打折扣,你信不信?”

        “你少扯,你人都是我的了,我碰你怎么了?你妈也是能理解的。”

        唐意稍稍倾起身,嘴唇凑到封骋耳边,“你别忘记,我‘怀孕’了,头三个月是关键期,可你要按捺不住碰我,就说明你不够爱我,自私,哼!”

        封骋怔了怔,唐意听到妈妈的脚步声似乎已经移到了门口。

        她扬起嗓音,发出一声,“哎呦。”

        封骋忙去捂住她的嘴,“嘘。”

        唐意一口咬在他掌心内,封骋忙将手收回去。唐意嘴角含笑,“哎呦,别乱碰嘛,哎呦,小心我的肚子!”

        封骋被她这么一吓,赶忙从床上站了起来,更不敢有别的小动作了,他手指朝唐意虚空点了点,恶狠狠道,“有你的!”

        唐意用唇形说道,“你吃了我啊!”

        封骋狭长的眸子浅眯,“回去再收拾你!”

        而此时,门口,一阵拉开门的动静特别大,这个房间小,所以装得是扇移门,由于唐妈妈使足了全力,门砰地发出一声巨响,她大步走进去,就见封骋规规矩矩、端端正正站在窗边。双手垂落在裤腿处,就跟个小学生做错了事似的。

        “阿姨。”

        唐妈妈朝着床上瞅去,见唐意跪在那里,“你们做什么呢!”

        唐意两手在被面上掸啊掸的,她扭头看着妈妈,满脸无辜,“妈,你干嘛呢,说话这么大声吓死我了,我在铺被子呢,封骋又不会,可非要跟我抢着做,我都快烦死他了。”

        靠,封骋暗暗抽动下嘴角,这Y不去做演员,真可惜了。

        ------题外话------

        亲们,明天《危情试爱》最后一章了哦,甜甜蜜蜜的,就是大结局呢,然后,妖妖全力备战《隐婚》大结局了呦~

        推荐亲们看个文,四四暮云遮的《豪门婚色之前夫太野蛮》:

        ……

        “一笔交易,换你脱离顾家的自由,你该感谢我。”他把她逼至角落,手指挑开她前襟的扣子,神情慵懒而邪恶。

        她伸手捉住他作乱的手,俏脸绷得极紧,“你也说是交易,别动手动脚。”

        男人眉梢轻挑,眼底一抹压抑的浓色,“我总得先验验货!”

        当年的一则丑闻在奉安市上流社会疯传,彻底颠覆了她的幸福。

        她是顾家的大小姐,尝尽了由云端跌落泥泞的痛苦,以为再痛也不过如此,却在遇上墨成钧后才知道,最痛,莫过心死。

        他是顾家费尽心机想要攀上的一根高枝,却不料他却独独“钟情”于她。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76/49652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