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独尊 > 第二百三十八章:羞羞的画面!

第二百三十八章:羞羞的画面!

          从开始到现在,界狱塔已经吞噬了他将近两亿极品灵石,然而,它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两亿极品灵石啊!
          即使是一些中土神州的一流世家宗门都不一定能够拿得出来啊!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他还不知道这界狱塔要吞噬多少......
          无底洞!
          真的是个无底洞!
          叶玄已经想放弃这玩意了,在这么下去,他怕是连土都吃不起!
          比养一支道兵都要恐怖!
          许久后,叶玄离开了房间,他来到了一间修炼室,这修炼室是拓跋彦的专用修炼室,非常安静。
          叶玄盘坐下来,将剑匣与剑都拿了出来。
          杂!
          此刻的他,感觉自己整体有些杂!因为他对于自己的剑意,剑道修为,剑道心境,以及剑技都有些模糊。
          这种模糊,就是没有真正吃透!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静下心来,好好的‘认识’一下自己。  
          剑意!
          他决定从剑意先开始!
          他现在的剑意分善念剑意与恶念剑意,善念剑意,主守,恶念剑意,主攻。
          善念剑意,杀伤力不强,但是却可化为护盾守护自身,而由善念剑意所化的护盾,相当于是一件真阶上品灵器,可以说,即使是万法境强者,也难以轻易破他善念剑意。
          问题是,他现在的敌人,不是真万法境,就是御法境,或者真御法境!
          因此,他这善念剑意,如果得不到提升,就会变得越来越鸡肋!
          只是,这个提升之法他却是没有,反正只知道,当他要做好事时,这剑意就会比较强......
          恶念剑意!
          相比善念剑意,他更喜欢恶念剑意,因为恶念剑意主攻,杀伤力极强,可以说,这恶念剑意至少提升他三成的战力,如果没有这恶念剑意,他想要斩杀御法境,根本不可能!
          除此之外,这恶念剑意具有一定的腐蚀性,一般东西与这剑意接触,会直接被湮灭!即使是御法境,也只能够勉强抵挡!
          除了剑意之外,就是剑势。
          他现在是剑皇,已懂得借用天地之势,当然,在他看来,这只是借用少部分的天地之势,如果是真的能够借用整个天地的势,他这一剑,怕是秒杀真御法境都不是问题!
          他,只是刚刚触摸到这个门槛,离完全吃透这个天地之势,还差得远。      
          接下来是剑。
          他现在,有两柄天阶剑,七柄真阶剑,其中,一柄是真阶上品,也就是灵秀剑,剩下的都是真阶中品以及真阶下品。除此之外,还一个真阶剑匣。  
          而他,能够在三剑内斩杀一位御法境,这两柄天阶剑功不可没。
          可以说,这两柄天阶剑也至少提升了他三成的战力。
          再接下来,是剑技!
          一剑定生死!
          他目前只会这门剑技,而这门剑技,是他能够斩杀御法境强者的关键所在!如果没有这门剑技,单纯的剑意与剑势还有天阶剑,是难以轻易斩杀御法境的!  
          想到这,叶玄突然吓了一跳,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真实实力,其实是有些虚的。
          首先,天阶剑,提升了他至少三成战力,而这天阶剑,属于外物,没了这天阶剑,就意味着他少了三成的战斗力。
          也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他还是依赖这外物。因为如果没有天阶剑,单纯靠灵秀剑,他
  也是难以轻易斩杀一位御法境的。
          神兵利器固然好,但若是国度依赖,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而剑意,剑势,剑技,剑道之心,才是自己的根本!
          除此之外,他最大的底牌,毫无疑问,是界狱塔。
          催动一次界狱塔,连真御法境都可轻易斩杀!
          但却有两个致命的问题,第一,催动一次,他自己会重伤昏迷,这个时候,他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第二,事后,鸿蒙塔会关闭,需要大量的极品灵石来恢复,而究竟需要多少,到目前都还是一个未知数;第三,催动界狱塔,可能会造成塔内封印松动......
          最后这一个,是非常非常致命的!
          塔内究竟关些什么,他不是特别清楚,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这些,都不是什么善茬。
          现在神秘女子不在的情况下,如果封印松动,他肯定是没有活路的!
          所以,这个终极底牌......他根本不敢轻易使用。
          当然,如果真到了要死的时候,他才不会管那么多呢,陪葬什么的,能拉一个是一个!
          收回思绪,叶玄右手拿起面前的一把剑,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势自他剑中震荡而出。
          剑势,这是他自己的!
          转瞬,剑之中的势突然暴涨,刹那间,周围地面开始寸寸崩裂,整个修炼室都开始剧烈颤动起来。
          天地之势!
          这是借势,是这天地间的!
          而此刻,两种势相融,威力倍增!
          沉寂一瞬,叶玄手中的剑突然飞出。
          一剑定生死!
          三种势,自身的剑势,天地之势,剑技之势!  
          剑所过之处,空间都为之一阵阵激荡,而四周修炼室,更是开始寸寸崩塌,然后不断粉碎,直至碎末。
          这一剑,已经超越了天阶武技!
          片刻后,叶玄右手一招,剑飞回他手中。
          而此刻,他所处的这间能够住千人的修炼室已经化作尘埃。
          然而,他却是摇头,因为他感觉,这一剑,还可以变得更强!三种势,他如果能够完美融合,这一剑之威还能够提升不少!
          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加持恶念剑意!
          练!
          继续练!
          叶玄正要再次出剑,这时,一道声音自一旁传来,“你是要毁了我这皇宫吗?”
          叶玄侧头看去,来人,正是拓跋彦。
          此刻的拓跋彦并没有穿龙袍,而是一件简单的淡黄长裙,长裙露出两边香肩,中间呈V字形,露出一抹雪白,若是再往下几分,便是那无边春色了。
          不得不说,拓跋彦是极美的,眉目如画,肌肤胜雪,特别是她久居上位,身上还自带一股王者威严,这极容易引起男子的征服欲。  
          拓跋彦走到叶玄面前,叶玄顿时嗅到了一股幽香,这股幽香,不仅仅是单纯的香水味,还有一丝体香,加上她的穿着,显然,眼前的拓跋彦是刚刚沐浴。  
          叶玄内心有些躁动,但很快被他压下去。作为剑修,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拓跋彦看了一眼四周,“你做的?”
          叶玄讪笑了笑,“抱歉,修炼过头,忘了此地是何处。”
          拓跋彦神色颇为黯然,“当日与你相见,你还是那般的弱,如今相见,我却已不是你对手。”
          叶玄笑道:“当日我可是差点被你杀掉。”
          闻言,拓跋彦似是想到什
  么,脸色一下红了起来。她因体质问题,自小便是需要烈性春药来镇压体质的觉醒,但她没有想到,那一天.......
          感受到拓跋彦的情绪变化,叶玄似是也想到了什么羞羞的画面,当下身体内那股躁动再次又升了起来。
          一瞬间,场中气氛有些尴尬了。
          拓跋彦看了一眼叶玄,显然此刻,她也感受到了叶玄的情绪变化,她低声一叹,轻轻拉开胸前丝带,一瞬间,衣物散落,她那洁白如玉的绝美身体就那么暴露在了叶玄的面前。
          叶玄楞了楞,问,“做什么?”
          拓跋彦看了叶玄一眼,“你两次救我宁国,我无以为报,这具身体你若是喜欢,拿去便可!”
          闻言,叶玄体内那股躁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冷笑,“身体?我来救你宁国,你是觉得我是为你身体而来的?”
          拓跋彦看着叶玄,没有说话。
          叶玄摇头,“拓跋国主,你太小看我叶玄了。也罢,既然在你心中我是这种人,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保重。”
          说完,他收起剑,转身离去。
          拓跋彦楞了楞,想要说什么,然而叶玄却是已经消失在了不远处。她连忙换上一件长裙追了出去,但是外面,已经没有叶玄踪影。
          拓跋彦楞在了原地,久久未回过神。
          叶玄离开皇宫后,并没有在宁国停留,而是出了城,准备去寻一个修炼之地。
          现在,他要将自己的恶念剑意,剑势,剑技,一剑定生死全部完美的融合。简单来说,他是要将这几样做到极限。
          出了城后,他扫了一眼四周,正要朝着远处山脉而去,这时,一名老者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御法境!
          老者冷冷盯着叶玄,“我司徒家十名万法境,一名真御法境,还有我司徒家主,他们现在在何处!”
          叶玄沉默。
          老者沉声道:“是不是你杀的!”
          叶玄冷笑,“你觉得我能杀掉他们?”
          老者眉头皱起,“你身后那位剑仙?”
          叶玄淡声道:“你觉得一位剑仙能杀掉他们?而且还是无声无息!”
          闻言,老者眉头皱的更深了,“那不是你,又是谁!”
          叶玄摇头,“不敢说!说了你也不会信!”
          老者死死盯着叶玄,“你若不说,我司徒家必与你不死不休!”
          叶玄沉声道:“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不说!”
          闻言,老者双眼微眯,“是不是护界盟!”
          叶玄脸色勃然大变,“什么护界盟?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说......我.......”
          说到后面,他已经有些语无伦次,而且一脸惊恐。  
  .....
  PS:今日三更....提前跟兄弟们说一下,十五号可能没有爆发,因为还在医院,很多事情要处理,希望理解理解。还有就是,虽然十五号没有爆发,但是这一次算我请假,日后会补上。
          更新方面,从剑域到现在,三四年了,每日都是准时准点更新,从不断更,还每月固定有爆发。更新与爆发,我基本都没请过假,这次是真的没办法了。真的希望理解。实在不理解,就骂两句吧,不带脏话的这种,随便骂......如果实在还不解气,就到贵州遵义医学院第一住院部十七楼来找我....我们刚一波...
          最后,真心抱歉,还有一些朋友,骂我可以,莫带家人了。谢谢。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962/608421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