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421章.现实版《无间道》

第421章.现实版《无间道》

        中涂,荣少亨起身尖洗年间。身边一直没怎么说乍,训很冷淡的万绮变也说要去,便一起同行。

        从洗手间里出来,荣少亨看到万绮定就站在门外,头低着,似乎根本就没进过洗手间一样。荣少亨觉得有些奇怪,便走过去,喊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

        万绮变如梦初醒般对我说,“啊,你出来了?”

        “你没上洗手间?”

        “啊,没有”其实”万绮变有些欲言又止。

        荣少亨笑了笑,伸手轻轻揽过她的腰,带着她往前走,“有什么事儿就说吧!”但是此刻荣少亨心里却在犯嘀咕,这个万绮变不知道弄的什么玄虚。

        万绮变被荣少亨揽住小腰的时候,身体明显有一个闪躲的痕迹,但是大概想到自己是干什么的,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任由荣少亨的手虚搭在她的腰上。还别说,这长腿小妹妹的腰还挺细的,跟她那娃娃脸的样子基本一致。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顿了顿,万绮变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荣少亨愕然,随即展颜笑道,“没有什么你不能问的,只有我不愿回答的,没有不能说出来的事情。说吧,到底想知道什么?”

        “你们在房间里讲的那些拍戏是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对不起,我这样问是不是太直接了?”她说着又低下了头,这个。万绮变看起来还真的挺害羞的。

        “嗯,怎么说呢?那些都是真的,只是,你问这个干嘛?”

        万绮变停下了脚步,身体转了九十度,靠在过道边的墙壁上低头玩弄着衣角,嘴里支支吾吾的,“我今天是第一天上班”也许”也许你会认为我是胡说的,但是这是真的”

        荣少亨打断了她,“这我看得出来,你的羞涩能够说明这一切,除非你是个专业演员。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大概荣少亨坚决的语气让万绮变更加犹豫,她期期艾艾了半天,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不说,我什么都做不了。你说了,也许还有个机会。”

        万绮变突然抬起头,看着荣少亨的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一瞬间,原本一直羞赧胆怯的她变的异常的大胆,死死的盯住荣少亨的

        睛。

        十多秒过去之后,万绮定不终于开口了,“你是不是很有钱?”

        荣少亨诧异,看起来这个万绮变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这问题对于男人来说难免有些太直白。

        想了想,荣少亨如实说道:“算是吧,在香港还算可以!”

        “那我换个问题,你有私家车么?”

        荣少亨点点头,她又问,“什么牌子的?”

        荣少亨:“牌子?!很多吧!”

        万绮变:“很多是什么意思?”

        荣少亨:“意思就是,我也不太清楚!”

        万绮变:“那你有房子吗?”

        荣少亨:“房子?算有吧!”

        万绮变:“算有是什么意思?”

        荣少亨:“我很多时间都在办公。或者应酬,所以住酒店多一些。”

        万绮变:“那你有公司吗?”

        荣少亨突然觉得不对劲。自己凭什么就要回答她这些无聊的问题?

        于是荣少亨冷冰冰的回答,“有!怎么了?这样吧,你开个价,多少我都应承你!”

        荣少亨这样一说,万绮受倒反而是有些踌躇了,,

        看她又回到扭捏的状态,荣少亨冷冷的一笑。

        “还要说么?不说我们就回包间吧!”

        万绮变见他要走,一把拉住荣少亨的袖子,嗫嚅着说,“你别过,

        荣少亨站下来,回头看着她。“那你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大概也是知道再不说就没什么机会了,万绮受虽然还是有些不敢说。但是还是期期艾艾的总算像是挤牙膏似的挤出了几个字“你要了我吧,,

        虽然荣少亨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心中还是一震,按道理说万绮实完全不必要这样做的,难道她有什么苦衷”,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荣少亨只得缓兵道。

        她见荣少亨似乎真没听清楚。就立复补充说,“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跟你,你不需要在我这里放什么感情的”

        荣少亨敞着西服,桀骜地将手插入马甲兜里,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眼前的万绮实。

        “你今年多大?”

        荣少亨嘴角一翘:“不会吧,我看你好像小点

        万绮变圆脸一红:“实际我才十七岁

        荣少亨突然有一种罪恶感,这根本就是个萝莉么,自己怎么能真的要她?

        “呃”你为什么会想到要跟我?”

        万绮变呆住了,半晌不吭声。

        荣少亨心里暗暗思忖着,心说要是这个万绮叟对自己说出什么家庭困难,读书不易想要通过这种方式上学之类的屁话,自己就直接拂袖而去。但是,让荣少亨没想到的是,万绮受说的话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她说,“我需要钱,但是我不想说谎。我的父母最近在闹离婚,我不知道结果如何,可是我却明白靠人不如靠己,我不会变成他们的负担。另外我在模特公司上班,很羡慕那些穿着名牌的女孩子,走在大街上风光无限,她们的护肤品都是上千块一套的,而我却只能用几十块甚至几块的次品。我不服,凭什么她们能过得那么好,我却不行呢?我长的不比她们差,所以我就更不甘心,她们不就是有个好父母么?但是后来,我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她们之中有一部分人就是在这种地方上班的。而且有一部分还通过这里跟了一些大老板,所以我明白了”说着,她用企盼的眼神看着荣少亨。

        荣少亨摇了摇头,心里很矛盾,真是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都是怎么想的,倒有些像是前世的拜金女。不过万绮受能这样说出来,又证明了她似乎与那些女孩又不一样”

        声心中定了定,道!其实像获得那些东西,环有伙一切,你不必走这条路的。”荣少亨进一步说道。“尤其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本身就是做模特的,机会很多啊,比如可以去电视台或者广告公司自荐拍些广告什么的,到时候成了大明星,就可以扬眉吐气了”。

        万绮变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幽怨的说,“机会倒是不少,但是去了基本上都要被那些人占便宜,我就去了两次,就再也不愿意去了。第二次是拍一个广告,说好价格是七千。但是等我到了现场,那个长头发的导演却跟我说能帮我争取到六千的价格,但是晚上要我陪他。当时就毛手毛脚的,我直接就走了。”

        荣少亨心里冷笑了一下,感觉这个万绮叟似乎不像表面上这样单纯。如果她真有骨气就不会跟这儿耽误时间了,于是反应到表情和语气上也是冷冰冰的,“哦,这么说你还挺有骨气的?”

        万绮变听到荣少亨这句话,知道他有些不满意了,于是又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声调说道,“也不是,只是即便要付出,也需要一个值得付出的”

        “价码是吧?七千块是少了点儿,不过单次的价格,应该还算过的去了。你在这儿一晚上被人吃尽豆腐也不过三千块钱,即便晚上再出个台也就再多个两千,还不到那个导演给你的价格呢,何况陪他之后还能得到那个广告。”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忍”万绮变有些着急了,急得双手不停的摆动。

        “不是?那是什么?”

        万绮变低下了头,再次轻捻着衣角,扭扭捏捏的说,“我的意思是说即便付出,也要找个让自己觉得至少有那么一点儿,”一点心,,动心的”

        这数让是让荣少亨哑然失笑了。“我把这当成一种变们的恭维?”我说真的。虽然我真的是第一次上班,但是介绍我来的那个朋友,一再的叮嘱我要顺着客人,说客人不会乱来,一般也就是摸摸捏捏的,吃点儿豆腐,让我不要大惊小怪。

        可是在你边上,我发现你从头到尾都没碰我一下”

        荣少亨用锐利的眼睛瞅着她:“那好,你开个价吧,多少你才满

        万绮变:“一月,最少也要十三万!”

        “十三万?”忽地荣少亨想起了前世万绮变的绰号好像就叫做“十三万万二蚊”什么的。难道是”

        “这个价格好像有些高哦,一般的那些小明星也不过这个价格!”

        万绮变显得有点儿急,“我没多要,我觉得自己值这个价格。”

        “哦,是吗?那你就慢慢等着有人出得起这个价格吧!”荣少亨冷笑一下,拂了拂衣袖。往包间走去。

        身后再也没响起万绮叟的声音,大概她也觉得有点儿难堪吧!

        回到包间之后,胖子洪金宝很奇怪的问他,“阿亨,你干什么去了?我都等着你猜拳呢!”

        荣少亨哈哈一笑道:“当然是运气练功,要力拼你们这些酒场高手啦!”

        说着,万绮变走了进来,低耷着头。反倒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洪金宝见状,很是怀疑的看了看万绮变。然后又看了荣少亨一眼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旁边刘观伟也是聪明人,急忙打圆场道:“那好啊,从我开始,今晚我倒要领教一下荣老板你的高招!”

        荣少亨又是哈哈一笑道:“我绝对奉陪到底!不过有这么多漂亮的小姐相陪,我们还是先唱歌吧!”

        随着话音,音乐响起来了,刘观伟和林正英身边的两个女孩开始深情对唱,但是荣少亨却把眼光放在了娃娃脸的万绮变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未来的捉鬼女天师“马小玲”不那么简单,之前的时候她的表现让荣少亨觉得她可能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儿,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荣少亨的直觉却告诉她。这里面似乎有什么蹊跷,最大的疑点就是自己乃是香港的风云人物。经常出现在媒体八卦的杂志上,依照她所说,有过当明星的梦想,就应该会认识自己,可是事实恰好相反”究竟是她在装傻,还是有什么问题,让人实在疑惑。

        荣少亨正想着,那两个女孩儿的《十千阙歌》已经唱完了,胖子洪金宝仿佛突然来了兴致一般,突然说道:“难得大家今晚这么开心,我也来献歌一首,对了,你们这里有没有五福星》的时候,洪金宝献出了自己的银屏初唱,所以对这首歌情有独钟。

        “对不起啊,我们这里没有这首歌曲,要不您换另外一首?”负责卡拉伙系统的女服务员为难道。

        洪金宝习惯性地抓了抓脖子,道:“那好,就来一首罗文的《狮子山下》!这首总该有吧?”

        “有的,马上帮你调好!”女服务员急忙应承,一边找伴唱录像带。

        很快,悠扬的音乐响起,洪金宝身着黑色的敞怀唐装,擦拳磨掌,扎好马步,舒喉便唱。“人生中有欢喜难免亦常有泪我地大家在狮子山下相遇上总算是欢笑多于喘嘘人生不免崎岖难以绝无挂虑既是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我地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说句实话。洪金宝的嗓音并不是太好,嗓音的弹性很差,可是那股唱歌的气势却无人能及,尤其在唱到情深之处,那模样款款,让人不知不觉将他与那个。动作麻利…:;:区别开来,仿佛眼前的胖子是另外一人。实际川干自己的嗓音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他很少在大屏幕上亮嗓子,综合前世二十几年,他一共在大屏幕上献唱两次,一次就是《五福星》中的大合唱,另外一次则是二十年后在《功夫厨神》中秀饶舌,大唱主题曲中的加。真可谓是越老越“风骚”。

        看着洪金宝一边唱,还一边朝自己挤眉弄眼的模样,荣少亨觉得好笑,再看旁边的“长腿美少女”万绮变,似乎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看着,荣少亨嘴角突然出现一个促狭的笑容,他伸出手,搂住万绮变的腰,而且一下子就搂的很紧,将万绮受整个身体都贴在自己身边,万绮变先是挣扎了一下,大概是很不习惯,但是荣少亨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你连碰都不让我碰,就算你真的跟了我,有什么意思?”

        万绮变听了荣少亨这句话,很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但是身体却慢慢的从僵硬变得柔软,大概是心里虽然不情愿,但是却迫于荣少享所说的可能性,还是任由荣少亨搂着她了。

        席间跟洪金宝他们说着一些无关大体的笑话,话题已经不纠结于什么鬼故事了,多数都围绕着娱乐圈里面的风花雪月。

        此时方彰显出文化人的流氓来。尤其那个刘观伟,更是让荣少亨舌目相看,刚才的鬼故事震惊四座。如今又出了一副对联,更是让人色变。只听他说道:“上联,一男两女三人玩双飞不顾四廉五耻六义七上八下摆九种姿势,十分下流。请问下联该如何应对,这样吧,如果谁能对出,我就输他五千大洋,反之,对不好要输双倍!”

        洪金宝哈哈一笑:“这玩意我是不行的,正英也不用说了,看他模样就知道此联虽集一脏字,却咸湿到了极限,还是让阿亨来吧,他是才子,才子都很色的,像唐伯虎一样,所以这绝对难不倒他!”说罢,就笑看着荣少亨。

        荣少亨嘴角舍笑,道:“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怎么听着这个别扭呢!”

        洪金宝:“你就不要哥装纯情了,说你是唐伯虎已经很对得起你了,好了,这个对子你能不能对?”

        荣少亨摸摸下巴:“应对不是不可以,不过这赌注小了点,不如这样。我要是应对出来,就让观伟帮我拍部戏,要是我对不出,我就将最近的院线让出一半来给宝哥你上戏。怎么样?”

        洪金安哪里会有不赞成的道理。这明显是占了大便宜啊,忙道:

        “阿亨,这可是你说哦,绝不能反悔!”

        “君子一芊!”

        “驰马难追!”

        “好,我们击掌为誓!”洪金宝忙不迭地和荣少亨拍了巴掌。

        “好了,现在你可以对出你的下联了!”洪金宝信誓旦旦地瞅着荣少亭,一副看你对不出怎么自?!

        果然,大家都用十分期待的目光看着荣少亨,看看他这个大才子究竟能否应对出如此“高深”的咸湿对联。即使那些早已羞怯脸红的女孩子们,也忍不住好奇地看着他。

        荣少亨摸了摸下巴,沉吟了良久。忽地说道:“刚才的上联是三一男两女三人玩双飞不顾四廉五耻六义七上八下摆九种姿势十分下流。里面的数字排列非常奇特,几乎八一到十全都概括了进去,难啊!”

        “认为太难,你就投降,投降输一半也行!”洪金宝呵呵笑道。

        荣少亨思索了一下,道:“虽然难,我却还要迎难而上在座的觎女们,希望你们捂着耳朵,莫要偷听,因为这实在是太咸湿了,还有啊。我之所以对对联,可是被洪爷给逼得,绝非本意!因此请不要用有色的目光来看我!”

        洪金宝笑骂道:“都到了这时候你还作解释,真是极品色狼一个,却又肯承认!”

        荣少亨白了他一眼,摆出一副抱手请神状:“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快点开我天眼,对出对联啊!”

        洪金宝等人快要笑岔气了,问坐在一旁的林正英道:”正英,你什么时候收荣老板当徒弟了?连请神都用上了?”

        一直老实本分的僵尸道长林正英难得幽默一把,道:“他是自学成才,与我无关!”

        “哈哈哈!”洪金宝和刘观伟大笑了起来。就在他们笑时,只见荣少亨忽然道:“有了,刚才的上联是:一男两女三人玩双飞不顾四廉五耻六又七上八下摆九种姿势十分下流。

        那我就应对:十深九浅八回转不管七咬六吮五舔四进三出受二股暖流一等畅快!”

        愣住了。

        呆住了。

        震住了。

        半晌,洪胖子猛拍巴掌道:“好呀,太他母亲的淫荡了!阿亨呀,你可真是“淫,(人)才呀!”

        荣少亨非常“谦虚”道:“过奖!过奖!我也是为了能得到观伟兄这样的导演人才,不得已才淫。(吟)了一把,淫得不够好,还请大家见谅!”

        洪金宝:“愿赌服输!我也不与你打马虎眼了,就让阿伟帮你拍部戏吧!”

        荣少亨要的就是这句话,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啦,观伟,过几天我将剧本送过去,你过目一下。没件么问题我们就动工!”

        刘观伟笑着,伸手摆出一个伙的手势。

        没想到随便的一个成湿笑话。经让自己捞到了一个大导演,荣少亨盘算着让刘观伟如何发挥特长。导演一部僵尸片,想来想去,都已经有了,除此之外最经典的无疑就是那部《僵尸叔叔》了。

        在前世这部戏由香港著名的两位好戏之人陈友和午马领衔主演,钱嘉乐和李丽珍分饰两人的男女徒弟,在戏里面陈友饰演的道士和午马饰演的和尚是一对斗气冤家,尤其陈友表现出色,几乎里面所有搞笑的戏剧桥段都是在出彩,比如他打徒弟反被僵尸打的那段,还有他耍和尚最后被和尚耍,挺着大肚子说“和尚。你有种,你把我肚子搞大了”这些足以让人笑喷。另外关于这部戏里面还有个小秘密,那就是开叹心,面扮演煮诱道十的狐狸精…僵尸被陈友给灭了酬”丫数女,曾经在许多僵尸片子中饰演过角色,她的原名叫王玉环。乃是这部戏里面和尚午马现实生活中的小女朋友。为什么说因为两人年纪相差很多,但是却相爱在一起,为此两人的绯闻曾经引起过轰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僵尸叔叔》这部戏虽不是林正英主演但却是香港僵尸片中的一个里程碑,一咬伙》,体现了本土化的民俗传奇,以前僵尸片中常见的摇铃赶尸、师徒斗趣,门派之别的恶作剧整盅、茅山法术大斗清朝僵尸的等等桥段皆被《僵尸叔叔》照单全收,并且拍得趣味盎然、娱乐性十足。再次延续了洪金宝制作僵尸电影的票房神话。可以说是僵尸片中唯一能够和林正英正宗僵尸片抗衡的一部力作。

        思忖道这里,荣少亨已经打算未来要开拍这部戏了,好吧,就让玄霆娱乐为大家奉献上这么一道僵尸大餐,让人知道,我们玄霆拍起僵尸电影也决不含糊!

        打定了主意,荣少亨心中便松懈了许多,回到眼前,却见万绮受依旧一副冷漠的样子。荣少亨嘴角一翘,便拉着万绮变的手,“我想出去透透气,你陪我一块儿去吧,”

        万绮变幽幽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还是站了起来。

        出门拐弯,这是一段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人经过的地方,荣少享突然转身,将万绮变顶在墙上,低头就对着她的嘴唇吻了上去。

        万绮变的脑集一偏,往旁边躲了过去。

        荣少亨颇有点儿邪气的一笑。凑在万绮变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如果我现在应承你刚才说的那些条件,你还会接着躲么?”

        万绮变的眼睛里闪烁着几分光芒,似乎有写欣喜,但是犹自不确定的问了一句,“真的?”

        荣产亨点点头,又将嘴唇凑了上去”

        这次,万绮变没有躲开,只是闭上了双眼,毫无反应的等待荣少亨的唇略上她的唇。

        荣少亨的嘴唇已经感觉到了万绮变嘴唇上的柔软的时候,由于荣少亨一直睁大了双眼看着万绮受的各项反应,他注意到她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显然有些紧张,掺杂着不情愿的情绪。并且,她的表情也显得有几分痛苦”

        荣少亨努力地,想要轻轻撬开万绮变的牙关,可是,她的牙关却闭的很紧……

        就在这个时候,荣少亨看到万绮变的眼角,居然涌出了一丁点儿泪光。

        荣少亨哈哈大笑了一声,放开了万绮受,大步朝着会所的大厅走去。

        万绮变并没有跟上来,而荣少亨到了大厅以后,则故意摆出一副醉态。一眼就看见了正在那里招呼客人的妈妈桑,手指一指,颐指气使道:“你,过来!”

        看到荣少享,那个妈妈桑有些奇怪,但是还是笑得无比娇艳的打着招呼,“哟,荣老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说着,又将她的身体紧紧的贴了上来,搞得旁边坐着的两个女孩儿捂着嘴笑。

        “我有些醉了,你陪我去一趟洗手间。”

        妈妈桑愣住了,“去洗手间?荣老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妈妈桑嗫嚅着,“我”,我可是不那个什么的,而且,就算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荣少亨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挑。这个老女人想什么呢?难道还以为自己会对她这个“人老珠黄”感兴趣?于是荣少亨冷冷的说,“我对你这一对大波没兴趣,但是你最好按照我的话去做,不然的话,你应该明白会有什么后果。”

        果然,荣少亨说完之后,那个妈妈桑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她很快又换上了职业性的笑容,“好吧,既然荣老板有事,那我就前边带路。”说着话,腰肢一扭,就很搭上荣少亨朝洗手间走去。

        夜总会的走廊很长,拐弯抹角的,荣少亨好像真的喝醉了,要不是由妈妈桑搀扶着。免不了磕磕碰碰。

        行走间,妈妈桑饱满地**不时撞到荣少亨的肩膀。荣少亨身材健硕,自上而下,刚好可以看见妈妈桑露出的大半个**。

        妈妈桑又是那种肉感十足的女人。久历风尘,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地魅力。保养较好的面容,让她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细腻的肌肤。比例搭配较好的三围,再加上深邃地乳沟,和身上淡淡的香水气味。在黑色的走廊中给人一种诱惑性的遐思。

        而此时妈妈桑的心情也有些异样。这个轩昂的男人几乎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对方身上的酒气混合着男人独有的雄性气息,像致命地毒药一样吸引着她。此刻她抬起头就能看见对方棱角分明。阳刚十足的脸庞,还有那一双刺人心扉的眼睛。这一切令她着迷,令她觉得自己不像是一个。风尘女子,而是一个情寰初开的少女。

        妈妈桑一时不知道是希望这走廊的路,是长,还是短。

        当走到洗手间附近的时候,荣少亨突然问妈妈桑:“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啊?”

        妈妈桑地遐思被打断,忙回答道:“哦这个,这里是高档私人会所。能来到这里的人不多。”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没人知道?”

        “嗯,咦,荣老板。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妈妈桑机警地问。

        “哦,没什么。”荣少亨晃着身子来到洗漱桌旁边,洗了一把脸,在镜子里照了照,把头发整理好。然后伸手道:“纸!”

        妈妈桑慌忙把旁边的纸巾递给了他。

        荣少亨擦擦脸和手,道:“再给我一些。”

        妈妈桑又递过一些纸巾。

        荣少亨接过纸巾,随便缠在手上,忽然道:“那个变变到底什么来历?”

        妈妈桑突然遭此一问,猛的一愣,随即笑着说,“就是个模特公司的小模特么,好像刚出来做没多久”

        荣少亨冷冷的一笑,慢悠悠的说道,“是”么?”荣少亨居高临下。对于这种人,必须从气势上就直接将其压倒,这样才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妈妈桑拼命点头,仿佛为了应证她的话一般,“是呀,这个也没什么好瞒着你们的!”

        “字哼,我觉得有什么你不妨老实说。或者说你得了什么好处不妨直接说出来。如果你是为了钱,那没问题,那个人付多少我双倍给你。如果是所谓的义务帮忙,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对方不好惹我也不好惹,难不成你觉得我荣家人好欺负么?”

        荣少亨这一番疾风暴雨让那个妈妈桑显然有些乱了阵脚,她眼神闪躲的看着他,嘴唇翕张了两下。又没说出口,大概还在考虑得失问题。

        荣少享嘴角勾勒一抹冷笑,那妈妈桑一惊,脸色变得苍白。

        “不要怕,我从来不打女人的。”荣少亨温柔地说。“告诉我是不是有人在后面搞鬼?”

        “你说什么,没有啊”

        “看起来你还真是顽固不化!”荣少享的眼睛中闪集厉芒。

        “不要!”

        “我这人最不喜欢强人所难了,你不说,我不逼你!”荣少亨说罢。忽然一拳朝眼前的玻璃镜砸去,砰地一声,玻璃碎裂!

        妈妈桑“啊!”地一声,尖叫着闭上了眼睛。

        很安静,妈妈桑悄悄睁开眼睛,但见荣少亨正在悠闲地松掉手上所缠的纸巾,那玻璃镜已经碎落在协

        “大家出来捞,都是为了个钱字,没理由跟钱过不去是不是?”荣少亨软硬兼施地说道,对待这种风尘里的女人,这一招最是管用。

        果然,那妈妈桑服软了,脸色阴睛不定地变幻着。

        荣少亨不失时机地问道,“说吧,那个人到底许诺了你多少好处?”

        妈妈桑还在考虑,荣少亨必须打消她的疑虑,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簿,“我估计那个人是说事成以后给你钱吧?这样,你说出个数,我这里立刻开支票给你,何必跟钱过不去呢?难不成你还打算跟我讲讲什么江湖道义之类的?”荣少宇作势欲写。“怎么样?那个叟变到底是怎么回事?”见荣少亨好像真的打算立刻开支票,那个妈妈桑这才恍然大悟一般,“一万五,那个人给我一万五”

        荣少亨冷冷的笑了笑,虽然明知道这个数字显然是有水分的,不管谁出手,这种一锤子买卖,一般都是说个整数吧?多半不会带着五干这样的零头的。不过,无所谓了,能查出幕后的蹊跷,这点儿钱是不能吝啬的。

        直接在支票簿上写下两万的字样,然后荣少亨大笔一挥签了名,撕下来递给那个妈妈桑,“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妈妈桑打算伸手接过那张支票,荣少亨却手腕一翻,脸上的表情分明告诉她先说出来。

        “是这样的,荣老板你今晚不是来的挺早的么?你这边刚进包间,后脚就有个客人跟进来了,而且找到我,许诺给我一万,哦,一万五。开始说一万,我没同意,后来加到一万五的

        荣少亨冷笑一下,挥挥手,表示无所谓,让她接着说。“就说安排个女孩子在我手下当一个晚上的小姐,并且指定让我把那个小姐安排给你。”

        荣少亨有点儿疑问,“你是说这都是那个男人安排的,那个女孩根本就不是你这里的人”唔”,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带着那个女孩儿进来?就不怕我选了别人?”

        妈妈桑得意的点起一支烟,“这就是我做这个行业的经验了,荣老板你虽然来的不多,但是谁不知道你是娱乐圈鼎鼎大名的青年才俊,身边佳人无数,一般的姿色岂能入你的法眼?当然要找一些与众不同的女孩子做陪啦。另外做我们这一行,就跟卖瓜一样,先把一般的瓜摆在面上让你挑,你必然不会满意,到时候我就拿出这个极品来,任你是柳下惠在世也会忍不住挑一个出来!”

        听到这儿荣少亨才明白,看起来平白无奇的一个过程,实际上这里头的道道也不浅。不过说实话,荣少亨也真的要佩服一下这位妈妈桑。所谓干一行爱一行,看来老鸠也不是人人能做的啊!

        “呵呵,你倒是费心思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个男人是谁?””向华胜!”

        “是他?!”荣少亨嘴角一翘。果然被自己猜对了,很显然这个时候向华胜往自己身边安插棋子,其目的是为了竞拍金像奖转播权一事,看起来他们向氏兄弟与邵氏真的是合作无间啊。

        “想要探自己的底儿,也需要下大一点本钱,派一个小女孩出马,你们也太小看我荣少亨!”荣少亨冷笑着,将支票塞进了妈妈桑深邃的乳沟里。

        “我很满意你的回答,记住。今天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

        “我明白的,我明白!”妈妈桑一见支票就笑逐颜开。

        “很好!我知道你是聪明人。希望你能聪明到底!他们新义安不好惹,我背后的洪兴社也不是软饰子!”荣少亨说罢,冷笑一下离去。

        只留下妈妈桑浑身冰冷地杵在那里。像冰棍一样。

        超级感谢书友我是阿曼凶刀币的高额打赏,你真是太慷慨大方了。为此今天还是一万字更!谢谢啊!(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54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