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549章.任贤齐

第549章.任贤齐

        在着眼前年纪不讨二十二二环露着青涩的小齐“凹口齐,荣少亨笑了,人生何处不相逢,这股大风竟吹过来一个。“亚州天王。”嘎嘎,自己要是不逮住他,就太对不起幸运女神这位老姐啦。

        不得不说,任贤齐有一副好嗓子。所以他刚才提问的时候声音清朗,不疾不徐,让人听了就有好感。

        此时荣少亨收敛自己的心情。点头微笑,示意任贤齐继续。

        任贤齐哪里知道自己早已经被荣少亨这个“老狐狸”给看上了,还懵然不知地,表情认真的回应了荣少亨的目光。这也难怪,如今还在大学上学的他,只是集来打工赚些学费,哪里知道“人心险恶”呵。只见他咳嗽两声,用吐字清晰的台湾普通话问道:“荣先生。请问,你掏巨资购买好莱坞电影的电脑特效。为何不直接研究或者研发这方面的技术,毕竟购买只能用的了一时,不能帮助你一世。”

        香港的娱记们听了这样的问题。面面相觑,心说这是哪里跑出来的愣头青,问这么呆傻的问题。谁都知道研发电脑特效需要的可不是什么刃力万港币,而是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美金!这年头大家都忙着挣钱  谁会扎这么大的本搞这种飞机呀?痴线!

        “你的这个问题很好!,小荣少亨微笑的回答道:“我不得不承认,我以前一直都不敢面对这个问题!”

        大家一听这话,就傻眼了,荣少亨竟然也有不敢面对的问题。他可是大众的偶像,香港的电影之神呀!

        再看荣少亨非常诚恳,也非常笃定地说道:“香港电影落后于好莱坞这是个不争的事实,究其原因,就是在电影科技方面的发展,我很希望我们华语电影也能在这上面高飞,可惜,当时我没有这种能力,因为要搞电影这个高科技,需要投资一大笔钱,这笔钱不是几百万几千万美金就能轻易搞定的,而是上亿!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科研有很大失败的风险,你一个项目失败,就是砸进去一大笔钱,连续失败七次八次,那就是上百万上千万,因此,做这件事情就必须要有雄厚的资金支持!所以在那种阶段,我只好信奉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所谓拿来主义。重点在“拿,而不在“来。“    鲁迅先生说要中国人自己放开眼光。自己伸手去拿,中国人自己需耍什么,我们就去拿什么,而不是等着外国的东西自己来,等着外国人给咱们什么,咱们就接受什么,,所以我把他们的电脑特效拿来了,把他们的拍摄手段拿来了,也把他们的市场拿来了”荣少亨笑着总结道:“可是要想振兴香港电影华语电影光靠拿来主义是绝对不行的,我们必须要自主研发一些高技术,彻底做到:敌无我有,敌有我优,敌优我更优!从打地道战,打游击战。上升到打阵地战,反攻战!到时候,我们就组织百团大战,扫荡他母亲的好莱坞”。

        愕然!

        众人皆愕!

        荣少亨这番既激昂又匪气十足的话,明显让大家全都进入一种大脑失重的状态。

        所以整个发布会现场呈现出一种非常凝固的气氛,可就在这种状态没保持多久,就被一掌声给打破!

        “好,荣先生,您说的真是好呀!”任贤齐带着仰慕的神情笑道,纯净的眼睛片后面闪烁着对荣少亨无法压抑的好感和钦佩之情。

        人们这才会醒过来,给了任贤齐这个愣头青一记白眼,众人毫不吝啬的掌声也响了起来。

        在掌声过后,任贤齐不失礼貌地说道:“感谢您的精彩回答,荣少亨先生!”说罢很认真的向荣少亨鞠躬致谢,然后坐下了。

        “非常感谢您如此有质量的提问。”荣少亨立刻微笑的回应道。听闻此话,任贤齐更是美得屁颠屁颠。脸蛋红成了大苹果。

        于是,原本已经沦为狗仔的纷扰闹剧的记者招待会在任贤齐的提问下以一种难得的带着思考的气氛结束了。记者们兴奋的在心里过滤着今天的收获,开始构思回去以后怎么准备这份稿子才能与众不同,明天压过在场的其他同行。

        收获最大的任贤齐也杂在退场的人群中默默的向外走去。突然,一个身影挤进人群,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住了他。

        任贤齐一看,是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模样却是凶神恶煞般的大汉。有些眼熟,好像就是那个什么“大傻。成本安。

        任贤齐不知何事,迟疑的用眼神的问这位恶汉。大傻咧嘴一笑,那副凶恶的面容立即变得很是“可爱”他笑着对任贤齐从说道:“荣先生想请你单独留下几分钟,可以吗?,小

        听完此话,任贤齐立马就欣喜的点了点头,象荣少亨这样身份的新闻人物,能够和他单独相处,往往意味着能拿到别人拿不到的独家消息。这是一个记者最希望碰到的机会…一虽然自己只是一个打工实习的记者。

        “我叫成本安,是荣先生的司机”小大傻爽朗的笑道:“请跟我来吧”。        任贤齐跟着大傻,进了电梯。

        在大厦的第四十八楼,一间豪华宽敞明亮的超大型办公室对海而居。还有专为董事会开会准备的大会议室和荣少亨专用的会客室,虽然荣少亨极力提得简朴,不喜欢在排场上下太多本钱,但是负责管理这方面事宜的赵雅芝还是坚持给他配上栗鼠毛的夹绵地毯和法国家具。

        下一层是艺创部各个部门主管和行政部门主管办公的地方,是王晶,陈百祥。吴宇森。麦当雄,杜琪峰,麦嘉,石天,以及荣少霞,赵雅芝,米雪等人的办公室和两间普通会议室,一间会客室;再下两层是大办公间,是艺创部和行政人员办公的地方,而艺创部的人员待遇比较好。每一小组有独立封闭的场所,方便他们保持安静的创作环境。

        四十六层到第三十层是洗印室、录音间、电脑剪辑室、内景摄耸棚、器材存放室、三维工作室。

        第二十九值几屁员更衣室、化妆间;第二十八层是形体舞蹈房、练台狮室、钢琴乐器室,第二十七层是一个小型图书馆。

        第二十六层是衣帽间和道具室,公司在这一层租出去一半让几家商户在这里卖时装,都是些最时尚的高级品  公司在内景棚拍宣传海报。演员写真之类地东西时万一衣服不够,立刻可以找这些商家买,他们手上会有最流行的高级时装。香港有许多这种楼中的所谓空中时装店。只有那些有钱人家的女眷才会知道来这种地方选衣服。

        以下各层全部租赁出去,可以说这栋高达六十多层的大厦有一半属于荣氏集团的。

        大傻成本安特意带着任贤齐在二楼保安室通过电子监视仪大概参观了一下整幢大楼。并向他介绍了一下荣氏集团的情况。

        任贤齐竖起耳朵,拿起笔快速的记录着,有模有样,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生怕漏过了一句半句。今天来的其他记者根本不可能有他这种机会,把整个荣氏集团摸得一清二楚。他地这份稿子发表后的价值和市场关注程度定然能远远超过今天到场的所有媒体同行了,不过任贤齐心里也明白,这显然是荣少亨刻意在照顾他了。

        参观完了荣氏集团的内部架构。大傻算算集少亨他们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就请任贤齐跟他一起上了顶楼。

        任贤齐跟着大傻,来到荣少亨的大办公室门外,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笑声。只见房门大开。正对着门口能看见荣少亨地大办公桌,荣少亨依旧是一副西装笔挺的样子,精神焕发,经历偌大的记者招待会后看不出有丝毫的疲惫,此刻正端坐在椅子上。跟对面地两个美女正在肆意谈笑。旁若无人。

        任贤齐暗暗纳罕,心想这个荣氏集团真是太与众不同了,整个公司就象是一架庞大的机器,每个零部件都是那么的精确细致,而作为这部机器的主轴,似乎又是咋。精力充沛到永不知疲惫的人物。

        任贤齐跟着大傻走进办公室,认出了坐在荣少亨对面两张大椅子上的两个美女,其中一个是家喻户晓的大美女林青霞。而另一个身材性感、英气勃勃却是功夫女星杨紫琼。

        显然此二人正在和荣少亨商谈参与拍摄《英雄》一片的事情,见到任贤齐进来,知道是记者,立刻收敛笑容,站起来挥手拜拜,转身出去了。

        荣少亨从椅子上起身。向任贤齐伸出手去,道:“请允许我冒昧的再问一次,你的尊姓大名是”

        “哦,我叫任贤齐,是从台湾来的!”任贤齐有些慌手慌脚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自己地名片,双手递了过去,没想到这位传说中的天才导演、亿万富豪竟然这么平易近人,任贤齐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了。

        荣少亨双手接过名片,看了看,笑了。再次认定眼前这个青涩的小伙子就是那个小齐”之后,他对任贤齐说道:“今天很高兴能认识你。也感谢你在今天那么多无聊的娱记面前给了我一个向媒体畅谈个人见解的机会。”

        任贤齐连忙谦逊的道:“哪里哪里,是我该感谢荣先生那么详细的回答才对。”

        荣少亨笑道:“不管怎么说小我们算是挺有缘分,请你上来。是想件事情与你商量,不知道你是不是感兴趣。”        “与我商量事情?”任贤齐有些不明所以。

        荣少亨笑道:“你也知道,我除了做电影之外还做音乐,并且在亚洲音乐市场上很有一些能量,培养出了像张国荣,张学友,王杰等这些声线比较独特的歌手

        “这些,好像与我没关系啊!”任贤齐喃喃道。

        “不,有很大的关系!”荣少亨盯着他的眼睛,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刚才你在提问的时候我突然觉的你的声线很特别,属于那种”怎么说呢

        任贤齐的脸突然红了,“荣先生,你不用说,我知道的”

        “哦,你知道什么?”

        “大家都不喜欢我的声音,认为我说话不标准,声音还有些傻呆,听着不怎么好听,”

        荣少亨傻了,没想到任贤齐的反应这么的激烈。

        “我上学的时候,就因为我的声音。被许多人嘲笑,连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也甩了我。说我的声音太柔,没有男人味,就像嚼着香蕉说话一样!”任贤齐的脸颊通红看起来这段不愉快的经历让他很不舒服。

        荣少亨笑了。然后望着任贤齐说道:“你会错意了,我没有说你声音难听,也没说你的声音很糟糕。我只是想说很特别”

        “很特别?”

        “是的,很特别!我觉得剿良适合做一名歌手,而不是记者,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打造你,包装你!”

        “你”你说什么?”这一次轮到任贤齐傻眼了。

        “我说我想把你包装成一名歌手。让你在大舞台上星光璀璨,让男生嫉妒,女生尖叫!”

        任贤齐摇头,不信地笑道:“荣先生,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我”我怎么可能成为歌星呢?那,那太不可思议啦!”

        “只要你信我,我就能把你捧红!”荣少亨嘴角勾勒,笃定道。

        强大的诱惑刺激着任贤齐纯朴的神经,从照镜子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和潇洒,帅气,美男子,大明星这些称谓绝缘,可是没想到今天竟然从一人口中听到,自己将会成为明晏,苍天啊,大地啊,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为什么说这句话的人是眼前大名鼎鼎的上帝之手,造星之神?难道俺真有那种隐藏不住的良好资质?!

        任贤齐开始神游八极了。老半天才喉咙发干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荣少亨挑挑眉毛,“你看我像在开玩笑么?”

        任贤齐摇摇头:“不像。”

        荣少亨:“那就是了,你还有行么好疑问的?”

        任贤齐:“可是我真的”就是依照你的意思,我的声音很特

        荣少亨:“那是当然了,我从来没看错过人!”

        任贤齐:“但是我有些不太自信!”

        荣少亨:“自信是自己给自己的。不是让别人施舍的!”

        任贤齐:“可是我还是想让别人施舍我一点”指指自己的胸口。“没办法,这里的自信…缺货呀!”

        “呵呵!”荣少亨笑了,然后就从桌子上拿过一并歌递给任贤齐。“这首歌很简单。是我刚才针对你的声线特别创作的!”

        “这是首歌是你为我创作的?”任贤齐难以置信地望着荣少亨道。

        “是的,你试试看吧!”荣少亨递给了他。

        任贤齐非常郑重,肃穆,像接受传国玉垒似地小心翼翼接过那首歌曲。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心太软》!

        “《心太软》么?”任贤齐清清嗓子。看了一眼荣少亨,模样似乎要试着开唱了。

        荣少亨等着,可是任贸齐就是没动静,可能是害羞。

        过了半天,任贤齐又咳嗽了两声,弓次松松脖子,耸耸肩,看一眼荣少亨:“我,我要开始唱了。”

        荣少亨:“你唱吧,我听着呢。”

        任贤齐拉嗓子起调:“那个,你总是心太呀软”打住,招供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五线谱!”羞愧地低下了头。

        荣少亨晕倒。挑,你不懂就说嘛。既不说也不问,还装模作样,搞什么飞机嘛!        任贤齐像刚刚在床上失了身的少女一样,微抬头羞愧地瞄了荣少亨一眼,解释道:“真是很对不起呀。我知道这样做伤害了你的感情,可是你是第一介。承认我声音独特的人,我不想让你失望!”

        荣少亨哭笑不得,想不到这个小齐自尊心还蛮重的

        于是就缓解气氛道:“没关系,你不认识我可以教你,这首歌的调调很简单,可以说张口就来,你先听一遍,然后试着唱唱好吗?”

        “嗯!”任贤齐点头。

        于是荣少亨就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将这首在前世传唱大江南北的《心太软》唱了几遍。

        随着荣少亨如狼似虎的吼叫或者说高唱,任贤齐那原本自卑的心理逐渐变得很自信了,看看,人家唱歌跟狼叫似地都敢站出来,你还怕

        ?

        荣少亨哪里知道自己造成了任贤齐抬高自身信心的参照物,现在是越唱越爽,似乎又回到了前世那种在tv喝着啤酒,心中怀念着自己踹走或者被踹的女友,一边伤心泪流。做出一副悲痛欲绝深情款款的绝世情圣状,一边阴风阵阵魅魅翘魁地高唱着那首惊天动地惊世核俗的《心太软》。

        须臾,任贤齐实在是忍受不了荣少亨那鬼哭狼嚎般的“言传身教”了。急忙打住他道:“太谢谢你啦,荣先生,这首歌我已经差不多学会了,您就歇息一下。听我来唱一唱好吗?”

        荣少亨:“没关系的,小齐小我向来是诲人不倦的,你不要担心我嗓子唱哑,”

        任贤齐心道,俺不是怕你嗓子唱哑。是怕俺耳朵被你唱聋呵!

        于是在一番修正后,任娑齐开始有模有样地“翻唱”这首荣少亨版本的《心太软》。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你无怨无悔的爱着那个人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喔,算了吧就这样忘了吧该放就放再想也没有用傻傻等待他也不会回来你总该为自己想想未过…”

        听着任贤齐非常有滋有味地唱着《心太软》,荣少亨算是明白了两件事,第一,无论什么歌曲,原版的就是好听;第二,自己无论唱什么歌。都是很凄惨!与此同时他也想起了前世这首歌的来历,集来在九零年的时候,任贤齐被台湾新格唱片发掘,并灌录了其首张合辑《奔向彩虹》,开始进入演艺圈,可惜他的运气似乎不佳,无论进了那介。乐队其结果都是解散散伙。没办法,在娱乐圈打滚了九年,依旧无法出头的任贤齐只好转投滚石唱片后,首先推出个人专辑《依靠》,这首专辑使其在娱乐圈开始小有名气,继而在半年后,任贤齐又推出由小虫全程赴美为他打造的专辑《心太软》,但若是成绩不如预期,他将离开艺人身份。投考体育新闻记者。不料《心太软》专辑在亚洲创下了沏0万张的销售佳绩,成为华语乐坛记录保持者。销售记录至今也无人打破。同时,也成为好莱坞千万专辑销售榜的唯一华语专辑,其中的主打歌《心太软》一举红遍中国,同时在全亚洲地区获得多个大奖,从此任贤齐无人不知晓。

        随着任贤齐歌声落地,荣少亨耳边依旧余音绕梁,那动人的旋律还在荡漾。

        任贤齐不知道自己唱的效果怎么样。又看荣少亨不吭声,此时就像一个等待宣布开始成绩的小学生,姿态端正地等着荣少亨表态。

        荣少亨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曲调。这才正眼看任贤齐道:“唱完了么?”

        任贤齐奇道:“是的。唱完了呀!”不会吧。难道他没听,还是我唱的很难听,他不敢听?!任贤齐默默地把自己也归入了歌声中的“射狼一族”

        忽然荣少亨啪地一拍大腿,道:“很好!”

        任贤齐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道“什么很好?!”

        荣少亨哈哈一笑,“我说你唱的很好呀!我现在才明白你的声线独特在哪里,如果让你说话,你的声音属于那种发言不准,让人心中毛毛的,如果让你唱歌就能打开你声线中的磁场,增添数倍的磁力和磁性,从而可以把一首情歌驾驻到余音绕梁深情款款的境界。”

        对于荣少亨的夸奖和肯定,这让任贤齐有些很不好意思,摸着自己的头说道:“荣先生,您太夸奖我了,我,我没有这样好吧?”

        “呵呵,有没有我知道!”荣少亨拍了拍他的“不讨有点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定要答下你※

        “签下我?”

        “是的,签下你作为我们玄霆音乐力捧的新星!”

        “可是我害怕

        “什么都不用怕,只要有我在,你不红,那就是没天理!”

        任贤齐:?”

        “好了。不用多说了”荣少亨直接拿过一分早已草拟好的文件递到任贤齐的手里,“这是签约合同,你可以拿回看看,如果觉得合适就找到玄霆音乐公司的黄霜老总,和他详谈这方面的事宜,你看如何?”

        任贤齐难以相信地看着合约,感觉自己今天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本来是充当临时记者做采访的,可谁知道竟然演变成了要当歌星…命运呵,你真是奇妙,你五彩缤纷的尾巴谁也逮不到!今天我就在你的尾尖打了一个旖旎的水漂!

        意外地在新闻发布会上收获了未来的“亚州天王”任贤齐,荣少亨心中当然有些窃喜了,不过这只是荣氏集团宣布正式成立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送走任贤齐,荣少亨又邀请了几个知心好友参观了一下自己新组建的公司,随着时间的流逝,整个庆典活动也算是彻底结束了。

        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左右了。香格里拉大酒店高层房间里,荣少亨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户前眺望海景,只见高楼耸立的这座不夜城到处充满了勃勃的生机,无数辆轿车像小乌龟一样在街道上爬动。步走的行人更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令远望地人头晕目眩。

        很多人都喜欢站在高处,追求那种鸟瞧芸芸众生,唯我独高的至尊感觉,荣少亨也很喜欢这种感觉。虽然这种感觉有时候让人会感觉很孤独。

        如今他身处巅峰。

        至尊无上,看起来风光无限,俨然已经成了香港电影界第一人。但是借用一部电影里面的台词来说,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而他的责任就是如何让华语电影更加持续发展的辉煌下去,直到真正的问鼎天下!

        就在荣少亨俯览大地无限遐思的时候,身后大傻成毒安很恭敬地说:“亨哥,我已经安排好了,六叔他老人家已经来了!”

        “那好,赶快让他老进来!”

        须臾一阵熟悉而又清爽的笑声传了进来,“阿亨,你这是在演的哪出戏呀,活动结束了也不让我这把老骨头回去,难道还有重要事情洽谈?”

        荣少亨急忙迎上去,搀扶着邵大亨道:“六叔,我也是迫不得已啊。还真是有事情要和你商量,但在那种场合未免又有些不合适。因此才会在活动结束后邀请您老过来细谈。”

        听荣少亨说得这种郑重,邵大亨笑道,“也幸亏我身子骨还算硬朗,要不然还真就支撑不住来见你!”

        荣少亨扶着邵大亨坐在了宽大舒服的沙发上。随手掏出一根雪茄让了一下。邵大亨摆手示意道:“比不了,我现在一门心思学养生,什么雪茄红酒统统成浮云了,今晚喝那一点香槟酒已经算破例啦!”

        荣少亨笑笑:“如此说来,我真要感谢您老的支持了!”

        “感谢就不必了,你还是赶快说吧。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和我商量,商量完我还要赶回去睡觉,明早还要跟着大陆来的一位道长打太极拳呢!”

        荣少亨缓缓地点燃雪茄抽了一口,这才气定神闲地直奔主题道:“那好吧,我就直说了,我希望您老能够…川重出江湖!”

        “什么?”邵夫亨以为自己听错了。

        荣少亨就笃定地重复了一遍道:“我说,我想您老能够重整邵氏,继续在香港的影坛上发光发热!”

        邵大亨表情十分诧异地望着荣少亨。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您老一直以来对于影坛都割舍不下;因为无线如今的声势已经大不如前;因为香港影坛虽然人才辈出,但是却少不了您老的指点江山!”荣少亨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更重要的是,如今我们荣氏独大。并非是好事,虽然四大公司良性竞争,但终归大家都是一家人,难免会缺少那种互相争锋,互相燃烧的漏*点;再看嘉禾,德宝,永高早已锐气不在,我说过的,自己决不会搞电影奎断,更不会搞电影独裁,思前想后,唯有邀请您老出山,凭借您那万丈豪情,重新把香港的电影市场点燃起来,让它变得更加丰富多姿精彩纷呈!”

        邵大亨笑了,“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原本在两年前我也又重新出让。的念头,可惜,时不予我,当时又惦记着在电视上面与你这个毛头小子一争长短,最后就忍住了!现在。呵呵。你小子竟然主动煽动我出山,你还真是让我为难呀!”

        “为难,怎么会为难呢?试问依照您老的功力,就算是独孤求败再加上一个张无忌也不是您的对手,谁挡你去路,你还不抬抬手指头灭了他们?”荣少亨说完,嘴角含笑,吐出一口浓烟笑。那模样很狡猾。

        “我才不上你的当呢!随便给一顶高帽,就让我舍弃这把老骨头,再进入影坛厮杀么?免了!我还是安安分分的做我的富家翁,忙时打点一下电视节目,闲时打打太极拳练练养气功!”

        “呵呵,六叔,您老人家之所以不肯出山,是不是因为不敢呀?”

        “什么,你小子说我不敢?”邵大亨来了劲儿。

        “是啊,现在香港影坛高手云集。虽然您老声名在外,又颇具威望,但毕竟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难免会觉得支撑不住,另外,邵氏自从退出影坛之后,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人才流失严重,您老就算想重振声威也是一件难事呵!”

        “你说得不错,的确是一件难事!”部大亨不由自主地点点头,“现在的我已经八川,三了。不再是精力交沛的年轻人,你就算拿激将法激我穴飞白搭!我不上你的当!”

        荣少亨嘴角一翘,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道:“我怎么会使用这么拙劣的方法呢?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小面对这些困难,我准备将香港电影市场的所有资源调动起来一…”

        “什么意思?”邵夫亨有些不明白道。

        “很简单,好莱坞为什么能成为世界电影之都?他们把电影工业化了。从演员,编剧,再到摄影导演。他们形成了一个个的系统体系,无数编剧可以依照自己的脑力劳动创作出不同类型的剧本,而无数导演又可以根本剧本的要求挑选自己认为最为合适的演员来执导这部戏,这种最合适的搭配,将会让一部戏永放光辉;我们荣氏映画现在就朝着这个模式发展,但是目前还有很多资源我们不能共同分享,比如你们的邵氏影城,比如您老手下的两位执导武侠剧的,肥瘦二将。王天林导演和萧笙导演,还比如您老那包罗万象的电影经验,最重要的是邵氏那条曾经打进好莱坞笑傲群雄,让人羡慕不已的发行渠道…一!”

        “哈哈哈!阿亨呀,你总算是说出了重点,原来是在打我邵氏影城还有发行渠道的主意!”

        荣少亨不可置否地笑笑道:“撑起一个市场并不难,难得是做活一个市场!

        邵大亨迷惑了,用手刮了刮自己明亮而又突出的额头道:“您地意思是?”

        荣少亨很潇洒地将雪茄灰弹到烟缸里,笑道:“不管六叔您老如何认为,我要做的就是一一让整个香港的电影活起来!为此,我也将全面对外开放我们荣氏映画的资源,只要哪家公司有好的剧本上画,就都要可以利用我们荣氏的资源来做!为钱么?我荣少亨对此已经不再希翼了;为名么?我荣少亨如今已经站在香港的顶峰,还需要吗?!不需要!你要问我究竟为什么这样做小我只想告诉你: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语气激荡,直指世界影坛!是的,就要让策马扬鞭,让华语电影绽放光辉,在世界电影之林,有一席之地!

        被荣少亨这番豪气一激荡,邵大亨那早已经冷清的壮志竟然又燃烧起来。

        “好,说得好!很久没有这样热血啦!阿亨呀,你害了我,我原本已经打算真的退出影坛颐养天年啦。谁知道今天精要为这一番话,重出江湖”。

        看邵大亨如此豪气,荣少亨将雪茄狠狠地投入到水杯中,刺啦一声。雪茄熄灭,一丝青烟袅袅从杯口冒出。用眼睛盯着邵大亨,嘴角勾勒出爽快的笑:“有您老这句话,吾死足矣!”

        实际上荣少亨之所以会诚意拳拳邀请邵大亨出山,完全是考虑香港电影的现状,原本香港电影七雄争霸好不热闹,虽然在一些方面难免勾心斗角,但大家在互相竞争中却保持了很好的发展机制。随着荣氏的崛起,亚视,玄霆,还有永盛和新艺城四合一,通过资源重组,虽然加大了效率,但是在竞争力度方面还是稍微减弱了一点”之前为了避免这种减弱,荣少亨特意赋予了四大公司各自的独立性,就是由麦当雄。杜琪峰,麦嘉,石天等人各自带领一队人马自由发展,但是荣少亨思前想后,所谓的“良性竞争。说白了,就是一家人打架外人看热闹,真正能促进电影发展的动力还是不够。再看看曾经的影坛大鳄嘉禾,由于吃了几次败仗,被荣少亨打垮了士气,再加上金融风暴的洗礼,要不是背后有“成龙”这张王牌支撑着。所不定要已经关门大吉了。至于德宝,永高就更不必说了,让他们和荣氏一较长短,根本就是瞎说,放眼香港,似乎荣氏已经达到了“孤独求败。的境界,荣少亨知道这种境界很不好,很不妙,所以他思前想后觉得还是要揪出一头大白鲨出来搅浑香港这片看似晴朗的影坛。

        漏*点,电影的源泉就是漏*点!没了漏*点就是一滩死水,死水定多来个波澜,又哪里有大白鲨在里面汹涌澎湃来的激烈?!

        为此荣少亨才会如此不懈余力的邀请邵大亨重新出山。原因也很简单,第一邵氏曾经是香港第一大电影王国,瘦死的骆驻比马大,更何况邵氏还是全身而退;第二,邵氏有着很强的知名度,可以问一问华语影坛,甚至是世界影坛的人,很多人都知道“邵氏”这个字眼;第三,荣少亨早已经看出邵大亨人老心不老,还很富有战斗力。如今无线与亚视竞争激烈发展势头良好,在上面邵大亨已经没有再提升的空间了,当然更不可能像前世一样无线一家独大。因此邵大亨绝对有能力重新能撑起邵氏这片天空。

        综合以上原因,荣少亨才斗胆邀请邵大亨出山,以便在自己离开香港投身好莱坞以后,这里依旧能“漏*点四射!”

        与荣少亨又仔细研究了一下。未来香港电影发展的状况,邵大亨这才离去。

        荣少亨感觉很疲惫,打开一瓶酒倒了一杯,坐在椅子上却没有多少心思喝酒了,端着酒杯想着自己的心事。

        就在荣少亨失神的时候,一个柔美的声音道:“你在想什存呢,亨哥。是不是又在想哪个漂亮的女子了?”。

        随着话音,美艳动人得不可方物的周慧敏就向他走了过来,只见她娇媚玉体在灯光映照下熠熠生辉,莲步轻移间,纤细的柳腰一扭一摆。丰盈的翘臀招风迎蝶,更展示出她那超尘脱俗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风情毕现,无论形态动作均齐集天下至美的妙态,显示出她独特的魅力和韵味。让人在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曼妙感觉。

        一心感谢书友我是阿晏打赏本书毖币,缤铁叩谢之!。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58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