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663章.好莱坞斗牛犬

第663章.好莱坞斗牛犬

        话说荣少亨与众人出门一起迎接客人。

        依照玄霆娱乐如今的威势,那些收到邀请而来的人当真是络绎不绝,甚至有一些没有收到请柬的人也不由自主地凑过来道贺。

        此刻,只见车如马龙,客如流水,第一波嘉宾高峰,当然是荣少亨的私交好友了。

        “亲爱的荣,恭喜恭喜呀你们的杂志可是一下子填补了洛杉矶乃至整个西部的出版空白呀”作为旗下拥有数家报刊杂志的传媒大亨默克多和荣少亨已经算是老朋友,所以他一从车子里出来,就朝荣少亨恭喜道,言语间似乎并未把荣少亨在报刊杂志业的竞争放在心上。

        荣少亨微微一笑,装出一幅无奈的样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各大电影公司都有自己旗下的报刊杂志,唯有我们玄霆光杆一个,打起舆论战来那还不被别人的口水淹死?”

        默克多被荣少亨这句话逗乐了:“亲爱的荣,想要用唾沫淹死你可是不容易的,相反,你层出不穷的舆论招数,早已经让整个好莱坞娱乐圈心惊胆战了,尤其上一次的口水战,恐怕到现在那个科克里安还有他背后的州长克林顿都在打哆嗦呢”

        “您说的太夸张了,要不是由您的鼎力相助,我能不能翻身还未必可知。”荣少亨很谦虚地说道。

        “亲爱的荣,你是个人才,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不管是电影还是现在的报纸,我敢用我几十年的经验来担保,你肯定都会成功。”

        “有您的保证,那我就放心了。谁知道作为世界知名的传媒大亨,您老人家可是靠家族的报刊业起家的,在这方面,我可要好好的向您请教才是,希望我们的《魅影天下》以后能得到你的大力支持呀。”荣少亨对默克多诚恳地说道。

        本来,媒体之间都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特别是同城媒体之间的竞争,更是白热化,一般说来,是根本不会出现相互支持的事情,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洛杉矶时报》、《洛杉矶论坛报》、《邮报》等报纸之间就彼此势不两立,他们有这共同的受众群体,而这个群体的数量是固定的。因此,为了争夺读者。他们之间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巴不得自己地竞争对手倒闭才好呢,怎么可能还会相互支持,那不是给自己找抽嘛。

        但是《魅影天下》和默克多旗下的报刊杂志之间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从一开始,《魅影天下》的定位就和这些刊登新闻信息为主地报纸截然不同,荣少亨定位的是电影杂志,在根本上就决定了这份杂志不会对他们形成冲击。对于一个读者来说,他不太可能在买了一张报纸之后,再去卖另外一份内容差不多的报纸,但是他可以在买一份电影杂志和之后,再掏钱买份报纸。

        另外,在默克多看来,荣少亨虽然才华横溢,不过创办报纸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时间的积累还有考验,能不能扛住还是一个问题,作为这行业的老大,他当然要鼓励一下啦,这也能便显出自己的大佬风范。

        “你放心好了,以后只要是我能办得到的,一定不会拒绝,只是怕你不需要而已。”默克多说的话,一半是客套,一半是事实。毕竟像荣少亨这样身份地位的人,一般是不会开口求人帮助的,除非……也许没有除非。

        随着默克多等人的到来,第二拨客人也陆续前来道贺。其中就有《花花公子》的创始人,有名的“风流大富翁”休.海夫纳。

        休.海夫纳的创业经历有些神奇。1953年秋天,27岁的海夫纳向亲友借了8000美元,花500美元买下梦露半裸照的版权,创办了《花花公子》  ,这本创刊号卖出了5万多册的奇迹。整个美国都在为这本前所未见以女性裸体为主、谈性、谈爱、谈生活品位、谈如何休闲的男性杂志而激动。60年代,美国青少年的口号是:“长大了以后要像海夫纳一样享乐”。  1972年,《花花公子》全球发行量达到700万,但之后随着市场竞争变得愈加激烈,杂志的发行量走了下坡路。不过海夫纳不以为然,因为在他看来自己的“**帝国”是没人能够动摇的。

        作为世界知名的“**文化圈”中的名人,休.海夫纳一直都很喜欢一句话:上帝保佑英女王,魔鬼保佑海夫纳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所有男人眼里,海夫纳的生活简直就是天堂,没有不嫉妒他的。

        今年已经六十四岁的海夫纳,自言:“已经快要打破记录,与上千女人上过床,甚至至今她们还爱着我。”虽然已经到了花甲之年,可是海夫纳一直不认老,他自己却认为,六十岁是一个男人完全成熟的阶段,只要精神不老,年轻和活力就一直不会离开人的身体。在众多兔女郎们的陪伴下,他自觉比谁都获得更年轻。因此成为休?海夫纳无疑是众多男人的梦想。

        年过六十,还日啖伟哥一两颗,怀抱美女三四个,穿梭名流间,享受随心所欲的休闲生活。而也只有海夫纳本人才够胆量说:很多人花前半生追逐名利,花后半生声称厌恶名利,而我,不愿意将我的人生与任何人交换。

        面对世人对他荒yin无度的指责,那些被他“临幸”过的女郎们却都对海夫纳奉若神明,称赞他的聪明才智。他使她们可以享受奢华生活:按摩浴缸、游泳池、豪华房车和私人飞机。当然,这在世人看来,这正是他的“罪证”之一。

        在荣少亨的想像中,海夫纳应该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毕竟能够与那么多美女缠绵,体格总是要强的,但是亲眼看到他,却和荣少亨想象中的完全不同。顶多一米七五地身高,让他在人高马大的美国人面前显得毫不起眼,穿着蓝色牛仔裤,上身是红色的海军格子衬衫,脚踏休闲鞋,头发灰白,脸庞清瘦。

        “荣少亨先生,我没有来晚吧?”离荣少亨还有几步远的时候,他就把手伸了过来,态度热情。

        “海夫纳先生,你来得刚刚好。欢迎呀。”荣少亨把握着他的手,开玩笑道:“看你红光满面的,难道《花花公子》的销售量又增加了?”

        海夫纳哈哈一笑道:“只要你不抢我的饭碗就好了”

        荣少亨装作糊涂道:“今天可是我们的电影杂志《魅影天下》创刊,又怎么会抢你的饭碗?”

        “荣先生你可真幽默----除了这份杂志外,你不是还有最近大卖的《阁楼》么?”

        荣少亨微微一笑道:“那份杂志不归我打理,还是奥尼先生掌管所以你这话应该对他说才行”

        “名人眼前不说暗话,要不是你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收购,并且改革了《阁楼》杂志,现今卖得一塌糊涂,我又岂会前来请你手下留情?”海夫纳半开玩笑,半试探地说道。

        原来自从荣少亨让小古西奥尼改革了《阁楼》杂志以后,摒弃了这份杂志以往大胆露骨的描写,开始走“软文”和“大众化”路线,赢得了更多男士的青睐,尤其在这份杂志中首次与美国各地的夜总会等欢场合作,搞出了一个什么“寻欢大作战”栏目,几乎成了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御用指南。杂志销售量火爆的不得了,令得一直踩在《阁楼》头上的《花花公子》倍感压力。今天海夫纳一听说荣少亨将要在《阁楼》的基础上发行电影杂志《魅影天下》的创刊号,于是就前来道贺,趁机打探一下消息。毕竟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面对海夫纳的试探,荣少亨没有露出一丝得意或者谦虚的神色,而是显得很平淡道:“其实在我看来不管是《阁楼》也好还是海夫纳先生你旗下的《花花公子》都是美国甚至世界范围内很优秀的成*人杂志,不过随着电影业,电视业以及vcd与电脑的冲击,成*人杂志生存的空间会变得越来越小,与此同时我在想,为什么各行各业之间都会有竞争呢?难道说同样的一类事物就不能和平共处地生存与发展下去吗?就像你旗下的《花花公子》与我旗下的《阁楼》一样,为什么不能合作共赢呢?”

        荣少亨的一连串的问话,算是问住了海夫纳。

        海夫纳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而是一直都没想到会被荣少亨提出来。

        “你是说我们可以合作?”海夫纳又重复了一遍荣少亨的话。

        荣少亨嘿嘿一笑道:“那是当然,如今的美国市场就像是无边无际的大海一样,我们要是单打独斗,说不定那一天就会沉船,与其这样,倒不如携手并肩一起战斗”

        深深地思考着荣少亨的这番话,海夫纳道:“合作么不是不可以,可是怎么合作?”

        “呵呵,”荣少亨笑了,“其实我们两家有很多资源可以共享的,比如你旗下的兔女郎,与我旗下的阁楼女郎,她们可以过来帮我拍电影,还可以充当模特举办盛大的宴会,另外,我们两家还可以开办一座以成*人娱乐为主的娱乐中心,里面吃喝玩乐一条龙,这些可都要比单单的卖杂志赚多了”

        海夫纳被诱惑住了,是啊,单打独斗不如资源共享,自己可以通过玄霆娱乐让兔女郎们去拍电影,扩大名气后那可就是金钱啊

        “亲爱的荣少亨先生,你的提议很不错,我想我们是可以一起奋斗的,不是吗?”海夫纳主动伸出了友谊之手。

        荣少亨微微一笑握了上去:“当然,就在此刻”

        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

        与海夫纳确定了未来的“战略伙伴关系”后,两人彼此都很欣赏地交谈了一会儿,聊了一会评论以及当下的焦点问题,聊得很是投机,然后海夫纳就高高兴兴地走进了大厅里。

        不久之后,洛杉矶知名的报刊杂志,例如《邮报》《好莱坞时报》等主编与老板同时到达,荣少亨很是友好的接待了这些贵宾们,不过他们前来的道贺的目的究竟如何,荣少亨都是笑脸相迎,因为在他看来,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强得多。

        眼看各位贵宾都已经到了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拉里.弗林特还没来。

        拉里.弗林特是谁?他是美国的一个痞子。不过与那些一天到晚在芝加哥街头贩卖白面,热衷于抽**和泡妞的黑小子们不同,这个家伙在事业上颇为成功,他经营着一个庞大的**帝国,他是美国最畅销的**杂志《风月女郎》的老板,一个在正人君子圈里鼎鼎大名的混蛋,绝对是美国出版界中的一个“极品”。

        此人15岁就当了兵,5年后,在俄亥俄州开了家***厅。不到6年,便开了6家***厅,生意火得要命。《风月女郎》杂志的出笼也是弗林特“色”字一闪念的结果。本来它只是个发布自家***厅广告的小册子,弗林特却从中看到了商机,于1974年正式出版了色得不能再色的《风月女郎》,结果大获成功。与《花花公子》老板《阁楼》老板并称为美国三大“**大亨”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弗林特是因创办《风月女郎》而发迹的美国“人渣”。在他创办杂志之前,《花花公子》已经牢牢占据了中产阶级的市场,如果再出一本类似格调的杂志去竞争显然不是明智的做法。弗林特认为,要赚取高额利润,就必须剑走偏锋,独辟蹊径。于是,他推出了色得不能再色的《风月女郎》,杂志采取最露骨的图片和文字,弗林特肆无忌惮的在他的杂志上刊登各种夸张的图片。

        特立独行的大亨其实如果仅仅是刊登一些**图片,弗林特还不至于成为公敌。大多数**杂志的老板,都讲究“闷声发大财”,知道自己的行当比较龌龊,所以会特别小心的处理同主流道德观的关系,尽量避免犯众怒,一旦某篇文章或图片引起了大多数人的批判,他们都会急忙出来道歉,开除掉几个编辑,心甘情愿的接受一些罚款,表现出一副要痛改前非的姿态。然而拉里?弗林特显然对这样的给自己立牌坊的行为嗤之以鼻,他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做的有什么错。他甚至还在《风月女郎》上开辟了一个名为“本月王八蛋”的栏目,专门用来羞辱在他看来属于道貌岸然的伪善之徒的那些颇有名望的政治家和道德领袖。正是因为如此,他算是成了法院的常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有一大半是在法院与人打官司中度过。

        作为一名很臭的名人,弗林特最喜欢也最积极参加各种宴会,可是这一次荣少亨主动邀请了他,他竟然没来,还真是一个意外。不过有一点要说明,据说这个弗林特老早就加入了民主党,与荣少亨支持的共和党是死对头,所以,这一次就算他不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令荣少亨惊讶的是,在他正准备转身去招呼贵宾的时候,这家伙却来了并且是坐着轮椅来的为什么会坐着轮椅?因为这个弗林特最喜欢搞事了,最后就中了黑枪,把自己搞成了截瘫。

        荣少亨对于这个最喜欢搞东搞西的**大亨还是很熟悉的,谁让此人很不要脸地喜欢在杂志电视上出风头呢,所以当荣少亨一看到他就认出来了,于是就笑着迎上去道:“欢迎你,亲爱的弗林特先生”

        拉里.弗林特长得有些像猪头店里面的“屠夫”,只不过那些屠夫是卖猪肉的,他却是经营牛肉秀的。

        那弗林特歪着脑袋大不咧咧的嚷道:“中国荣,今天是你创刊开业,我当然要来贺喜啦,不过该死的,我运气不好,刚才在赌场输了几十万,还有坐车到一半的时候竟然爆了胎,狗*养的,一爆就是两个,我那个混蛋司机又不会修,耽误了半天,所以来晚啦,你不会生气吧?”

        荣少亨呵呵一笑道:“来早来晚都一样,只要人到了就好”

        “虚伪”弗林特白了荣少亨一眼,“我虽然玩杂志,却是个粗人,不懂那么多道道,现在只想对你说,你办这个什么《魅影天下》不要紧,跟我没鸟的关系可是那个《阁楼》就不一样了,说吧,以后是不是准备和我干上啦?”

        荣少亨没想到这个看似粗俗的家伙竟然还真敢说,怪不得当今法院还有他的对手都拿他头疼呢,于是就淡然道:“市场是自由的,自由竞争,优胜劣汰,如此而已”

        “你又在跟我这个大老粗玩文字游戏?”弗林特瞅着他。

        “我说的都是实话,爱信不信”荣少亨耸耸肩,无所谓道。

        “我信你”弗林特忽然道,“因为有一点你和那些共和党人不同,你他娘的虽然虚伪,却不做作我喜欢不做作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弗林特的这句话,荣少亨忽然有些喜欢上这个粗俗的家伙了。再仔细打量对方,荣少亨觉得这弗林特怎么看怎么像那种脑袋很大的斗牛犬

        “很荣幸你会喜欢我,里面的宴会已经快要开始了,我看我们还是先进去吧?”荣少亨招呼道,

        “好的,我也很想看到那些老朋友,虽然他们把我当混蛋,可我还是爱他们,上帝知道,我是个多么友善的人,只是嘴巴大了一些,说出了很多人不敢说的话”旁边弗林特的跟班正要帮助他推轮椅,却被他一把推开道:“滚开,你这家伙,我虽然瘫痪了,但是还不至于走不动,我是不会让那些伙计们看到我的糗样的”说罢,自己动手推着轮椅超朝前走,仰着头,一副高傲的不屈不挠的模样。

        此刻在酒店的大厅里面早已经聚满了人,当荣少亨挺着身板与坐着轮椅的弗林特一起走进来时,所有的目光就朝他这边看来。

        弗林特丝毫没有作为宾客含蓄的意思,安全把自己当成了老大,就在众人朝荣少亨微笑示意的时候,他主动挥舞着手,嚷嚷着:“嗨,老朋友们,看看谁来了,我,弗林特很久不见啦,想我没?”对于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很少有人去搭理他,不过碍于荣少亨的情面,还是一笑置之。然后等到弗林特转过脸去,大家就开始私底下开始谈论。

        “这家伙可真不要脸”

        “是啊,也不知道荣少亨先生为什么会请他来”

        “当然要请了,他是美国三大**大亨之一,没有他这样粗鄙不堪的货色,怎么能衬托出我们的高雅?”

        “我,你说的太对了,与他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他~**王子”

        “王子?我看是青蛙王子吧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不要脸的瘸子要比那个海夫纳好一点,至少他没玩那么多女人”

        “你咋知道他没玩?难道你藏在他的床底下?”“藏你**头,我是猜测的----你想啊,这家伙一天到晚上法庭,哪里有时间玩小妞?”

        “你说的也对呀,这样比较起来,海夫纳就不是人啦,一千多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兔女郎啊,都被他给上了,想一想我都恨得咬牙切齿”

        “是啊,不仅咬牙,还气得蛋疼----同样是男人,咋生活的质量就相差这么大咧?”

        “这真是,后宫佳丽三千人啊……羡慕死人啦”

        “狗日的,祝愿他,铁棒早日磨成绣花针”一群男人像千年怨妇一样,无不嫉妒地嘀咕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61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