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城大亨 > 第664章.合纵连横

第664章.合纵连横

        发布会大厅内。荣少亨看看时间已经不早,朝着远处早已等待焦急的胖子王晶点了点头,意思是说活动可以开始了。

        胖子将话筒塞给马屁精安东尼,让这小子负责开场白。安东尼也喜欢这调调,毫不推辞地接过话筒,屁颠着就上了舞台。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咱们好莱坞有多了一家媒体,一家杂志,一家新的囊括新视野的电影杂志,这对于我们洛杉矶市,特别是对于好莱坞,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情。明天,《魅影天下》就要发行了,我有一种预感,就是这本杂志极可能成为一本以后谈到电影不得不被人提起的一份杂志,对此,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因为这非常附和我们玄霆娱乐的风格,非常附和我们荣少亨先生的风格-----娱乐无止境,追求新生活在这里,我要感谢荣少亨先生,能在他手下做事,娱乐大众服务人民,这是我安东尼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总之,为此我要感谢他八辈祖宗”安东尼抱着站在话筒前,一番话让大厅里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女士们先生们,明天大家就要在大街上看到这份杂志了,其实作为玄霆娱乐的一员,我本人也很好奇,不知道这份杂志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是老板荣少亨先生告诉我,他说这是机密,那我就只好等到明天了。女士们先生们,明天,是一份叫《魅影天下》的电影杂志创刊发行的日子,是我们好莱坞最新的一份电影杂志,祝它能够取得成功”安东尼地话,引起一片掌声。

        而这也相当于借着安东尼的口,说出了玄霆娱乐正式争霸报纸传媒界的宣言

        “好了,在这里我也不再拍我们荣老板的马屁了,还是让他本人上来为大家讲几句话吧,希望大家鼓掌欢迎他上台”安东尼鼓掌道。

        啪啪啪啪,人们跟着也都热烈地鼓起掌来。

        在掌声中,荣少亨不得不整理一下领带,主动走上舞台,接过安东尼递过来的话筒,安东尼挤了一下眼睛,小声道:“老板,就看你的啦,加把劲儿,侃晕他们”

        荣少亨用口型说了句:“滚蛋吧你”这才拿着话筒面对炙热的众多目光道:“很感谢大家能够在这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这一次的《魅影天下》创刊宴会。我本人代表全体玄霆人,代表杂志社的全体员工,向大家说一声:谢谢---”说罢,深深鞠了一躬。

        “也许有很多人不了解我为什么要创办这样一个电影杂志,其实原因很简单----为了电影的发展电影是视听媒体中的佼佼者,很直观的将娱乐和艺术传达给大家,至于电影杂志这种刊物,则起到了拾遗补缺的目的,能够更加完善的反应电影所未能普及的东西,比如一部戏,你看完以后也许没有仔细地去思考去品味,没有把我们这些导演的内涵给吃透,这样有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而这份电影杂志就弥补了这个缺点,让您在观看电影以后,能够更加仔细地品味这部电影的内涵与意义。”

        “除此之外,创办这份杂志也是我向纸媒体进发的一个信号,我不否认,我有很大的野心----没有野心的人不适合在好莱坞这一带混,不是吗?”荣少亨眼睛炯炯地望着座下的各位大老板总裁,还有领导人。默克多等人禁不住寻思,这个中国荣也太直白了吧。不过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更加直白的还在后面。

        只见荣少亨继续说道:“我是个有野心的人,有野心就会有动力,就会让我不断的前进,我觉得创办这份杂志除了能够为大家带来一个更加了解熟悉电影的平台外,更重要的是,它能够给我带来惊喜的利益----我这个人很简单,我不喜欢标榜什么清高,为了利益就是为了利益因为只有你赚取了相应的利益,才能伸出援助之手为人民大众做出一些贡献,要不然,自己都吃不饱,何谈助人为乐?那不是打肿脸充胖子么?”

        荣少亨的这番话让很多人都会意地笑了起来,是啊,大家心里面都明白,可是没人敢说出来,助人为乐哪个不是为了沽名钓誉?做生意谁不是为了捞钱?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这样,就像卡尔.马克思所说的,资本都是偷来的

        最后荣少亨又说道:“总之,我创办《魅影天下》主要就是为了一边盈利一边服务大众,也希望大家能够接受我,给我一个服务你们的机会,我会想你们证明,这份杂志,绝对是物有所值,未来,它也将成为好莱坞甚至是美国全世界的名牌杂志”

        荣少亨的发言一结束,就获得了热烈的掌声,尤其那个谁都不喜欢,可以说是爹不亲娘不爱的**大亨弗林特,更是把巴掌拍得老响,嚷嚷道:“狗*养的,说得太好啦,太坦率太够劲啦,咱们还充他~**什么斯文,都是夹着尾巴的大灰狼利益,利益就是我们的目标,谁要说自己不是为了钱而做生意,谁就是孙子”

        在荣少亨讲过话以后,胖子王晶作为荣少亨身边重要的大将也上台说了一段话,无非是一些冠冕堂皇要求大家支持的词语,然后作为玄霆杂志新任总裁的小古西奥尼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透露了第一期《魅影天下》的内容,当在场的所有人知道《魅影天下》将会首期发行三十万份,并且与《阁楼》下一期同步发行,同时可能会免费发放的时候,全场惊讶声一片。

        在场的人,尤其是洛杉矶的报业人士,都知道一份电影杂志的成本是多少,而三十万分又是一个什么概念,所以当小古西奥尼亲口告诉他们首期三十万分将会免费发放的时候,他们的那种惊讶,是极具震撼性的。

        小古西奥尼发言之后,酒会开始,大厅里立刻变得熙攘热闹起来。大家三五一群,各自聊天,有人谈笑,有人喝酒,有人跳舞,气氛很好。

        荣少亨先是和传媒大亨默克多交谈了一番,然后就被《花花公子》的老板海夫纳给拉了过去,说是一定要详细地谈谈双方的合作计划。

        眼看荣少亨竟然和竞争对手海夫纳走到了一起,并且有说有笑的,这不禁让被凉到一边的默克多摸不着头脑。这个亲爱的荣施展了什么魔法,竟然连“老流氓”海夫纳都对他亲睐有加?

        不仅是默克多感到奇怪,更加感到奇怪的是那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大亨弗林特。这家伙走到了哪里,哪里的人都避开他,像躲避瘟疫一样,搞得弗林特嘟囔道:“瞧瞧你们,什么态度?我最近已经不去法庭了,没有沾染狗屁的晦气,躲着我干什么?狗*养的,都是胆小鬼”他越是这样叫嚣,人们就越是害怕他,害怕他的口无遮拦,害怕他的标新立异特立独行-----搞不好自己怎么进了法院都不知道。

        弗林特一看没人理自己,觉得没趣,就准备找荣少亨好好的“谈谈”,毕竟这小子刚才说的话很对自己的胃口,可是当他找荣少亨的时候,却发现这小子竟然和海夫纳那死老头“缠绵”在了一起,看他们眉开眼笑的,很像是度完蜜月回来的情人。

        他们不会是在商量什么诡计吧?看他们得意的样子?弗林特虽然粗俗,人却不傻,要不然也不可能打造出这么一个**帝国出来。想到这里,就说,不行,我要过去插上一脚,免得他们耍什么花招。

        再说此刻荣少亨正在于海夫纳火热地交谈着合作事宜,忽然一个声音道:“嗨,两位,没有打搅你们吧说什么呢,我也来听听”说着,弗林特那斗牛犬般的脑袋就凑了过来。

        海夫纳很不喜欢弗林特,没好气地冷哼一声道:“原本我们谈的是很投机,可惜被一只不知好歹的蠢驴给打断了”

        “蠢驴?哪儿来的蠢驴?”弗林特装模作样的四下瞅瞅,忽然笑道:“亲爱的海夫纳,你怎么能说自己是蠢驴呢?你虽然很蠢,却还么达到驴子的境界”

        海夫纳气得头发抖擞,旁边荣少亨圆场道:“好了两位,你们一人少说一句,不要一见面就吵架好不好,给我一些面子”

        “好,我给亲爱荣你面子不与这样的粗人一般见识”海夫纳瞪了弗林特一眼。

        弗林特嘻嘻一笑道:“我是粗人,不过我有个地方更粗,亲爱的海夫纳,你要不要看看啊?”

        眼看弗林特说出这么下流的话,海夫纳冷笑道:“我可没你那么下溅----我是风流而不下流,懂么,伙计,这就是你我最大的区别”

        弗林特:“区别个啥呀?掏出来还不是一样的长?你玩女人的时候,难道就不下流了么?装什么狗屁清纯,干咱们这一行的,早做好了下辈子投胎当ji女的准备”

        “上帝呀,我和你真的是没有共同语言”海夫纳只能扭过脸去不理他。

        弗林特得意地点点头,这才看向荣少亨道:“老兄,说实话,你们到底在聊什么呢?我真的很好奇”

        荣少亨微微一笑,说出了一句足以令弗林特从轮椅上摔下去的话。

        荣少亨说:“我们在聊----怎么吞并你的杂志社”

        “什么?”噗弗林特这么一激动,虽没有从轮椅上摔下去,却很习惯性地放了一个屁。

        “上帝呀,你这个粗人该死的混蛋”向来有洁癖的海夫纳首先捂住了鼻子,活像是面临着毒气攻击,甚至比受到毒气攻击更可怕。

        “亲爱的伙计,我没有听错吧,你说你们合计着要吞并我?”弗林特张大嘴巴道。

        “是啊,有什么不对的?”荣少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竟然没有丝毫的尴尬。

        “咳咳”弗林特知道自己今天算是遇到了比自己脸皮还要厚的家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怀疑……兄弟,我好像没得罪你吧?”半天,弗林特才把话给说圆了。

        “没有啊,你当然没有得罪我,”荣少亨还是一副很坦然的模样。

        这模样让弗林特很受伤,“那你为什么要合计着搞我?”

        荣少亨耸耸肩,又说了一句让弗林特气血上涌的话,“咱们都是做成*人杂志的,不搞你搞谁?”那意思仿佛是在说,我们看你的菊花很漂亮,准备爆定了。

        “咳咳咳,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啊----”弗林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娘的,这些家伙的心也太黑了,比黑心棉还黑。

        “我说过的,”荣少亨显得很平静,“这个市场是自由的,也是残酷的,优胜劣汰是这里面的生存法则,现在我和海夫纳先生已经打算联合,打造一个属于我们的庞大的**帝国,而你,就是挡在我们面前的一个绊脚石,对于绊脚石你说该怎么办,弗林特先生,是一脚踢开呢,还是小心翼翼的绕过去?”

        弗林特眨巴眨巴眼睛:“跨过去不就行了么?”

        荣少亨摇摇头:“问题是你这块石头太大了,我们很可能跨不过去,要是绕开的话,又很浪费时间,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只能选择踢开他这里面的意思,你明白吗?”荣少亨的语气很温和,可是所说的内容却很冰冷。

        如果这话是从其他人嘴巴里说出来,弗林特或者会嗤之以鼻,可是说这话的人却是在好莱坞甚至美国缔造了一个奇迹又一个奇迹的中国荣,并且看他的架势真的已经和海夫纳“狼狈为奸”了,怎么办,自己能斗得过他们吗?一个大灰狼加一条小狐狸,自己就算是头狮子也要顾忌三分,更何况自己只是一头斗牛犬。所以最后得出的结论很简单,想要拼,没戏

        旁边海夫纳这一次得意了,冷笑道:“怎么了,亲爱的弗林特,你不自称是成*人世界的自由斗士么?怎么也会有疲软不举的时候呢?要不要我送你一些伟哥,这小玩意儿很很管用的,足以一御七女,我实践过,绝对可靠……”

        我**八辈祖宗狗屁的伟哥,我才不需要呢弗林特心中把海夫纳家族的女性亲属问候了一个遍,然后斜着眼,不理会海夫纳的讽刺,问荣少亨道:“你说的很对,亲爱的荣先生,不过,你考虑没有考虑到,一个**帝国不是那么容易打造的,你们就算真的吞并了我,还会有另外的我站起来,到时候你们怎么办?”

        “哼,大不了来一个吞一个”海夫纳傲然道,“我虽然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可是亲爱的荣有,他的电影帝国足以让你的狗屁杂志见鬼七八次”海夫纳此刻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与荣少亨狼狈为奸的铁哥们,颇有些狐假虎威的气势。

        “狗*养的,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弗林特实在是将海夫纳此刻的造型恨到了骨子里,冲海夫纳发火道。

        海夫纳没想到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应该被人可怜的家伙,竟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一时之间竟然愣在了那里。

        荣少亨眼看弗林特急了,就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于是便很淡然的笑了笑道:“你说得不错,亲爱的福特林朋友,就算我们费力气真的吞并了你的杂志社,还会有其它的弗林特站起来,麻烦,真的很麻烦”说到这里,荣少亨就看向弗林特道,“那么朋友,你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或许我们能从长计议……”

        弗林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显得很笃定道:“不如这样,既然亲爱的荣你能够和海夫纳这个糟老头联手,那为什么我不可以加入呢?三家公司强强联合,别说一个**帝国了,就算是在全世界建立我们的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听完弗林特的“建议”后,荣少亨有意无意地看了海夫纳一眼,后者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不过马上就绷着脸道:“说得好听,我们三家联手,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弗林特急了,“你们有各自的发行渠道,我也有,你们有漂亮的大**小妞,我更有最重要的是我们走的路一样,都是在为成*人谋福利,为成*人文化而奋斗----用我们的热情,来燃烧女人的漏*点,再用女人们的漏*点,唤起男人们的狂情就算有一天我们死后下了地狱,也能很负责人地对自己说,我没有白活,至少我满足了很多男人们的愿望,我们是他们寻找快乐的上帝就算我们下辈子投胎做了ji女,我们也敢大言不惭地对人家说,我们没有错,上辈子我们用杂志满足你,这一辈就用肉体生的伟大,死的憋屈,那不是我们所追求的,我们追求的是生的伟大,下辈子还他~妈继续伟大”

        荣少亨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粗鄙不堪的弗林特能说出这么大义凛然的话来,怪不得他上了无数的法庭,最后却都能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一个站在道义头上的痞子,是最可怕的痞子。

        沉默一会儿,沉默了足足有一两分钟。

        这边“**大亨”海夫纳还在托着下巴思索着的时候,那边荣少亨却说毅然道:“那好吧,弗林特先生,你的话打动了我,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成*人杂志也是一项伟大的为男人谋福利的事业,我们应该放宽自己的心态去做,去义无反顾地努力奋斗,就算下辈子投胎做了女人,我们还是要死不认错呵呵,所以我考虑以后,决定接受你的提议,让你加盟我们的**阵线,不过你是民主党派,而我与共和党又走得很近,这会不会影响你……”荣少亨没将话说完,故意留了一个尾巴。

        “别管那些了,伙计其实我是一个自由主意者,对于党派的竞争是不上心的”弗林特的这番话一半真一半假。从政治倾向上讲,他的确可以算是个极端自由主义者,在前世他同民主党靠得很紧,多年来,他都是民主党最慷慨的赞助者之一,参加过数不胜数的政治捐款活动,还在许多关键时刻帮过民主党。在1998年,克林顿总统被“拉链门”事件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共和党穷追不舍,要倒克林顿,弗林特“路见不平,出钱相助”,悬赏100万美金,收集共和党的性丑闻证据,还出了一期杂志,大爆猛料,弄得许多共和党议员不得不回头看守后院,有所收敛。甚至于在前世他还参加了2003年的加州州长竞选。经营**帝国和掌管加州这样重要的州虽然不是一回事,可是,新州长首先要解决的是加州所面临的庞大的财政赤字问题。不过,在弗林特眼里,这简直就不该成为一个问题,因为他早就开出了加州财政妙方——让赌场开遍加州大地弗林特为何对赌如此情有独钟?原来,他不仅将他的**帝国经营得红红火火,还将业务扩展到娱乐场和赌场方面。他认为,解决加州的财政赤字,同时又不增加任何的税赋,不缩减任何项目上的开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主意就是扩大加州的博彩业,让所有私营俱乐部都摆上角子机。言行越来越离经叛道弗林特是注册的民主党人,自然是要以民主党的身份竞选。这弄得加州民主党主席哭笑不得:“我们简直成了人们的笑料。”可弗林特不服气,谁规定**大亨就不能当州长。

        正是这样一个活宝式的人物,现在竟然说出自己对于党派竞争不上心,只能说明他真的怕了荣少亨对他进行吞并。

        荣少亨当然明白这家伙的心理,因此就就坡下车道:“那好吧,既然弗林特先生你都这么说了,我与海夫纳先生就接受你的加入,让我们三人携手并肩打造出一个崭新的帝国出来”说着就伸出了手。

        弗林特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海夫纳则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磨磨蹭蹭的这才伸出了手。实际上此刻的海夫纳都快笑歪了,原来他一早就与荣少亨商量好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以此来吸引弗林特上钩,毕竟像弗林特这样臭不可闻的人物,有着强大的盾牌作用,要不是他一直与那些卫道士人士作战,成*人杂志也不会卖的这么好。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像弗林特这样的人物,绝对是极品的炮灰和盾牌,偶尔还是当冲锋枪使用----当然,最大的原因是,大家的利益是相同的,所有的路线也是相同的,用志同道合来形容也不为过,虽然他们都是那么的**……

        酒会闹腾到了半夜,大家才逐渐散去。

        临走的时候,弗林特还是不放心地小声对荣少亨说道:“老兄,我们已经说好了的,你可千万不要反悔哦。”

        “绝不会的,我是生意人嘛,绝对守信。”荣少亨很肯定的说道,“所以你就放一千一万个心吧”

        “我不是不放心你,我是不放心海夫纳那个老家伙,他可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什么卑鄙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弗林特很是鄙夷地看了远处正与朋友说笑的海夫纳一眼。

        “放心,我已经与他谈妥了,他也不会叛变的,我们三人在一起,那才是王道”荣少亨安慰他道。

        弗林特眼看荣少亨说得这么真诚,忍不住握住荣少亨的手,很是感动地说:“老兄,既然就要走了,我有句心里话要跟你说,这一次我们能够合作成功,我觉得和你真是很有缘分呵”

        荣少亨拍拍他的肩膀,心说,是够有缘分的,我的炮灰朋友

        弗林特哪里明白荣少亨的心思,感动之余又说了许多的吹牛话,无非是以后两肋插刀什么的,搞得像道上的牛人似地。最后才在荣少亨的目送中,坐上自己那辆两个轮胎放炮却已经修理好的汽车,扬长而去。

        “这老小子,估计已经上钩了吧?”海夫纳来到荣少亨身边说道。

        荣少亨一停腰板:“说实话,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以后我们能成为真正的朋友……”

        “亲爱的荣,你这是……”海夫纳不明所以。

        荣少亨微微一笑道:“很简单,我欣赏他的粗俗,或者说坦诚美国像他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海夫纳愣住了,默默地思考着荣少亨的话。

        酒会过后,荣少亨又和一伙人跟着小古西奥尼来到编辑部详细审查了《魅影天下》第一期的定版,在做了几个修改之后,小古西奥尼打电话告诉所有的印刷厂开始印刷,这个时候,是夜里十点半,两个小时之后三十万份地《魅影天下》就会整装待发等待明天的检验。

        成功还是失败,就要看第二天有什么结果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98/49861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