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书剑逍遥录 > 第一百零六章 重回玄都

第一百零六章 重回玄都

  雪寒江此时脚踩九幽霜寒剑,将掌教赐给他的玉牌重新带了起来,之前在书山学海他将此玉牌收了起来,这才让庄生未他们看破他的境界修为。正在向玄都方向御剑飞行。由于他现在伤势未愈,所以御剑速度并不是很快。
  “也不知道云起能不能照顾的了玄心和茶馆。”雪寒江想到此处,心里也是颇为担心。
  而此时柳思思放出了传讯飞剑,自己驾驭着天心剑莲跟着传讯飞剑往雪寒江的方向飞速而去。
  雪寒江想了一圈玄都的事情,没有来的又想起了柳思思,心里不由的有些丧气道:“传讯飞剑不回,去找她还闭关。早知道当时我就继续装昏迷,就不会这样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半个时辰,雪寒江只觉身后有飞剑追来,他心里一紧,连忙控制九幽霜寒剑加速欲甩开,但是那飞剑似乎是牢牢锁定了他的位置穷追不舍。他不由回头望去,只见那飞剑竟然是自己的传讯飞剑。可他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看到了飞剑不远处那一袭青衣。
  “寒江!”柳思思也见到了雪寒江,此时的他脚踩九幽霜寒剑,身穿银月甲化成了白色银边长袍,头戴养剑簪,一副翩翩少年剑仙模样。她脸上一红,心里不由暗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看了。”
  雪寒江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控制九幽霜寒剑停了下来,将传讯飞剑收了起来。柳思思的天心剑莲一靠近,他便从剑上跃了过去,而九幽霜寒剑则是重新变小,插入了养剑簪之中。
  “思思,你不是在闭关吗?”雪寒江奇怪道。
  柳思思此时想到眼前这人,在没有回复的情况下等了一天一夜,眼中不由泪光闪闪,一下子抱住了雪寒江,大喊道:“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好骗!”
  “怎…怎么了?”软玉温香入怀,雪寒江只觉身子一僵,身子发烫,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双手僵在原地,不敢有一丝动弹。
  柳思思抱了一会儿,缓了缓情绪,这才发现自己和雪寒江姿势实在是太过亲密了,红着脸从雪寒江怀里退了出来。
  “思思到底怎么回事呀?”雪寒江望着红着脸的柳思思出声问道。
  柳思思抬起头看着雪寒江,对他小声解释道:“你的传讯飞剑我其实并没有收到,被我爹给拦下,禁锢住了。”
  “若是我收到了传讯飞剑,一定回去花海找你的。”柳思思有些愧疚道:“不会让你等那么久的。”
  雪寒江一愣,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脸上突然出现了笑容,开心道:“原来是这样呀!难怪我去你家找你,柳师伯说你闭关了。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见我呢!”
  “你不生气嘛?”柳思思见雪寒江笑的如此高兴,不解的问道。
  雪寒江摇了摇头,笑道:“我不生气呀!”
  “哼!我爹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么大人了,居然看你一个小辈不顺眼,好歹你也是他师侄呀!”柳思思想到柳无厌的行径,有些气呼呼道。
  雪寒江劝道:“柳师伯毕竟是长辈,他作为你的父亲自有他的考量。每个人的好恶不同,我也不能强求他一定喜欢我。”
  “先不提他了,反正有我娘在,我爹他也翻不起什么浪来。”柳思思
  有些担心的问道:“寒江,你伤势都未痊愈,干嘛那么着急赶回玄都呀?”
  “你也是去过我那里的,店里只靠云起一个小孩子,也不知道照不照顾的来,而且还有玄心这么一个得了是失心疯的人要他照顾。”雪寒江面露担忧之色道。
  柳思思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倒也是,那么小又要照顾店里生意,还得照顾病人,是很不容易。”
  “反正在玄都和在书山学海都是疗伤,我还不如早点回玄都呢!”雪寒江自己调侃道:“我可不是那种压榨伙计的坏老板。”
  雪寒江看着柳思思,想起了什么,然后问道:“思思,你呢?你有什么打算呀?”
  “反正我历练已经完成了,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既然出来了,那肯定要好好玩玩呀!”柳思思笑道。
  雪寒江点了点头,说道:“也对,上次你来玄都,都没带你去玩一下。现在有空正好带你去玄都几个游玩胜地看看。”
  二人边飞边聊,不知不觉便来到了玄都。
  “这么快就到了呀!”柳思思控制着天心剑莲小心落在西城门外一处无人的角落,雪寒江则是施展隐匿术法,隐去行迹。
  “我们走吧!”雪寒江和柳思思简单的应付了一下守门的士卒,便穿过西城门,很快便来到了茶馆的门口。此时茶馆之内传来琴声,想必是玄心在弹筝。
  从大门往内看,茶馆今日人似乎也不算太多,还未等二人走进去,一道白影便带着一串清脆的铃铛声从茶馆内窜了出来。
  “小白!”柳思思弯下腰一把将小白抱在了怀中,笑着逗弄起来。小白见到是柳思思,有些哀怨的望着雪寒江。雪寒江没有理会和柳思思一起走进了茶馆。
  “寒江哥哥!思思姐姐!”赵云起正给客人沏茶,见到雪寒江和柳思思进来,一脸惊喜道。
  雪寒江对他露出了愧疚之色,说道:“这些天真是难为你了!”
  “还好啦!咱们茶馆想来也不忙的。”赵云起熟练的沏好茶,将水壶放回伙房,对雪寒江笑道。
  而此刻角落的琴声骤停,玄心从角落站了起来,直勾勾的望着雪寒江,然后慢慢的走了过来。
  “玄心。”雪寒江看玄心还是老样子,并没有因为他突然离去而有什么异样,心里也放心了一些。
  “也不知道侯爷有没有找到他的家人朋友。”雪寒江暗道:“迟点去他府上道谢才是,若不是他只怕是到现在都未必知道青云师兄他们被西海皇族关押之事。”
  雪寒江和柳思思的归来让赵云起很是高兴,他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他奶奶来茶馆看过他好几次,要不是她答应给人做活,只怕是恨不得一起住到茶馆来了。
  “今天时候尚早,不如咱们出去逛逛?”雪寒江对柳思思提议道。
  柳思思看了看去招呼客人的赵云起,对雪寒江调侃道:“还说自己不是欺压伙计的老板,你看刚回来,就想撂担子。”
  “额。”雪寒江有些无言以对,将玄心领到角落继续弹筝,自己只得在茶馆里帮起忙来。而柳思思则是坐在一旁,一边逗弄着小白,一边欣赏琴声,好不惬意。
  此时一位青衣中年文士和另外一
  位白衣文士,路过了茶馆,听到了茶馆内的筝声,不由心生好奇。青衣文士对身旁的白衣文士说道:“此琴声婉转悠扬,如清泉流响,又有百转回肠,如此技艺,如此曲调,想必是位女子弹奏的。”
  “云竹兄,此言差矣!此人弹奏有力,虽然琴声曲调似女子之意,但是手法来看,应该是一位男子模仿女子技艺所奏。”白衣文士摇头道。
  青衣文士哈哈笑道:“既然你我意见不同,何不进这茶馆一看便知。”
  “云竹兄,请!”白衣文士伸出手,说道。
  “山贤兄,不必客气,一起,一起!”二人并肩走进了茶馆。
  青衣文士见到角落弹奏的玄心,不由佩服道:“果然还是山贤兄技高一筹!齐某实在是自愧不如。”
  “哪里哪里,云竹兄太过自谦了。”白衣文士虽然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的一神色,但是还是客气道。
  “二位客人,可是要喝茶?”赵云起招呼道。二位文士见赵云起如此之小,对视一眼,还是点了点头。
  “那二位客官请上座。”赵云起领着二人来到了离玄心演奏较近的地方,然后问道:“二位客官,可要喝什么茶?”
  白衣文士打量了一下茶馆四周,皱着眉头,有些轻蔑道:“你这茶馆如此之小,想必也没什么好茶叶,你们店里最好的茶来一壶吧。”
  “客官,我们店里最好的茶叶有数种,不知您想要哪一种呢?”赵云起继续问道。
  “哦?”青衣文士来了兴趣,好奇道:“你们最好的茶叶有哪几种?”
  “我们店里年前进了炎朝的三种名茶,分别是翡翠茶、红枫茶还有云雾茶,其他还有我们玄朝有名的千针松雾茶。”赵云起介绍道。
  白衣文士闻言也是一惊,狐疑道:“你这茶馆如此之小,你所说的茶叶如此名贵,你们不会是在骗我门吧?”
  “客官,我们这店开了这么久,怎么骗人呢?”赵云起有些无奈道。
  雪寒江此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走了过来,对二人说道:“这些茶都是从千茶坊采买的,二位若是不信,在下可以带二位去见那边的叶掌柜。”
  “你难道就是茶馆的老板?”青衣文士见雪寒江穿着儒雅谈吐不俗,出言问道。
  雪寒江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便是这家茶馆的老板。”
  “没想到老板如此年轻,看你打扮,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在此开茶馆呢?”青衣文士好奇道。
  雪寒江回答道:“此事不便相告,还请见谅。”
  “既然如此,那便来一壶翡翠茶吧!”白衣文士对青衣文士说道:“云竹兄,早就听闻此茶不凡,今日碰巧,我们便试上一试吧。”
  “客官,这翡翠茶一壶二两。”赵云起提醒道。
  白衣文士从袖袋中掏出一块银元宝,放在桌上,说道:“先给我来一壶翡翠茶。”
  “好嘞!”赵云起麻利的跑向了伙房。
  雪寒江见赵云起熟练的样子,自己也是有些惭愧,便来到了柜台那边,帮赵云起先拿了那盒翡翠茶。
    “以后这个茶馆交给云起也是不错!”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7991/608418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