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乱芳华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动情成千古恨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动情成千古恨

  “少主,云雀记住了少主的话,要联系少主都是飞鸽传书的方式,因此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少主的身影了。”睡在潇尘旁边的云雀只穿了一件贴身小衣,紧紧依偎在潇尘的怀中。

  “你做得很好,你知道吗?我们幸福的日子就要来了,到时候你我得了机缘,不再问这江湖的尘事,做一对神仙眷侣,一定要带你游遍天下间的山川江湖。”潇尘望着怀中的云雀,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云雀一阵激动,起身在潇尘的脸上亲了一口,天真的她以为自己以前受过的苦都是值得的。望着潇尘,眼睛中尽是幸福之意。潇尘与她对望,感受到了她的款款深情,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刚刚才灭了的火瞬间又从心中燃起,烧遍全身,一个翻身,又将云雀压在了身下,被子一拉,好一番云雨。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平躺,云雀的眼中露出一丝焦虑之色,潇尘发现了她的异样,在她脸上一阵允吸问道:“你怎么了?”

  云雀道:“如今我将身子交给了少主,那我便不能回冷月宫了。”

  “不行!你必须回去!”潇尘眼中闪过一丝不快,不过就在一瞬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云雀有些生气道:“如今我已经不是处子之身,若是被冷月宫的其它女弟子发现,我会死无葬身之地。”

  潇尘重新将她搂入怀中,嘴唇靠近云雀的耳边轻轻道:“你还有最后一个任务,完成了这个任务,你就可以永远留在我身边,再也不用回那个鬼地方了。”

  云雀虽然听见潇尘这样说,但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潇尘每次让她完成的任务都是不简单,以往的任何一次任务都是十分危险,稍不注意被发现,都是死罪。更何况潇尘不知说了多少次这就是最后一个任务,可每次都不是,这样又这样说让云雀有些失望,有时候想起皎月宫主的话,天下间的男子本就不该相信。

  潇尘见她不答,继续道:“我保证这一定是最后一次,我在此发誓,如果我骗了你,天……”

  云雀急忙用按住潇尘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相信少主就是了,少主又何必发这样的毒誓呢?”

  潇尘会心一笑。

  “我就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

  云雀撒娇道:“少主真坏!明明知道云雀对少主的笑容没有抗拒力,那少主说吧,是什么任务。”

  “听说四剑都已经在冷月宫了,我想让你去帮我偷出来!”

  在潇尘怀中的云雀抬起头,吃惊地望着潇尘。

  “少……少主,你这是叫云雀去送死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爱你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你让你去死?”

  “可是……可是……”

  “你要相信自己,只要对自己有信心,这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

  潇尘见云雀心中还有一番忐忑,为了让她消除这种情绪,一口咬上了她的嘴唇,手也没有闲着,摸向了女子敏感的地方,上下其手,弄得云雀全身麻痒难耐,竟然又有些冲动。

  云雀心跳加速,呼吸加快,喘着粗气,浑身也变得滚烫了不少,面红耳赤,无限春色尽收潇尘眼底,激起了云雀的兴致,可是潇尘却不做该做的事,这让云雀好生难受。

  “少主……”声音中带着少女该有的娇羞。

  潇尘佯装不懂,仿佛兴致已尽。起身坐在床上,拿起床头的衣服准备离去,这让初次尝到甜头的云雀怎么甘心。

  “少主生气了吗?”

  潇尘不答,望了她一眼,眼中是看不穿的深意。

  “云雀答应少主就是了,少主今日还是不要走了,留下多陪陪云雀好吗?”

  潇尘望着云雀,竟然发现她有些可怜。

  “起了怜悯之心怎么能够成大事?”这是潇湘子经常教导潇尘的一句话,潇尘也马上丢弃了这种阻碍成大事的怜悯,错的不是自己,而是她,错的是她是一个女人,而又恰恰遇上了一个想要成就大事的男人。

  这招欲擒故纵对于女人来说果然好用,潇尘都有些佩服自己的英明,心中所想:“不管云雀这次成功与否,这都是她的最后一次任务,这次十有八九是不会成功,万一侥幸成功,那她以后肯定也回不去冷月宫了。”因为自己曾经说过,当他把云雀当女人的时候她才是女人,不把她女人的时候她就是自己手中的一件工具,如今工具已经磨损,是时候换一件新的了。

  “少主还是不愿意留下来陪云雀吗?”

  “今天见你这么听话,这就当是赏赐了。”

  “赏赐什么?”

  潇尘不答,用被子盖住两人,又是好一番云雨。

  宋哲坤已经晕过去三天了,宋远剑在床边赔了三天,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要不是他对男人不敢兴趣,他都以为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以前和宋哲坤斗嘴基本上都是输,看见宋哲坤赢了在一旁奸笑的时候,好想上去将他的大嘴巴子撕碎。每次自己出丑,看见宋哲坤幸灾乐祸的样子,也想上去狠狠地抽他几耳光。

  如今像猴子一样活蹦乱跳的宋哲坤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宋远剑还真是有些不习惯,或许是少了一个吵架的人,或许是少了一个喝酒吃肉的人,但更多应该是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的情义。虽然宋远剑自己也没有搞清楚情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还是把这种不习惯归结于兄弟情义。

  侠客山庄的人当初对着潇盟主一起宣誓时,说什么同生死、共患难,如今宋哲坤重伤在即,除了自己陪在他身边,鬼影子都还没见到一个。特别是华山派的掌门陈朋,平时就他阿谀奉承最多了,现在也不见了踪影,想了这么多,宋远剑好像明白了一些东西。

  刚刚还说没有鬼,现在就有一个鬼正在走来,双手抱着一个可装十几斤酒的酒坛闯进门中。雾里鬼差余勇道:“宋大护法不必太过伤心,宋二护法只是受伤颇为严重,又不是死了,一个男人天天唉声叹气,成何体统?宋二护法未死都要被你哭死了。”

  余勇的话有些不好听,但是理却是这个理。这世间就是这样:人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但往往好听的话都不是真话。

  宋远剑自嘲道:“老子谁都能想到会来,唯独没有想到你这个龟儿子会来,真是世事难料,人心难测。”

  余勇听后一怔。

  “啥子叫我这个龟儿子来?大家都是在为潇盟主办事,同僚受了伤,我怎么不能来?不欢迎我,我走就是。”余勇说完,当真抱起酒坛准备离去。

  “既然……来了,那……就陪我喝一杯如何?”床上的宋哲坤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刚一醒来就看见余勇抱起酒坛想要离去。

  宋远剑大喜过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泪花在眼中打转。

  宋哲坤道:“死胖子,老子还没死呢,你是不是哭早了?”

  余勇道:“哈哈哈,宋二护法就是风趣的紧,不说了,赶忙起来喝一盅。”

  宋远剑急忙去将宋哲坤扶起来到桌前,余勇拿出两个大碗,在宋远剑和宋哲坤面前各放一个。

  宋远剑道:“三个人你只准备了两个碗?”

  余勇道:“我直接用坛子。”

  宋远剑道:“你龟儿子用坛子?意思我们只能喝一碗?”

  余勇针锋相对:“我只给你准备了一碗!”

  宋远剑立刻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把碗递过去道:“快在给老子满上!”

  余勇急忙往酒坛之中吐了一口唾沫,坏笑道:“你确定还要?”

  气得宋远剑把碗往地上一摔。

  “你狗日的……”

  宋远剑好一阵乱骂,余勇也不理他,就当一只狗在身旁乱叫,每喝一口就和宋哲坤的碗碰一下,心情一点也没有受宋远剑的影响。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宋哲坤心里却是清楚得很,不要看宋远剑此时骂余勇骂地唾沫横飞,那是他看见自己醒过来高兴。只是每个人表达高兴的方式不同,有些人是笑,有些人是哭,而有些人就像宋远剑一样变成了一只发了疯的野狗。

  宋远剑估计是骂累了,坐在一旁休息,准备着下一个回合的开战。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余勇问道:“千面书生当真有如此厉害?盟主当初叫我去监视他数月,我就没看出来他还会武功。”

  宋哲坤望了宋远剑一眼,至今还心有余悸。

  “若较真起来,打伤我的应该是这个死胖子,我是被他的攻心掌所伤!”

  余勇有些不解,当时他也在场,明明是卿华恩将他打伤了,怎么说是宋大护法呢?难道将宋哲坤的脑子打坏了?

  宋远剑道:“我好像听见潇盟主说他这种武功叫什么转动,还是什么移动?”

  宋哲坤道:“斗转星移?”

  宋远剑一拍桌子,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对对,就是这个转星斗的。”

  宋哲坤道:“怎么鬼差突然问起这事?”

  “哦,没什么,我就是没想通竟然有人能骗过我的眼睛。”余勇的心中已经确定,若千面书生使的真是“斗转星移”的功夫,那他就是杀死上任东瀛伊贺派一刀流流主山下伊贺子的凶手,就算不是他,他也脱不了干系,因为中原会这门“斗转星移”功夫的人不多。

  余勇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靠山下伊贺子的全力栽培,可以说对于余勇是有再造之恩,在东瀛不远万里来到中原,最大的目的就是为山下伊贺子报仇。

  宋哲坤从余勇的眼中看出一些端倪,但如今是多事之秋,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https://www.biqugex.com/book_88671/268277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