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生:伞下有你 > No.20 艾羽也会假笑

No.20 艾羽也会假笑

  “是啊,他刚回来了,临时有事儿吧。”

  “我哪儿知道他有什么事儿?有什么好问的,他需要什么会跟我说的。”

  “哈?行吧行吧,我待会儿跟他说说,明天一定把人给你带回去。”

  魏辰洗漱完出来,就看见林宇然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神情有几分不耐,显然刚刚的电话就是搅扰了他心情的罪魁祸首。

  “刚才的电话是你妈打的吧?”魏辰擦着头发,就算头发已经乱成了鸡窝,有他这张脸撑着倒还真的是不可能难看,“又跟你说了什么?相亲?”

  “呵,他刚打电话问我说,你是不是回来了。我说你可能是有事儿才回来了,然后我妈就特别殷勤的想让我给你帮忙,还让我明天晚上带你回去吃饭。”林宇然不用脑子想,都知道他妈是个什么意思,“她老人家是打算建立卧底组织,方便探查敌情的。”

  魏辰翻了个白眼,对于这对母子他是真的无语,怎么能把相亲这事儿都搞的跟打仗似的:“emmm……那我是不是还得给你来个碟中谍呀?假装是你妈那边的,表面上帮着她给你张罗相亲,实际上把各种事宜全部悄咪咪告诉你,然后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桃之夭夭。”

  “这个想法不错。”魏辰只是随口一说,林宇然却突然眼前一亮,他觉得这个提议简直好到飞起,太符合他现在的需求了,“魏班长,为了党的革命成功,就委屈你过去卧底了,你放心党中央一定会记住你辛苦的奋斗!”

  “……”魏辰顿时表示不想说话,我日尼玛哟,你特么不是金牌编辑吗?你不是文学网站上一大文豪吗?你就愣是没听出来我特么就是随便说说的吗?啊歪?!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得找个人帮我演戏,相亲不是最可怕的,我就怕我妈那天抽风给我下点药,然后把我送的不知道哪个女人的床上。”林宇然绝对不是杞人忧天,他真的太了解他妈了!就这种事儿啊,他妈是绝对做得出来。

  所以……还是有个“女朋友”比较保险。为了他下半生的幸福,为了他还没有来临的爱情,他一定要死守他的贞操,努力找到战友帮他渡过当前的难关。

  林宇然的想法要是让魏辰知道了,魏辰一定会抄起脚下的拖鞋就甩到林宇然脸上。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坑啊,宁愿努力找个战友都不找个真的女朋友,难怪你妈会急,你特么就是一智障啊!

  不过也还好魏辰不知道林宇然是什么想法,不然林宇然就真的惨了,一个妈已经有够受的了,再加上个魏辰……林宇然怕是真的会想shi。

  魏辰看着突然开始沉默的林宇然,看着这位兄台眼底闪过的各种心绪,莫名感觉头皮发麻。我不想卷入你们母子之间的战争,求放过!

  次日,S市。

  林婶一早就出门了,她是去买点儿新鲜的虾尾了。她记得少爷以前特别爱吃的就是小龙虾,难得回来一趟,她当然要好好给少爷做些吃的,瞧着那孩子着实瘦了太多了。

  因为出门早,自然是回来的也早,这才七点多,想来少爷和羽小姐都还没起呢。

  刚准备去厨房张罗早餐,就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正熟练地揉着面团,然后把分好的面剂子做成一个个饼胚,刷上蛋液之后放进预热好的烤箱里烘焙。

  “林婶早。”艾羽显然是很开心的,她有时候就是爱捣鼓这些事儿,“我刚刚还在找红豆呢,不过没找着,也只好洗了些米来熬粥了。”

  林婶是挺佩服艾羽的,年纪这么小对厨房倒是挺熟悉的样子,没有一点小姐的样子,果然也是艾科带大的人:“羽小姐,其实你不用做这些的,这些活应该我来,要是不小心伤到了少爷会心疼的。”

  “不会伤到的,要不是小叔感冒了,我怕他没什么胃口,就想熬点粥什么的,而且他之前说想吃小酥饼,我就干脆一起做了。要不是这样我还真不会来厨房呢,林婶做饭多好吃啊,我刚好享享口福。”艾羽笑的有些没心没肺,轻描淡写说出来的话却是暖了林婶的心。

  “少爷感冒了吗?”林婶是真的不知道艾科感冒了,艾科也没有表现出来,倒是她疏忽了。林婶也突然想起来,在以前的时候,艾科病过几次,都是艾羽在守着艾科。

  林婶这就明白了,艾羽已经把艾科生病时会有怎么样的状态都记的清清楚楚,也难怪会察觉到艾科的感冒了。

  “他可能又不小心了吧,这粥差不多了,我先盛出去了,林婶你忙。”

  艾羽盛好粥之后,没有关掉砂锅的电源,只是调到保温的那一档,应该是希望艾科无论什么时候起来都能喝到热粥吧?

  林婶是这样想的,一时间林婶也是不得不感慨万分。

  其实林婶对艾羽一直是抱着一点点偏见的,如果不是执意要护着艾羽,少爷的日子就算难过,也不会和夫人闹成这样。林婶知道不能怪艾羽,所以一直以来控制的很好,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

  不过看着艾羽一门心思向着艾科,林婶突然就觉得自己太小心眼了,明明是夫人的成见太深让母子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差,她却对艾科唯一表示亲近的侄女儿抱有偏见,真的是羞愧。

  艾羽端着粥出来的时候,正巧看见艾科从楼上下来,一双眼睛笑的弯弯的:“小叔起这么早啊,先来吃早饭。”

  “昂,今天喝粥啊,闻起来很香,你先吃,我去盛一碗。”艾科看了一眼艾羽手里的粥,是时蔬粥。

  翠绿的青菜叶儿切的碎碎的,点缀着白色的粥液,米粒儿熬煮的恰到好处,软烂粘稠,除了青菜和白米的香味儿艾科还闻到了胡椒的味道,应该是在熬粥的时候放了些胡椒。

  胡椒辛辣鲜香的气味,感觉就像是热情的火,让清淡的时蔬粥多了些别的风味,一时间也勾起了艾科的食欲:“阿姨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林婶没有给艾羽深藏功与名的机会,把盛好的粥递给艾科:“少爷抬举我了,这是羽小姐做的。”

  艾科愣了一下,然后端着粥坐到艾羽旁边:“我还以为你会做饭这事儿,是跟我开玩笑的。现在看来,我回A市应该是饿不死了。”

  艾羽搅着碗里的粥,没有要喝的意思:“说起来,你之前都是吃什么?小叔,你真的瘦了好多,”

  “不是吃食堂就是点外卖或者去外面吃。”艾科虽然不住校,但是小公寓里的厨房就是摆设,自从艾科煎鸡蛋差点儿造成火灾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踏进厨房一步了。

  “怎么不吃?没胃口?”艾科看见艾羽一口都没动,突然就想起于沥川告诉他的检查结果。看来,他以后要好好看着艾羽小盆友了。

  “不是。”艾羽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喝粥,其实她一点儿都不饿来着,吃的挺勉强但愣是表现的贼自然,把一碗粥喝的干干净净。

  “叮——”

  艾羽耳朵尖,听到烤箱的声音,就跟只兔子似的蹿进厨房,艾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就端着烤盘出来了。

  色泽金黄小酥饼整齐地排列在烤盘上,散发着黄油的甜腻气味儿,但却因为坚果和蔓越莓的香甜味道冲淡了油腻感,香甜的感觉恰到好处,让艾科食指大动:“真是不得了,我们家出了个小厨娘,看起来很好吃,真看不出来我们羽儿还有这个手艺。”

  艾羽感觉得到,艾科现在心情很好,她对情绪真的很敏感,哪怕艾科没有表现出来她也知道:“小叔喜欢嘛,等会儿再吃,很烫。”

  艾科抬手揉了揉艾羽的头发,把人家打理好的长发又揉的乱糟糟的:“怕我把你扔了,所以讨好我?啧啧啧,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这么细的心思放到别的方面,那我以后就要抱着你的大腿了。”

  “要是做事只是需要心思细,那人人都可以成功了。”徐柔站在楼上,看着艾科嘴角的微笑,莫名觉得碍眼,气势汹汹地下了楼,口中的话还是那么刺耳,“上不了台面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上不了台面,你也别太抬举某些人,你不配,她更不配!”

  “夫人说的对。”艾羽也不生气,这些话听的多了,她早就习以为常,反倒是笑着看向徐柔,“冬天比较干燥,也是难熬,难免让夫人火气大,今天的粥正好清爽,夫人要不尝尝,正好降降火。”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是无论什么俗话对徐柔都没用,徐柔唯一惊讶的就是,一向任由她辱骂的艾羽,今天居然回嘴了,果然是个没教养的,她是觉得艾科回来了,就有恃无恐了?

  “倒是学会顶嘴了,不过想到你妈是个什么货色,看见你这个样子,我也就不奇怪了。别妄想我会对你有什么好脸色,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眼瞎认可你这种连垃圾都比不上的东西,我可不会做这种拉低身份的事儿。”

  艾羽看着徐柔毫不掩饰的鄙夷,心里同样是不屑的,她本来不屑跟徐柔多说什么,但是艾科昨天突然让她回老宅,她就明白了,她的忍让只会让艾科越来越难做而已。

  她不想给小叔添麻烦,所以这次算是给艾科出口气:“别人怎么认定一个人的身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人真正的价值并不是要看他的家世背景或者成就,而是要看人品。”

  “就像我们这个圈子,看起来高不可攀,实际上不也还是人?只不过是被金钱和权势包装了的人,他们的价值有多少谁会知道?人们也只会看表面而已,只要你表面光鲜亮丽即便内心腐烂发黑都不会有人注意到,不是吗?金钱和权势,就是有这样的能力,让人一个个都如同被鬼迷了心窍。对吧,夫人?”

  谁还不会假笑?艾羽也会,她刻意对着徐柔笑,即便就是自然的笑,在其他人眼里都会是奇怪的感觉。从徐柔开始说话的时候,艾羽就拉住了艾科,艾科没必要跟徐柔吵。

  就像是徐柔说的那样,的确是不配。不过,不是艾科不配,而是她徐柔不配有这个资格,以艾科母亲的身份用她无尽的刻薄来侮辱艾科。

  艾羽笑弯了一双眼睛,话里另有所指,明明是特别自然的笑容,明明是个才十几岁的小孩,徐柔却觉得虚假极了。

  “呵,倒是有一张厉害的嘴,小小年纪就学着装腔作势,真的是让人恨不得撕烂你这张虚伪的嘴脸。”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2812/451483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