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雁归巢 > 第七十章 女儿心事

第七十章 女儿心事

  华阳宫里,皇后卧在塌上,虽然身体已经好转,但是体内毕竟养了这么多年的毒,她也老了,早已没有像年轻时那样仗剑走江湖的体魄,每日也是汤药不离口,太医不离殿。

  盛月曦十分担心地看着刘太医为母后诊脉,过了良久,刘太医才收起诊脉用的银丝帕,向她禀报道:“启禀公主殿下,微臣的诊断与您并无二致,皇后娘娘身体没有大碍,的确只是因为天气寒凉,宫内长久不见阳光,而娘娘体内较为虚寒,以致身体有些发热,只需喝些退热的药汤,也就没事了。”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舒心一笑。

  “多谢刘太医,只是我见母后每日喝了太多的汤药,口里也总是苦的,个中滋味想必不太好受,有劳你吩咐人送些母后常食的药材到永乐殿,我想为母后制成枣泥药丸,这样也便于母后入口。至于这些退热的药汤,我希望能由你亲自煎好送来,另外也一起送些退热的药材到永乐殿,我一并制成枣泥药丸,以备母后服用。”

  刘太医恭敬赞道:“还是公主殿下心思细腻,是臣等想得不够周到,微臣立即回太医署准备。”

  盛月曦笑着点了点头,刘太医便起身告退。

  见刘太医出了殿门,皇后便直身坐起,微声道:“曦儿,你也不要太辛苦了,这些也不急于一时。”

  盛月曦暖声一笑,“母后,这些年都是儿臣懈怠了,以致于母后被人暗害这么久,曦儿也都一无所知。今后曦儿一定小心翼翼,不会再给任何人可趁之机。”

  皇后微微咳了两声,脸上却有暖心的笑容。

  “后宫……的确是个是非争斗之地,所以母后从来都不希望你嫁入帝王之家,可你生而即为大明的嫡公主,又身负‘镇国’之衔,也会有许多的无可奈何……不过幸好,你有你父皇的疼惜,不用母后为你筹谋,也可寻得这样一门好婚事。”

  盛月曦的脸颊微微泛红,眉目间尽显女子的娇羞。

  皇后瞧见她此刻的模样,不由轻轻一笑,也明白了她早已芳心暗许,就如她年轻时第一次动心的时候,无论是脾性还是模样,曦儿都生的很像她。

  只是她的第一次动心,终归还是无疾而终,所以她一直希望曦儿不要像她一样,不求能有多么轰轰烈烈,但求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曦儿,你父皇昨日已经和母后商量过了,他想择个吉日,让你们二人尽快完婚,你可有什么想法?”

  “曦儿……曦儿没有想法,一切都听父皇母后的安排,只是……”盛月曦欲言又止,神情里似乎还透着一丝焦灼的不安。

  皇后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勺,“曦儿,你尽管直言,无论你想要什么,母后都会为你做主。”

  盛月曦心中一直有犹疑,虽然自己曾当面问过,将军也矢口否认,但是在她心里仍然觉得不安。

  “只是飞云将军……曦儿一直都觉得将军有心事,他的心里好像住着一个人,但是我也不确定,我曾直言问过,他说没有,可曦儿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对。”

  皇后面露疑问,“哦?傻孩子,会不会是你想得太多了?”

  盛月曦的神情有些不稳,“曦儿……曦儿也不知道。”

  皇后握紧了她的手,宽慰道:“曦儿,既然你父皇已经有为你二人完婚的打算了,这些日子你就多带他来母后这里走动一下,母后会帮你留意,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盛月曦反握住她的手,笑道:“母后身体要紧,不必为曦儿劳心,母后放心,曦儿已经长大了,这些事,曦儿自己可以处理。”

  皇后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好了,就这么说了。等过两日母后的身体好些,你就带他来华阳宫。”

  五日后,大明西南传来捷报,上将军寇承武带领三千兵将于东枝边境夜袭敌营,火烧五万西雁大军,此次西雁损失惨重,已是矢尽粮绝,目前西雁的主力部队已经全部退到大明境外。

  消息刚刚传入长临,明帝大悦,但在大悦之后,却又终日惴惴不安。

  高武侯府的功劳又多了一笔,如今无论是高武侯爷,还是这位又立下大功的高武世子,都已经到了封无可封、赏无可赏的地步了。

  功高震主,对于皇帝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果不其然,他立马下旨,传令西南在全部调防重设之后,所有兵将都要立即回京,不得有片刻的耽搁。

  高武世子在西南大营里接到圣旨之后,便率领兵士立刻动身,日夜兼程,赶回京城。

  这几日以来,盛月曦一直昼夜不分、亲力亲为地照顾皇后凤体,所以皇后也渐渐有了好转,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

  寒翊云的身体也已经有了痊愈之象,只是之前受的内伤过重,暂时还不能使用内力,尚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日。

  只是他一直挂心于在山洞里照顾他的那位不知名的女子,这种感觉是多么熟悉,难道心儿一直都在他的身边默默关注他的一切么?

  可是龙奇之前已经找遍全京城,确定没有找到心儿的踪迹。

  时间已不容他多想,他马上就要进宫,今日一早皇后就派人来将军府传了懿旨。

  侍女为他梳理好装扮后,他就乘上了龙奇一早准备在将军府外的马车。

  皇后娘娘此次在宫里召见,事先并没有说明原由,不过他心里已然清楚,无非是为了完婚一事,但是在他的心里,却总隐隐有些不安。

  毕竟皇后娘娘是看着他出生的,幼时也非常疼爱他,所以自从他上次伤愈后,出了华阳宫,他便不再出现在皇后娘娘的面前,能避都一定是避着的。

  将军府的马车一路畅行无阻,直至到了宫门前,龙奇递了宫牌,宫门侍卫放行后,马车便就近行到了华阳宫门。

  门外早早就已经备好了青罗软轿,从华阳宫门到主殿虽然只有短短一小段路,但是皇后娘娘却体贴入微,十分关顾他的病体,不忍心让他多走哪怕一步路,可见皇后是真心的把他当成女婿来看待的。

  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寒翊云怕最终还是辜负了皇后娘娘与公主殿下的一片盛情。

  青罗软轿刚刚一落地,就有两名宫女从殿内走了出来,笑着迎他入内。

  皇后娘娘坐在殿内的主座上,请他免礼落座后,随即就有宫女上前奉茶,之后就除了皇后娘娘的近身老奴,其他所有人都退出了殿外。

  “今日本宫冒昧请飞云将军入宫一见,是因为你与公主的婚事。公主的脸皮薄,所以本宫也就没有叫她过来。”

  寒翊云礼貌一笑,恭敬道:“皇后娘娘真乃慈母,为公主设想周到,微臣自叹不如。”

  皇后莞尔一笑,“不知将军是何许人?”

  “微臣出生于北境雪天山,入京前长居青野陇州城,只是一介籍籍无名的江湖人,承蒙皇上厚待,才得今日前途。”

  寒翊云一字一语之间,都含着谦卑恭谨和小心翼翼。

  皇后眉目微微弯起。

  “将军过谦了,对于将军的大名,本宫其实早就有所耳闻。七侠之首,寒总舵主,威名赫赫。近可震江湖,远可慑敌国。本宫年轻时也曾走过江湖路,剑如歌,刀似曲,一梦入千秋。似乎转眼间,本宫就已经不是二十多年前还在江湖上仗剑行走的草莽女子了,本宫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会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寒翊云卑恭一笑,“娘娘是福泽深厚之人。”

  皇后突然有些强颜欢笑,不禁讥讽自己道:“福泽……深厚?殊不知这真的是福,还是祸……”

  寒翊云不禁干咳两声,皇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是帮爱女来探这位飞云将军的底,没想到不知不觉倒把自己以前的事情说了出来。

  皇后回了神,才继续问道:“将军的父母可还健在?”

  寒翊云摇摇头,神色蓦然有些黯淡,“家父家母早逝,微臣是由师父带大。”

  皇后脸色微尬,“抱歉,提起了将军的伤心事。”

  寒翊云谦恭回道:“娘娘言重了。”

  “那你的师父可还健在?”

  “是的,师父他老人家还在雪天山里。”

  皇后顿时有些喜色,连忙道:“那此次喜宴,可要先派人去将令师接入京城?”

  寒翊云婉笑推辞道:“师父生性不喜热闹,微臣在青野时就想接他老人家一起住,可师父他始终不愿,臣便没有继续强求。如今若说要入京,只怕师父会更不愿意……所以还望皇后娘娘海涵。”

  皇后并不介怀,反之一笑道:“想必贵师也是个逍遥江湖之人。如此,本宫倒也不会强求,只是公主……她不仅是本宫的心头之玉,更是皇上的掌上明珠,所以本宫希望将军这一方,能有一位合适的长辈出来主事,不过如今看来……”

  寒翊云随即反应过来,“微臣府中尚有一婶娘,臣向来视其为义母,娘娘若有顾虑,臣当可请婶娘出来主事。”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3290/4553256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