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亡刺青 > 第40章:说说我的过去给你听

第40章:说说我的过去给你听

  “我躺在荒野中,呼吸越来越弱,我感到这个世界越来越冰冷,我自己越来越孤独,我甚至在想,我死了,都不可能会有人来给我收尸……在那寒冷的深夜里,我以为我整个人快僵硬了,但是我的身边却守着一只狗,它用它小小的身体温暖着我,帮我清理着血污,陪着我挺过了那个危险的夜晚……”

  我讲到声音有些哽咽了,燕子听了,惊奇的问:“狗,什么狗,这个世界上还有会救命的狗吗?”

  我点了点头,说:“那是我和我女友养的一只小狗,它叫萌萌……我把它的故事讲出来并不是想要说狗有多么重情义,而是想要告诉你,其实狗为什么会那么拼命的救我,那是因为我是它唯一的依靠,就像你是你父母心里唯一的牵挂一般!”

  燕子肩膀颤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继续趁热打铁:“如果你因为这么一个挫折而自暴自弃,放弃了你自己以后的人生,那就等于,你连你父母也一起放弃了,你可知道,你受到伤害你父母的心比你疼千倍万倍,难道你还想因为自己的自暴自弃再伤他们一次吗?”

  “我不!”

  燕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我说:“你爸头发已经白了,一夜白头,父母的爱你真懂?”

  燕子听到我这话,哭着起身拉开门,冲进了队长的办公室,父女俩在办公室好一阵抱头痛哭,金合欢走进来,拍拍我肩膀:“洛警官,看不出来,心理攻势有一套啊!”

  “保护不了她的安全,最起码要救她的心吧!”

  我抹了抹眼睛,说。

  二十分钟后,方明拿着燕子的手机冲进会议室,对我们说:“案子有进展了,嫌犯是通过一个微信群,认识这些受害者的!”

  大家的眼神都被他手里的手机吸引了过去。

  这时,那个微信群里聊的正欢,一个叫“大白白白暖”的人正在问一个叫“藤儿”的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时间嘛?”

  “哎呀,烦不烦,都跟你说了,就这几天,你这人天天问这有意思吗?”

  藤儿发了一条语音,好像很不耐烦的。

  他们之间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陷入疑惑时,身后传来了燕子的声音:“大白白白暖就是那个坏蛋,他装成女孩在群里潜伏,在我们经.期到来那天约见面,他谎称自己身体有病,见面是向我们讨论怎么面对经.期技巧。”

  我们都愣住了,现在的女孩防备心理为什么这么差,这么烂的借口都能把她们骗出去?

  金合欢忙问:“那藤儿是谁?”

  “萧腾。”

  燕子说,所有人立马紧张了起来,因为萧腾是局长家的女儿,也是燕子的同学,大家不约而同站了起来,做好战斗准备。

  在队长的部署之下,我们分三路,一路前往嫌犯的住所实施抓捕,一路前往滴滴公司调查嫌犯具体资料,还有一路就是直奔局长的家,因为现在局长女儿萧腾正在家中,我们担心萧腾的安全,所以先保护嫌犯的潜在目标。

  在车上,金合欢对我说:“根据滴滴公司提供的信息,我们已经锁定了嫌犯具体信息,这次,想必他是插翅难逃了。”

  看她那表情,觉得这次一定是十拿九稳,能把嫌犯一举拿下。

  但是我心里却还是顾虑重重:“梁队这次安排显然不合理,明知局长女儿是嫌犯主要袭击目标,为什么只派了我们两人去局长家蹲点?”

  “不要埋怨了,大队人马不都前往嫌犯住所对嫌犯实施抓捕去了吗?”

  金合欢提醒我专心开车,我看了一下路面,直接提出质疑:“嫌犯会那么傻吗,身份暴露后还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听我这么说,金合欢也愣了一下:“对啊,如果他有这么傻,早就落网了,也等不到今天!”

  我们二人同时身体一震,对视了一眼:“不妙,萧腾危险。”

  我加大了油门,警车风驰电掣的呼啸着直扑公安小区。

  我们担心嫌犯会铤而走险,这种人是比较执拗的人,既然锁定了目标,咬紧牙关他们都会干最后一票,而且他们反侦察能力特别强,他或许也猜到警方的部署,大批警力被调到他住所去抓捕他,对他来说反而有声东击西之效果。

  所以局长家才是最薄弱的地方,我和金合欢必须跟时间赛跑,在嫌犯作恶之前,把危险掐灭在发生之前!

  公安小区是一个花园小区,是市政配套项目的公务员住宅区,配套什么的还是比较好,而且依山傍水,采用洋房建筑结构,每一栋小楼都有一个地下车库,而且还是独立的,局长家的7号楼位于小区中央制高点,看起来像众星拱月。

  门卫知晓我们来意之后,立马打开大门,带着我们直奔局长家7号楼,此刻,7号楼地下车库竟然开着,车库里停着一辆黑色大众,看到这辆车,我和金合欢的心都快要跳出来。

  我问门卫:“这辆大众是什么时候进的小区!”

  “大概半个小时之前……”

  门卫回忆说,金合欢失声道:“你们是公安小区,管理为什么这么松散,这明显是外面的车,怎么可以随便放进来?”

  “不,这辆车是刷卡进入,而且刷的是特别通行卡,这种卡在小区里面只有领导级别的家属才持有!”

  门卫说。

  我和金合欢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看来嫌犯跟萧腾是现实中认识的啊,要不然萧腾怎么会把自己的通行卡给嫌犯。”

  “有没有可能,萧腾当时就在这辆车上?”

  金合欢提出了一个见解,我说:“如果萧腾已经被嫌犯带出小区,那嫌犯为什么还要回来,这有点违反常理啊!”

  金合欢柳眉一沉,说:“可能在嫌犯看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又或者说,嫌犯根本就是想在局长家中作案,这样做才能达到他的目的,极大的挑衅公安系统……”

  “说毛线,上去再说啊。”

  我一把把金合欢拽出了警车,现在关键时刻,岂能在这里多费唇舌,贻误战机?

  金合欢拔出了手枪,咔嚓打开保险,我吩咐门卫赶紧通知其他保安,封锁所有小区出口,金合欢拿枪守住7号楼的正门,我绕道后面的的阳台,如果叫不开门,就决定强攻。

  我到阳台下面时,看到客厅里闪过了一个男人的身影,这身影我记得相当清楚,正是那天跟我搏斗的嫌犯,他化成灰我也记得他。

  不知嫌犯有没有发现我,反正身影一闪,就看不见了。

  这时,金合欢已经敲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位身穿睡衣的小女孩,金合欢问女孩:“你是萧腾对吧,我们是你爸爸的同事,前来调查一件案情,希望你配合我们。”

  听到金合欢敲开了门,我迅速从阳台跑到前门,冲进了客厅,那睡衣女孩一把拦住了我:“哎呦你是谁,不知道这是公安局长的家吗,怎么可以随便乱闯?”

  我把睡衣女孩推给金合欢,冲进房间,在各个屋子里搜索嫌犯的身影,竟然没发现任何踪迹,门窗阳台完好无损,看起来没有一丝痕迹。

  金合欢和睡衣女孩被我的举动惊住了。

  我搜了一圈后,一无所获,转身走到睡衣女孩身边,抓起她的手问道:“快说,刚才房间里面的那个男人呢,藏哪里去了?”

  “什么男人,你神经病啊?”

  睡衣女孩怒气冲冲的想甩开我的手,但没有甩掉,我提声说:“别跟我装傻,我明明亲眼看见那家伙就在你家客厅里,难道我出现幻觉了?”

  “你就是出现幻觉了,胡说八道,我刚才明明在家睡觉,哪有什么男人……在胡说八道小心我叫我爸撤你的职啊!”

  睡衣女孩不但使劲甩我的手,而且说话还嚣张至极。

  金合欢怕事情闹僵,连忙上来把我们劝开,把睡衣女孩拖到一边安慰去了,我给梁队在电台里报告情况:“梁队,我在局长家发现了嫌疑人踪迹,但是局长家属不配合调查,我们该……”

  “收工。”

  忽然梁队在电台里说了两个令我大惊失色的字。

  我他妈失控了,对着电台嚷到:“收什么工啊,好不容易发现了嫌犯踪迹,为什么不顺藤摸瓜摸下去,在这关键时候收工,梁队你是开玩笑吗?”

  “洛安,这是命令,你必须马上给我执行,马上,立刻收工!”

  梁队在电台里断然说到,听那口气,毫无动摇的余地,我愤然把电台砸在沙发上,金合欢刚劝好那睡衣女孩,看到我突然发飙了,试探着走过来问我:“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吃了炸.药了吗?”

  “我没吃炸.药,我是吃了老鼠屎了,堵心。”

  我摇着头,垂头丧气的往外走去,那睡衣女孩挑衅的说:“哼,在公安局长家里抓坏人,你们脑子进水了吧?”

  回到警车里,我靠在驾驶座上,回想着刚才睡衣女孩的一番话,喃喃说道:“她说我脑子进水了,做为一个正常女孩,该不该这么嚣张?”

  “得了,你一个大男人,还在跟小女孩见气吗?”

  金合欢心情也极差,案子眼看就要破了,结果关键时候被叫停,这对谁谁能接受得了?

  不过她表现得还算安静,最起码没有我这么激进,她说:“要不我来开车吧,我看你现在就是个火.药桶,我怕你把车给点着了。”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金警官,你难道不觉得,今天这件事有点诡异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123/26158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