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156 问好

第156 问好


  比起桓家叫人不可思议的温和气氛,果然还是亦敌亦友的慕城主人,交流起来更舒服些,慕流央自然也是同一个想法,难得直接的做出了回答。

  “她的事我也不能说全部知晓,总之,不要招惹就是。”

  他瞥向南台之下一角,独自站着目光始终落在白狼身上的桑衍,继续道。“她于世家之间也没有冲突,倒是与西疆有些恩怨,你们若结盟……”

  他不必将话说完整,几人也都知晓。

  “西疆?你过虑了。”不只是秦似锦,世家向来不会把话说完整,可秦似锦还是认真承诺道。“‘至东’不可拆分。”

  这一句是真话。

  至少他秦家是如此,慕家不用说,反正也是慕流央一人独大,至于桓家,虽然说奇怪了些,但那么‘其乐融融’的一家子,叫他们为了利益和西疆合作,想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非要假设个场合的话,他宁愿假设是因为慕流央调戏桓书软,所以桓家决定脱离至东和慕家宣布开战……

  “你们说的阿衍,是和软软关系很好的那个‘桑衍姐姐’?”桓琅脑子里可没有多余的地方分给什么阴谋什么世家争斗,全装着桓书软呢。“你们不是讲,那人和帝君有关系吧?”

  “目前看来,是伴侣。”

  秦似锦的话叫秦旭浑身一寒,立刻咬着牙低声道。“姑奶奶就是姑奶奶,长大了怎么找个男人也这么了不得……”

  “伴侣?”桓琅仔细思考了一下,随即问道。“那岂不是说软软又有一个厉害的靠山了?”

  慕秦二人是对桓琅这个妹控脑袋没什么期望了,恐怕连桓书软自身都看的比她的傻哥哥要清楚些。

  于是只听见南台处青年独自说道。“诶呀果然还是软软厉害!”

  ……

  短短一刻之中人们已经把白狼帝君来此的理由猜测过了一遍。

  只是参赛学生们的注意力很快从白狼身上挪开,毕竟无论对方如何,目前正站在广场中心被决定命运的人,是自己。

  确实就算这一场输了,如果真的有实力还可以在挑战赛中进入排名,可那样得来的辉煌始终不如三场全盛多些,所以这一场也至关重要。

  如果被观战的世家子弟看见,待毕业后便有机会投入麾下,而不必要自己一步一步向上艰难爬行,是天赋中流的平民学生一步登天的紧要关卡。

  “一号。”

  在东亭亲自出言将所有人目光吸引至自己身前的时候,那些个选手也浑身一颤,拿着一号木牌的人立刻转向比武台方向,那儿有两座略小的悬台升起。

  两个一号甚至没听见东亭公布他们的名字,手脚麻木的向着一侧悬台走去,而随即东亭将名录翻开,继续道。“二号,北衡三年院郑秋。”

  郑秋目不斜视的走上比武台,专注的盯着对面边缘处的结界,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他忽然往南台方向瞥了一眼,又收回视线。

  台下哗然。

  谁都没想到第一组中就有足够精彩的‘表演’,众人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成为这只凶兽对手的人是谁,又是否会被对方轻易打败。

  毕竟最初团体赛郑秋与慕流央的一战虽然算是势均力敌,可一换一的结果叫这场战斗草草结尾,等待着郑秋大显身手的人可不是十分失望吗?

  “另一人……”东亭抬眸,在场中一晃而过。

  角落中的桑衍望着掌心木牌上一个‘二’稍有些无奈,她也并未犹豫,抬步向着悬台走去,耳边是东亭平静的声音。“东亭一年院,桑衍。”

  立时观众们便有了些失望的神情。

  “一年院啊……没听说过呢。”

  “是个这样纤细的小女生,说不定会被打死在台上。”

  “胡说!郑秋这人一向不会下死手,很正直的!”

  见新认识的两个北衡学生争吵不停,身侧的东亭少女用手肘怼了怼叫他们看向自己。“你们这就不知道了。桑衍没听过,总清楚黑龙吧?”

  “黑龙?!”

  几个少年惊讶的互相一望,都觉得少女是在说谎。“不可能吧,那位传说中的最强,就算真是女子,也该是个高壮些的,瞧这个,秀气的很呢。”

  “我们少主不也秀气的很?”少女听不得少年对黑龙有所贬低,反驳道。“你是看不得人家好看,她可是少主一手教出来,一定会赢。”

  “诶,她的师父不也只和我们郑师兄打了个平手吗!”少年急忙维护自己的崇拜对象,只是也没敢对慕流央直呼其名。“区区一个徒弟……”

  “那是场上的计策,这回你看着,肯定是黑龙能赢。”一旁不认得这几人的少女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插话道。“不信就打个赌,谁输了谁要打扫广场的。”

  “赌就赌谁怕谁?你们输了给我们打扫北衡客院!”

  桑衍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背上了某少女的前程,她在郑秋面前站定,对方眸子缓缓落在她身上,片刻后开口直言道。“你并非我的对手,若不想受伤便从台上下去吧。”

  这么嚣张?!

  连一号台上原本十分紧张的二人也被此处吸引,一时间场上安静下来,只等着桑衍的回答。

  桑衍倒是看得出对方并非挑衅,而是一个不善言辞的武痴,凭借多年的经验判断出桑衍体能,然后为了不叫小姑娘输的太惨,才好心出言。

  也正是说明了这人一旦出手,不会再估计对方与自己的任何差异,就算原本就能轻松获胜,也必当全力以赴。

  “若不动用诸神,你必输无疑。”桑衍的回答叫郑秋一愣,他确实在打斗时候很容易遗忘自己的诸神,因为太多人只要被近身,连诸神都不会记得动用。

  只凭自己的这双手便能将敌人打败,又何必再借由外物呢?

  只是……

  少女并不算高的音量在寂静的广场上十分清晰,只是没有谁把这当成了一回事,连台上的容青也兴奋的推了推东亭。“你家这小姑娘,挺凶的嘛。”

  别管能不能赢,上来先输出一番,这份气势他喜欢。

  比起保守的东西两方,北衡对于女子的态度可是没有什么分别,或者说因为女子天生体能就比男子要弱一些,反而导致北衡的女子更凶了。

  梳发贴花秀气的不行,打起架来也是一个比一个不要命。

  容青还就喜欢桑衍这般的后辈。

  “过誉了。”

  东亭虽然谦逊了一句,可那副表情分明是觉得理所应当,叫容青忍不住开口打击他。“可是啊东亭,郑秋那小子手下很重,小心伤着这孩子。”

  确实不畏强敌是个优点,但若是自不量力就不好了。

  东亭只是平静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将目光放回悬台,容青摸着下颌心道自己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啊,怎么东亭就平白无故瞪他了呢?

  台上郑秋见桑衍很是认真,并未如其他人所想般轻视起来,而是竟真的心生警惕,抱拳道。“既然如此,请吧,桑衍小姐。”

  话音初落极重的一拳便已经落在桑衍面门之前,她本能的向后躲避,身体却撞在空间结界之上,被封住了两侧的全部去路。

  郑秋竟然选择在最开始便以诸神应战!

  桑衍身子一矮逃出攻击范围,郑秋无法收回的一拳撞上结界,将其瞬间击碎,可回手之时,却与桑衍对上一掌,谁都未曾后退一步。

  郑秋皱起眉头,他自知力气极大,就是慕流央来也不能完全接住,可少女被黑色火焰所覆盖的白皙手掌之上,竟然连受伤的痕迹也看不见。

  她步下纹丝不动,却没准备继续和他较量力气,火焰顺着郑秋手腕蔓延而上,郑秋本能感觉到了危险,连忙撤手,神色一动,空间扭曲起来。

  桑衍身侧空间被强行捏紧向着她挤压而来,可这股力量被她周身的黑焰抵挡,甚至有余力眸子一抬,叫郑秋手上的火焰向着他心口爬去。

  郑秋只觉得呼吸一滞,双手便从视野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腐败伤口上火焰丛生,命魂处一阵颤动,叫他不得不中断了诸神的控制。

  然而他只是双手成拳,稳稳击出。

  桑衍并不惊讶。

  对方显然是对命魂的控制一般,可对身体的熟识程度已经到了就算是看不见、甚至于在自身的感知中消失,也完全不受影响的地步。

  自从命魂被发现之后,体术的地位便在逐渐衰退,首先退位到辅助的位置,直到在某些特殊诸神的人们手中,彻底消失不见。

  如郑秋般将其完全作为主要攻击手段的人,少之又少。

  在桑衍侧身躲避的时候,拳风竟将她身后比武台的结界撞出一片碎裂痕迹,虽然很快恢复原状,却也令场上围观之人一阵心悸。

  若这一拳结结实实落在少女身上,说不定骨肉也会被撕裂开来。

  桑衍不与他正面对抗,但却也很少躲避,只在迫不得已的时候绕开距离,明显是不想对方发现她的攻击路线,可身子一转,竟与郑秋相遇。

  对方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个位子,抬腿踢来,桑衍却借势跃起,按在他肩膀处翻过,被死死扯住手臂摔飞了出去。

  轻巧落地的桑衍并没有受伤,平稳的步子走到郑秋附近,听见郑秋如此疑问道。“你的功夫,和慕家少主有什么关系?”

  桑衍这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了解她的路线,开口回答道。“师承。”

  她于体术之上没什么天赋,复制的本事倒是没谁能超过她,但这也导致了曾和慕流央交过手的郑秋,不需试探便已经熟悉她的风格。

  “正巧,我与慕少主还有未分胜负的一战。”郑秋步下一重,整个人似乎化作一头出笼的凶兽,声音也凶狠了些许。“便由桑衍小姐——作为对手吧。”

  桑衍确实没想过对方明明力道这般沉重,却还能提升自己的速度,只是对她来说攻击只有碰触到她的那一瞬间,和随着每一次碰触侵入对方命魂的黑焰。

  她抬臂挡住对方压下的手刀,随即看上去明明是优势的郑秋突然后退一步,他喉中发出轻咳,抬手抹去唇边血迹。

  少女平静的站在台上,他却离边缘极近,浑身沉重无法抬手,命魂中的力量正毫不顾忌的攻击己身,导致他步子一晃,退下了比武台。

  “我输了。”

  场下鸦雀无声,只有少女步下黑焰正缓缓回笼。

  “我赢了!你要负责打扫广场!”某个少女激动的叫喊成了这场战斗的结尾句,她用力拍着不认识的北衡少年,兴奋说道。“是黑龙胜利了!”

  少年呆滞的望着台上,忽然听到身侧同伴低喃道。“东亭……竟然也有这么暴力的打法?”

  和郑秋硬碰硬,虽然是借助了诸神,但就算是强化相关也很少有敢这么打的,在擅长迂回和套路的东亭之中,居然有这样一位强者。

  年轻、女子,强的不可思议。

  “你们两个,该不会要质疑黑龙大人吧?”东亭少女神色立刻鄙夷了起来,嘲讽道。“一天到晚总是女子如何女子如何,看到了吧——”

  只是她话音未落,少年便燃起斗志般高声道。“看到了啊!原来北衡之外还有这么多了不得的人物!”

  果然是不能把目光局限于区区一个方向,必须要完完整整看见这天下才行,少年瞥了一眼满脸疑惑的少女,心道说不定这个也是个厉害的家伙呢。

  他决定了,要变得更强才行!

  郑秋不知道自己的学弟有了努力的理由,他看着台上的桑衍,出言提醒道。“是我大意,但如今你诸神已经暴露,接下来恐怕不好走。”

  若是完全不清楚桑衍的诸神,应该没有谁能在她手里赢下第一场,可是一旦清楚之后,不叫她近身拉开距离,不能说少女必输无疑,却也会战斗的很是艰难。

  “多谢提醒,不过你不必担心。”桑衍站在不远处甚至没有向他的方向多走一步,转过身向着另一悬台的胜利者看去,背后突然传来声音。

  “桑衍小姐。”郑秋沉默片刻,脸颊上晕出一片难以分辨的红,略有些犹豫的开口说道。“请代我向慕少主问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287417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