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145 骨幡

第145 骨幡


  虽然也并不是想如此赢过赫湉,但顺势中止也好,她望向还没回过神的少女,正要出言,突然看见她一只眼睛正缓缓褪去幽绿,恢复为黑色。

  赫湉见桑衍突然顿住,然后有些不知该怎么描述指了指眼睛,急忙从袖中取出妆镜,捂住了眼睛跳下比武台,唤道。“翡翠!”

  黑猫从缝隙中挤入,来到她身边,赫湉从黑猫颈带上系着的小瓶中点出一滴服下,眼睛便又染上了残忍、却令人忍不住一直看着的幽冷绿色。

  ……原来这少女的眼睛,是药剂改变的啊!

  “咳。”赫湉本来气势汹汹的,但这事被发现,她也不能再理直气壮的说些什么了,有些尴尬的开口。“那个……请你不要告诉别人。”

  如果被那些崇拜她猫瞳的小姐妹知道,她就跳进蓓霜河死了算了。

  “……嗯。”桑衍总觉得自己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

  “你很强,我服气了。”赫湉是个很典型的北衡女子,傲气不服输,可又对胜负坦然的过分。“盛典果然是能者辈出,我希望你能一直走到排名赛去。”

  长辈总是说年纪和经验很重要,但是拥有如此诸神,她已经打败了多少个三年院?她想让所有人知道,天才是不受束缚的。

  从这一点,倒是和许行素很相似。

  “承你吉言。”

  桑衍平静的语气叫少女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双手将黑猫环抱,正要开口余光却瞥见仍盯着这边的白衣男子,不知怎的,突然就不敢多言了。

  “告辞。”赫湉轻提裙摆,在意衣着的模样和苏猗湖有一拼,她径直分开仍在议论的人群,向着客院方向走去了。

  桑衍一人留下,周围可就不敢再做议论了,她绕后躲过聚成一群的学生,走到白狼身边。“禁林的那位,处理好了?”

  “算是吧。”白狼心道谅那家伙也不敢再多嘴一句,他略低头望着桑衍神色似乎同二人分开时候不同,猜测道。“骨幡村落那边有消息了?”

  “嗯。”桑衍轻一点头,她始终很在意村中茶馆之下的生命气息。“翎羽卫还有些消息可以告诉我,就今晚,如何?”

  正好是个人赛之前的间歇,若是皇室打算做些什么,个人赛第二场肯定是引起混乱最广的时间,在这之前将此事终结,也不叫东亭为难。

  “好。”白狼的回答短促而果断。

  ……

  身穿黑衣,衣襟上是翎羽卫标识的少年,正缓步退后。

  他向后抬起手,做了个撤退的手势,叫藏在林中无声无息的少年们,都避开了战斗尽可能退往后方,见所有人离开危险区域,他这才松了口气。

  面前的青年人体型消瘦,他面色不善,手上抓着一只长杆,杆头挂着野兽头骨,正撞在长杆上发出碰撞声音。“我再问一遍,你是什么人?”

  “过路之人。”秦家少年盯着的并不是青年,而是他身后那只神色萎靡但仍警惕关注敌人动向的黎兽。“只是路过而已,你何必如此紧张?”

  黎兽闭着眼睛趴卧在地上,皮毛上覆盖着一层粘稠物质,如淬了血般带着腥气,他听见少年回答,喉咙低吼,尖锐的爪收拢挠进了土壤。

  仔细一看,才发现那黎兽眼皮竟是被不知名的丝线缝合。

  “路过?算了,反正杀了你就是。”青年眉间满是不耐,举起长杆向着地面重重一敲,黎兽猛然站起,丝线断裂,睁开了一双黝黑的眼。

  令人感到恐惧的是,那是一双属于人类的眼睛。

  满含着惊恐的眼睛锁住仍在后退的少年,随即高高跃起落在少年身后,少年不得不侧过身防着二者同时攻击,而那野兽,也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

  拿长杆的青年却是躲到一旁不欲参与战争,黎兽凶狠攻击,少年并未随身携带武器,只能狼狈翻滚,指尖一道光刃向着兽爪而去。

  光刃撞在对方皮肉上,像是陷入泥潭似的,片刻后被彻底包裹消失不见,少年心下一跳,见黎兽完全不受妨碍的向自己扑来,定在原地般动弹不得。

  突然面前有黑焰逐渐攀爬而上,凝做一道屏障,将黎兽彻底阻隔在外,兽爪没能将其打破,反而叫火焰沿着腿脚攀爬,又猛然缚紧。

  可黎兽并不受其影响,就好像全身血肉也并不是活物,只有眼中锁定的猎物,眼前凭空出现一缕白焰,深入眼底将那双眼彻底剜出。

  少年被这一幕惊呆,他向着一旁的桑衍白狼二人望去,出言提醒道。“黎兽不过死物,要将其主人击杀才行。”

  果然黎兽发出了凄惨的嚎叫,可仍旧在活动,桑衍左右一扫,看见转身欲走的青年被白焰圈住脖颈,硬拉回了场地之中,兽骨高幡也摔倒一旁。

  “你们是什么——咳咳——”

  青年见此,竟然不顾自己脖颈处的红痕,拼命伸出手试图将长杆握住,只是长杆已经倒地,风化的兽骨摔在地上,化为碾粉。

  就在瞬间,黎兽也如被定格般停止活动,片刻后重重倒地,身体腐烂融化为一滩血水,渗入焦黑的土壤之中。

  青年不再挣扎,用阴冷的一双眼,望着桑衍缓步走来。

  “这就是‘骨幡’?”桑衍俯身将长杆拎在手中,不知是什么做的,意外的轻,其上细细雕琢古怪符文,碰触时候耳边有莫名其妙的风声。

  她手上用力将其折断,眸子一沉望向躺在地上的青年。“你是那村子里的人?”

  青年不言语,死盯着长杆,片刻后吐出一口血,歪向一边没了声息,桑衍一怔,绕过来看着青年眉心迅速蒙上一层灰白,直起身抿唇不语。

  “该是诡术反噬,侵蚀心脉致死。”少年的声音叫桑衍回过身,他自我介绍道。“桑衍小姐可是?我是翎羽卫的首领。”

  他显然已经从秦似锦处得知了桑衍的交流方式,很干脆的忽略了还在一旁观察长杆的白狼,直白的开口道。

  “这村子白日里只有一老者一壮年男子,听男子管那老者称是师父,但一到夜间,村中便能听见野兽嚎叫之声。”

  “只有夜间?”桑衍瞥向那青年的尸体,明明白日野兽也可以活动,为何这村落只有夜间才有声息?“可有其他人行痕迹?”

  少年摇了摇头。“之前失联的三个人,有二人魂灯未灭,却无法联络到,且感受不到气息,许是这村落中有屏蔽气息的阵法。”

  魂灯是世家为了保护自己子弟的手段,向来点在家祠之中,以一缕魂魄为息使魂灯长明,若对方将死魂灯闪烁摇晃,若对方已死,魂灯将熄。

  既然魂灯未灭,这二人显然还没有同之前少年落到一个下场,许是就仍在那村中某一角落。

  少年见其抬头,主动继续道。“约是辰时村中起炊,巳时便热闹起来,正门外有人沿着围墙巡逻,正反两条路线几乎没有交班的时候。”

  “若是想不引起注意,最好是提前埋伏进去……”桑衍见少年摇头,声音低了些。“村中除了房屋一片空旷无法埋伏吗?”

  “是。”少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这不是最后还是惊动了他们吗?“村中虽没有感应气息的阵法,但每一间房屋中都有‘住民’。”

  野兽的五感比人类要强的多。

  若是无法不惊动村中之人,他们也只能硬闯了。

  少年望着桑衍,欲言又止,他担忧魂灯未灭的两个兄弟,可说实话,虽然秦似锦告诉他不要小看这二人,但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女……

  “如果那两人还活着,我会把他们带回来。”桑衍平静的声音意外的安抚了少年的情绪。“叫那些人退到府西去,别让任何人过来。”

  “我知道。”少年点头,他咬着牙最后只是说道。“请小心。”

  ……

  夜色初上,禁林中隐约有了些野兽活动的声音。

  白狼深金的眸在模糊月色下隐隐约约,望见时候好像被某种大型野兽盯住了似的,并不似人类,林中野兽也主动避开他身旁。

  眼前的村落仍旧黝黑一片,能听见沉闷的交谈声,片刻后,有一点灯火被高高架起,透过围墙远远能被附近的旅人看见。

  白狼眸子一动,立刻低声说道。“村里点灯了。”

  枝桠间的桑衍被惊醒,揉着眼睛坐起身,明显还没清醒就顺着树干滑了下来,轻巧落进温暖的怀抱中,她小小打了个哈欠,向着村子望去。

  村中已经挑起数只灯火,正门被打开一条缝隙,有个牵着家犬般将野兽系在手腕的男人,一手长杆一手挑灯,沿着围墙缓缓向前走去。

  东亭的夜风也算不得冷,但还是叫桑衍往温暖的背后退了退,她试探着将黑雾探出,一点点接触野兽的感知范围,对方突然不安的左右摇晃起来。

  桑衍立刻收手,身后白狼站起身拨开林木向着野兽走去,可差不多也是同一个地方,野兽发疯似的撕扯锁链,明显是有所察觉。

  什么都没看到的男人并没有喝止他,看来是非常信任它的感知能力,警惕的四面一望,但只当是误闯的鸟兽之流,继续向前,没有停留。

  “那东西靠的并非是‘五感’。”白狼回到桑衍身边,明明巡逻已经离开,他却偏偏仍要和躲在丛中的桑衍挤在一处。

  “恐怕野兽虽是死物,但放在他身体之中的,却是并没有完全融入身体的魂灵。”

  人类灵魂脱身,能看见世间全部的‘存在’,不受任何气息的蛊惑打扰,所以就算是白狼,只要他真实存在于此处,便能被骨幡所控的野兽察觉。

  “将巡逻引开?”桑衍脸颊边是白狼卷在一旁翘起的白发,随着他俯身的动作蹭在皮肤上,叫桑衍用手指抵着他的下颌将其挪开。

  白狼虽然是退了一步,仍旧将桑衍整个圈在怀中,他望向不远处已经出现的第二队巡逻,低声道。“看他们的样子是死守着村子,不会离开。”

  明明刚才野兽已经感觉到了不对,但巡逻还是选择继续向前走去,说明这林中是否有人他们毫不在意,但想进入村子是绝对不行的。

  “从茶馆那边硬闯进去吧。”桑衍心想着若是惊动对方,茶馆之下皇室的那些人说不定会选择撤走,他们此来可不是为了什么诡术才来的。

  “好。”

  白狼立刻起身,两人绕着附近密林至那日茶馆的方向,攀上高处向村中望去,茶馆背靠着围墙附近并没有特殊的守卫,人们都集中到了村头。

  奇怪的是,一直在沿着墙巡逻的数人,竟然也没走到这里。

  见四下无人,两人便干脆的翻墙过来,围墙确实很矮,对于桑衍不是什么困难,落地时候悄无声息,没引起任何动静。

  茶馆方向无人巡逻不说,连灯火都没有,门扇闭紧,非常原始的挂了一把锁,锁上虽然曾经有过刻印,不过如今已经完全被抹去了痕迹。

  “……这些人,是一开始就没打算阻拦吧。”桑衍看见甚至连锁都是坏掉的,用手一扭便断开掉落,茶楼的门吱呀一声,向里面晃了晃。

  看来骨幡这一脉确实如白狼所说,十分没落,面对来人根本没有抵抗的心思,只寄望对方只是为皇室而来,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还是说,以皇室为饵,结束后将其一网打尽呢?

  不过桑衍还是认为,这一只锁便意味着示弱多些,她本也不欲多生事端,若这些人只是迫不得已接纳皇室,她也不会插手到村落的事情中。

  东亭自会接手。

  白狼早已将门推开,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老旧的木门居然乖巧的一声不吭,黑暗茶楼中十分寂静,只有踩踏木板发出的‘咚咚’声清晰可闻。

  “这里。”他慢悠悠走到酒柜附近不起眼的一处,手指敲了敲柜门示意桑衍要往下走,这里便是入口。

  这人怎么知道的?桑衍见他眼带笑意闭口不语,就知对方是在等着自己问呢,偏她不问,毫无察觉般走至酒柜,足尖在地板上轻踏。

  果然,这处声音不同,看来白狼上一次在这儿绕过一圈,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地方。

  “这么聪明做什么?”白狼不满的在酒柜中屈指一敲,立刻有机关拉动之声,柜子下陷一些,带着附近的地板也向下拉出一扇地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293543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