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136 恋爱咨询

第136 恋爱咨询


  望着桑衍同白狼低声交谈,然后双手相握,慕流央忍不住低叹一声,他在学会门口独自站了许久,人流自身侧穿行,倒是没有谁会停下。

  这是他的慕城。

  他没看见人群中有个穿桃红小褂的少女瞥见他,然后急忙走来,只是慕流央已经下定决心向城中走去,导致身后的苏猗湖没能叫住他的脚步。

  苏猗湖跑到学会门口,扶着墙大声喘息,她跑的有些咳嗽,可还是没追上慕流央,见对方彻底不见了人影,朱唇一抿。“跑的倒是快。”

  向着对方消失的地方望了望,那边是城中的方向,如果是慕流央,说不定是往幕府去的,苏猗湖犹豫片刻,最终决定先去幕府看看。

  幕府附近人流渐少,只有苏猗湖轻巧的脚步声在靠近,她站在慕府大门前左顾右盼,没发现慕流央的身影,是青蛇绕在她发间嘶了两声,叫她向一旁看。

  沿着青蛇所说向后方走去,院中逐渐传来了海棠花香,她疑惑的驻步,还真看到慕流央站在树下注视着院子的方向。

  他怎么不回去?

  还不等苏猗湖疑惑,慕流央便在一旁树上借力,翻身跃进院中,苏猗湖一惊眨了眨眼,心道慕流央回自己家还要翻墙的吗?

  她双手举起扒住墙边,怎么也上不去,最后提着裙摆费力爬到树上,望见慕府后院果然是开了一整片海棠,慕流央正缓步走入其中。

  东亭的海棠花期已过,可这里的却都一一盛开着,花枝饱满垂在枝头,似乎谁轻轻一摇便要纵身跃下。

  他自林间花瓣铺就的小路走过,衣衫上也落了一些。

  院门半开,隐约传来侍女低声的劝阻。

  “小姐,这样会弄脏衣服的。”侍女扶着坐在院中地面上的女子,试图帮她起身,但女子只顾俯身以手指挨着新破土的嫩芽,小声呢喃。

  “又要开花了呢。”

  她突然站起身,吓得侍女在后方扶她手臂,怕女子摔倒,女子却毫不在意,踮着脚尖折下新枝,把带着一株海棠的新枝捋去杂叶,叫侍女俯身。“你过来,低下头来。”

  侍女不安的只得照做,感觉到自己长发正被以新枝盘起,忍不住小声惊道。“小姐,奴婢怎劳您——?”

  “别动。”女子不满的命令,她将海棠调整到侧面,就如母亲为她整妆那般,叫海棠最美丽的一面示人,许久,后退一步,叹息道。“真好看。”

  侍女被夸奖的略低下头,意外瞥见女子手指已经被枝桠划伤,一道红痕,受惊的急忙拉起她的手检查,就要退出院中。“小姐,我去拿药剂来!”

  院外的慕流央见侍女离开,缓步入内,慕流萤正无聊的坐在石桌旁,她没注意到慕流央已经走入,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小小打了个哈欠。

  有些累了。

  她眼睫上沾染着困顿的泪水,眨眼时候蒙做一层雾气,叫她不安的揉了揉眼睛,被慕流央轻柔的握住了手。“别揉,脏。”

  慕流萤回过身来看见他,突然抿着唇笑了,慕流央看见她的笑容,心口一紧,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握着慕流萤的手忍不住用了些力气。

  他蹲在对方身旁,额头抵着女子小臂,声音轻到一吹即散。

  “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慕流萤自然不知,只是仍旧笑着。

  苏猗湖于高处望见这一幕,见慕流央是说不出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也没有原本那么兴奋了,她抿着唇看着院中与慕流央极为相似的女子,垂下了眸子。

  那女人……是他的姊妹吗?

  慕流央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他是世家少主,三分之一至东,慕城主人,无论何时首先做出‘姿态’,也是必须。

  脆弱的一面?

  不,连弱点都不该有的他,从被宣布成为继承之人,以‘少主’名义站在所有人面前的那一刻起,脆弱的一面便已经被抹杀。

  苏猗湖胸口处有些说不出的感情,叫她不想再看,低下了头。

  嫉妒?

  也不是。

  只是觉得,若这人是跪在她身前,拉着她的手,痛痛快快哭上一场,将那些不能同旁人言语的事情尽数说出的话,苏猗湖也会很高兴的。

  等等,这不就是嫉妒吗?

  苏猗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惊讶,她身子一晃险些掉下去,好险扶住树干,心口擂鼓似的跳个不停,叫苏猗湖分不清这是因为受惊、亦或是刚刚的想法。

  她与慕流央至今仍是止步不前的原因,是因为两人都不想首先交心,两个世家继承人的联姻,谁先想过一句‘喜欢’,谁就已经输的彻彻底底。

  所以,她已经输了吗?

  ……那又如何。

  既然她喜欢,就把这个人抢到手里,逼着他说出喜欢不就是了?

  慕流央,是她的。

  苏猗湖身上突然散发出的阴狠气息连青蛇都吓了一跳,他从她肩膀上爬下,远远看见慕流央独自站在院中,垂眸不语。

  ……

  南皇客院。

  “诶,问你点事情行吗?”

  商与提着食盒走进客院居所,便看见离火一脸苦恼趴在桌上,听见他推门进来,便立刻用犹豫又害羞的声音问道。“就一丁点,很快就能结束。”

  害羞?

  商与为自己的想法打了个寒颤,他把食盒放在桌上,布开餐具,这才正视和自己性格完全不同的小学弟。“你问吧,如果我能答上来的话。”

  这时候商与还天真的以为,会是些关于盛典的问题,没想到对方一轱辘翻起身,扯了个凳子跨坐在他身边,扶着椅背问道。

  “你说……为什么会想欺负一个人?”

  “?”

  商与觉得上来就是这么难以回答的问题,让他有点心里打鼓,离火是个直白的性子,从来不问为什么,而且这人意外的正直,没见他欺负谁啊?

  “你说的这人该不会是我吧……”

  “怎么会是你?”商与觉得只是个玩笑,却令离火恼羞成怒,他对这句反应大的有些不正常,偏自己却一无所知。“是别人啦是别人。”

  “你得细说,光这一句我也答不上什么。”商与夹了一口菜,见离火脸颊通红硬是不答话,问道。“你是讨厌他?”

  “不是。”离火咬着一块糕点,商与以为对方会相当没形象的含着吃食说话,谁知离火嚼得仔细,完全咽下后才口齿清晰的开口道。

  “就是想让她,注意到我吧,我觉得可能欺负她,她就能注意到我了……”

  “噗。”商与险些将茶水喷出去,他张着嘴惊讶的望向离火,见对方扭扭捏捏一脸无辜,许久,才犹豫着问道。“你说的,不会是个小姑娘吧。”

  “就、就是个小姑娘呗。”离火说的十分缓慢,有几个字都变了音,他最终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北衡的副队啊,叫柳玲珑那个,你见过的。”

  商与当然见过她,她和离火一见面就是拳来腿往,导致南皇北衡总是两厢对望,就没哪次是正经说过一句‘你好’的。“见过啊,长的很漂亮。”

  “对吧,我觉得她漂亮的可以和至东第一美人一拼了。”离火见商与夸她,立刻兴奋起来,金褐色的眼睛里有星辰闪烁。“北衡制服也好看,衬她!”

  商与觉得自己已经不用再听下去了,他把茶杯放在桌上,望着犹不自知的离火,一字一句问道。“你看上人家了吧。”

  刚刚还兴奋的不行,离火却在瞬间沉默了下来,犹豫了好久,才低着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商与没做回答,离火的性子十分冲动,能动手的事情绝对不会过脑子,如今他却是在认真思考,那基本上就是已经栽了。

  离火居然会初恋一个难度级别这么高的女子,他该说什么好?

  作为至今二十三载没有过偶遇的单身青年,他是没办法给热血沸腾的少年们什么好的建议了,但他其实不太看好这一对,不是因为别的,只是……

  离火还处于喜欢谁就欺负谁的阶段,那位柳副队又是个暴力不服输的性子,离火也许是越打越喜欢,可不知情的柳玲珑会逐渐厌烦这种纠缠也说不定。

  而且柳玲珑是北衡院长唯一一个收入自己名下的弟子,肯定不会嫁到外方,他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穷小子,连大天赋者都不是,过不了长辈那一关。

  简单讲,前路坎坷。

  “我不劝你,离火,但你自己可得想清楚。”商与知道离火认真起来还是会仔细思考的,他虽然理智分析应该放弃,可感情又不是理智……

  万一是两情相悦呢?

  “啊啊啊真的是!”离火推了凳子站起身,觉得满脑子都是柳玲珑根本无法思考,向外走去。“不想了,我找桑衍打架去。”

  “诶……”离火急忙探身将离火扯住,无奈的劝阻道。“你是傻子不成?人家伤刚好你去找人打架?”

  离火用脑过度连这一茬都忘了,他叹了口气只好坐回来。“对哦,而且现在,他们本院的人肯定都在追查封长羽的事情,我要探病也得晚几天才行……那我去西疆打架怎么样?”

  “……你就不能安静些吗?”

  商与觉得自己这顿饭吃的很是胃疼。

  东亭啊多美妙的地方,想看什么书都有,有疑问随便一个裁决都能解答,如果真的有很重要的课题,主事们无论什么事都会放下,将外院学生一视同仁的讲解。

  这么美妙的地方,绝对是非战斗相关的天堂。

  在天堂中,离火居然只想着打架?

  没救了,这个人绝对没救了。

  为了劝阻,商与忍不住提到了对方的心头好。“柳玲珑那姑娘不是一看就喜欢安静的少年吗?”

  离火瞬间尖叫起来。“胡说!她就喜欢——”

  声音戛然而止。

  他似乎是对自己过激的反应有些气恼,长长一声叹息,沉默的走出去,顺便关上了房门,商与夹着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无奈的耸了耸肩。

  离火穿出客院,总觉得心里憋着一口气,他站在客院门口,看见不少学生望向他低声言语,离火不用刻意去听,也知道这些人正说着些什么。

  “那个‘离火’啊……”

  “并不是大天赋者,个人赛的时候好像也没表现出特殊的地方。”

  “那一定是还没认真起来吧?这么年轻,还有的是路要走呢。”

  “也只能在如今更嚣张些了。”

  离火任凭他们自身侧行过,金褐色的那双眸垂落下来,望着自己的掌心,许久,轻一眨眼,似乎毫无察觉般继续向前走去。

  他突然觉得,这盛典也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

  说是学生们叫各院师长看到的机会,实际上弱者永远没有出头的一日,无非仍旧是四个方向之间的阴谋诡计,谁都想杀了对方取而代之。

  无聊。

  无聊的过分。

  柳玲珑娇俏的模样绝对是他留在这里唯一的理由,就像那边那个白衣少女一样,个子娇小,步伐轻快……诶?

  离火一怔,认真去看,那旁面无表情侧身躲在树后的人,居然还真是柳玲珑,她不知是跟在什么人的身后,见并没被注意,才抬步向前。

  离火眸子一转,从侧面绕了过去,看见柳玲珑前面的人,是个穿着北衡主事服的中年男子,两人方向可能是往北门一角去的。

  柳玲珑显然对对方很是了解,跟了许久都没有被发现,直到北门一座不知名似乎是堆放杂物的院落,男人停下步子,左右观察后转过一角不见了踪影。

  柳玲珑眉头皱起,她略作犹豫,就在抬步的瞬间,背后传来疑惑的声音。“你跟着他做什么呢?”

  太过专注的柳玲珑被吓得猛一回身,探身过去的离火急忙后退几步,柳玲珑砰砰直跳的心口好半天才缓过来,她烦躁的扫了一眼对方。“闭嘴吧。”

  这么一来前面男人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她叹了口气,见颈侧有个毛茸茸的脑袋探出来左顾右盼,无奈的把他按回原位。“你怎么在这儿?”

  “这不是看你有难前来帮助吗?”离火也知道好像自己害柳玲珑跟丢了,傻笑一声试图蒙混过去。“所以你到底是跟着他干嘛?”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29675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