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128 坠落

第128 坠落


  秦旭一整场都无聊的很。

  要说东亭处人尽皆知的天才,还真不是一个比一个不喜欢露面的几位少主,秦旭靠着‘明日辉’在多少交流赛中保住了‘最强’的名号?

  甚至连郑秋小时候跟着师父来东亭,也被他揍过一顿。

  一个能以任何形式出现、完全反震力量的结界,就是说秦旭一旦张开明日辉,就变成了命魂中力量水平的对拼,任何技巧招式都没有用处。

  这还有谁闲的来招惹他?

  于是那个身穿北衡制服的少女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并不是很在意,反正这些人也只是偶尔路过,很快就会走开了。

  少女并没有如他所愿的离开,而是用新奇的神色在他不远处打量着他,那个神色叫他打了个寒颤,本能的防御起来。

  果然,原本还有几步远的少女,瞬间就已经近在咫尺。

  只不过秦旭和商与当然是无法比较的,和会吓到一步踏空的商与不同,秦旭第一反应是出拳,只是这明明毫无偏差的一拳,居然莫名其妙空掉了。

  “啊,看准些。”少女仍在他面前,位置并没有变化,秦旭眉头一皱,重新出拳,然后又一次失误,叫少女低低笑出了声。“错了错了,还差一些。”

  秦旭迅速对比了自己两次失误的角度,骤然发现并非他有晃动,而是少女些微的挪动了身体,只是因为速度太快,成了被他视而不见的错觉。

  ……是速度太快吗?

  “怎么,放弃了?”少女见秦旭垂手,失望的摇了摇头,随即幽绿的猫瞳中晕起兴奋。“那就让我帮你到下面去吧。”

  “?!”秦旭迅速警惕,只是少女的痕迹他根本就抓不住,呼吸间对方已经绕到背后,在他后背上留下了一个模糊的鞋印,只是……秦旭纹丝未动。

  少女力度不大,想在相对宽松的桥梁上把秦旭踢下去,还是不容易的,她不满的拉开些距离,掩饰般咳了一声。“你不是我的对手,自己下去吧。”

  “我们这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凭什么下去的是我?”秦旭这才发现少女的弱点,显然快速移动只有一瞬间,少女甚至来不及动用诸神把他踹到台下。

  如果只是移动位置那就容易对付多了,反正这不痛不痒的攻击又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捉不到她也无所谓,大不了就当她从没来过呗。

  “你怎么敢……这么和我讲话?”少女眸光立刻凶狠了些,但是配上她清秀稚嫩的模样,偏有种发飙奶猫的感觉。

  小猫咪伸着爪子在他面前胡乱抓挠,顶多给手臂上来一两道白痕,声音学着猛兽压低,从喉咙中挤出来的却是细弱的喵呜一声。

  这一来秦旭是一丁点危机感也升不起,倒觉着这小不点挺可爱了。

  当然他是绝不会这么说。

  他在秦家嫡系中摸爬滚打,顶着四面八方的恶意,终于从继承人的战争中活了下来,看人的眼力可是差不了。

  他压宝在了谁都不看好的秦似锦身上,甘愿忍受那个魔鬼的奴役,不过他果然没看错,秦似锦赢了,好歹他也不用再被嫡系追杀下去了。

  就他这般绝对没有失误的眼力来看,对面少女是北衡预备院,且出身自不亚于至东三家的势力,就算不是嫡系,也是家族中地位不可撼动的存在。

  他确实能在赛场上逞一时之快,逗弄这小少女几句,但对方回家之后,说不定就派一队人堵在东亭门口,非要杀他不可了。

  “那我也不能就这么下去了,多没面子?”

  秦旭一边回答,另一边仍警惕着对方的动向,实际上猛兽的幼崽,再幼也能杀人,他无法判断这少女是否已经是全力,若还有后手……

  “你该礼貌些。”少女声音未落人已经消失,秦旭无法控制的前倾了一步,那并未是他自己的意识。

  他望着似乎仍在不远处的少女,心道果然,少女一旦拉长消失的时间,他就会逐渐被‘推’下去。

  他不再言语,只盯着少女的方向,少女不知道他在观察什么,哼了一声动用诸神,再出现却停在面前的明日辉之前,神色阴晴不定。

  秦旭见真的拦住了她,这才松了口气,周身淡淡光辉组成的结界也缓慢散去,只是越发警觉。

  少女没有撞在结界上,说明瞬间移动并非是速度造成的,也不是穿越空间,所以……

  是停止了时间吗?

  停止住对方的时间,只是走到面前才发现,在动用诸神之前秦旭便已经将结界支起,不得不停下脚步,此时能够停止的时间已经结束,所以才……

  可怕的天赋。

  毫无限制,也毫无办法。

  上一个让他如此心惊的人,必然是独自喝止整个三年院的慕流央,三年院多少天才都挣扎不出一句那一句‘安静’。

  除了他之外,秦旭还从未见过其他堪称恐怖的天赋。

  如今倒是见到了,偏偏对方是敌人,幸好这孩子还年轻,命魂中的力量不会很多,无法支撑她做出更长时间的‘暂停’,只要他撑着结界,应该就没问题了。

  就在他抬头的时候,少女似乎要向前,秦旭急忙张开结界,只是已经来不及,呼吸停顿,然后眼看着结界缓缓合拢,而面前站着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少女。

  ——少女被关在结界中了。

  ?!

  “这下你无法行动了吧?”

  其实秦旭自己也回忆不起刚刚是个什么情况,但是结界已成,靠这少女是肯定无法打破的了,她再怎么挣扎,最多就是两个人都耗在这里而已。

  “你——”少女反复在结界内尝试着闪现,但是半球状扣在桥梁上的明日辉,只有脚下空中是出口,少女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

  尝试失败之后,少女反而冷静了下来,她将之前小女孩的神态全部收起,显然是生气了。“给你活着的机会你不肯,那我就只好把你打下去了。”

  秦旭听着对方冰冷的声音,心道那些天才都是从小就气势惊人的吗?

  年幼的慕流央又凶又祸害,年幼的桑衍那双眼睛能吓死人,年幼的秦似锦就是个魔鬼,年幼的桓书软哭一声震天响。

  就像年幼的他也从来没怕过什么。

  不就是个小女孩吗?他还能连个小女孩也斗不过?

  很快秦旭就有些后悔了,他还真的斗不过啊!这人无限制的消失就算每次只推一下,很快他也会被推下去了啊!

  最重要的是少女冰冷的神色,显然她的诸神并不只是如此,只不过有些在场上动用会造成不好后果而已,但若是被惹急了,她可不会再顾虑。

  就在秦旭心里打鼓的时候,结界微动,他侧过身,看见桑衍站在结界之外,但黑色焰火却透过明日辉侵入内部,正沿着桥梁向前蔓延。

  秦旭一直知道自己的结界只能拦住拥有实体的东西,如桑衍黑焰般说不上是什么、也许只是纯粹力量的这一类,是无法阻拦的。

  所以桑衍也不需要进来,站在外面便可以干涉结界内的战局,少女也注意到了对方,她与桑衍隔着结界对视,轻笑一声首先开口。

  “桑衍是吗?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东亭预备院的‘最强’。”

  秦旭心说这名号本来该是他的,但现在显然不是他开口的时候,他有点担心桑衍不会回答惹恼了这位大小姐,出人意料的,桑衍回答道。

  “是,如何?”

  平淡又令人突生愤怒的语气。

  “……如何?”

  少女果然第一次皱起了眉,似乎觉得她感兴趣的人如此无礼,有些辜负了她的期待。“让我看看‘最强’一名,是不是徒有其表吧。”

  少女本只是在以言语干扰对方,桑衍却错以为这般是开战的讯号,黑焰在少女惊讶的神情中缠上她双腿、腰际,对方无法抑制的跪倒在地。

  少女明知这是幻觉,她也仍能看见黑焰中自己的双腿,但却无法挣脱。

  自主认为‘双腿已经失去’便根本站不起身,命魂受到影响,烦躁的叫她连停住时间都做不到。

  “……”少女不喜欢这个姿势,她手指缓缓蜷起,声音轻的一吹即散。“你会后悔的,黑龙小姐。”

  ……

  等柳玲珑发现这边的事情时候,显然已经晚了,她心生焦急,希望那个大小姐别不顾一切在场上完全动用诸神,急忙想越过场地去帮忙。

  “别走呀。”离火阴魂不散的缠在她身侧,轻而易举拦住她的去路不说,还用那张看着就想来上一拳的脸,挡住了她的视线。“急着去哪儿?”

  “让开,离火。”柳玲珑见喝令不管用,气的一拳揍了过去。“你怎么总跟着我啊?!”

  离火被她问的一愣,竟然自己也说不出答案,只是拳风已到面前,匆匆躲避,逞强般解释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这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插你个头!”柳玲珑凌乱的打法显然不能对离火造成什么伤害,她停住步子用手掩住嘴大声喘息,声音委屈了些。“我们是敌人吗?”

  “我们——”离火见她眉心拧起,神色中搀着几分不能相信,话到嘴边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就连防御的姿势也逐渐放松,本能的向前走去。

  “行吧,既然你觉得我们是敌人。”

  可是柳玲珑见他不答,误以为这便是默认,白色的风流如长蛇般绕着她足下前行,衬着少女冰冷的眉眼。“那我就在这儿打败你!”

  离火解释的话已经说不出,只能举剑。

  然后所有的一切都停了下来。

  猫眼少女在静止的时间中站起身,她并不想浪费这短暂的一刻,命魂处一股诡异而庞大的力量正缓缓溢出,迎着桑衍逐渐抿起的唇色。

  如果少女成功释放出她所有的力量,时间会被更改到什么地步呢?

  少女这才发现对面的黑龙并未被停止的时间接纳,她受惊般抬起头,但力量已经在溢出,无法阻止,是黑雾强行将明日辉腐蚀出一个洞口。

  沿着边线盘旋至少女附近,在她心口蠢蠢欲动。

  更多黑雾也一一漫出,少女视若无睹,双掌捧着一团无形的力量,就在她松手的瞬间,黑雾扑上,如捕杀猎物的黑鹰般将其完全吞噬。

  只是显然,不是捕食而是厮杀,黑雾在逐渐减少,又更多的翻涌而起,最终力量被吞噬殆尽的一刻,桑衍步子轻晃,唇色苍白的半点血色也无。

  少女平静看着自己的力量被击溃,瞬息之后,暂停的时间恢复原状,秦旭猛然惊醒,回身发现明日辉已经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溃散。

  桑衍看得出状态不是很好,但也并未受伤,她指尖蜷缩着,小臂正无法控制的轻颤,连原本绵长到听不出的呼吸声,也变得沉重许多。

  “你是第一个能破这局的人。”少女的声音叫她抬起头,对方并没有如秦旭所想的那般愤怒,平静的好像只是路过而已。“算你赢了。”

  桑衍神色随着少女走过,少女站在桥梁边缘,抬步跳了下去。

  “你脸色很不好看啊。”秦旭走到她身侧,而桑衍缓慢摇头,并未答话,秦旭见她不说些什么,只好按下心中忧虑。“大局已定。”

  如今北衡三人南皇二人没有抗争的可能,西疆与东亭显然是东亭占优,只要南皇仍旧以坑害西疆为目的,可以说这一局东亭便已经是胜者。

  希望不要有什么变动才好。

  从慕流央失踪之时这一队人就已经很是疲累了,提前退场的还好,他消耗不多也算不得什么。

  只是桑衍撑到如今,就算她不说他也是看得出,对方诸神已经耗尽,并没有表现的那般轻松。

  只是毕竟西疆还尚且与他们人数相当,未到最终谁也不好断言胜负,这时候一星半点的示弱,都会成为可以击破的转折之处。

  “嗯。”桑衍低声应道。

  秦旭见她不想多话便也没再出言,两人一齐向东方走去,见此,封长羽也迎了上来,如一个结界相关该做的那般站在了最后。

  一道剑风。

  秦旭并未理会,桑衍稍稍抬了抬头,她知道那剑风是自西向东往东亭处来,但是她身后站着的是封长羽,对方抬手显然是已经准备动用结界了。

  于是她平静的挪开眼,下一刻剑风已至身前,重重打在肩膀处透体而出,鲜血瞬间浸透了衣襟,她茫然的步子一晃,自高空跌落。

  秦旭惊讶的回过身,陆斩香仍反手持剑立于队伍最前,显然刚刚的攻击便是她的手笔,封长羽侧身低头沉默不语,而柳玲珑和离火都是一脸的不能相信。

  秦旭这才反应过来似的,望向桥梁上滑落的血迹。

  “桑衍!”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299216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