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113 封庭

第113 封庭


  这时候直接将人数报出来,会引导这些人固定一个大致的人数范围,不会弄二十个人上台,同时为了压过东亭一头大约会多出几人,这样在尽可能接近其他队人数的同时,他们也不用被随机筛掉人员了。

  正如他所想,在他俯身录名的时候,柯容已经忍不住往桑衍处瞄了,随即回身去问陆斩香,陆斩香显然被打断了思路,可却又不得不温声回答,待柯容一闭嘴,便快速攥起拳回忆起来。

  离火也有些慌张,急忙点了点名录似乎是要多圈几人的样子,商与说了一句时间不够,便低头继续思考,离火不敢打扰他,探头往柳玲珑处看着。

  柳玲珑比这两人稳当多了,不过也正沉思着连探头过来的离火也没看见,她一站起身和离火撞在了一起,一个捂着下巴一个吓了一跳,又不好在东亭面前太过失态,都咬住舌头免得自己叫出来。

  桑衍看似是沉默着等待,实则却将这些一一收入眼底,许行素背着身看不到的这些,从桑衍处得到复述之后,还要再加以分析。

  “院长,那我们就先走了。”

  许行素写的很快,他轻落笔,向着东亭俯身一礼,东亭些微颔首,他扫见微垂着头的桑衍,出言唤她。“桑衍。”

  桑衍抬起头,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东亭是怕她又睡着了,便站起身走到许行素身旁,向着东亭行过礼,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院长室,门被轻轻带上的声音叫屋子里的几个人更加慌忙起来。

  院长室外有个身着便服的男子站在门口,他靠在墙边,听见门开抬起头,便迎了上去,向二人问道。“规则怎样?”

  见居然是封长羽在这儿,许行素有些意外,挑重点将规则简单复述。“这次我不能参加,但是名录已经确定好了,场上没什么需要分析的地方,打就是了。”

  “名录已经确定了?”封长羽怔住,很是不安的重复了一遍,然后缓慢询问道。“名录上……应该有我,对吧?”

  “当然?”许行素被他问的一愣,自己也费劲儿回忆了一下。“你又不是辅助相关,怎么可能没有。你不想上场?可是名录已经被……”

  听这语气这人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啊,但是既然当初回都回来了,选择参赛却在半途除名是不可能的,何况就这么两个结界,他就是不想参赛也没办法。

  “想、想的啊!”封长羽急忙否认,他话语中的不安很快消失了,解释道。“听你说你不参赛,还以为是准备将主力打散新选一批呢。”

  “是这样吗?”许行素默默与桑衍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这人好像在掩饰什么,但是反正也不干他们的事情,多问也只会生出更多麻烦而已。

  “流央回来了吗?”桑衍出言询问道。

  “还没,我们先做分配,之后再将结果告诉他如何?”封长羽恢复了往日的语气,如此回答道。

  许行素点头应下,确实慕流央在这里也是听他布置人员,慕流央的诸神很是特殊,用的好会是个杀手锏,既然不用和其他人配合,回头单和他讲就是。

  “去封庭?走吧。”许行素坏笑一声,拉住了桑衍的手腕,随即在封长羽肩上一拍,封长羽疑惑的话还没问出口,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

  “完美。”许行素稳稳站在地面之上,面前便是东亭队伍的封庭入口,附近是一片空地,落势很稳,没有更多摇晃,也没有掉进树丛中去。

  “嗯。坐标定的很好。”桑衍觉得这一次院内传送比客院那次强多了,看封长羽虽然茫然、但没有什么不适的样子就能看出来。

  东亭院内的传送因为是以命魂连接铺就了一张网,所以同普通传送不同,若是坐标不稳,过程会摇晃的很厉害,落地之后晕的能直接吐出来。

  不过好处是就算坐标定错了也就是半空落地,若是普通传送,会顺势连接到哪个正在运行的传送就说不定了,若是极端情况下,空间之力把人扯碎也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封长羽可从来不知道东亭还有这么便捷的一条路。

  “说真的,我已经可以出师了。”许行素像模像样拍了拍上衣,推开封庭的门,向着身后的桑衍说道。“再在师父手下继续做修补阵法这种小事,绝对是屈才,不甘心啊不甘心。”

  “就当是补齐之前十年的学费吧。”桑衍忍不住低笑一声,她也知许行素只是说说而已,天赋归天赋,他要学的经验还多的很呢。

  “哟美人,怎么样?”门才一开,席故霜就溜了出来,他凑到桑衍身侧,好奇问道。“团体赛二场是个什么规则?”

  “你给我离桑衍远些!”八卦同盟归同盟,许行素还是受不了这人动不动就去骚扰桑衍,他站到二人中间,示意桑衍往角落走些。

  “谁啊?慕少爷回来了?”那边秦旭脸上倒扣着本书正在闭目养神,听见门开,一手拿开书站起身,桑衍无辜的站在他身侧,秦旭一抬头看见她吓得后退了几步,险些撞翻了桌子。“桑衍、小姐……”

  桑衍不知道这人怎么这么怕她,不过还好很快秦旭整理好了心情,他不安地咳嗽了两声,抚平衣服上的褶皱,抬头问道。“规则怎么样?”

  “要说规则还得画个示意图才行。”许行素走过来,用不知道从哪儿捡的树枝,在墙面上画了个四四方方的场地。“假设这是广场吧,团体赛的场地就在这半空之上,高度的话,是我能摔死的那种。”

  “空中?”秦旭一怔,他双手环胸走到正中,看着许行素在‘广场’之上画下一个十字。“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要在这么窄的十字路口打架吧?”

  这怎么可能?看他的示意,空中是两道桥梁相互重叠,一个站不稳怕是就要掉下去,要想在在半空中反身上来,绝对是体术无法做到的,所以如果并非悬浮相关的诸神,一旦掉落就是出局。

  “没错。”许行素伸开手臂,继续道。“我估计最多不会超过两臂距离,体型灵活够两个人站在最前,若是个子高些壮些一个人就能拦住道路。”

  他在四角标上东南西北,桑衍顺势解释道。“由一方向,走至另一方向,最终成功到达的人数最多者,为首名。”

  “使用命魂外攻击手段或者掉落,视为出局。”许行素话音一落,见秦旭和席故霜都低头沉思起来,继续道。“东亭要当场报出人员,所以名单已经录上去了。”

  “……当场?”秦旭心里一跳,立刻觉得自己把这个任务甩给许行素,是个明智的决定。“幸亏是你去的……其他队伍怕是都慌了吧?”

  “西疆人选不会很合适,南皇刚巧手里有名录,对他们影响不大,北衡同西疆差不多,可能也会受些影响。”桑衍简单复述了一下当时几人的反应,缓慢继续道。“临场指挥的人,一个怕是不够。”

  “确实如此,如果队伍被拉成一线,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完全把控全场的走向,光保护自己不掉下去就已经很费神力了。”许行素抬起头,望向秦旭。“我是想着随机应变吧,都注意脚下。”

  “好。名单给我一份我去通知何瑾那边。”秦旭扫见一旁倚墙而立始终没有出言的冉寸心,突然想起来这儿还少了个人。“说起来慕少爷怎么还不回来?”

  “我去找他。”冉寸心显然对于队伍的分配完全不在意,自从几人回来就一直盯着门口,如今终于有人提及这一句,立刻直起身准备离开。

  封长羽两步上前拉住了她的小臂,冉寸心皱着眉回过身,对这样的肢体接触稍有些不满,但介于两人确实过于熟识,所以她也没有将之甩脱。

  冉寸心沉默等待着封长羽开口,就是这一副表情,终于使封长羽愤怒起来。“队长、队长,他还真是你心心念念个没完的意中人啊。”

  他松开手,声音还算是平静,但分明是嘲讽的语气立刻也惹怒了冉寸心。“你什么意思?”

  冉寸心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收紧,她自觉是没有对这人表现出任何,除了青梅竹马之外更多的示意,封长羽又凭什么来干涉她的事情?

  “你不知道吗寸心?你看得这般清楚,我们在一处青梅竹马这二十年,我的心思你难道不知道吗?”封长羽问的缓慢,句句戳在冉寸心心口。

  也句句戳在他自己心口。

  自牙牙学语至如今,整整二十年。

  他知道自己天赋不如寸心,也一直努力着,甚至来到了算不上喜欢的东亭,就是为了等风平浪静之时,能娶她为妻,还回到最初破旧却温馨的小村落,拜高堂,拜天地,叫她冠上他的姓氏。

  后来有一日,冉寸心看见了慕流央,幻想终于只剩下幻想。

  封长羽不知自己输在了哪儿,是他先遇见她的不是吗?是他一直伴在她身侧的不是吗?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和慕流央相提并论,可冉寸心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能入得了慕流央的眼?

  慕流央身侧无人,冉寸心梦就梦吧,他知道她总有日会回到他身边,慕流央有了心许之人,冉寸心梦碎了,为什么还不肯看看他?!

  “知又如何,封长羽,你过界了。”冉寸心见其他人都望向这边,只觉得封长羽越发不懂事了,心中烦躁,语气也不满起来。“让开。”

  “让开?让你去找慕流央,看见他和别人在一处,再回来哭哭啼啼哭诉队长爱上了别人?”封长羽不知道这人怎么能这么冷静,是不是正因为她对他是真的丝毫无意,才能如此冷静?

  怎么可能呢?

  十数年前冰冷的山川中,他用胸口尚在跳动的心脏救过她一命,也许是为了报答,后来她在野兽口下叫他快跑,从那天起,他才有了要挣扎的欲望。

  成为人上人,去保护她,去保护那个正是因为爱着他,才与野兽以命相搏的冉寸心。

  如今他的梦却梦着别人。

  “封长羽。”冉寸心意外的没有生气,她用那种冷静又怜悯的神色望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声音平淡。“你有完没完?”

  封长羽无法再忍受了。

  “你是非要我说出口吗?好啊。”封长羽咬牙切齿的继续道。“冉寸心,我爱你,我要娶你为妻,比你那个见鬼的队长爱的多得多——”

  冉寸心真没想过,封长羽就当着一封庭的人高声表白,她慌张的左右一扫,恼羞成怒之下,抬手就要给封长羽一个巴掌。

  力度不算大,她知道对方不会躲,所以也不是想真的伤到封长羽,仅仅希望这个完全不顾时间场合说着废话的人,能停下来冷静一下。

  只是出乎意料的,手腕一痛,封长羽抬手捏住她的手,这个还没她力气大的男人将她向后用力甩去,完全没有准备的冉寸心竟然被推得退了一步。

  “好自为之。”封长羽冰冷的神色,这么多年来冉寸心从来没有见过,似乎这人对着她总能温柔的笑出来,而今他只落下这一句,便转身离开了封庭。

  冉寸心只觉得愤怒。

  怎么,这还是她的错不成?

  “诶、诶?”席故霜倒霉的站在门口,被那人撞得肩膀一晃,扶着门框才站稳,眼看着封长羽怒气冲冲不知道去哪儿了,叹了口气。“寸心,你这……”

  冉寸心呼吸急促,显然是被气的半天无法平复下心情,也没有理会席故霜,径自走出封庭,不知道是不是去追封长羽了。

  秦旭看着这些人爱恨情仇都看烦了,默默骂慕流央一句祸害,转身叫许行素不用管那两人,将队员稍微做一个分配,许行素眼神示意席故霜他干活去了,有情况记得帮他留意一下。

  席故霜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见那二人专注于分析,便摸到桑衍身侧,好奇的低声问道。“美人,这次名单有没有我啊?”

  “没有。”桑衍回答的很快,她虽然站的离许行素有些远,但确实还在听他们讲话,听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回复道。“名单已经定下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0297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