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107 慕府主人

第107 慕府主人


  看着傻笑着小声讨论的两个人,桑衍久久的沉默着,她是理解不来这种事情有什么意思了,而且要是让慕苏二人知道他们俩背后这么编排自己……

  到时候她要不要救许行素一命呢?

  桑衍手指碰着红色卵石,使其在石桌上滚动了一下发出声音。

  “说起来,这个是赤色琉璃果对吧。”席故霜恍然清醒,突然想起来说这个八卦是有报酬的,便从衣袖中取出一只玉瓶,以瓶底在卵石上轻敲,将其击为粉末,快速封入瓶中。

  “对,就是传说是神明眷属所化的那个。”许行素在白楼找了一圈总算是把这部分知识补上了,心道怎么席故霜也知道?看来真的是他看的书太少了,还要找个时间再在里面待个三天两夜才行。

  “那怎么可能是真的,肯定是普通草药而已,你也别信这个。”席故霜没把这件事当回事,他兴奋的晃了晃小瓶,连桑衍的存在都忘了。“那我先回去了,我没见过这个,得考虑下要怎么处理才好。”

  “没想到他会是个药师啊……”许行素感叹一声,这他是真的没看出来,但瞧席故霜对药种的这份热情劲儿,和他第一次进白楼时候不是一模一样吗?

  这人要不是对桑衍有某种企图的话,做朋友还是挺不错的,许行素收回目光,突然发现身侧的桑衍发呆似的盯着席故霜的背影。“桑衍?”

  完了完了,桑衍不会是看上席故霜了吧?他要不要阻止?要非让他在白狼和席故霜里面选一个,他也做不出选择啊,而且就白狼那个性格,如果知道的话,绝对会对桑衍做出什么的吧,那他……

  还沉浸在八卦中的许行素如是想到。

  桑衍是注意到身侧古怪的目光才回过神,一偏头就看见许行素以老父亲不得不向强权低头卖女儿的神色望着她,见她回神,甚至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泪,哽咽着说道。“桑衍,保命要紧,你还是放弃吧。”

  “???”桑衍直觉对方好像又误会什么了,不过她没有问,反正问了得到的肯定是她无法理解的答案,比起这个,她更好奇为什么席故霜要说谎。

  他确实说了谎,他对赤色琉璃果的传说很是了解,又为什么要装作不相信的模样呢?最重要的,他明知这种诱导,对于桑衍来说是无用的。

  果然这个人……

  “桑衍。”许行素打断了她的思路,这位真正的万事通却对‘人’的判断差了一些,他完全没有在意席故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四日后慕城商社的拍卖场有龙血贩售,帮忙拍一下吧。”

  “你不自己去吗?”桑衍知道这人要龙血大概是为了刻印,但是他又不参赛,难不成那日有什么行程和拍卖会冲突了?

  “我啊……”许行素突然长叹了一声,他沉默片刻,咬牙切齿的回答道。“我还是被师父给抓住了,接下来个人赛所有比武台的刻印修复,都要我一个人去做,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时间出门啊!”

  拍卖会那天刚刚好是四日后的个人赛首场第二轮,和现在那些全新的、还能撑一下午的阵法不同,那天如果不换位置肯定刻印要即时修复了,所以他一整天都要被拴在广场上。

  不过怎么说呢,至少这次是东亭开口,付钱的,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在拍卖场买龙血,虽然替人刻印是可以赚钱,可整日睡在书堆里的许行素,真的会为了钱财,浪费他宝贵的时间去刻印吗?

  “我知道了。”桑衍点头应下,心道那天不知道慕流央会不会有时间,慕城的拍卖场她还有些不熟悉呢。

  ……

  席故霜横躺在三年院学生宿舍的院墙上,手里拿着小小的玉瓶仔细端详,他枕在脑后的另一手似有光芒亮起,片刻后他像是在和谁交流般,自言自语着。

  “赤色琉璃果,琉璃一族眷属所化,果然啊,你当初在东亭还是有很多没能发现的事情,她手里的赤色琉璃果不止一个,所以我敢肯定,禁林中不止是役使,是有真正的神明眷属存在的。”

  与他对话的人又说了些什么,席故霜疑惑的嗯了一声,犹豫道。“当初在这片区域的神明种族好像只有琉璃吧,还有别的?”

  “嗯、嗯。”席故霜仔细听着,突然惊讶的翻坐起身。“你要抓住他?!”

  只是他显然已经忘了自己是在墙上,身子一滚险些从墙头掉下去,好险稳住重心,他小小松了口气,对对面说了一句没事。

  “那我先去看看吧,不过你可别指望什么,我会保命要紧的。”席故霜听到对方换了个话题,自然的回答道。“黑龙桑衍?我见到了。”

  就在要开口回答的时候,席故霜突然一顿,将那句‘似乎有感知情绪的能力’吞了回去,平静的回答道。“我看就是个普通的小女孩嘛,比起来她身边有个分析很厉害的少年……”

  席故霜的话被打断了,他沉默片刻,才回复道。“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自己来看,别忘了你现在可也只能依靠我了啊——先生。”

  对面显然是在安抚他了,可看他越来越沉的脸色,就知道不是什么很好的答案,席故霜最后只是嗯了一声,切断了联系。

  他长叹着躺倒在围墙上,然后又一次身子一歪翻下了围墙。

  ……

  桑衍走上台的时候对面少年眼看着步子慌乱了些。

  这个北衡少年本来只是出来见见世面而已,结果对手因为太过紧张从上台起就捂着肚子,不出意外没怎么争斗就赢了,赢得太过侥幸以至于……

  他没想过南皇对东亭的胜者会是那个黑龙。

  那个黑龙啊!无论向东亭的哪个人问起都会神秘莫测的告诉你,黑龙是一年院的最强,如果想要打败她,就要抱着挑战‘不可战胜’的决心。

  关于黑龙的传闻一个比一个神秘,听说黑龙是东亭求而不得的一位传奇女子所生,东亭爱屋及乌将她带入学院,年幼时候创下过不少说不得的壮举。

  这些故事的源头在哪儿如今已经无法考证了,最靠谱的一个说法是,这些都是由慕秦桓少一辈所说,而秦旭曾出言证实,他这个预备院前最强确实输给了桑衍,所以大家都认为这是慕秦桓对这个故事的‘默认’。

  虽然慕少主一直表示这个锅他不背,想知道具体详情要找桓书软,而桓书软被保护的太好基本没什么人能和她搭上话,但这并不影响学生们传谣的热情。

  于是桑衍站在台上还一言未发,对面的少年就已经举双手表示弃赛了。

  莫名其妙就首场晋级的桑衍只好又走下比武台,那少年在不远处和朋友交谈着什么,几人都感叹的向桑衍这边望来,视线相撞的一刻,又慌慌张张转过身,凑在一起小声交流后离开了原地。

  “……我还想着要是这一场输了,后面都不用打了呢。”桑衍走到还坐在那儿镇场的慕流央身前,对方已经从最开始的正襟危坐变成了单手托腮,裁决的桌案上也放着一盏茶,正有袅袅烟气升起。

  “不是还要赢个首名回来吗?”说起来算是谣言起源的慕流央坐直身子,用手背掩着打了个哈欠。“幸好是结束的早,要我再坐一天真的受不了了。”

  桑衍听他口吻似乎结束后就不在学院的样子,问道。“有事情?”

  “府里又叫我回去。”要慕流央在继续当裁决和回慕府之间做个选择的话,恐怕会犹豫好一阵儿吧。“你也要出城?”

  “行素说今天拍卖场有龙血贩售。”

  “那我和你一起。”虽然离个人赛结束还有些时间,但慕流央实在在这儿坐不住了。“我回府时间不会太长,你稍等我如何?”

  “好。”桑衍点头应下。

  两人绕过中心自广场边缘溜了出去,自北门与慕城相通的‘道路’走过,进入慕城的时候天色尚早,离下午举办的拍卖还有些时间。

  慕府是十年如一日的大门紧闭,两侧巷内连只燕子也不肯叫唤一声,摊贩已经彻底不在这边走动了,只有大门上以朱砂镌刻的罗燕似乎永不褪色。

  金玉罗燕双翅如蝶翼般散下,尾羽绕过一圈被衔入口中,慕流央只是抬步站在大门之前,门后的仆人便主动将门打开,待二人走入,又重新锁死。

  “流央少爷。”慕曲些微躬身,将二人领入内宅。

  桑衍不是第一次到慕府了,但要说进入内宅的时候倒是头一回,内宅中一如这座已经死去府邸一样,连仆人都少见,只非常偶尔,能看见几个人在修剪小花园中的杂草。

  慕府一尘不染的有些冰冷。

  前方慕曲停下脚步,桑衍也随之收回视线,内宅小厅比起外堂虽然狭小拥挤了些,但陈设和装饰明显比外面温暖了许多。

  “流央少爷,就叫客人在此稍候如何?”

  慕垠不会对桑衍做出什么评价,但是若慕流央和他又吵起来,会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到时候慕垠口不择言牵扯桑衍一句,两个人的关系只怕又会掉到冰点,还不如一开始就别叫桑衍进去的好。

  “我等下再去。”慕流央回答了一句,然后对桑衍说道。“马上回来。”

  “好。”桑衍接过一旁侍女奉上的茶水,平静的微抿一口,一旁侍着的慕曲暗自打量起记忆中还只有丁点大的少女来。

  他始终不知这样一个平民女子,怎么会和少爷成为挚友,但能叫少爷笑起来他还是很感谢桑衍的,虽然一度很担心少爷会和她有什么暧昧,可如今看来,两人都没有走到一起的意思,倒叫他松了口气。

  门不当户不对,对桑衍来说也是种伤害。

  当然,如果他知道现在慕流央正追求着的,是个诡术势力的圣子的话,恐怕恨不得时间退上十年,直接叫慕流央和桑衍定下亲事算了。

  桑衍察觉到他的注视,平静的转过头,慕曲刚想用询问掩饰掉自己的失礼,内宅书房中突然传来什么声音,他一怔,犹豫着说道。“桑衍小姐,家主他想见你一面,劳烦你……”

  “见我?”桑衍没见过慕垠,她也知道慕垠对慕流央一向是听之任之,只要慕流央不在慕府碍他的眼,做些什么和谁交好都不会管,这十年间都没有表现出想认识她的样子,怎么突然想见她一面?

  慕流央不知是去做什么了,气息隐隐约约显然不在附近,一时半刻回不来,桑衍见此,很轻的放下那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向着慕曲所指引的方向而去。

  绕过一个小间,走过廊厅,尽头是紧闭的雕花大门,桑衍站在前面并未驻步,很直接的推开门走入书房,书房内的慕垠显然没想到她会直接进来,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摊开手表示请她入座。

  坐在书房内的小几之前,桑衍沉默的等待着老者开口,而双手拄拐的老者没对付过如桑衍这般不亢不卑、却偏偏不通礼事的平民女子,也静候对方提问,结果就是二人坐在一处相对无言。

  慕垠再沉得住气,能有东亭更懂得沉默吗?时间一久,连他也忍不住尾指轻动,开口道。“你的名字,叫桑衍是吗?”

  “嗯。”桑衍答得十分失礼却也很自然,只嗯了一声算作回答,显然慕垠已经预料到这种结果,所以情绪并没有什么波动。

  “流央他……”慕垠的声音很是沉稳,虽然带着股无法摆脱的威严,却也已经是尽可能的温和、表现出自己的友好了,只是他这一句没能说完,便化作一声轻慢的叹息。

  问了又如何?

  “流央很好。”桑衍给出了慕垠没问出口的答案,对方抬眸看了她一眼,于是屋中又安静下来。

  慕流央听说桑衍被慕垠叫去了,焦急着推开了书房的门,他一步踏入,感受到屋中诡异的氛围,连步子都慢了几分,慕垠冷冷的望过来,出言呵斥。“推门而入,你的礼貌呢?”

  看桑衍的样子不像是受了为难,慕流央这才松下一口气,并未理会慕垠,他走到桑衍身边,温声道。“阿衍,去院里?这会儿海棠开的正好。”

  桑衍目光落在瞬间板起脸的慕垠身上,顺从的点头,起身自书房走出,慕流央低声说了一句很快,便带上了房门,桑衍只隐约听到一句“如何”。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03433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