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八十九 青蛇

第八十九 青蛇


  而是某种身在湖底,伴生于水草身边的东西。

  她扫一眼仍呆在原地吐着信的巨蛇,那条蛇为了展示自己的无害,将长长的身子纠缠着盘成圆形,尾尖从中穿过攀住脖颈,恐怕若不缓慢解开就能打成死结。

  这肯定困不住他,但若想快速越过湖水,是做不到了。

  于是她收回目光,趴在湖边扯住湖壁侧面的水草,水草上细绒般的小刺无法穿透黑雾,溢出的毒素令湖水几近结冰,但这般低的温度明显不适于水草生长,他主动收回毒素,湖水瞬间温暖起来。

  桑衍沿着水草向下,果然摸到湖壁与水草之间有个圆滚滚的突起,她二指用力将其从沙石中撬出,原本摸着有些柔软,但在脱离湖水的一刻,凝做了坚硬的石质。

  她打量着那块红色卵石,手上一捏,看似坚硬的卵石顷刻化为粉末,桑衍将其敷在许行素小腿上的伤口处,果然,那些青紫缓慢褪去了。

  要搬起许行素可不是个容易的任务,桑衍废了好大力气,才把许行素拖到已经熄灭的火堆旁,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入水声,她并未理会,径自将火堆重新燃起,备用的柴火被全部丢入其中。

  她向着洞外瞥了一眼,此时夜色已经几乎连月光也遮住了,稍作观察看到附近没有什么野兽行走的痕迹,便收回了目光。

  只是这一转头,与巨蛇对在了一起。

  桑衍倒是没什么,无声无息窜到她身边的巨蛇,反而受惊似的头颅向后一仰,见桑衍并未躲避,才嘶了一声凑到火堆边上,长尾将洞**堵得严严实实,不知道从哪儿伸出来的尾尖上,卷着一捆药草。

  桑衍一怔,将那些被完整从土壤中剥离的药草接下,收入空间,巨蛇探身又拿出一捧,显然是将湖底的药草拔了个干净。

  等尾尖一探,身侧已经是空空如也,巨蛇便理所应当的挪着身子圈住火光,连许行素都被挤到了边缘。

  桑衍收了别人的贿赂,没了驱赶他的理由,见他还算好心没将许行素挤到洞外,也就没有做什么。

  她不言语,巨蛇自然也不发声,一人一蛇围着暖暖的火光,将剩下的一只野兔分成两份,但巨蛇明显对分给他血淋淋的那个不感兴趣,脑袋从桑衍另一边探出来,抢走了烤的刚到好处的兔肉。

  ……蛇还吃熟食的吗?

  传说中很多种族,甚至包括一直被认为没有灵智的野兽,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神明的眷属,其后代被打上标记,成为‘役使’。

  如白狼神殿曾经闻名于世,如今可能已经不复存在的眷属‘白狼’一般,他们跟随在神明身后,拥有被神明所赐予的力量。

  自然,命运也与主族牵系在了一处。

  眷属是被神明所承认之人,无论种族都拥有灵智,就算野兽也不例外,不过如今神明已死,眷属也逐渐没落,只有身负印记,对神明气息有所反应的‘役使’,仍然在禁林与险地之中繁衍生息。

  对此桑衍也只是听闻,从未真的见过,但这条巨蛇确实是在和她交涉,而没有从一开始,他们侵入对方领地的时候,就选择贸然攻击。

  是拥有灵智的眷属,还是只对她有所反应的役使?

  在她思索的片刻,并不算太大的一份兔肉已经被巨蛇一口吞下,他寻找般用尾尖去撩许行素的衣服,从他衣袋中摸出两个树莓,尝尝了味道。

  桑衍没来得及出言提醒,巨蛇已经被酸到表情狰狞,他快速的吐了一阵信子,最终无声的滑到后面湖水中,发出了古怪的声音,可能是去喝水了。

  桑衍望着手中剩余的半只,因为之前好歹吃了一些,也不算饿,便将它架上火堆干脆留给了巨蛇,自己则将那些草药一一数过,试图估算出大概的成绩。

  只是数了一阵桑衍便放弃了,她真的认不清那些看上去没什么区别的植物,这些事还是交给许行素吧,桑衍望着月色和火堆,心想希望他能尽快醒过来呢。

  ……

  “啊啊啊啊——”

  问,如果早上起来一睁眼,看到一只比你还大的巨蛇盘在头顶怎么办?

  答,先叫再说。

  许行素醒过来的时候还有点晕乎乎的,正在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听到了很轻的丝丝声,一抬头,张嘴就能把他整个人吞下去的巨蛇,正低头看他呢。

  他立刻尖叫着蹦起来贴到了山壁上,幸好巨蛇并没有追过来,只是他所注视的方向桑衍正慢慢走过来,许行素急忙高声提醒。“小心!”

  于是桑衍和巨蛇同时扭过头,那两双十分相似同样毫无情绪的眸子,锁住了一脸惊恐的许行素,片刻后各自回神,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

  他张着嘴反应了一会儿,这才发现好像巨蛇并不是敌人,试探着绕过巨蛇淡青色被密实鳞片所包裹的身体,被晃晃悠悠的尾尖甩了一身血迹。

  巨蛇尾巴上正卷着一只体型不小的黎兽,安静的等着桑衍生火,在蒙蒙亮起的天色中,桑衍接过沉重的黎兽尸体,就要直接架到火上。

  “诶等等。”许行素急忙拦下,在巨蛇的盯视中很有压力的将内脏处理掉,稍作切分,这才放手叫桑衍去烤,自己走到湖边洗了洗双手。

  一低头,湖底已经什么草药都没有了。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许行素回到火堆边,强迫自己不去注意压迫感十足的巨蛇,动手翻了翻留给二人的那条兽腿。

  “你中了寒毒,是他把草药拿上来的。”桑衍抓住他的手,见温度正常,也放下了心。“你要确认一下吗?”

  “不用了,我是说呀,为什么这条蛇……”被蛇瞪了一眼,许行素匆忙改口。“蛇公子?”

  “阿青。”桑衍见许行素惊讶的看着自己,解释道。“他叫青蛇。”

  是谁取得这么直白的名字啊!许行素背后的青蛇正挪着身侧往火堆边凑,他自然是不敢说出口,随着桑衍叫了一声阿青,立刻又被恶狠狠瞪了一眼。

  “……”怎么还有性别歧视的?

  心知这蛇是不会吃他了,于是许行素在对方嫌恶的目光中,盯着青蛇好好打量了一番,这么大一只,到底是个什么品种?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07995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