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八十五 仙束柳

第八十五 仙束柳


  是因为历次盛典中,人们最期待的并不是胜利或失败,而是那些死在盛典中的天才们,打压其他方向的雏鸟,尽可能的将其抹杀,才是盛典存在的意义。

  东亭对此应该是憎恨而无能为力的吧。

  就算决定作出改变,也无法将死亡试炼变得更轻易些,只能使队伍减少冲突,避免人类与‘同胞’之间的自相残杀而已。

  “他们看着我们呢。”桑衍只是看向焚樱林,其中恶意便多的几乎能凝成实体,不知为何而来的各个队伍,也许并不会放过历年都平安无事的东亭。

  毕竟……

  东亭队伍之中,可是有慕家的继承人啊。

  他的存在与其他继承人不同,没有哪个家族会把一切压在同一人身上,嫡系要多少有多少,单只继承人的备选就能排出个名单,可慕流央却是慕家嫡系的最后一个,他一死,大厦倾颓,王朝无望。

  暗杀、绑架、陷害,慕流央虽然被无数人盯着,却因为足够严密的护卫,还是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中,成长到了无惧一切的地步。

  可如今慕家主年事已高,也就是说慕流央若死在名正言顺的争斗中,不要说旁系嫡系,光是在家主死前再重新培养一位继承人,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毕业之前、毕业之后,慕城与东亭,这之中没有任何能下手的空隙,唯一的机会,便是赌上性命的盛典。

  已经确定心怀鬼胎的西疆,看似毫不在意的南皇,不知在其中扮演着如何角色的北衡,甚至是,也许会在背后捅刀子的同队伙伴。

  这一切……

  桑衍望着焚樱林,慕流央却望着她,见她低垂的眸中看不清神色,轻笑一声,伸出手顺了顺桑衍毛茸茸的黑发。

  慕流央很清楚朋友间的边线在哪儿,向来不会做这般逾越的举动,这一抬手好像又回到了最初见的时候,那些不安与担忧也就此散去。

  “阿衍担心什么?”他俯下身,黑发自肩膀滑下,手很轻很轻挨着她发间,那双眸,似乎是能直接告诉桑衍他想要说的话。

  他想说的……

  若有阴谋,闯过去就是。

  他们曾一起闯过无数的险境不是吗?

  “嗯。”桑衍不再做无谓的思考,大不了就是打上一场而已,既然明知道前方必定有人在等着,犹豫是否踏出必须的一步,又有什么意义呢?

  “行了,我倒是想听听,苏小姐的诸神是什么?”听慕流央这样一问,桑衍也想到苏猗湖不是战斗相关的样子,到时候能不能自保呢?

  “这个,有必要问吗?”苏猗湖并不是很想作答。“自保还是可以的,反正比他强些就是了。”

  被拿来做衡量单位的许行素将她上下一打量,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眸子一转,只是他还未出声,桑衍便用疑惑的语气问道。“束柳宫?”

  三人立刻一齐望向她。

  长月无言仙束柳,紫玉封魂半云家。

  半云世家在北方可是诡术的二分之一,几乎有它所在之处,其他诡术世家都被完整吞并了,只有些零星的小师门还能苟延残喘,而与它相对的另二分之一……

  ——侍仙湖心之上,束柳宫门。

  束柳宫是世人所称,其成员皆为貌美女子,身罩白纱,以柳枝为装饰束在腰间腕间因此得名。虽是诡术势力,但因为不常出面,大多窝在侍仙湖与世隔绝,所以也被认为是中立,少有人提及。

  半云与束柳宫,算是表面的盟友,其实苏猗湖与半云姝关系那么近,她的身份也是昭然若揭,只可惜许行素没想过半云姝是谁,慕流央不知道她与半云姝的关系,而全部了解的桑衍,却又对她的身份不感兴趣。

  原本以为桑衍猜不到呢,苏猗湖被迫暴露了身份,她只好承认道。“嗯……是,我是束柳宫的人,所以,防身什么的不在话下。”

  桑衍和许行素对束柳宫的了解,仅仅限于极少的文字记载,就是慕流央对这些事情亦不算非常清楚,但他知道诡术势力一般等级森严,平白无故叫个年轻的成员擅自行动,怎么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探寻女子的秘密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不过在他试探出口之前,苏猗湖已经堵住了他的嘴。“若我说我于东方并非敌人,你可敢信?”

  这话并非问向慕流央,而是桑衍,显然苏猗湖已经看出,三人中虽然做决定的大多是慕流央,但只要桑衍说一句,其他二人便再不怀疑。

  “所以,你是为何而来?”桑衍很轻易就能看得出苏猗湖说的并非假话,只是,既然不因家族,又不为首名,她走这一趟总不至于是……

  “看热闹。”苏猗湖有意无意扫了慕流央一眼。“总听半云家的小姐说起,慕城少主是个什么惊华绝艳的人物……想必盛典不能少了他,是吧,慕公子?”

  所以她这不也来看热闹了吗?

  为了慕流央而来?

  桑衍轻一眨眼,看见慕流央自己也愣住了,她实在想不出,苏猗湖怎么能因为半云姝口中的几句夸耀,就一人来到东亭,为了见慕流央一面。

  但她没有深究。

  “南皇也要入场了。”她别开眸,焚樱林此时已经没那么吵闹了,主事们跟随虞清鸿离开场地之后,不少外院学生也就此离开,剩下的大多是年轻的一年院,对从没经历过的盛典感到好奇。

  “是啊。”话题被骤然终止,慕流央没能做出的回答,也悄无声息的吞入了腹中。

  苏猗湖吗?

  ……

  等到东亭入场,已经是傍晚时分。

  若再不趁此时进入禁林,也许会在短短一刻内彻底黑下来的天色,会成为更大的阻碍,所以慕流央没有多说什么,吩咐各队挨个进入传送,他则站在队伍最末,看着学生一个个消失在传送中。

  苏猗湖先行,待慕流央跟上之后,就在踏入传送的一瞬间,桑衍回过头,向着人群中望了一望。

  总觉得,有谁在看着她……

  “怎么了?”听见身侧许行素的问话,桑衍摇了摇头,进入传送,立刻白芒骤显,等视野恢复之后,已经是在一片黑暗之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17672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