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八十 受困

第八十 受困


  “我怎么知道!”柯容好不容易甩脱陆斩香,想一个人再溜达溜达,结果到了这儿,说不定再也回不去了。“你可闭嘴吧,要不是你——”

  “要不是你把我弄到这里来!”桓书软高声打断他的话,随即又低落下去。“也不会……也不会差点被吃掉。”

  原来桓书软想独自闯禁林试试,可是走到焚樱林却又胆怯了,被柯容遇见,想报复的柯容直接把她拉入禁林,哪知道被一个不晓得是什么的野兽追着跑了一路,等停下脚,连自己在哪儿都不认识了。

  “你个胖——算了算了,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柯容也不愿意和目前唯一的伙伴起争执,这丫头虽然年纪小,但她自己说是预备院的,那说不定有些本事?他还要靠她保护自己呢。

  要是知道这家伙也是走后门的,不知道柯容会不会觉得有点悲伤。

  “我不想走了。这里好可怕。”桓书软双手抱膝蜷起身,眼睛瞬间红了一片。被养在笼中保护了十几年,这位大小姐哪儿经历过这种事?这会儿还没吓哭就已经是极限,思考的能力更是已经不存在了。

  “不行,我们一直呆在这儿迟早也要被吃掉。”柯容好歹是知道禁林随时会有危险的,他环顾四周,看到树丛一动的时候,吓得整个人后跳了一下。“谁?!”

  那不是谁,是只黎兽。

  黎兽是某一种四爪肉食兽类的统称,是分化最多遍布也最广的兽类,他们的体型、擅长或有区别,但共通点是,攻击性强,都很危险。

  这只黎兽在进食中被桓书软的声音吸引,此时唇齿间还挂着血肉,他凶狠的小眼立刻盯住发出怪叫的柯容,细长尾巴兴奋的抬到了半空。

  柯容急忙回头,然而桓书软已经一翻身躲到石头后面去了,他只好慌张的抬手,风箭自掌中瞬发。“疾、疾风!”

  这位尊贵的皇子并没有什么实战经验,自然也不知道,一次性将需要准头的大招放完是容易完败的,于是黎兽灵活的一扭身,躲过那束将背后树丛炸出一个深坑的风箭,然后便舔着舌头走向主动解除武装的猎物。

  “疾风!”柯容只会这一招,第二次的威力明显弱了很多,并且因为他自己过于慌张,干脆连黎兽的皮毛都没能挨到,见此,柯容决定使用最传统的战斗方式。“——救命啊!”

  在黎兽咬断他正发出扭曲尖叫的喉咙之前,一支骨箭直直刺入黎兽前爪,迅速在伤口附近腐蚀出拇指粗的圆洞,黎兽猛的后跳躲开第二支,却被第三支射中了肩膀,发出一声短而细的吼叫。

  他不安的四处打量,虽然伤不致命,只是有些影响活动,但由于伤口仍在缓慢腐蚀好的血肉,而敌人仍不知踪迹,所以他还是选择压低身子,退入丛林中,放弃了继续捕猎的计划。

  “你们好呀。”树后的苏猗湖探头一望,将棉白色的裙摆笼起,缓步走出,她声音轻快自信,好像对这儿很熟悉似的。“怎么,迷路了?”

  “嗯。”逃过一劫的柯容难得没开口,注意到战斗结束的桓书软急忙点头,她跑过去站在苏猗湖身侧,焦急询问。“那个、你能带我们出去吗?”

  “自然。”苏猗湖今天心情好,既然已经管了这事儿就当然会管到底,她甚至唤了还在走神的柯容一声叫他跟上。

  柯容和桓书软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见了不容易的神色。

  一刻后。

  “回不去了,爹爹,娘亲,软软永远都回不去了……”缩在山洞一角,桓书软用小木棍拨弄着地上的灰尘,身侧一声闭嘴叫她立刻不再言语。

  柯容站在山洞口左右望了望,虽然很怀疑苏猗湖压根就不认识路,但是由于苏猗湖烦躁的表情,还是十分有眼力见的选择了闭嘴。

  瞧,桓书软这不就被骂了吗?

  苏猗湖打量着似乎同之前完全没区别的树林,她细而纤长的眉正深深蹙起,红艳的唇紧抿,偶然一瞥看见棉白纱裙上一道划痕,更是烦躁的不行。

  怎么回事,她还能迷路不成?

  硬逞强的苏猗湖独自穿入林中,片刻又回到原处,终于不得不承认这回连她也被困在了这里,她扫一眼害她至此的两个人,冰凉的目光叫柯容和桓书软往一起站了站,就差伸手互相温暖了。

  呵,受困,怎么可能?

  不就是树吗?!

  苏猗湖怒从心起,手腕一抖一个红色的小圆瓶落入手中,她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轻一摇晃就要掷出,就在这时,虎口处看上去像是指痕的印记,吸引了她的注意,险险保下禁林一命。

  那是……

  那日趁握手时候,下在慕流央身上的诡术。

  苏猗湖终于没那么生气了,原本想要炸了这片林子的想法也被暂时搁置,她眸子一转,轻声细语说些什么,打了个响指,手上的印痕便立时消失了。

  那个人,应该会来的吧。

  想起慕流央笑起来便如冬日初雪的一双眼,最后一点怒气也散去了。

  ……

  桑衍步子很轻。

  她从未来过禁林如此的深处,虽然这里也只是外围,但距离焚樱林已经走出很远了,因为这次是来找人,她不愿耽搁太多时间,所以有些野兽踪迹也被她主动避过了。

  令她放轻脚步的,是地上奇怪的人行痕迹。

  那些足印很小,宽度正常但只有半个脚掌长,就好像是谁踮着脚尖走过似的,桑衍试着自己去踩,落下的痕迹足足比地上的长出一倍。

  这些足印不止一人,杂乱的铺在林中,并不是出自东亭本院,也不像是来踩点的外院学生,难不成有某种势力,趁着盛典期间已经侵入了东亭吗?

  “发现了什么?”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但桑衍显然早已发现,她并未回身,示意慕流央自己来看。

  “这些……”慕流央略显惊讶的俯下身,他眉头皱起,低声说道。“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组织出现在这儿。”

  “组织?”桑衍从足印上挪开眼。

  “我还要再确认一下。”慕流央并没有直接回答。“怎么在这儿?不是院长叫你吗?”

  “桓书软不见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18767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