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七十二 回返

第七十二 回返


  苏猗湖看着对方真诚的能滴出水的眸子,注意到她的注视,慕流央则挑衅般轻一眨眼,苏猗湖忍不住笑出声,也懒得继续折腾下去。

  这个人……果然很有意思。

  她小小的往前一踏步,仰起头刚刚好能与慕流央直视,她就这般盯着他的眸子,又轻又撩人的声音里掺了些说不出的强势,与之前判若两人。

  “啊……举杯邀月,好兴致呢慕大少爷。”慕流央笑意一僵,幸好苏猗湖这就退回去了,她笑的眯起眼,狡诈的目光重重撞入慕流央心口。“下次,公子也邀猗湖一同如何?”

  不用回头也知道桌面放着的是两只杯子,慕流央硬是没能作答,苏猗湖心满意足的转过身,径自离去,声音被远远抛在了身后。“盛典再会了。”

  ……明明是他赢了不是吗?

  慕流央关门时候用了些力,院门重重撞在一起,发出了刺耳的响动,他皱着眉走回小亭,许行素从桌下爬出来,脸红的好像头朝下摔了一跤似的。

  “走了?”许行素觉得有些头晕,又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趴在桌上贴着冰凉的石板,声音闷闷传过来。“所以你同不同意啊慕大少爷。”

  心知这人绝对是不会喝酒,慕流央站在一旁摇了摇头,但见许行素好像醉的不是很厉害,便还是开口回答道。“入队可以,让我看到你认为我会同意的原……”

  因字未出口,许行素便用手指沾了酒液,在桌上重重画下一个圈,慕流央本能的预感到要出事儿,立刻把许行素拖离了原地,手指在桌上划过,几乎是眨眼之间,整个石桌嘭的一声炸成了粉末。

  飞溅起的灰尘与碎石落在慕流央身前不远,他愕然的转过头盯着一脸傻笑的许行素,长出一口气,抬起的手最终还是没打下去。“你是要咱们两个一起给那桌子陪葬吗?”

  许行素醉的不行,哪里听得出慕流央已经是咬牙切齿了,他嘟囔着回身打量起院中房屋,问道。“够不够?不够我还可以……”

  “行了让你参加好吧?”慕流央懒得和醉鬼计较了,继续道。“不说这个了,阿衍如何?”

  原本以为是问了个安全话题的慕流央,眼看着许行素瞬间两眼放空,他呆呆望着月亮,突然声音带了哭腔。“桑衍她……她把我的手拍开了……”

  “阿秋。”桑衍打了个喷嚏。

  白狼刚想问问她是怎么了,一张口自己也阿秋一声,桑衍犹疑的伸手探他袖中的温度,低声问道。“天冷了吗?”

  那人手腕仍是温暖的触感,他反握住桑衍正准备收回的手,意味不明的笑道。“说不定,是有人挂念了呢。”

  “刚刚怎么回事?”他终止了这个话题,领着桑衍自林荫间插入主道,偶尔有被惊起的黄襟鸟从肩膀处掠过,落下几缕嫩黄色的羽毛。

  “打探消息。”桑衍把偷听说的十分正经。“那个女人,是半云家的人吧,你还记得吗?”

  桑衍自己都有些记不清了,毕竟已经十年过去,若不是如许行素般过目不忘的,任谁也不会认为一个已死之人会出现在这里。

  她并非是对天下一无所知的那个桑衍了,北方、紫玉、死而复生,这些放在一起,除了半云家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他的理由。

  “记得。”白狼确实会忘记一些事情,不过近十年记得还算清楚。“半云家的人都是这般偏执,许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她确实是想在团体赛中动手。”桑衍回答道。

  只可惜后面因为黑猫的缘故没能听到,不过既然是这么开着窗明目张胆说出来的事情,大概也对她来说不会有什么用处吧。

  其实现在半云姝的阴谋并不算重要,那个‘西疆必赢’的判断,才是最应该被调查的事情。如她所说,所有的参赛者都要死,涉及的便还有慕流央和其他几个家族的继承人,区区皇室,能将其一口吃下?

  若这些人都死了,就不用考虑阴谋是否会被发现的问题了,还是考虑在世家围攻之下能否全身而退、普天之下还有哪儿是退路的事情吧。

  “那就杀了她如何?”白狼见她稍低下头似在思索,便提出了一个好主意。“半云氏一生只有一次制作‘复生’的机会。”

  是个快捷的方法,令桑衍都忍不住动心了,可还是……“我想知道她要做什么。”

  单纯将她杀掉固然简单,可是并不能阻止阴谋继续,半云姝一定不会是半云家唯一和皇室有联系的人,却是她所知道的唯一一个,一旦她死了,敌人便彻底隐于暗处,很难再将断线连起。

  桑衍不希望东亭如此在意的一次盛典,被这样搞得乱七八糟,在事态发展到不可挽回之前,私下将其解决才是最好的。

  说不定,东亭又是一清二楚,正对他们抱有期待呢。

  “我还是想要白楼的通行。”她抬起头,声音平稳。“你知道黑龙潭这个地方吗?”

  “黑龙潭?”白狼眯起眼似在回忆,他轻瞥一眼桑衍,回答道。“黑龙神殿的位置一直是个迷,传闻中便是沉在黑龙潭水的深处。”

  “我在一本游记上看到了这个名字。”桑衍继续道。“只是游记的后半卷是在白楼禁区之中。”

  “区区一本游记……”白狼低喃道。

  白楼的藏书他其实也已经翻查过一次了,禁区放着的大多是被禁止的实验记录,并没有看到什么游记,只是那里的藏书之多,他肯定是有漏过的部分。

  可区区一本游记,又为什么会被放在禁区呢?

  “桑衍。黑龙潭在很久之前,甚至是神明年间,都一直是个传闻。”白狼难得正经的唤她一句桑衍。“也许你……”

  也许连黑龙神殿都是根本不存在的地方。

  人与神明混血,他从未听闻过,这种事从一开始就是被禁止的,在神明族内一旦被发现,这二人都会被追杀至死,绝对不会被放过。

  所以就算是找到了黑龙神殿,神殿中也不一定会有能解决的办法,除非将其血脉换过一遍,先不说换成谁的,桑衍毕竟是人类,全身的血液流失,她又怎么可能活下来呢?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19346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