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六十四 焚樱

第六十四 焚樱


  “嗯?”桑衍果然如他所想的转回头,虽然说松开了他的手,却很自然向他这边前了两步。“嗯。东亭希望我参赛,我也有想要的东西。”

  她!被!转移!注意了!

  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的许行素,终于可以分一些智慧给他们正讨论的话题了,于是他继续说道。“啊,那你……等等,参加盛典?!”

  怎么说呢,一旦专注的只分析一件事,许行素接收到的其他信息,就会被当做是过眼云烟主动忽略掉,大概这也是用脑过度的后遗症吧……

  “盛典太危险了,每一次盛典中陨落的天才都不在少数,你只是一年院,东亭怎么能让你——”许行素看见桑衍的目光就知道,她是不会畏惧所谓的‘危险’的,于是他缓下一口气,问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白楼的通行。”桑衍似乎是向白狼的方向看了一眼,她悄无声息的背过手,和被冷落的白狼十指交握。“有要查阅的资料。”

  许行素当然发现了桑衍的小动作,但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他皱着眉,语速有些快。“你要查什么?我去帮你……”

  他顿住了。

  桑衍当然知道他是藏书阁主事书老的亲传弟子,最初书老就说过,东亭的书阁任他去翻阅,只是,他也是有被禁止进入的区域的。

  例如白楼深处的通行,无论身份如何,必须是三年院才能去申请,许行素沉迷于书阁,余下一点时间还要被书老压榨去修补阵法,一年院呆了两年都没能通过升院的考核,至于三年院,更是想都不敢想了。

  “……抱歉,连这个都帮不上你。”许行素死咬着唇,这一句话说的十分不甘心,他猛地抬头,就此下定决心。“桑衍,我有破开那层屏障的把握,你别参加盛典,我想办法带你进去。”

  至于私闯白楼一旦被发现,会被逐出东亭还是怎样,不管了!

  桑衍略显意外的望了他一眼,沉默片刻似乎是在考虑怎么安抚他,最后只是温声回答道。“我没事的。”

  许行素好像终于冷静了一点,于是桑衍继续说道。“这是东亭的意思。我不会受伤,所以别担心。”

  历年来,团体赛第一场首名的奖励,都是举办方单独准备的,大多不会太过偏门,可今年却是白楼全部区域的通行,虽然说确实珍贵,可对别院学生来说就一般了,明显是鼓励东亭的参赛者去争取一下。

  听说为了此事,有几个已经离开东亭去历练的三年院,也都被叫回了。

  希望桑衍参赛,也是因此。

  “院长?”东亭一直都不太理会这些事的,怎么今年突然想要争一下荣誉了呢……许行素知道自己劝不住桑衍,咬着牙逞能道。“那我也参加。”

  桑衍望了他一眼,却没有回答。

  “谈话也该告一段落了吧,黑龙小姐?”白狼上前站在桑衍身侧,抬眸越过白楼向深处的林中眺望一眼,声音在许行素听来暧昧的过分。

  “你还有想去的地方?”桑衍才不信这个人是真的为了领略什么风景,不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白狼和许行素不对盘,能把他们两个分开也好。

  “听说东亭禁林中栽着一片焚樱,恰逢盛开时节,不知我……”

  “禁林?桑衍你不能去,这个人明摆着不怀好意!”禁林那是什么地方?是传说深处盘踞着一条龙的险地,白狼要桑衍去那里心思不是昭然若揭吗?

  “放心,我会保护她的。”白狼勾着唇,一眨眼许行素便又是话也说不出的模样了,桑衍被拉着转身,也来不及再和许行素说些什么,只好叹一口气,快走两步与之一齐,低声叫白狼收了诸神。

  眼看着两人的背影越走越远,许行素心道这个比慕流央还有恶劣的家伙,迟早有一天他要把这人暴打一顿,他咬着唇越回想那句黑龙小姐越觉得可气,从口袋掏出团成球的废纸啪叽扔在了地上。

  纸团弹起又落回他脚边,许行素隐约看到其中歪歪扭扭的神明,他突然俯身将之拨开,笔画组成的是黑色神明四字,许行素久久未动。

  实验室。

  失控。

  黑龙。

  黑色的神明。

  少年两下将纸团扯碎扔进口袋,眸中是晦涩难明的了然。

  ……

  白狼走的很快,禁林处的屏障只叫他一挥手便主动让出道路,桑衍同他一起走入盛开的黑红色花海中,白狼终于停步,回身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焚樱盛开在东方,一棵树只会结一粒果,为了保护唯一的果实,每朵花都会生出种子迷惑野兽,所以又被称为是抱子樱,盛开季节整个树冠都被焚樱所覆满,如同一簇花火燃烧着,极为艳丽。

  低矮的焚樱树只堪堪与桑衍平齐,她自枝杈间随手摘下一朵焚樱,只有指尖大小的花朵中心抱着一粒黑色种子,被她手一颤抖去了。

  “神殿。”白狼本以为桑衍不会回答,可她虽然没有回过身,声音却确确实实的传过来了。“我想知道神殿的事情。”

  “那种事我可以告诉你。”白狼挡住桑衍的去路,硬逼她看着他。

  “你不知道。”

  桑衍的回答让白狼一怔,随即低声笑了。确实,关于黑龙神殿的事情他知之甚少,十年间一直在留意,但仍无所收获。

  桑衍总能察觉他试图隐瞒的事情,无论他认为自己已经说下多么完满的谎言,无论这谎言是否连天下都已经骗过,她却只用一句‘说谎’便逼着他把这些谎话都吞回腹中。

  白狼不喜欢桑衍陷在危险中,但桑衍决定的事情他也不会阻拦,反正这片深林外围也并没有能危及她性命的存在,真正要担忧的,反而是同行之人。

  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人可有的是呢。

  “我来的路上,看见几个院长和主事都在禁林深处,团体赛的首场估计就是在这里。”白狼手指着北方。“但应该不会太深,大约是外围最内的边线左右。”

  “那里不是很危险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1994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