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四十七 开演

第四十七 开演


  白狼坐在低矮围墙上,为怀中小口吃着果子的桑衍擦了擦唇角。

  桑衍将手中最后一点咬下,把指尖些微的汁水吮去,摊开手掌,白狼便用帕子为其擦干净手指,然后两人一齐向院内看去。

  院墙之内,侍卫们打着灯笼围在附近警惕着,较一般西方人要高大些的皇长子柯宗,正背着手沉默的站在台阶上,阶下是具面容扭曲、唇边带着诡异微笑的尸体。

  这个人仍旧大睁着眼,涎水顺着嘴角淌过脸颊,确实已经死了。

  柯宗神色凝重,偶尔瞥一眼地上穿着自家下仆衣饰的人,又很快挪开眼,略有不安的挪了挪步子。

  院门开启的声音在他耳中犹如天籁,他急忙绕开尸体大步走下台阶,躬身将来人引至庭中,努力抑制住了声音中的焦急。“院长,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您,可您也知道父亲那边……”

  这些年皇帝的身体是每况愈下,事情大多放权给皇子与学院处理,最近着了风寒刚刚痊愈,大半夜叫他来这边,说不定回去又病了。

  这道理谷雨自然明白,他不耐烦的止住柯宗没完没了的客套,看见地上已经眼神涣散的尸体,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柯宗一抬头发现四学院的主人都聚齐了,大为吃惊,正是不知该不该见礼、若见礼又该是怎么个先后顺序的时候,听见谷雨这么问,一时间磕绊着说不出话,谷雨冷冷两个字立刻摔在他脸上。“解释。”

  见传闻中最被看好的柯宗这么一副不争气的样子,谷雨心中叹了一口气,柯宗这人,说谨慎不如说是一惊一乍,毕竟还是侍女所生,没什么眼界,见了这些个大人物,总想着留个好印象。

  也许其他人都偏向皇长子,但谷雨是绝对不会认可他的,争强好胜,又太贪心,欺软怕硬只敢去教训年幼的小皇子,真出了什么事瞧这慌慌张张的样子,死个人把他着急成这样,能成什么事?

  若是他的小柯宜不生那场病……

  “前些日子商社来人说订单完成,今天来送单的人似乎是迷路了,走到了内宅,我觉得面生便叫住多问了几句,这人行色匆匆,答话也……”

  柯宗仍在啰啰嗦嗦的解释,见谷雨眉头拧的更深,柯宗急忙挑出重点。“他一言不发就把某种药剂喝了下去,然后就开始发疯,疯过便……”

  容青听过描述,立刻上前抓起那人的手,不知他是如何用的力,那人指尖便被挤出一滴看似正常的血液来,他见那滴血将凝未凝悬在指尖,散发出一股几乎无法辨识的清香,神色一变。

  “是逢露香。”

  众人哗然。

  围墙上的桑衍见容青的表情,似乎对其很是忌惮,可这种忌惮与那个服毒自尽的人无关,而且其他人的态度也太奇怪了些,便小声问道。“不是毒药吗?”

  她一直以为这是吃了就死的毒药呢。

  白狼布下结界后,实际上她就是大吵大闹也不会有人听见,但看着桑衍刻意压住音量的可爱模样,白狼没有出言解释,回答道。“是逢露香,一种能摧毁年幼天才的禁药。”

  明明是白狼要来的,这会儿他却不关心院中的事情了,一直手撑脸歪着头注视着桑衍,桑衍问什么他也回答,可就是不肯将视线挪开半分。

  桑衍侧过身就能与其对视,一开始还会偏头看他,可时间一久连她也觉出白狼目光中的意味不明来了,便抱起双膝专心研究墙下,不肯再回头了。

  “逢露香……”桑衍视线一晃注意到落在后方,难得拧着眉眼中泄露了几分厌恶的东亭,稍微探身险些滑落,然后被白狼揪住衣领往上拽了拽。

  “小心些。”白狼唇边的笑意很是甜腻。

  逢露香要想使人致死,需要比平常多得多的药量,而如今已经有源头侵入西方,摸进了西疆与皇族,墙下的人们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等谷雨发号施令,容青便亲自伸手摸索了一番,从尸体衣内滚落下几个黑色果子,还有一瓶十分清澈的液体。

  见容青视线落在那瓶液体上,谷雨急忙试图阻止,可还没来得及出声,容青已经将其打开轻嗅,甚至用指节沾了一点用舌尖舔过,随即拿起那些果子捏开,汁水带着说不上来的淡香顺其手指滴下。

  毒死这家伙算了……

  谷雨抽了抽嘴角,示意柯宗去拿帕子来。

  接过手帕擦拭着手指,容青晃了晃小瓶中仅剩的一点液体,分析道。“这里放了些什么我暂时无法知晓,但我很确定,只要将凝露与其融合,就能直接得到逢露香。”

  这些——必定就是当初许氏家族被追杀,被迫离开北方逃往南皇的原因,许氏家族如今已经和实验一同埋葬在了那栋建筑中,所以这些药剂的源头,若不是最初的北方诡术家族,便是后来庇护许氏的人。

  也许,会是那场实验真正的幕后黑手。

  谷雨虽然和容青不和,但对他这位出身世家的药师还是信任的,容青所想也正是他所想,他转向柯宗,声音冰冷听不出情绪。“你说……这人自称是柯字商社的?”

  “是、是啊,要说凝露的话,不也是商社刚刚卖……”眼见着谷雨一脸的风雨欲来,柯宗立刻就闭嘴了——柯字商社是皇族分给二皇子的产业,他这么说,不是明摆着把脏水往人家身上泼吗?

  何况谁都知道这边站着的谷雨,是最看好二皇子的一个,在他病重的时候不惜低头去求容青,柯宜能活到如今正是因此,所以,谷雨可不喜欢从任何人嘴里听见他的不是。

  沉默片刻,谷雨冷冷吩咐。“去请几位皇子。”

  院中霎时除了侍卫的脚步外,再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

  白狼见事态发展正如自己所想,终于转过身,眯着一双金眸,观察起了那几个位高权重之人的表情。

  谷雨是怒气多过震惊,明显不相信有人敢把主意打到皇族身上。容青捏着小瓶子左右晃动,对这东西的配方更感兴趣。东亭眸中的厌恶已经有些压制不住了,也是,毕竟他那么喜欢孩子。而陆秉怀……

  疑惑?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21241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