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四十五 剧本

第四十五 剧本


  这青年身上的衣服,绘着王府的标识,虽然王府众多,但若说当代,只有一个二殿下,是在年幼时候因病选择放弃继承权,虽然成年后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但这么多年一直安安分分的很是低调。

  “他现在不是了。”桑衍这么说的同时青年已经检查好药剂,换上了一身普通的杂役服,白狼闻言,不禁露出了无奈的神情。

  怎么说呢,桑衍这性子,还真是直接的过分啊……

  见青年已经准备好离开厢房,白狼随即跟在了后面,不知他以什么样的方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来往间侍者与客人都视他于无物,就连桑衍自身也是很艰难才能察觉到一丁点。

  那一丁点又并非通过某种感官而得知,就像是刻在了血脉中一样,离得越近便越清晰,也无法被阻断,无论白狼是否愿意,他的存在都将被她所知晓。

  无法隐瞒。

  青年离开商社后一路向西南角走去,就如普通人一般穿梭在人流之中,最后到达一座府邸后门,弯着腰面色恭敬,和看门人说了些什么,被放了进去。

  由于西疆地域狭窄,建筑很多是占地极小,想办法向上延伸,这种带有庭院的大多是尊贵人家才能使用,例如皇城中的府邸,主人基本全部是皇族。

  而这一座……

  “那边。”看出白狼眼中的沉思,桑衍远远指了指院墙前方,那里是桑衍目所不及的地方,但她勉强看到是有牌匾的样子。

  “好。”明明之前还很感兴趣,现在白狼却好像一点也不急着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把抱了许久的桑衍放在地上换成牵住她的手,两人慢悠悠溜达到府邸正门口,桑衍仰起头,看见牌匾上书‘皇长子’三字。

  这里是大皇子的府邸。

  二殿下的侍卫,又为何要装作大皇子府上之人呢?

  “这是栽赃嫁祸。”听见桑衍的疑问,白狼些微眯起了眼睛,勾着唇把玩着桑衍的手指。“就是不知,是谁栽赃嫁祸谁呢?”

  “要把那个放在这里吗?”桑衍抬头去看白狼,发现就是仰着头也很难总是见到那片深金色了,不禁觉得虽然姿势很累,但还是被抱起来的好。

  “若是二皇子想要嫁祸兄长,只把逢露香放进他的府邸就是。”白狼注意到桑衍一直扯着他的衣摆用力,便蹲下身来与其平视,桑衍果然松了力度。

  “他害了谁?”桑衍声音轻快许多。

  仅仅是窝藏禁药,也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要想把占长的大皇子拉下候选,必须是这药暗害过一个身份足够高的人才行吧?

  白狼唇一动,吐出三个字来。“五皇子。”

  当代皇帝膝下有六位皇子。

  四皇子柯宛是皇后的双胞妹妹、皇帝侧妃所生,据传闻是个神童,性子活泼讨喜,曾让皇帝开玩笑说过选他作为继承人,可惜遇刺,侧妃为了保护他身故,四皇子也受了重伤,夭折在了宫中。

  五皇子柯寰与四皇子年纪只相差数月,是已故皇后的独子、皇帝最喜欢也是唯一的嫡子,因为与早夭的哥哥模样极为相近,皇帝把对侧妃、皇后、四子这三人份的宠爱,都放在了他一人身上。

  只是因皇后故去前夕曾哀求皇帝,不要让她心爱的幼子参与进残酷的争斗中,所以被迫放弃继承权,同时成为了唯一被允许随意出入宫内的王府主人。

  小皇子柯容是三皇子一母同胞的弟弟,天赋不强,身子算不上好,皇帝对最小的这个儿子还是很上心的,因为有四皇子在宫中出事的先例,小皇子被允许送回母族长大,当然,这也就意味着失去了继承权。

  而剩下的候选者——

  由侍女所生,但很争气,呼声最高的大皇子柯宗,聪慧、母族强大,但幼时因病被预言活不过十岁的二皇子柯宜,出身中规中矩,并不显眼也从未有过大错的三皇子柯定。

  这三人中二皇子虽然已经退出,但如今病愈,是否也对皇位有些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要说威胁最大的,肯定是大皇子,所以若想一次性将柯宗打倒,当然是顺道除掉皇帝最喜欢的一个,引得皇帝震怒,才能从中获取足够的利益。

  听见白狼慢条斯理的分析,桑衍点点头,出言道。“好简单的计谋。”

  确实简单的不行。

  “那是因为,二皇子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嗯?”

  桑衍确实努力思考过了,但还是没能得出答案,白狼轻笑一声继续道。“大皇子意外发现带着逢露香的侍卫,五皇子与小皇子已经遇害,三皇子这才发现自己府中也有暗探,而一切罪责源头指向了二殿下——”

  “二殿下必死无疑不是吗?”

  可是呢,就算陷害了失去继承权的柯宜,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久大皇子遇刺身亡,动手的是二皇子强大的母族。”不等桑衍想明白这一点,白狼声音便传入了耳中。“这不就只剩下一位候选了吗?”

  桑衍终于看着这些零散的碎片穿做一线,她原本是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太感兴趣的,可是望着眼中写满‘看热闹’的白狼,还有他略带兴奋的口吻,心口有种不知名的温暖感觉,恣意蔓延。

  白狼总是一个人。

  身上从未沾染过任何人的气息,独来独往,神明一般行走于尘世,不会被凡人所注意,也不会为了任何人停步。

  他眸中有着令人一见倾心的笑意,可什么情绪都被遮掩的金色,仔细去看却是毛骨悚然的凉薄,就如此刻声音温柔,为皇子们定下生死一般。

  白狼希望同她分享,白狼希望看见她除了面无表情之外的模样,希望逃脱她所不知道的千篇一律,为此就是强硬些也不肯放弃,意外的像个小孩子。

  而桑衍也有了心愿。

  他从哪儿来?是谁?桑衍不知道。

  她只是希望这个人能一直看着自己。

  同她分享吧,注视着她吧,注视着沉眠却终会苏醒的桑衍本身,而这份注视也是她独有的,是她一个人的,任何人也已经无法夺走的。

  这世间她唯一拥有的事物。

  是什么呢?

  桑衍并不是在思考白狼所说的事情。这一点让盯着她的白狼抿起了唇,似乎在白狼面前她还没有沉默过这么久,久的让他有些不耐烦。

  于是他去捏桑衍脸颊,桑衍要去抓他的手,就刚好撞在了一起,指尖挨着指尖,不满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了,他重新把桑衍抱起来,而桑衍平淡的嗓音就在耳边。“去看吗?”

  “好。”白狼眯起了眼睛,唇边是愉快的笑容。“时间也差不多了呢……”



------题外话------

  求一波收藏qaq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21405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