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三十三 偷窥

第三十三 偷窥


  已经失去全部亲人的慕家主,对虽然并不亲近、但至少还在身边的慕流央,报以很大的期许,如果连他也落入这般境地,慕家只有孤注一掷,无论是否行差踏错,也只能不断做出选择,直至灭亡为止。

  “要这么说,该不会是你那个倒霉叔叔干的吧。”秦旭见慕流央神色一冷,立刻闭上嘴,不再多言。

  “那个人不会过来了。”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桑衍推开了门,向屋外左右一探,是荒原与晨起过于强硬的日光,太阳挂在最东,似乎连位置都没有变过。

  荒原上依旧没有人行痕迹,桑衍能察觉到阵法运作带动的力量,可若不动用黑雾,凭她自己想破坏阵法确实很难,但如果再动用黑雾,是否还能如今日般清醒过来呢?

  许行素赶到桑衍身边握住了她的手,他望了眼茫茫无垠的荒原,什么也没说,大踏步站在了木屋之前,桑衍用力拉住了他本要放开的手,许行素回过头,安慰道。“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命魂破裂的话。

  你会死。

  桑衍的话没能说出口,少年人坚定的深吸一口气,黑翳浮现,没有过多言语,幸而不久,他便回过头,声音带着兴奋。“这个阵法叫我破解还是有点难,不过我知道方向,我们以木屋为标志,向左走就可以了。”

  “为什么要向左走?”秦旭四处打量了一圈,没看出区别。

  “这个人的阵法很高明,都是建立在真实之上,我们迷失的只是方向而已,其实离慕城很……”许行素话音一顿,突然跪倒下来。

  桑衍一惊急忙去扶,但许行素倒的太急,幸好慕流央替她托了一把,将许行素的身子倾向自己肩头,许行素用力抓着心口的衣服,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回去。去找东亭。”慕流央从没见过桑衍表现出如此强烈的焦急,她扯着许行素的袖子不肯放手,声音带了一点颤抖,又重复道。“去找东亭。”

  “我知道了。”慕流央稍一倾身将许行素整个背起,映着日光而去。

  ……

  黄衣少女独自站在黑暗中。

  房间狭小,与她这位锦衣玉饰的大小姐十分不相配,可少女也已经懒得在意了,她紧盯着屋中唯一的光源——她面前正缓慢散发光辉的圆珠。

  黑白相间的珠子乍一看像是眼睛,却比人眼大些,正悬在空中、少女掌间,风灵在眼睛被完全损毁之前的所闻所见,正通过这珠子,被少女所得知。

  最后的一切,消失于逐渐蔓延的黑雾之上。

  画面已经消失,可少女仍呆立在原地,神色恍然。

  “姝姑娘,他们已经离开了,要去追吗?”侍女提着灯火推门入内,这一声把半云姝惊醒,手一颤珠子瞬间掉落,幸好她手疾眼快一俯身,在落地前将其接在掌心。

  她没有回答侍女的问话,手指攀上脸颊遮住眼睛,似乎还在回味自己所见的画面,侍女静侍片刻,提醒般轻声出言。“姝姑娘?”

  捂着眼的少女突然发出了一声低笑,她笑声断断续续,却停不下来,好一会儿才喘息着咳嗽了两声,呢喃道。“那是个怪物啊。”

  那片黑雾,绝对不会是人类能拥有的力量。

  确实,吞吃血肉这种事,诡术也能做出基本相同的效果,可是由于诡术需要憎恨,憎恨会影响人的心智,为了防止意志不坚定的幼童因此堕落,所有诡术修习的‘正道’世家,都不会让自家年幼的子弟接触这些。

  各家对年幼的释义不同,能够熟练使用诡术的时间也不一,但能确定的是,任何能在在七八岁熟练使用诡术的孩子,都并非正道出身。

  既然不是处于灰色地带,被默认存在的诡术‘正道’,那便是只要露面就将被天下所清缴的邪道,便是——怪物。

  侍女沉默着站在一旁,对主人畏惧到浑身颤抖,偏偏眸中满是兴奋的诡异模样视若无睹,好像个只会听从命令的行尸走肉一般。

  听令,思考主人的担忧并适当提点,除此之外都不是她应该插手的事情,或者说她并没有被赋予除此之外的能力。

  “这么明显的事情,东亭他能不懂?弄了个怪物养在预备院……也不晓得别的学院清不清楚这件事。”半云姝在狭小的房间内走来走去,侍女手中的灯光映着她娇俏的脸颊,还有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恐惧吗?恐惧。

  风灵是她手中最强的一个,虽然是拟态为风黎,但云雨图腾所蕴藏的力量却比普通兽类多得多,桑衍只有那么小一点,能在风灵的攻击下全身而退不说,将云雨兽吞吃却没有爆体而亡,甚至没有丝毫不适……

  若给她时间再成长一些,恐怕只她一人对付那只云雨兽也不在话下,这样惊人的怪物,怎能不让她恐惧?

  可是说起兴奋,也足够兴奋。

  四方天下互相制衡,同处一方的世家们虽说明面上是盟友,但估计早就对收敛了全部天才的学院十分不满了,而学院之间都想让自己成为最强的一个,所以只要有可以攻击的弱点,绝对会不遗余力。

  收留不正来由的、有可能会产生威胁的怪物,多么正义又多么道貌岸然的理由啊?虽说这也许不足以撼动东亭的位置,但只要天下动荡,对见不得光的诡术世家来说,就是浑水摸鱼的好时候。

  上报家族之后,也是她和哥哥浑水摸鱼的好时候不是吗?

  半云姝对情绪的控制有些不稳定,许是受够了装成何姝的样子,一想到不用再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就抑制不住的想笑出声来。

  虽然并没能得到慕流央,这几年的努力全部白费了,但她发现了更有利的筹码,就算得不到慕流央,至少能从这个鬼地方离开,回到家族中去。

  如果她能回去,作为顺位第一继承人的哥哥不用再担心她的安危,在继承人的战争中也算有了帮手,到时候哥哥拿下家主之位,她想要慕流央,看在她是功臣的份上,哥哥也会帮她的。

  完美。

  “完美的不行!”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2238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