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三十二 休憩

第三十二 休憩


  重新站起身的秦旭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除了衣裤边角有灰尘和血迹之外,好像没有什么不太得体的地方啊,手背有点红,可能是刚刚在地上擦伤了吧,苦思冥想没有得到答案,秦旭也只好放弃思考。

  “既然醒了,就……”慕流央才一抬步便脱力的身子一晃,虽然很快稳住了,但还是被桑衍强拉着走到了没有染脏的地方坐下,他有些嫌弃的席地而坐,忍不住声音里掺上了两分抱怨。“我没事的……”

  “歇一歇。”三人都已经累坏了,而秦旭晕的恐怕步子都迈不开,强行争取这一点时间并没有什么意义,外面有阵法他们走不出荒原,必然要和少女对上,如果还有第二只云雨兽的话……这次要拿什么应对呢?

  面对桑衍难得的强硬,慕流央也只好闭口不言。

  秦旭按着额头总算觉得好些了,他走到一边拍了拍身上灰尘,开口问道。“我说你这又是得罪了谁?为了对付你他可是拿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里面有个房间,用血写着你的名字。”听见桑衍的话,慕流央偏头望向黑暗中的走廊,此时木屋中自门缝泄露出些微光芒,却还是不足以驱散黑暗。

  “我的名字?”慕流央皱起眉。

  “以生身换你失去命魂,厉害吧。”秦旭虽然说得无所谓,但眼中仍隐隐带着担忧。

  生身即来处,即家世、血统、身份,失去生身的人连名字也会失去,当然也只有这个才能与命魂的重要性相提并论。

  失去生身不会死去,但无来处也无去处,最终必将独自一人孤独而痛苦的消亡于天地间,就如同命魂被毁成为废人后,已经可以预见到的悲惨前景。

  听见这一句,慕流央立刻明白过来,某个诡术的修习者,在这个地方步下灵堂等他前来,然后希望他失去命魂,并且,活着走出这片荒原。

  这样对他或慕家的打击确实是最大的,以此获利的人也确实数不胜数,可只要被慕家了解任何线索,就一定会被抓住,这般明目张胆,摆明了不怕报复……

  “慕城可是东方的最中心,紧挨着东亭,在这里若是暴露了踪迹,想逃走不容易吧……”秦旭所言也正是慕流央所想。

  “即便这样也一定要对你下手,若不是外力导致他必须这么做,那就是等的太久忍不了了。”许行素不奇怪慕小少爷会被人盯住,只是敢于下手的倒是不多。“布下灵堂的人,我觉得并不是云雨兽的主人。”

  “你还知道灵堂啊?”秦旭稍感意外,没想到一个不过十岁的少年,会对这些连大家族都少有涉及的东西有所了解,他还以为这人就是个见了美人走不动道,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的家伙呢。

  接收到许行素鄙视的目光,秦旭立刻瞪了回去,见二人顾不得正事打闹起来,慕流央也只能无奈的笑一声。

  桑衍突然开口道。“确实不是那个人。”

  “我也觉得不是,她好像很喜欢慕流央的样子,就算是想废了他据为己有,也没必要赌上生身。”许行素立刻接口。

  “那个疯女人既然有云雨兽,就不是一般的出身,出身这么好,何必用诅咒这种办法呢……以生身换命魂,这肯定是什么都没有了才敢做出的决定。”

  秦旭难得动了动脑子,不过他更好奇的是桑衍为什么那么肯定。“我说……桑衍小姐。”

  他口中不礼貌的‘我说你’三个字,在桑衍望过来的瞬间吞回了腹中。“你怎么确定不是那个人的?”

  桑衍并未给出回答。

  心知恐怕桑衍是从外溢的情绪中断定的,许行素立刻岔开了话题。“你们除了灵堂,没别的发现了吗?”

  “有,绑匪雇了两个其他城池的人来演了场戏给我们看,要把责任往慕家主身上推,估计是想挑起秦慕两家的矛盾。”

  “往慕家主身上推?”简单叙述后,秦旭胸有成竹的分析立刻被许行素否定了。“不对,挑拨离间确实是挑拨离间,但是,怎么觉得这话是说给慕流央听的呢……”

  这事牵扯到一个秦家子弟,两个东亭预备院的学生,若是慕流央同这三人都在这里发生意外,最大的受益者肯定是占据三分之一东方的桓家,为了洗清嫌疑,桓家也必然出动人手一起追查这件事。

  既然整个东方都动荡起来,因为担忧会累及自家,所以如果没有绝对的理由,整个天下都不会选择包庇与放纵,到时候天涯海角都是罗网,贼人被抓住也只是时间问题。

  挑拨慕秦两家的关系有什么用?因为死的人只是旁支,秦家也许会相信是慕家下手,懒得再追究,可预备院的天才死了,东亭怎么肯善罢甘休?反而不会轻信一家之言。

  放身份不高的秦旭回去,却把东亭的弟子毒傻,这计策他有点看不懂啊。

  还有一种假设……

  “他想要流央,和慕家产生分歧。”桑衍声音很缓,但判断的十分正确。

  一直沉思着一言不发的慕流央抬起头,整个绑架事件笼罩着的迷雾终于被拨开,他与已经有所怀疑的许行素交换了神色,惹得秦旭稍有不满的开口。

  “你们几个,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他之所以不想用更稳妥的方式,无非是因为仇恨,可这份仇恨却并非以我为中心,他真正恨的人……是慕家,是慕家正堂主位上坐着的家主大人。”

  慕流央朱唇中吐出的讽刺,并不比灵堂中的憎恨更少些,在他口中以敬称出现的‘家主大人’,似乎只是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一般。

  “他对慕家极为熟悉,对慕流央和慕家主之间的分歧也很清楚,目的并不是真的让慕流央相信这是慕家主做的,而是……”

  许行素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而是希望在失去命魂之后,慕流央能明白此事因慕家主而起,也因此憎恨害他失去命魂的慕家。”

  确实,慕流央与慕家本就间隙极深,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走完这一场剧本,结局必然如许行素所说,怨怼化为憎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22465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