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十一 天赋

第十一 天赋


  “这样可没办法从那群大小姐手里保护自己呢……”慕流央望着桑衍,对方垂眸不语,似乎正对这个世界感到茫然,慕流央心口一跳,仿若不抓住她,桑衍就会就此消失不见似的。

  这孩子,同所有人都不一样。

  虽然不知在被东亭带入这里之前都发生了些什么,但既然是东亭收养,就肯定是已经无亲无故了,入院时候不少人看见了女孩脏污的衣衫,说不定是从某场灾难中存活下来的。

  平民家若有天赋者,一早就被学会带走了,而世家和学会不曾听闻最近有什么大的动向,所以这孩子所遭受的‘灾难’,大抵是被各方联手瞒下了。

  能令天下四方一同做出这个决定,必然是恐慌与利益共存,而恐慌的承受者,作为利益被留存下的这个孩子……

  孤身一人而来,怀抱着天赋与幸运,而这些能够保护自己的,也正是能杀死自己的。

  与他又何其相似……不是吗?

  “桑衍。”

  那双空无一物的眸向这边望过来。

  “我教你吧。”慕流央伸出手,指尖拂过她眼睑,冰蓝中倒映着桑衍的模样,他声音渐低,却坚决的很。“你不知道的事情,我全部教给你。”

  ……

  “院长。”虞清鸿合上门,他看见东亭独自一人坐在首位上,一手拿信沉吟不语,两步上前问道。“西疆那边的信……与盛典有关?”

  “是以皇室的名义,请各位院长一聚。”

  西方的西疆学院,地位形如东亭,同为天下四学院之一,也正是本次十年盛典的举办方。然而与其他四学院不同的是,西疆,是受到天下唯一一个国家,位处西方的皇室所扶持的学院。

  虽然并非‘一统’,但也互相称为盟友,比起被各大世家分裂割据的其他三方而言,排外的西疆所带来的威胁是不容忽视的。可正也因此,被其他人共同警惕的皇室与西疆,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东亭将信纸递出,虞清鸿接过来眯着眼拿远了些,忍不住疑惑道。“盛典自古都是带队主事前去,从未有过院长到齐的情况,这还要您亲往……”

  “那边也怕接下来的盛典会有什么变故吧……”东亭不欲解释,视线落在一旁的文简之中。“既然连皇室都搬出来了,左右无事,走一趟也没关系。”

  “是。”这位院长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虞清鸿也只需将琐事处理好即可。“您要一人前去,还是?”

  “我一人,等月末再说,不用另做通知了。”东亭看似不经意的又问道。“桑衍她如何?”

  “和流央在封庭,用我……”

  虞清鸿后半句还没说出口,院长室的门便被推开了。许行素十分无辜的扶着门,叫后面拄拐的老者先行,老者走到桌案前,敲了敲桌腿,清脆的声音把许行素吓了一跳。“东亭,我说你带进来的丫头是怎么回事?”

  东亭一怔,预备院书阁那边的力量波动他倒是察觉到了,但因为时间很短,预备院的孩子们又很能折腾,确实是没往桑衍身上想过。“她……对阵法……”

  若想对阵法有所动作,必须要拥有吞噬、破坏相关的能力,而对其有所更改,又需要引导、灌注,桑衍诸神为幻觉,直接针对命魂,不具有任何对外的真实存在的力量,又怎么可能在阵法上做出什么呢?

  “她把我的阵法抹了一角,又乱给我改了行径。”老者拇指摩擦着木拐,锐利的眸一瞬间盯住了东亭。“她人呢?还有慕家那个,我要让他们抄书抄到明天!”

  “书老您该不会认错人了?”虞清鸿话音略显犹豫。“那孩子怎么可能有破坏阵法的能力呢……?流央他倒是、咳,他也不可能啊……”

  这话明显心虚。

  慕家的独苗苗慕流央,身上有多少宝贝就是院长说不定也不清楚,有能改变阵法的东西他一点也不意外,慕流央虽然性子还算可以,很少弄出点什么事情,但毕竟是大少爷,想做就做了,反正有的是人善后。

  “她给你乱改了行径……却仍能正常运作,所以你起了惜才的心思?”东亭平和的话语正中靶心,书老动作一顿,连规规矩矩束起的白发都抖了一抖。

  “反正,把那孩子给我就是了。”

  阵法一直被认为是弱者的象征,若有天赋十有八九是不会选择刻印师这一条路的,可刻印师对天赋的要求偏偏比其他还要高,若有能破坏的强大诸神为什么不试图变得更强?若有灌注的天赋将来去学会做个引导师不好吗?

  在那些无命魂的废物手下讨饭吃,有辱门风。

  他在东亭守着书阁不知几十载,能对阵法有所修改的也只有零星几个,偏这些人都是世家出身,没一个被允许随他学习,终于有一个桑衍,他当然要争取一下,至少她背后只是东亭,比起世家要容易说服的多。

  “……那孩子恐怕并无天赋。”东亭心知这事多半真是桑衍干的,但桑衍绝不是因为书老所想象的天赋才能做到,甚至如果与诸神有关,书老所看见的是不是真实还未可知。“不过,若说天赋。行素,来。”

  许行素茫然的走上前,东亭温声吩咐道。“把你看到的,画出来。”

  莫名其妙接到纸笔,看着虞清鸿和书老都也一副不知所谓的表情,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如东亭所说的落笔了。

  最初书老板着脸只用余光去看,可随着许行素落笔越多,他也开始觉得心惊起来,那些看似互不相关的线条,逐渐被织成一张网,同书阁一角的阵法相覆盖,竟然几乎是丝毫不差。

  许行素看到了多少,就复制出了多少。

  “桑衍不能给你,作为补偿,还你一个天才如何?”东亭看着书老握着那张薄薄的纸说不出话,转身向许行素介绍道。“这位是书老,全部书阁的主事,若叫你随他修习刻印……”

  “拜我为师,你无权拒绝。”书老急匆匆打断东亭的话,又缓慢诱惑道。“当然,你想看的书,就是不开放的白楼我也可以让你进去。”

  许行素看见书老阴冷的眸中难得升起一份热切,握笔的手一紧。东亭原本以为这样的条件以他的性子绝对会立刻答应,没想到少年居然沉默了片刻,虽然最终并没有出人意料的拒绝。“好。我答应了。”

  在这个力量至上的天下,‘书阁’这般的诸神与无命魂又有什么区别呢?若说走学者这一条路……他头上又悬着一把刀,无法过多的动用,只有让他本身强大起来,直到无需诸神也能成为学者的地步……

  去保护桑衍。

  许行素如此决定。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24406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