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丛岚 > 第十 心愿未了

第十 心愿未了


  胸针上顶大一个慕字。

  “慕流央……。”阴森森环视一周,除了半倚在书架旁,眼睛黏在书上下不来的许行素,没有半个人影,老者不甘心的冷哼一声,行至门口,突然回身把挪着步子要走的许行素吓了一跳。“你,跟上。”

  许行素瞥了一眼地上一直被他所忽略的阵法,也只好犹犹豫豫放下书,赶到了老者身边。

  见老者离开了,慕流央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拇指抵着镯子一转,镯子便又变回了平凡无奇的样子,桑衍被他抱着轻巧落地,听他温声解释道。“这镯子上刻印着阵法,只要触发就可以把气息隐藏起来。”

  见桑衍向下看去,他点点头。“对,和地上的一样,都是阵法。”

  “阵法是近些年才被创造出来的……要想知道我讲给你听,不过现在我们得先走了。”慕流央指尖抵着书架扫过,把高处的一本抱了下来,他回过身,发丝垂落,唇边的笑意如女子般艳丽。“去我的封庭如何?”

  饶是桑衍,也不自觉点了点头。

  一直到被拉着走进地下,桑衍都在思考为什么能被这个笑晃了眼睛,始终没得出答案。慕流央身上带着一股特别的气息,与‘人类’所不同,整个人就像那双异色的眼睛一样惹人深究。

  桑衍懒得去想这些事情,她抬起头,打量起慕流央口中的封庭来。

  封庭是学生们练习的地方,在建造时就奢侈的以云雨图腾或者命魂震在四角,是可以绝对隔绝一切气息和力量的地方,不过近些年已经全部改用阵法了。

  公用的封庭多在地上,而个人的封庭则在地下,独属于慕流央或者说独属于慕家的这个,是慕家人亲自建立,已经沿用了数百年。

  正如慕流央的风格,原本古旧的封庭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东角置着桌椅软榻和一个小书架,而‘门口’处水流般的屏障,在慕流央与桑衍走入后瞬间隐于墙面消失不见。

  “阵法,是近百年前,被已故的南皇院长所创造的。”慕流央把从书阁顺来的书摊开,点着其中一页说道。“原本无命魂者形如蝼蚁,是他创造了阵法,令力量可以脱离命魂运转,无命魂者也终于有了战斗的权利。”

  “刻印于任何无生命体,注入力量。”桑衍小声读了一句。“受到任何被设定的‘触发’即可。”

  “阵法的纹路都是这百年研究归纳而出的,残缺的阵法必须按照原本的纹路补全,我还没有问,你刚刚是怎么叫它亮起来的?”

  对上慕流央疑惑的双眸,桑衍犹豫着沉默了,能看到力量,就是她也知道这是特殊的,特殊的事物还是隐藏起来的好,于是桑衍似乎什么都没听到,生硬转换话题。“训练什么?”

  “……你这装傻的功夫和谁学的啊?”慕流央也不多问,他拉住了桑衍的手,柔软白皙的指尖正摊在他掌中。“来,用力握住。”

  他从一开始就很好奇桑衍的能力了,秦旭为了在主族征得一席之地比谁都辛苦,所以他不止诸神难缠,格斗学的也很好,至少对付一个小女孩不成问题,桑衍诸神再强,在释放之前先被秦旭两拳揍趴下也是有可能的,所以……

  刚刚抱她上阁楼的时候,隐约能感觉的出桑衍是有一些体术基础,她很轻巧,但看着就不像是会有力度的样子。

  果然,桑衍如他所说的合拢手指,但完全察觉不到什么力量,可能因为太瘦小了,比同龄的女孩们还要可怜一些,指尖泛了红,也没能撼动慕流央半分。

  见此,慕流央突然伸手,转去抓桑衍身侧辫子,桑衍身体的反应可比慢半拍的思维快多了,她虽然脑袋一片空白,却只稍退了两步便轻易躲开。

  可慕流央是虚晃一招,手一落目的换成了桑衍怀中的书,桑衍本能回手却还是慢他一点,怀中一空,而慕流央勾着唇转身就跑,桑衍急忙追上去。

  慕流央看似始终与她保持着差不多的距离,却在每次快要被她扯住衣角时,就多迈一步完美错开,有时被桑衍绕路堵住,就轻身一跃踩着墙从这角转眼到了那角。

  两人就这么围着封庭你追我跑了半天,桑衍终于撑不住了,她扶着墙喘的说不出话,却难得起了两分争强好胜的心思,而慕流央呼吸仍旧平稳,炫耀般走到她身边。“怎么……?!”

  火焰自被桑衍抓住的衣角盘旋而上,瞬间将慕流央的手腕吞噬,那本书也就就此掉落在地,桑衍松开手,自顾自捡起书抱在怀中,不管怎么看都是一潭死水的眸中,偏偏显出两分得意。

  慕流央还没意识到这是诸神,幻觉便主动消散,他茫然的一低头,好端端的手掌上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除了那本书已经被桑衍拿走之外。

  “你,这是作弊吧……”

  “追不到。”慕流央没有听清,于是桑衍顿了顿,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她低着头,视线落在慕流央身侧。“追不到。”

  桑衍的诸神是必须接触释放的,要是对手就这么一直躲下去,她也只会被耗尽体力而已。如果反被追上了,如果不能继续跑下去了,会发生什么呢?

  被杀掉,被反反复复的杀掉。

  这里不是实验室,不会有人杀掉她,到处盈满的感情并非是恐惧,可她也知道手中的雾气即是恐惧的来源,若有一日,这里也容不得她,便又要继续逃走了。

  谁会保护她?坚定却连自己也保护不了的许行素吗?温柔到必定会因此受伤的东亭吗?还是只要继续动用,迟早有一天,自己的一切都会被侵吞掉的血脉呢?只有她自己。

  年幼的桑衍思维中无法容纳太多的阴谋诡计,她仅仅是单纯的因为‘她还有喜欢的事物,死去后就无法再拥抱这些’如此简单的原因而选择活下去。

  最初活下去是创造出她的那个人的希望,而现在是她本身的决定。所以欺瞒、躲藏,用尽全力,她仍希望能活到明白为什么‘心愿未了’的时候,在那之前就要如往常一般拼命的变强,直到可以保护自己为止。

  可如今她连对方的衣角都抓不住不是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26/324505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