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俏皮妃 > 第91章我只是你兄弟?

第91章我只是你兄弟?


  “不,箭阵必须拉开距离,我带人单独行动,你们把秦年的兵引出来!”小脸之神情决决!

  夜天反手握住她的手,攥在掌心,说:“好!”

  闻言,叶子露齿一笑:“这才是好兄弟!”

  要撤回自己的手,却撤不回来,小手被紧紧攥着,脚步却站不稳,一点点被拉着慢慢向夜天滑动。

  夜天一把将她拽过来。

  叶子一趔趄,差点跌倒他怀中,抬眸惊愕,问道:“夜天,咋的了?”

  这一问,太接地气!

  夜天暗眸深深,语气低沉:“原来我只是你的兄弟?!跟你万大哥,杨瑞,都一样么?”

  此时此景,要我说啥?这是在战场,我难道能说,你是我的心肝宝贝糖蜜饯?嘻嘻……

  “没,没有,不,不一样,他们可不这么抓我手……”叶子低语。

  “那他们要是抓呢?”夜天逼问。

  “那,那也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

  “我不会给他们抓……”

  “为何?”

  “只,只给你抓……”

  嘿嘿,我说出来了!叶子摁住心中如雷心跳,红着脸说出来,偷偷瞄夜天一眼。

  面无表情。

  不过手却能挣出来了。

  夜天背过身去,很酷的说一句:“今夜无事,睡吧,我守着你……”

  “喔……”

  叶子犹犹豫豫走向内帐,不敢脱衣,和衣躺在木榻上,许是紧张,又许是有夜天在,安全感在,竟很快睡着了。

  不知睡到什么时候,叶子突然惊醒,睡梦中隐隐的喊杀声,惊起眉峰微动,心下不安。

  顾不得穿鞋,叶子急跑到帐外。

  夜天在!

  天竟还未亮。

  少年靠坐在软垫上,闭目似是睡着,即便如此,眉间丘壑纵横,明明是青葱少年,却承受如此重压。

  叶子不由得靠近,伸出手来,触到他额头。

  夜天微睁开双目,双睫迷离。

  叶子用指腹,轻轻推平他紧皱的眉,细声说道:“不怕,任他魑魅魍魉,我们都不怕,现在有了山头,只管杀将过去,让他们滚。”

  夜天心头一松,俊目蓄起笑意,说:“好!”

  叶子低头,少年仰头,静默成最美的风景。

  叶子沉醉于他如湖般水漾又闪着男人精光的俊目。

  突觉手上一暖,转目一看,夜天握住了自己的手。

  他长臂用力,叶子发现自己在慢慢向他靠近,一寸,两寸,两人近在咫尺!

  都能数清他的睫毛了。

  “咳咳……那个,你很好看,但是......”叶子往后挣了挣。

  夜天见她现出小女儿窘迫姿态,喉间一笑,说:“我好看么?”

  叶子点了N个头:“好看......天快亮了吧,我睡醒了,你去睡,我守着你。”

  “不用,我睡好了。”

  “噢。那该出发了么?”

  夜天缓缓站起来,“是该出发了。”突然大掌伸出,捏向叶子脖颈,在穴位上微一用力。

  叶子瞪他一眼,但已无力反抗,下一秒眼前一暗,沉沉睡去。

  夜天抱起叶子,轻轻放到里间,盖上薄毯。

  起身出了营帐,唤道:“高卿,去里面守着她,不可出丝毫差错。”

  高树人恭谨禀道:“是。”

  眼中却是担忧和关切。

  夜天扎紧衣衫,戴上面具,飞身而去。

  战场嚣嚣,英雄凛凛,看谁主浮沉?

  秦年的两万兵,被引出来,与万青对歭。

  “殿下,步兵不惧,只他的骑兵不好办,他有三千骑兵,一齐冲过来,步兵就散了。”万青立与高处,皱着眉头,同夜天说道。

  夜天举目而望,自己这边的步兵方阵一出,敌骑兵步兵一起上,我方均被冲散,兄弟们多有被马蹄踩踏踢伤。

  战场一片惨烈。

  “万将军,鸣金收兵!”夜天沉声发令。

  万青待要传令,忽而,战场一阵骚动,敌骑兵上的士兵突然纷纷惨叫倒地,座下马儿没头没脑地四下奔逃,冲撞了其他骑兵。

  一阵乱糟糟。

  夜天同万青睁目看去,一人身披鲜红披风,身材娇小,长发翻飞,座下枣红马儿载着她左冲右突,随着她身形变换,箭失频发,招招命中敌将!

  身后一群汉子,不时变换队形,给这女子做掩护,也做冲锋,直打得敌骑兵损失了无数骑手,敌马四处乱跑,多被连青山兄弟捉住。

  “殿下,是叶子姑娘!”万青激动地音都破了。

  夜天双眸沉沉,一瞬不瞬,声音沉稳如山:“立刻进攻,击鼓进攻!”

  “是!”

  鸣金锣放下,鼓手列开架势,隆隆隆!

  雄浑激越的鼓声,响彻战场上空。

  连青山众兄弟群情激昂,嗷嗷叫着杀入敌阵!

  俺的老天爷儿,这姑娘真不是盖的,竟这么厉害!

  有认识她的,帮她摘过菜的大叔们,果然见识到了叶子的厉害。

  本应执绣花针,做灶头美味的美厨娘,此刻冰冷无情,手执煞箭,出手狠辣。

  莫不是罗刹鬼魅?敌兵如此想来。

  叶子频繁拉箭的手已磨破,随着弓弦蹦射,血丝被带出来,在空中溅起鲜红点点。

  “妹子!好样的!剩下的,交给我们!”万青策马过来,吼一嗓子。

  叶子已射完几百只箭,手臂隐隐发抖。

  突然,身后跃上一人,箍紧她腰身,策动马儿,往旁驶开。

  身后步兵如潮水般涌向敌方。

  待与安全处停下,夜天一把将叶子抱下来,竟不松手,一直抱着她上了山。

  大帐前的士兵掀开帘子,夜天进入大帐。

  将叶子轻轻放下。

  高树人被捆绑着绳子,嘴里塞了布巾,呜呜叫着。

  不暇理会他,夜天双目锁紧叶子,见她急急喘息,脸上竟溢出泪来,神色却清冷如常,两臂垂于身侧,不停发抖。

  拧着眉头,夜天轻轻拿起她手掌,右手已血肉模糊。

  喉间低吼一声,目中精光乍现,“来人,速请军医!”

  高树人呜呜乱叫。

  夜天一步过去,劈开绳索,高树人连滚带爬地出去寻军医。

  夜天黑曜般的双眸中如深海翻腾,长臂伸出,捞起叶子,紧紧箍向自己,“你,真的很大胆!”

  此时静下来,叶子才觉手掌钻心的疼,身子也很疲乏。

  夜天臂膀结实有力,叶子仰头看着他无力一笑,慢慢地,慢慢地,脑袋晃一晃,依靠在他胸膛,闭上了眼睛。

  脑海中沉沉的疲乏感袭来,将她淹没。

  夜天紧紧拥住她,满怀疼惜。

  觉察到她睡着了,轻轻抱起,小心翼翼的放到木榻上,执起她双手,安静的等着军医。

  军医被高树人连拖带拽,气喘吁吁的跑来,近到帐前,小心的收起呼吸,躬着身子,溜进营帐。

  夜天亲自捧着叶子的手,放给军医看。

  军医取出药水,小心的清洗伤口,纱布包扎齐整,又探了探脉,点点头,低声道:“无事,就是太累,伤口过几天结疤就好了。”

  说完,躬身退出去。

  高树人刚要溜走,夜天唤道:“这次她该不会醒了,好好看着她。”

  高树人随着他走出内帐,“主子,您还要去?有万将军.......”

  “若不能与众兄弟同甘共苦,如何服众?照顾好她!”夜天斩钉截铁地说完,再次投身战场。

  未染纤尘的衣袍,纵身跳入战火。

  战前惬意,挥斥方遒。

  贼兵不可抵挡,败下阵来!

  “殿下,要不要攻进符州?”万青扬声请示。

  夜天面具下的脸,沉稳如岳,“万将军,不可迟疑,亮出旗号,攻进符州!”

  “得令!”万青兴奋了,他隐隐觉得,殿下做了什么决定了。

  连青山众好汉,围住太守府!

  太守秦年被押出来,“放开我,放开我,我的菩萨,我的菩萨!”还想着去拜菩萨。

  你不自救,菩萨也救不了你!

  夜天横剑立于马上,冷目看着跳脚的秦年。

  尚在东宫时,秦年大殿授官见过几次面,后又因与宫里秦夫人是亲戚,宫中碰过几次面。

  他是认得我的。

  秦年看一面具之人立于众人前,猜到是对方的头头夜天,咋呼道:“夜天,戴个面具,那么见不得人么?!”

  夜天轻甩袍袖,嘴角扬起桀骜不驯的笑意,伸手摘下面具,露出清隽无双的脸庞。

  “太,太,太......”秦年结结巴巴,瞪着死鱼眼盯着夜天。

  高树人上去就一巴掌扇他脸上,“太什么太,还不跪下!”

  “你,你,你......”秦年又瞪着高树人。

  “你什么你!跪下!”高树人又一巴掌扇过去。

  秦年的猪头立刻红了,咱也是有性子的!他吃到疼,不管不顾,怒声喊道:“夜天,你还不知么,皇后已被打入冷宫!你们莫家都完了,还弄什么莫家军!”

  闻言,高树人微惊。

  夜天冷目沉沉。

  “哈哈哈,可笑,可笑,你们竟还不知!也是,整日藏头露尾的躲在山上,能知道才怪......”

  高树人忍无可忍,啪,又甩他一巴掌。

  秦年跳脚起来:“我跟你说,你再给我打——”

  “啪!”高树人又打他一巴掌,“打的就是你,怎么了!”

  我们不是来拯救你的,是来揍你的!

  “拉下去!”夜天发令,手一扬,太守府大门冉冉打开,夜天当先一骑,率领众兄弟,缓缓驶入。

  下得马来,脚步不停,径直走向太守高台,端坐于正中交椅,扬声道:“自今日起,我莫家军正式同朝廷宣战!众兄弟须上下一心,共戮奸贼,还民清明!”

  众人纷纷一震!

  这就打响旗号了?

  我们以后真的可以自由地按照自己的心意,重建一个国度了么?

  “遵令!”高树人首先扬声喊道。

  “遵令!”

  “遵令!”

  汉子们高声喊着,群情激昂,震彻九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6330/28095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