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193章 天蝉古院

第1193章 天蝉古院

        松鹤丹一旦传出去,肯定会被各方盯上。

        这一点,江尘早就有所准备了。这松鹤丹,其实也是诱饵,他也想看看,这松鹤丹一放出来,到底能钓到几头大鱼出来。

        到底有多少别有用心的势力,潜伏在琉璃王城。

        实际上,抛出松鹤丹虽然是无奈之举,但其实也是一步妙棋。说不定,这会让修罗大帝和外来势力产生内讧,让他们之间出现裂痕。

        当然,妙处不单单是在这里。

        琉璃王城七大帝势力,蟠龙大帝和寂灭大帝,自然是拥护孔雀圣山的。

        拈花大帝和镇岳大帝,这两个中立派,听到松鹤丹的传闻后,也是大为吃惊,纷纷打听这消息的真伪。

        最后得知这消息竟然是真的,一时间,拈花大帝和镇岳大帝心中,也是波澜起伏。

        “甄少主……甄少主……”镇岳大帝本是豪爽之人,此刻眼神却是充满了复杂的意味,“非我镇岳不知道轻重,而是那修罗大帝欺《 人太甚。本帝若不是有说不出的苦衷,断然不会附和他召开什么诸侯大会……唉!”

        拈花大帝那边,倒是反而更平静一些。

        关于松鹤丹的传闻,也是持续发酵。

        修罗大帝那边,虽然气急败坏,一时间却也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来抵消这松鹤丹传闻带给孔雀圣山的优势。

        ……

        倒是江尘,自松鹤丹消息传出之后,他便没有下一步动作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离那诸侯大会,也只剩下最后一天。

        江尘看着东南方向,轻叹一声:“那天蝉古院,终究还是不来么?”

        江尘其实还是有些期盼的。他觉得,既然请了外来势力,能请两家,总比一家更稳妥一些。

        就在江尘胡思乱想之际,竟然有密报传来:“少主,天蝉古院第一院主带着一名副院主,还有一批心腹人马,已经来到朱雀大街。是引到太渊阁呢?还是引到太渊楼?”

        太渊阁和太渊楼,都是他们的地盘。两个地方是在对面。

        “去太渊楼!”

        江尘万万想不到,这诸侯大会举办前的最后一天,这天蝉古院的人终于是赶到了。

        江尘心里也是十分开心:“看来,我那鱼饵,还是有诱惑力的,哈哈。”

        天蝉古院的人愿意来,就表明他们对此非常感兴趣。只要他们上钩了,江尘就有足够的把握吸引他的胃口。

        江尘很快就安排了一间密室。

        这次天蝉古院倒真是十分重视,天蝉古院的院主素还真亲自带队,随行的还有上次在丹火城与江尘打过交道的夏院主。

        素还真是第一院主,而夏院主是排名最后的副院主。

        除了这两大院主外,还有几个年轻天才弟子,都是天蝉古院非常杰出的存在。

        “甄少主,我是该叫你甄丹王呢?还是叫你邵公子?”宾客坐定之后,夏院主笑盈盈看着江尘,问道。

        江尘嘿嘿一笑:“夏院主想怎么叫都行。对了,素院主大驾光临,我这真是蓬荜生辉啊。”

        素还真论辈分,和孔雀大帝是一辈。甚至,素还真年轻时候,和孔雀大帝还有一段因缘,只是两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

        这些事,孔雀大帝自然没有提起过,而素还真时过境迁,却还并没有完全将这段往事忘掉。

        自从踏入琉璃王城的境内,素还真心情一直有些复杂。

        此刻听江尘说起,素还真才恍然惊醒。又恢复到了她那第一院主的仪态。

        “甄少主,你的大名,本院主在东南一带,也是多有耳闻。正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雏凤清于老凤声。你这甄少主出道不过十载,论名头,可已经不输给你们孔雀大帝了。本院主实是佩服得紧。”

        这是客气话,江尘也不会太过当真,而是笑道:“素院主如此抬举我,甄某倒是有些脸红了。”

        “甄少主,你知道我是干脆人,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夏院主笑了笑,“你这次传信给我,说是有一些阵图要给我们看。说这些阵图,和我们天蝉古院颇有关联,是有这么回事么?”

        江尘二话不说,直接将一份卷轴奉上:“夏院主请过目。”

        夏院主拿到那卷轴,打开之后,却没有先看,而是递给素还真:“大院主,你先过目一下。”

        素还真是第一院主,夏院主是排名最后的院主。这先后顺序,还是要讲究一下的。

        素还真打开卷轴,只第一眼,目光就好像一下子被吸引过去,再也挪动不开了。

        看到素还真这等表情,夏院主也是忍不住凑了过去,也看了起来。

        结果和素还真一样,夏院主一看之下,也完全挪不开眼神。

        直到那卷轴翻到最后尽头,两人还觉得意犹未尽,又往回翻了过去。翻来翻去,足足翻了四五遍,两人才意犹未尽的样子,恋恋不舍地将卷轴卷好,放在一旁。

        而两人的表情,此刻也是变得十分生动起来。

        “怎样?”江尘笑盈盈的,嘴角含着从容的微笑。

        “甄少主,这阵图,你是从何处得来?”素还真倒是问的很干脆直接。

        光有阵图,没有什么用。没有阵法根基,没有没有阵法内容,她们也顶多是看得出这阵法非常了得,却根本不知道这种阵法如何布置。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阵法,跟她们天蝉古院的阵法风格一脉相承。准确地说,是她们天蝉古院的阵法,和这阵图的风格一脉相承。

        因为这阵图里的阵法,明显内容和级别上,都要远超天蝉古院的阵法。

        夏院主却道:“上回在丹火城,我曾听甄少主你提到过丹霄古派。这四个字,在我天蝉古院的远古典籍里,也略有提及。但却没有明确的说法,说我天蝉古院是丹霄古派的分支。”

        素还真也点了点头:“斗胆问一句,甄少主和丹霄古派,莫非有什么渊源?否则,如何能绘制出这般详细的阵图?”

        行家看门道。素还真看这些阵图,还是看得出来,这些阵图绝不是随便画出来敷衍她们的。

        这阵图里,蕴含着阵法极道,非常深奥。

        “素院主一猜即中,不愧是一宗之主。”江尘笑道。

        素还真面色一凝:“甄少主当真与丹霄古派有大渊源?如此说来,和我天蝉古院,也颇有渊源了?”

        “那便要看你天蝉古院怎么想的了。”

        是不是有渊源,也得看你天蝉古院认不认可丹霄古派,愿不愿意返祖归宗嘛!

        素还真与夏院主对望一眼,正色道:“天蝉古院代代传承,典籍里虽然提到过丹霄古派,但却没有明文说过天蝉古院是丹霄古派的分支。所以,这认祖归宗的事,本院主暂时也做不了这个决定。”

        这种谨慎,江尘是可以理解的。

        没有充足的证据下,胡乱认祖归宗,这也是不妥的。

        毕竟,那是一个一品宗门,随随便便认祖归宗,万一不是这么回事,那乌龙就闹大了。

        闹个乌龙,也还无伤大雅。

        万一是别有用心的人,要用计赚他天蝉古院的基业,那就更加麻烦大了。

        所以,素还真和夏院主,从心理上,暂时也无法一下子就认祖归宗。哪怕她们知道这事可能千真万确,的确有莫大渊源。

        可是上古至今,无尽时光的间隔,也会让这种传承产生隔阂。

        当然,她们也不会矢口否认,更不会一刀切。

        因为,丹霄古派是上古阵法大宗,而甄少主提供的这些阵图,的确也是深奥无比,是她们天蝉古院的底蕴远远比不上的。

        矛盾,极度的矛盾。

        江尘食指和中指轻轻扣动着桌面,也是沉吟不语。

        夏院主开口问道:“甄少主,你的阵图,对我天蝉古院有很大的启发。这也是我们这次不远万里赶来的最大原因。你们琉璃王城的家务事,我们虽然隔得远,却也听说了。你若想在这件事上得到我们天蝉古院的支持,这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天蝉古院哪怕没有得到你任何好处,也会无条件支持孔雀圣山的。孔雀圣山掌管琉璃王城,这是几千年来的格局。我们也不希望这格局出现变动。”

        天蝉古院在上八域东南,而琉璃王城在上八域南部。这两家势力,还算是比较近的。

        甚至两家势力在东南区域,还有大面积的接壤。

        只是,琉璃王城从未因为实力强大,就入侵过天蝉古院的一寸土地。可以说,琉璃王城和周边势力,一直都算相处的不错。

        至少,天蝉古院和琉璃王城的关系,也还算不错的。

        江尘倒是微微游戏而意外,没有任何好处,也会无条件支持孔雀圣山?这算是客气话吗?

        “甄少主,你可别以为我们是说风凉话。我家大院主,当年和孔雀大帝,也是有一段交情的。只是,这些事你不知道罢了。”夏院主笑呵呵道。

        交情?

        江尘其实更愿意谈交易,而不是谈交情。谈感情伤钱,这是自古以来颠簸不破的真理。

        人家跟你谈上交情了,这阵图,你能不给吗?

        (九更到,还有三章!半夜鏖战,求下月票先!)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1827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