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261章 江尘的妙招

第1261章 江尘的妙招

        槐山二焦在散修界,纵然不如六大巨头那么赫赫威名,但也是颇有地位的人,他们若不是有把柄在丹极大帝手中,又怎会来为丹极大帝卖命?而且丹极大帝是告诉他们,这次的任务并不难,只要跟着修罗大帝,听修罗大帝的话,斩杀琉璃王城的少主即可。

        只要这件事办妥了,他们和丹极大帝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从此谁也不欠谁了。

        为了摆脱丹极大帝的纠缠,为了还清这笔恩怨,这槐山二焦这才答应出手的。

        他们来琉璃王城之前,也认真分析了一下,深感这个任务的确不算难。毕竟,那琉璃王城甄少主,只不过是皇境修为的天才而已。

        就算身边有陌无双那样的强者,他们有五个人,还会搞不定区区一个甄少主?

        所以,这槐山二焦并不觉得此行会有生命危险。就算杀不了甄少主,全身而退是绝对没问题的。

        可是,他们万万想不到,局面会忽然发展到这一步。

        生死竟然都无法自控。这让他们真的是大出意料之外。

        听火炎大帝这口气,如果甄少主不答应饶他们,他们这些散修同道,还真有可能对他们赶尽杀绝。

        毕竟,虽然是散修同道,但毕竟是各为其主¤⊥,。

        “火炎道兄,你若杀了我们,势必成为散修界的笑柄。我们散修界的强者,因为这些大势力而自相残杀,说出去岂不是遭人笑话?”槐山二焦的老大焦云大声道。

        “是啊,我们兄弟已经认栽了,火炎道兄,若依道友,你们难道还要赶尽杀绝不成?”老二焦风也是语气哀怨的很。

        江尘一直在冷眼看着这边,听到这槐山二焦玩这一套,冷冷一笑:“槐山二焦,好大的名头,难道也是贪生怕死之辈?”

        槐山二焦知道发话之人是甄少主,心头虽然老羞成怒,但却不敢顶撞。他们也知道,此时此刻,他们的生死,还真是由这个年轻人掌控着。

        江尘也没等他们开口:“你们一口一个散修界同道,那意思是火炎大帝他们为我甄某人卖命,让你们瞧不起了?”

        “你们怎么不想想,你们来这里,是受何人驱策?莫非,你们被人驱策,攻击我琉璃王城还更光荣?火炎大帝他们与我做交易,帮我一个忙,反而更加丢人现眼?”

        江尘冷眼讥刺。

        他看得出来,这槐山二焦是想用散修界的道义来挤兑火炎大帝他们,让这些人无法对他们下杀手。

        可是,他们却忘了,火炎大帝他们只是帮助他防御而已,这放在什么地方都不会丢人。

        散修界很多强者,都会受雇于人,获取报酬,这不算什么。

        可是,他们槐山二焦,受雇于人,却是主动去攻击其他势力。这性质显然是不同的。

        一个是主动攻击,一个是帮人自卫反击。

        要说起来,自然是主动攻击这一边更不占道理。所以江尘听到槐山二焦用散修道义来挤兑火炎大帝他们,自然要站出来揭穿他们。

        火炎大帝听了江尘这话,也是点头:“焦云焦风,你们身为散修界强者,受雇于人,攻击琉璃王城,还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散修道义?”

        槐山二焦汗颜无地。

        道理要这么讲的话,他们的确是没有任何道理。

        你给别人当走狗,主动去咬别人,那还指望别人跟你讲什么道义呢?

        槐山二焦沮丧不已,那焦云叹道:“罢了罢了,死在散修同道手里,也算死的不冤。动手吧!”

        火炎大帝望着江尘:“甄少主,这槐山二焦平素不是那种混蛋之辈,虽然说此战是各为其主,说不得,我还是要向他们求个情。”

        火炎大帝这话说出来,其他几个参与围攻的大帝却有些不乐意了。

        “火炎道兄,你不会要为他们求情吧?若是饶了他们,我等的松鹤丹,可就吹了啊。”

        “可不是吗?火焰道兄,这个时候,不可妇人之仁啊。”

        “火炎道兄,你向来杀伐果断,难道这个时候,反而放弃?”

        便是若依大帝,一双星眸也是闪动着,似乎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接受火炎大帝的这个提议。

        大家出手,都是为了一枚松鹤丹,倒不是说对甄少主有多么忠诚。

        如果他们不杀槐山二焦,很明显就违背了交易诺言,没有尽全力,人家甄少主就有权力反悔。

        一旦反悔的话,他们今日这一架也就等于白打了。

        这可就是违背了他们出手的初衷了。事关松鹤丹的利益,就算是火炎大帝,也不能替他们做主。

        除非,人家甄少主同意放了槐山二焦。

        槐山二焦显然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见到这些大帝杀气腾腾,盯着他们兄弟二人,他们二人头皮直发麻。

        就算火炎大帝不出手,这还有那么多大帝,足够踩死他们了。

        “甄少主……”火炎大帝还想劝一下。

        江尘淡淡一笑:“火炎大帝,本少主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二人受人指使,杀不杀他们,的确意义不大。不过,若不杀他们,我这松鹤丹,却也给亏了是不是?既然是做交易,总不能做亏本的生意不是?”

        江尘有理有据,让得火炎大帝也是无言以对。他也觉得,如果这一战就这么停了,就要人家给松鹤丹他们,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被人杀到家门口,还要放走他们,这事换谁也不可能心平气和地接受。他火炎大帝也不可能强行要求别人这么做。

        “罢了罢了,等辉老哥那边结束战局,再由他来定夺吧。”火炎大帝也觉得,自己还真不能做这个决定了。

        江尘却是微微一笑:“槐山二焦对吧?我想知道的是,那丹极大帝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竟然让得你们二位散修界的前辈,心甘情愿听他驱策,做他的打手?不惜到我琉璃王城来犯险?”

        江尘的确很想搞清楚这个。丹极大帝如果在散修界有这么大的控制力,这倒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啊。

        焦云喟然长叹:“不说了,说出来也是丢人现眼。谁叫我们兄弟二人欠他人情呢?甄少主,落在你手里,你要杀就杀吧。”

        这槐山二焦虽然有些小聪明,但还是有点骨气的。要他们向江尘跪地求饶,这显然是不现实。

        不过这番话,至少让江尘证实了,这件事的确有丹极大帝的手笔在内。

        江尘微微颔首,语气严肃道:“二位,你们受雇于丹极大帝是一桩买卖,我雇佣火炎大帝他们,同样是一桩买卖。不杀你们,这桩买卖我就要亏本。所以,我有一个不亏本,又能让你们活命的提议。至于接受不接受,全在你们兄弟自己选择。就像我跟火炎大帝他们之间的买卖,接受不接受,我绝不强迫。”

        槐山二焦闻言,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局面,忽然出现了一丝生机,不由得精神一振,讶然望着江尘。

        火炎大帝也是微微一怔,望着江尘有些意外。

        而若依大帝,则是面带一些甜甜的微笑,若有所思,仿佛猜到了一点什么似的。

        “很简单,我琉璃王城现在大刀阔斧有许多事要做,缺乏人手。你槐山二焦若肯投靠我孔雀圣山,今日,你们不但可以免死,还能获得我孔雀圣山客卿太上长老的地位。”

        江尘语气淡淡,一番话说出来,却是让得一众散修目瞪口呆。

        这甄少主,竟然是要招揽槐山二焦?

        这种局面有些古怪,让得这些散修大帝不禁有些感到郁闷。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怎么打着打着,局面就变成这样了?

        他们作为散修强者,却帮琉璃王城收服其他散修,想想总觉得这事有些古怪。可是仔细一琢磨,这事又好像合情合理。

        这槐山二焦的性命都由人家甄少主说了算,人家招降他们,岂不是理所当然?再说,这甄少主也说了,他现在求贤若渴。

        槐山二焦万万想不到,这甄少主会提出这么一个建议来。

        江尘淡淡道:“抉择权在你们,我甄某人做事,从不强求。自古强扭的瓜不甜。”

        槐山二焦彼此对望,显然也是在交流着。事到如今,他们面临必死之局,要么就是死,要么就是投诚,不可能有第三条路可走了。

        死的话,那就万事皆休。

        投诚的话,成为孔雀圣山的客卿太上长老,要说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只不过是面子上,似乎有些不好过去。

        毕竟,散修界的强者,大多都是以傲骨自居的,他们不阿谀逢迎权贵势力,不摧眉折腰追随大势力。

        如果忽然间投靠孔雀圣山,传出去,势必会让散修界的人嘲笑他们。就算是陌无双这种散修界巨头,为报恩投靠孔雀圣山,还有那么多人说闲话呢!

        更何况他们槐山二焦的名声,还远不如陌无双那么好呢。

        只是,跟死比起来,损失一点名声,又有什么呢?

        再说,投靠孔雀圣山,看这甄少主的能力和气度,未来潜力说不定比那孔雀大帝还更高。

        仔细想起来,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如果说要他们投靠孔雀圣山是为奴为仆,他们一定是宁死不辱的。但是一下子可以和陌无双平起平坐,成为孔雀圣山的客卿太上长老。这说出去,其实也有几分光彩的!

        想到这里,这槐山二焦,心里已经有了抉择。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20268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