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277章 谭志的真实身份

第1277章 谭志的真实身份

        少主府那边,勾玉将安排工作却交给了薛同。

        薛同是江尘的表弟,一直以来,对江尘却是尽职尽责,对勾玉把安排工作转交给他,倒是没有什么怨言。

        他知道,勾玉性子高傲,或许是不想单独带着一个陌生男子安排住处,这点事,薛同自然乐意效劳。

        凡在这是在少主府,绝对安全。而且这谭志看上去也显然没有什么恶意,倒是看上去有些精神恍惚,魂不守舍,也不知道是不是紧张拘束的缘故。

        薛同作为江尘最早一批心腹之一,武道天赋本身也是极高的,再加上江尘这些年的栽培,修为也是进入地圣境行列了。

        见多识广的他,如今面对各种场面,也能应对自如。

        “谭道友,我听他们说,你在散修大会上已经宣布投靠我家少主,只要你不要有什么二心,往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你不必这么拘束。”薛同倒是和善的很,劝慰着谭志。

        谭志勉强一笑:“多谢薛兄弟。薛兄弟看上去很年轻啊。”

        薛同笑道:“我们少主府这些人,除了几位大帝前辈外,大多数年纪都不算大的。”

        谭志点点头:“薛兄弟,我初来乍到,有些规矩还不是很懂。我想问一下,这少主府内7,,有没有什么不可以乱走的禁区?”

        薛同笑道:“禁区倒是没有,但是潜规则还是有的。少主起居的地方,还有女眷起居的地方,一般男修是要止步的。当然,各处关卡都有人看守,整个少主府外松内紧。只要你不瞎走,基本都没事。”

        “这么说,朋友之间串串门,应该没事吧?”

        “自然没事,谭道友,你在少主府就有朋友啦?”薛同开玩笑地道。

        谭志道:“我刚来少主府,还来不及有什么朋友。不过往后时间长的很,总能结交到一些朋友的。”

        “嗯,这个自然。少主府的人,都很和善的。不过前提是你自己不要摆架子,不要搞什么特殊。”

        谭志点点头,却没再说什么。

        “好了,已经到了。这个小院子不大,你一个人住,讲究住得下。这一带,住了不少人。你没事,也可以跟大家多走动走动。”薛同将谭志安顿好,好心提醒道。

        谭志看了看这个院落,倒是十分满意。

        正要推门进去,右侧十几丈外,却有一个院落的门,从里边推开,走出一名银发修士出来。

        这人看到站在路边的薛同,笑着招呼道:“薛小友,你这是?”

        这人,却是上回江尘从丹火城救回来的云涅长老。云涅长老现在有时候在太渊阁主持大局,有时候也回来少主府和木高棋住在一起。

        那个院落很大,正是江尘安排给木高棋的。

        “呵呵,云大师,来了一个新朋友,少主让我安排一下。”薛同介绍道,“谭道友,这位是云大师,是我家少主的老朋友。他老人家有一名弟子,和我家少主更是情同手足。”

        薛同又介绍道:“云大师,这位是谭志谭道友,他在散修大会中,拥有一件至宝,少主极为看重。谭朋友与少主惺惺相惜,所以这谭朋友投靠了孔雀圣山,以后就算自己人啦。”

        薛同很会讲话,并没有将谭志的窘境说出来,而是说他和甄少主惺惺相惜。这样也让得谭志不至于觉得丢脸。

        云涅长老笑道:“好事啊。孔雀圣山日益壮大,足见甄少主魅力有多大,好事,大好事。谭道友,有时间到寒舍坐一坐。”

        谭志此刻,却是看着云涅长老,眼神充满复杂的意味。此刻他的眼神,仿佛充满了世事变迁的沧桑之感。

        “谭道友?”云涅长老显然是见到这谭志的表现有些奇怪。

        谭志恍惚片刻,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惭愧道:“抱歉抱歉,看到云大师,我恍惚间想起了一位旧人。让得谭某一下子有些失态了。云大师,包涵包涵。”

        云涅长老见这谭志不像作伪,也就不以为意了:“不敢不敢,谭道友必定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薛同笑了笑:“二位,你们聊着,我有些事,就先告辞了。”

        薛同事办妥了,也不逗留,便自去了。

        云涅长老拱了拱手,对谭志道:“谭道友,云某也有些俗务缠身,先告辞一步了。下次有机会,再邀谭道友到寒舍小酌一杯,如何?”

        谭志表情淡然,笑了笑,目光却是直勾勾盯着云涅长老,没有说话,只是这般凝视着。

        云涅长老从见到这谭志的那一刻,便觉得眼前这人有些奇怪。这谭志看人的眼神,让云涅长老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让得他心慌,让得他心烦意乱。

        “谭朋友,云某真的有那么像你的朋友故人?这般看我,云某倒是有些招架不住了。”云涅长老打趣道。

        谭志轻叹一声,目光依旧是充满了深意:“想不到,当年丹乾宫的云涅长老,如今倒是步步高升,成了琉璃王城的座上宾。云涅长老,谭某是该向你道贺呢?还是该为丹乾宫感到悲哀?”

        这话,便好像一鞭子突然抽在了云涅长老的脸上。

        让得云涅长老脸上肌肉猛然一跳,眼中也是射出难以置信的色彩,死死盯着对面这人,一颗心不争气地狠狠一跳。

        “谭道友,你……认识我?”云涅长老语气凝重,却是充满了提防之意。

        “我不单认得你,还知道你的高徒,甄少主称兄道弟的人,便是那木高棋,还有凌惠儿,或许还有更多的丹乾宫弟子吧……”谭志语气酸楚,也不知道是悲愤,而是双目意味。

        云涅长老脚步踉跄:“你……你到底是何人?”

        谭志惨然一笑:“万象疆域惊变一劫,山河破碎,宗毁人亡。故人相见不相识。云涅,你觉得我是谁呢?”

        这谭志的声音,忽然一变。

        听到这声音,云涅长老陡然间全身一抽,失声道:“宫主?”

        随即,云涅长老似乎想到什么似的:“谭志,谭志……丹池,丹池……你是丹池宫主?”

        谭志,丹池。

        这分明就是谐音啊!

        谭志轻叹,一把抹在脸上,将脸上的易容去掉,露出了本来面目。赫然正是失踪多年的丹池宫主。

        朗目星眉,依旧是那般英气逼人。只是两鬓之间,却依旧微见霜白。

        要说起来,丹池宫主的年龄,其实也不大,也不过是刚过百岁之龄罢了。这个年纪在武道世界里,的确是非常年轻。

        只是,他那霜白的两鬓,却是说明了宗门破碎这十年来,他过得有多么煎熬和痛苦。

        云涅长老如遭电击,好似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动弹,嘴唇一个劲的哆嗦,却是说不出半句完整的话来。

        “宫主……宫主,真的是你?”云涅长老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

        “云涅,谁曾想得到,万象大典之前那一别,你我竟要隔这么久才得相见?谁曾想得到,再见时,万象疆域已经支离破碎,你我已成丧家之犬?”丹池宫主一时间也是有些情难自已。

        云涅长老被这一席话,说的老泪纵横,眼眶湿润,一把冲上来,死死抓住丹池宫主的双肩。

        “宫主,真的是你,太好了,太好了!”云涅长老激动得无以复加,“想不到,天可怜见,宫主你果然还活着。丹乾宫门下,人人都是奋发向上,谋求东山再起,重建宗门。这些日子,云涅一直肩挑着这份重担,一直觉得力不从心。宫主你出现真是太好了,我丹乾宫弟子若知道宗主你还活着,必定会更加振奋。太好了,太好了……”

        云涅长老几乎是有些语无伦次。

        丹池宫主一怔:“丹乾宫门下?这世上,难道还有大批的丹乾宫门下不成?”

        “有,还有的。至少还有几十个。不过,这一切,全拜江尘所赐。”

        “江尘?”丹池宫主陡然想到了什么,表情也是一阵激动。

        “是的,他就是孔雀圣山的甄少主。甄少主就是江尘。宫主,如果没有江尘,我们这些人一个个恐怕都成了别人使唤奴仆,生死不知了。是江尘,不顾一切,从万象疆域杀到琉璃王城,救下了大批丹乾宫弟子。还远赴丹火城,救了我和高棋。他也一直不忘督促大家,时时刻刻要记住宗门的耻辱,时时刻刻不要忘了重建宗门的志向。可以说,没有江尘,大家绝对坚持不到现在的。”

        云涅长老说到江尘,语气也是充满了感激。

        丹池宫主双目一亮:“果然是他么?甄少主,江尘……哈哈哈,我就说,江尘此子绝对不是池中之物。云涅,是我多疑了。我多年漂泊,心境也是发生了巨大变化。当时在门口见到高棋时,我还不敢相认,生怕有什么差错。现在,我却发现了。江尘……江尘……”

        丹池宫主压抑了许久的脸上,也是布满了喜悦的笑容。

        这一刻,他觉得多年来的漂泊,多年来九死一生的经历,也是值了!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场合里,看到当年的同道。他原本以为,那一劫后,丹乾宫已经没人剩下。

        即便是江尘,在不灭天都的追杀下,丹池宫主也不认为他能扛下来。

        可是,即便如此,丹池宫主也从未放弃过。他一直在挣扎,一直在努力,努力在散修的世界里求得生存。

        而无意中得到的一枚玉简,却无意中给他带来如此之大的转机!

        (三更完毕,明天继续!求下票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20351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