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659章 江尘的嘱托

第1659章 江尘的嘱托

        凌壁儿是一个内秀的女子,听了篁儿那番话后,她便开始考虑这事,这段时间,她们二人共同见过的人不多。除了晏家的子弟外,便是两个外姓之人了。

        一个是邵渊公子,一个是邵渊公子的弟子。

        这两人在归途中,一路上都和她们一条飞舟,进进出出也都见过,虽然没有聊过,但凌壁儿直觉便觉得,篁儿说的,一定是他。

        “壁儿姐姐,在丹乾宫的时候,都说你是丹乾宫第一冰雪聪明。果然名不虚传哦!”

        凌壁儿呼吸急促,表情也是有些局促起来。明明心里很是关注,但又担心引起篁儿误会。

        篁儿轻轻伸手,握住凌壁儿的手掌。

        只觉得凌壁儿手心温凉,轻轻紧张的出汗了。

        “壁儿姐姐,你的江尘师弟,不想你沦落他乡,嫁给你不喜欢嫁的人。所以,我便代他出手了。你心里不会责怪我吧?”

        “我心里感激你还来不及。”凌壁儿声若蚊蚋,在篁儿面前,她总有些局促,仿佛自己内心那份对江尘的牵挂,此时此刻,让她无法面对篁儿。

        可是,她¢,这也是真心话。

        她是真的感激篁儿,如果不是篁儿解围,她被皇室逼迫,万一和那些比武招亲的某个天才定下终身,凌壁儿简直不敢想象。

        她的心思,根本不在万渊岛。哪怕万渊岛再好,哪怕万渊岛比人类疆域好一百倍,那又如何?

        她内心深处唯一让她坚持下去的,便是返回人类疆域,返回她魂牵梦萦的故乡。

        这次,听到江尘来了万渊岛,就在晏家,这让凌壁儿如何能不激动?她此刻虽然极力告诉自己要保持风度,可是此时此刻,她又如何掩饰得了自己那澎湃的心绪?

        故乡有什么让她难忘?

        不单单是那片故土,更是那片故土里的人。

        父亲,妹妹,江尘……

        每天每夜,她想得最多的,便是这三个人。

        甚至,丹池宫主这些丹乾宫的高层,都无法在她心中挑战这三个人的地位。

        凌壁儿深深呼吸一口气,望着篁儿,低声问道:“篁儿妹妹,看来,你与江尘师弟很早便是故交。不知道江尘师弟,是在什么时候与你结识的?”

        “他还在东方王国的时候,我便知道他了。只是,他知道我,却是在十六国联盟不灭灵山试炼后。当初我身中邪恶诅咒,是他帮我诊断,后来又帮我解除症状。”

        篁儿当下也不隐瞒,将自己和江尘的相识过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凌壁儿听得心神激荡,对篁儿也是微微有些羡慕。尤其是后来丹乾宫覆灭,篁儿与江尘师弟相依为命,两人流浪江湖。一起扛过那么多风风雨雨,这让凌壁儿心中微微有些酸。

        她忍不住想:“若是我在江尘师弟身畔,我也那般陪着他,我的命运,会因此而改变吗?”

        然而,任何假设都没有意义。

        收住心神,凌壁儿又问道:“篁儿妹妹,想不到你与江尘师弟,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生死患难。”

        篁儿微笑点头,神情既是欢喜,又隐隐有些伤感的意味。

        忽然间,凌壁儿紧紧抓住凌壁儿的手:“壁儿姐姐,篁儿能得尘哥如此对我,此生已然无憾。若是我此生当真摆脱不了宿命,我想请求壁儿姐姐一件事。”

        “你说。”凌壁儿知道了篁儿的身世后,心中也是为她难过,为她伤感,只觉得篁儿这般好的女孩子,却要遭遇命运的如此不公。

        “如果有朝一日,那夏侯宗真的要来,而尘哥实力没有大成,你一定要稳住尘哥,不能让他意气用事。若是我不在了,你帮我照顾尘哥,让他带你一起回人类疆域。这万渊岛水深,不留也罢。”

        凌壁儿娇躯一晃,全身一个激灵,连忙摇头:“不不不,篁儿妹妹,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你这般善良,和江尘师弟是天造地设。你也说过,这个世界如果非得有奇迹的话,一定是江尘师弟创造的。你要相信他,你和他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劫难考验,难道到了这关键节骨眼上,你反而不信他么?”

        凌壁儿是欣赏江尘,是对江尘情有独钟,这么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可是,这并不代表她便会对篁儿幸灾乐祸,更不可能有趁虚而入的心理。

        她的本性善良,对篁儿,她有的只有羡慕,却没有嫉妒。

        所以,听到篁儿说这样的丧气话,她心中却是不认同的。她希望篁儿好好的,不出现任何意外,不遭遇任何伤害。

        篁儿勉力一笑:“壁儿姐姐,我知道你心善。我说的,也只是万一的情况。即便我没有事,我也希望,壁儿姐姐能够和我一起,照顾他,帮助他。他身上承担的担子,太重太重。”

        此话一出,凌壁儿更是僵住了。

        一起照顾他?

        凌壁儿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颗芳心突突直跳。她凌壁儿从来没有考虑过和其他女子一起分享一个男人。

        只是,此时此刻,篁儿忽然说出这番话,却是让她怦然心动。

        这,可行吗?

        “篁儿妹妹,你……你……”

        篁儿嘻嘻一笑:“壁儿姐姐,你就别想骗我啦!当初在丹乾宫,篁儿便知道你们两姐妹,对尘哥都是情深意重。只想不到,这些年过去,你还是对尘哥念念不忘。”

        篁儿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灿烂,笑盈盈看着凌壁儿。

        凌壁儿只觉得心慌意乱,在篁儿的目光注视下,竟有些手足无措。就好像一个心虚的人,忽然被人道破了内心。

        “壁儿姐姐,我知道你心中害羞,这件事,咱们以后慢慢说。不过你要答应我,倘若我真的躲不过这一劫,你一定要照顾好尘哥,一定不能让他冲动自误,更不能从此一蹶不振。他是男子汉大丈夫,他肩上还承担了很多东西。我一直觉得,尘哥心中,还有很多事情,一直没有告诉我们。他心中担负的东西,可能超过了你我的想象。”

        篁儿对人心的洞察,绝对是非常高超的。

        她与江尘相恋,对江尘的很多事,也算是了解的非常细微的。但是,她内心深处依旧认为,尘哥心中,还担负了更多的压力,而这些压力,他没有说出来,并非他自私,而是他不想给其他人带来更多压力。

        篁儿现在最担心的是江尘因为她的事,会冲动。

        在永恒神国,对上夏侯家族,一旦冲动,后果将不堪设想。即便是尘哥的天赋超群,即便尘哥是神灵转世,在实力没有大成之前,也不可能对抗整个夏侯家族。

        这里是万渊岛,毕竟不是人类疆域。

        人类疆域,江尘凭借自己的很多底牌,以及独特的自身优势,可以游刃有余。

        但是在万渊岛,强者实在太多了。尘哥现在的实力和天赋,或许在年轻一辈中可以游刃有余,但是要说对抗夏侯家族这种庞然大物,显然还是远远不够的。

        “壁儿姐姐,你能答应我么?”篁儿目光灼灼,认真望着凌壁儿,眼神充满了恳切。

        凌壁儿轻轻一叹,声音低低道:“我尽力试试。只是,只怕我人微言轻,劝不住他。”

        “你是他师姐,你的话,他还是会听的。”篁儿鼓励道。

        “篁儿,你这件事,真的已经不可挽回吗?要不,咱们再逃一次?”凌壁儿忍不住问道。

        篁儿凄然一笑,摇了摇头:“不逃了,也逃不了。还会连累无辜。当初舜老带我逃离万渊岛,功力被废了一大半。而且,我的父母还在无尽牢狱中关押着,我若逃了,他们将永世不得超生。”

        听说篁儿提及父母,凌壁儿却是没法再劝什么了。

        凌壁儿也经历过父亲中毒的事,对这种事更是感同身受。轻轻拍着篁儿的手背:“篁儿妹妹,江尘师弟,一定会想出办法的。这些年来,对他来说,就没有不可能的事。”

        篁儿轻轻点头,两人便是这般相依着,再也没有说什么。

        ……

        江尘则被晏青桑兴奋地带到自己的住处,晏青桑的住处,却是非常大气,自成一片天地。

        别说住他们师徒二人,就是加二十个人进来,也一点都不显得拥挤。

        “兄弟,如果你在这里住不习惯,咱们还可以去我晏家下面的领地去住,地广人稀,任由我们撒野。”

        “哈哈,还是在神都更好,人多热闹,也能增长见识不是?”江尘可不想去下面的领地居住。

        他要的就是住在神都,可以接触到永恒神国最高层,可以了解永恒神国的底细。

        这对江尘来说,比什么都更重要。

        安顿之后,晏万钧便派门童来通知晏青桑,让他带着邵渊公子去他祖父那里。

        晏青桑知道祖父恐怕是另外有事吩咐,当下对江尘说了这事,江尘倒没有拒绝,而是欣然同意。

        晏青桑是晏万钧的嫡孙,也颇受晏万钧的重视。晏万钧总共生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是晏青桑的父亲。另一个,则是篁儿的父亲。

        晏青桑的父亲是老大,天赋比较平庸,但经营天赋比较高,现在掌管了晏家很多方面的生意。

        而篁儿的父亲是老二,天赋超群,少年时代,天赋才情便远超同辈。也正因此,晏万钧才会放他四处游历。结果他结识了外族女子,定下私情,与那夏侯家的小姐反目成仇,引发了后面一系列的悲剧。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7078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