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663章 晏家第一天才

第1663章 晏家第一天才

        晏家这次被邀请的年轻天才,有六个。晏青桑在这六个人里头,算是比较靠后的存在,也就一个晏金楠,和他不相上下。

        其他几个晏家子弟,在晏家年青一代里头,都是超过了晏青桑。

        不过,晏青桑特立独行,却没有跟其他晏家子弟同行,而是带着江尘,孤身来到了夏侯家族的庄园前。

        夏侯家族在神都有好几个庄园,年轻一辈,一般都在青莲庄。

        这青莲庄虽然不在神都最繁华的区域,但却是神都最显赫的一带区域。这带区域,几乎所有顶级势力都在此处建有府邸或者庄园。

        青莲庄此刻,热闹非凡,张灯结彩,布置的非常隆重。看上去,简直是要举办什么盛会,而不是简单的一个生日。

        晏青桑拿着请柬,交给了庄园门口的侍卫,倒是没有遇到什么盘查,被直接放行了。

        江尘跟在晏青桑身后,此行他只是陪同晏青桑来,论起身份来,他只是仆从,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压力。

        一路上过去,见到这夏侯家族的各种排场,江尘也是对这夏侯家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

        这夏侯家族,看来是极为注重排场的一个势力。

        各处的年轻才俊,也是来了不少,三三五五地聚在一起,一个个在那闲聊着,看上去气氛倒是和谐的很。

        江尘抬眼一看,却见到了晏金楠,此刻晏金楠,有些沮丧地在一个角落区域坐着,看得出来,他的情绪不高。

        江尘推测,这应该是其他势力的人瞧不上晏金楠,没有多少人搭理他。

        晏青桑瞥见晏金楠,却故作不见。

        说实话,江尘也为晏家子弟感到难堪。这种场合,晏家的子弟,不来又不甘心,来了也是有些无趣。

        不过,晏青桑忽然目光一动,瞥到门口一道身影。

        江尘顺着晏青桑的目光望过去,却见到一道孤高的身影,这道声音远远望去,便如一尊雕像一般,显得极为与众不同。

        而他的穿着打扮,则是晏家子弟打扮。

        “晏真槐?”江尘心中,闪过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与这道身影联系在一起,江尘几乎可以断定,这人就是晏家最杰出的天才,晏真槐!

        晏青桑见到此人,却是快步走了上去。

        晏真槐作为晏家第一天才,在晏青桑心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所以,晏青桑见到他,也不能视而不见。

        “槐哥。”晏青桑招呼了一声。

        晏真槐身材挺拔,脸庞的线条极为分明,一看便是与众不同。

        瞥了晏青桑一眼,晏真槐微微点头:“青桑,你也来了。听说这次古玉盛会,你的表现很不错,为家族长脸了。”

        “呵呵,那是槐哥你没去嘛。”晏青桑在晏真槐面前,居然十分低调。

        江尘站在一旁,微微含笑,却没有说什么。

        “这个,就是你的结拜兄弟吧?”晏真槐瞥了江尘一眼,对着晏青桑问道。

        “是啊,槐哥,他叫邵渊,天赋才情都很不错的,以后时间久了,你一定会欣赏他的。”

        看得出来,晏青桑对晏真槐还是比较推崇的。

        或许,整个晏家,能够入他法眼的,也没有几个。

        晏真槐微微点头,饶有深意的目光打量了江尘片刻,也没说什么,而是对晏青桑道:“你把他们都叫过来,都是晏家子弟,不要分散开了。在我身边,别人要挑衅你们,多少要给我三分面子。”

        晏真槐说这话时,倒没有倨傲或者优越感,而是一种作为长兄一般的担当。这倒是让江尘对这个晏真槐,有些刮目相看了。

        晏青桑却是道:“槐哥,他们要过来自然会过来,我才懒得去叫他们。”

        晏真槐微微一笑:“我听说你在古玉盛会的时候,和晏金楠搞的很僵?是不是有这回事。”

        晏青桑也不否认,点点头:“是有这事。不过已经过去了。槐哥,这件事你事不知道,当时我也是脑子发热……”

        “好了,不用说了,这件事我已经知道细节。你做的是正确的。”晏真槐淡淡点头。

        这时候,晏家其他子弟,显然也是看到了晏真槐,一个个都是纷纷走过来,脸上都写满了惊喜。

        “真槐哥,你果然来了!”

        “听说你最近会出关,我们正猜测你会不会来呢!”

        “有槐哥在,我们就放心了。”

        “哈哈,槐哥就是我们的主心骨啊。”

        这些晏家子弟,倒是发自肺腑的喜悦。显然,他们也知道,晏家年轻一辈,能否保住面子,能否少受一些羞辱,完全在于晏真槐的态度。

        如果晏真槐要保护大家,庇佑大家,有他在,大家遭遇的冲击会少一些,遭遇的戏弄肯定也会少一些。

        晏真槐瞥了一眼,问道:“不是说有六个晏家子弟么?怎么包括我才只有五个?”

        “哦,心梅她已经进去了,好像是樱小姐让人把她叫进去了。”

        这六个晏家子弟中,有一个是女修。名叫晏心梅。此刻并不在场。其他五个人,此刻都在场。

        除了晏真槐,晏金楠和晏青桑外。其他两人,相对都比较安静。一个文文静静,一个表情淡漠。

        看上去,也都不是特别合群的人。

        江尘作为随从,冷眼旁观,也看得出来,这晏家子弟之间,也就是晏真槐有号召力。

        其他人彼此都是那种谁也不鸟谁的样子。看到这种情形,江尘也是暗暗摇头,这晏家衰败,看来是全方面出了问题,可不单单是一个至尊老祖陨落的问题。

        或许,是因为那至尊老祖陨落,导致晏家的家风出现问题,从而引起这一系列的问题,也说不定。

        “好了,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你们准备的礼物,都带上了吧?差不多跟我进去吧!”

        晏真槐一挥手,其他人都是跟在他的身后,朝内院走去。

        内院里头,入眼却是极为豪奢的宴会现场。

        现场布置的极为豪华富丽,排场极大。

        一个偌大的院子,中间布置了一个大型的台。而在这台面四周,一桌桌的宴席,围成一圈又一圈。

        这种宴会格局的布置,倒是极为有趣。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中间的高台,都是核心区域。

        晏家的桌子,被安排在第一圈相对靠外围的区域。看得出来,这种安排,也是有意无意之间,削低了晏家的地位。

        一大圣地,三大宗门,七大家族。

        除了夏侯家族自己之外,这一流势力应该有十家。

        这十家里头,偏偏是晏家的桌子,摆在最为偏僻的区域。这种安排,不算刻意打脸,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对晏家有些区别对待了。

        当然宾客们却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在大家的心里,显然也觉得晏家现在的地位,不足以和大家相提并论。

        晏真槐眉头微微一挑,随即表情平静。

        “入座吧。”

        晏真槐一挥手,所有晏家子弟,都纷纷入座。江尘作为晏青桑的跟班,显然不可能安排座位。

        这倒让晏青桑有些局促。

        不过江尘却是不以为意。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争一个座位。而是为了了解夏侯家族。

        不然的话,谁请得动江尘当跟班?

        而这一条桌子,可以坐得下十个人。就算晏家六个子弟全部入座,也会空出四个位置。

        晏真槐瞥了晏青桑身后的江尘:“青桑,请邵渊兄弟入座啊。”

        晏青桑一愣:“啊?”

        晏真槐淡淡笑道:“邵渊兄弟,是族长和族老会都认可的人物,以后也是咱们晏家的人了。当得起一个座位。”

        晏金楠却是面色发僵,声音有些不悦地道:“真槐哥,咱们都是晏家嫡系,一个外人,又是跟班,入座的话,只怕别人会看咱们笑话啊。”

        晏金楠对晏青桑本身就没好感。他晏金楠的随从,还在他身后站着呢,晏青桑的跟班,凭什么入座?

        另外那名表情淡漠的晏家子弟,也是点头:“金楠说的有点道理,主子就是主子,随从就是随从,这尊卑还是不能忘的。”

        晏青桑一听这话,火气顿时上来了。不过看到晏真槐的表情,他的怒火还是努力克制住,没有当场拍起桌子。

        晏真槐饶有深意地瞥了晏金楠和另外那人一眼,淡淡道:“你们不要忘了,族长和族老会已经接纳邵渊兄弟,以后他是我们的伙伴,不是随从,不要搞错了这一点。”

        晏真槐把话说得这么重了,那二人虽然一肚子的不乐意,但也不敢再说下去,再说下去,恐怕就要惹火晏真槐了。

        晏青桑嘿嘿一笑,一把拖着江尘:“兄弟,坐吧。就跟槐哥说的那样,你当得起一个座位。”

        江尘淡淡一笑,既然晏真槐都开口了,自己倒是却之不恭。

        江尘虽然对站着不介意,但是对入座自然也不介意。

        几人刚刚坐下位置,忽然侧面闪出一道倩影,却是个少女,此刻正捂着嘴巴,似乎在低泣,小跑着窜了出来。

        “心梅?”晏家这边,立刻认了出来。

        那年轻女子瞥见家族同伴,眼圈一红,连忙跑了过来,拉过一条椅子一屁股坐下,扑在桌子上,埋着头,轻轻抽泣起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71058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