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696章 高层态度

第1696章 高层态度

        这头巨大蛇灵,光是那两对眼珠子,都比那灯笼更大。通红的双眼,满是杀机,一看便让人瘆的慌。

        江尘看着这邪灵挡路,却也没有慌乱。

        这种大块头的怪物,江尘也不是没见过。说实话,江尘并不惧怕。

        那巨大蛇灵,血盆大口陡然一张。

        哈!

        一口浑浊的气流,带着让人欲生欲死的熏臭气味,狠狠朝江尘这边喷射过来。

        江尘不用思索,便知道这熏臭气味,必定是含有剧毒的。

        只是,天下任何剧毒,又如何伤害得了他?金蝉血脉百毒不侵,江尘袖子一拂,将这气流拂散。

        那气流扩散开来,形成一圈一圈的环状气流,还在江尘周身萦绕不绝。

        江尘邪恶金眼陡然射出一道金光,射向那巨大蛇灵灯笼一般的瞳孔。

        金光如利剑一般,直刺而入。

        那巨大神灵一开始没有把江尘的攻击当回事,但是那利剑一般的金光射近的时候,这巨大蛇灵才意识到可怕。

        脑袋一偏,才躲开了眼睛这关键部位。

        但是两道利剑一般的邪恶金眼,还是射入了它的眉心。

        嗤嗤。

        两道◆,血槽打开,鲜血顿时狂喷而出。

        江尘现在的邪恶金眼,不单单拥有神识攻击,还能凝结成物力攻击,非常可怕。

        邪恶金眼本身就很厉害,再加上他识海那道封印,仿佛可以为邪恶金眼加持,可以借助那道封印的力量。

        这让江尘的邪恶金眼威力大增。

        可以说,那识海的链式封印,对江尘各种武技秘法提升最多的,就是邪恶金眼这一类攻击了。

        天目神瞳,顺风之耳,还有七窍通灵,磐石之心这些。

        凡是与神识攻击有关的,受益都是极大。

        那巨大蛇灵被江尘一道目光破了彩,自是大怒,仰头咆哮,双目通红,杀意更是暴增。

        庞大的身躯连连窜动,大嘴再次一张,蛇信子如同一条血红色的肉带子,疯狂地朝江尘缠绕过来。

        江尘冷静之极,手指戳动,爆星指连连切割,不断斩在那这蛇灵的舌头上。

        只是,这蛇灵的舌头,居然韧劲十足,江尘那可怕的爆星指,居然都无法将这舌头切割开来。

        只能在上面勉强留下一条血印。

        而这血印在蛇灵的唾液下,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这诡异的一幕,让江尘大感吃惊。这蛇灵的舌头,居然比那乱石山的乱石更加牢固?

        虽然江尘的爆星指不算最强的武技,但是单体攻击,还是非常了得的。哪怕是一个天位强者,也不怕正面硬扛江尘的爆星指。

        “这大怪物的舌头,居然比它的表层肌肤防御更强?”江尘之前能够在这蛇灵的额头上开出血槽。

        可是,在这舌头上,用爆星指只能留下淡淡的血痕。

        江尘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第九窟会如此可怕了,年轻天才无一可以通过了。

        别说这巨大蛇灵,便是之前那些危机,一连串接踵而来,又有几个人可以扛得住?

        而这蛇灵,以及之前那些蛇灵的子子孙孙,包括这整个区域,都是一片剧毒的区域。

        如果江尘不是金蝉血脉,只怕现在早就被这一带的气息给熏晕过去了,更别说战斗。

        那蛇灵的舌头,便如一条非常灵敏的带子一般,不断卷动,攻击着江尘。

        好在江尘的腾挪神通,也算是非常厉害。

        加上五色神光剑的骚扰,勉强可以和这蛇灵纠缠。这蛇灵在用舌头攻击的同时,嘴巴也是不断释放出那腥臭的气味。

        很明显,这才是这头蛇灵的最强大之处。

        只是,这头蛇灵最强大的地方,恰恰是江尘最不怕的。

        江尘知道,如果自己可以突破这蛇灵的防御,或许这第九窟,马上就到尽头了。

        可是,要突破这头蛇灵的防御,又谈何容易?

        江尘一边与之周旋,一边观察着这蛇灵的一些习性。观察周边的地形。

        实际上,江尘不是没有办法应对这蛇灵。如果他肯召唤迷神傀偶,以迷神傀偶的实力,绝对是可以搞定这头蛇灵的。

        就算搞不定,也至少可以缠住这头蛇灵,他可以安然通过。

        可是,江尘知道,这第九窟外面,一定有很多人在关注着里边的情况。江尘可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牌。

        所以,江尘才会这么吃力地周旋着。

        ……

        外围区域,大圣主的法眼神通,也是时时刻刻关注着这里边的各种变化。对于江尘与这蛇灵的缠斗,大圣主也是看在眼里。

        “大圣主,情况怎样?那邵渊是不是到了蛇族区域?”

        “呵呵,在蛇灵面前,他终究是扛不住的。”

        “能够离开乱石山,这年轻人也足够骄傲了。永恒圣地历史上,闯入第九窟的人,也从未突破过乱石山吧?论战绩,这邵渊现在应该已经算是历史第一了吧?”

        “可不是吗?真的好希望这个年轻人,能够给我们带来终极的奇迹。”

        大圣主目光深湛:“看起来,这个年轻人对这蛇灵是束手无策。但是这蛇灵对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

        “什么?蛇灵拿他没办法?不是说,那蛇灵的毒气非常厉害吗?而且那么多子子孙孙,都奈何不了这个邵渊?”

        “不可能吧?那蛇灵的毒物控制区域,号称死亡地带。没有人可以从那里通过。它难道对邵渊这么客气,没有喷吐毒雾么?”

        这些长老们,没有开启法眼,看不到第九窟的情形。

        “呵呵,蛇灵喷了很多次毒雾,一直在喷,只是,这个年轻人,似乎有避毒手段,不怕这毒雾的侵袭。”

        众人听到大圣主这话,更是吃惊不已。避毒手段不罕见,但是很多避毒手段,也只是避得一时而异。

        如果是长时间处于毒雾的侵袭下,很多避毒手段慢慢都会失去作用,很难产生多大的效果。

        “子车长老,以你看,这个邵渊,到底有什么神通,可以长时间避毒?”大圣主也是极为好奇。

        避毒,这是任何武者都关心的一个问题。包括大圣主这种层面的人物,同样不敢说自己不怕任何毒。

        天下剧毒,无奇不有。在不同人手中使用,毒的作用也是截然不同的。

        一个帝境的毒师,用某种毒,无法对天位强者形成威胁。但如果是天位境界的毒师,用同样一种毒,却绝对可以让天位强者产生畏惧的。

        同样的道理,不管实力多强横,谁也不敢夸海口,说自己不怕任何剧毒的侵袭,至少永恒圣地这些人,不敢夸海口。

        便是子车旻这个公认的丹道巨头,也同样如此。

        所以,听到大圣主这么问,子车旻也没有贸然做答,而是思忖了许久,才开口道:“避毒的方式有很多,丹药避毒,法宝避毒,或者解药避毒等等。但是这些避毒方法,各有利弊。要说百毒不侵,这就很难了。相传上古时代,有那种百毒不侵的血脉。只是,咱们万渊岛,却似乎没有出现过。”

        “百毒不侵的血脉?人族还有这种血脉吗?”

        “人族的血脉,非常复杂。人族的血脉,融合力很强。对很多上古血脉都能够融合,收为己有。所以说,人族的血脉中,如果有上古种族的因素,也说不定在某一代会忽然觉醒。”

        大圣主听子车旻这么说,也是笑道:“那么这邵渊,是血脉的力量呢?还是避毒丹药或者避毒法宝的功劳?”

        这个问题,子车旻也是回答不上。

        大圣主微笑,却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忽然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邵渊的潜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他在和那蛇灵缠斗,也似乎有所保留。看来,这个年轻人,比我们想象中更要出色啊。”

        大圣主一番感慨,却是让得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

        有人忍不住道:“大圣主,像这么出色的年轻人,之前为什么会默默无闻呢?这件事,总觉得很蹊跷啊。”

        “确实,这邵渊出现的太诡异了。之前默默无闻,在蓝烟岛域出现,攀附上了晏家。很快又进入咱们永恒圣地。我总觉得,这一切,好像是安排好了似的。”

        这几个家伙,无疑都是和子车旻关系不好的人。

        他们说这些话,也自然是想影射这个年轻人来历不明,说不定加入永恒圣地,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是有所图谋的。

        子车旻淡淡望着这几个人,却出奇的没有反驳。

        大圣主微笑道:“你们也不必过度解读,若这邵渊加入我永恒圣地是别有用心,绝对不会得逞。反之,只要他不是敌对势力派来的卧底,我永恒圣地,就一定要全力栽培此子。此子天赋,确是无与伦比。本圣主也不敢想象,哪一家势力会这么奢侈,派这等天才钱来卧底?”

        一般敌对势力之间,彼此派卧底也是有的。但是派出的卧底,天赋都是平平过,不会太出色。

        太出色的话,万一失败了,暴露了,那损失就太惨重了。而且太出色的话,关注度也高,也不方便行事。

        反而是那种低调的,各方面普通的弟子,放在人群中都没没有什么区别度的人,更适合当卧底。

        子车旻躬身对大圣主道:“要说此子是一张白纸,属下也不敢保证。但属下可以确信,此子绝对不会是卧底。”

        子车旻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76387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