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745章 晏家动荡

第1745章 晏家动荡

        当然,江尘并没有沉溺于这种问题上。

        不管局势是艰难,还是乐观,江尘对自己的要求,始终不变,本心始终不动摇。

        “永恒圣地也好,万渊岛也好,他们的局势,我左右不了,我能做的,便是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努力提高实力,让大风暴来临的时候,有足够自保的实力,甚至去改变局势,决定局势!”

        江尘也知道,不管出于哪个原因,在永恒神国,自己必须站在永恒圣地这边,绝对不能让那夏侯家族取代永恒圣地。

        否则的话,他的下场一定不会好。

        为了篁儿,为了自己在万渊岛能够稳稳立足,这夏侯家族,必定不共戴天,必定是要灭掉的。

        坚定了这个主意后,江尘心中的杂念,也是尽数驱散。

        而这个时候,篁儿等人,也是慢慢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怎么刚才忽然之间,就晕晕乎乎了?”晏青桑嘟囔起来。

        篁儿比晏青桑聪慧多了,知道肯定是永恒圣地的圣祖大人来过,肯定是和江尘交谈过。

        很多事,他们不便听,所以才会被弄晕。

        “青桑哥,你不是说要去一趟云驼山吗?什么时候去?”篁儿故意转移话题。

        『≦,

        “对啊,兄弟,你不是说也要去吗?”晏青桑眼神充满期盼,望着江尘。

        “去啊,在天才论剑之前,我随时可以。”

        “太好了,那就这两天。”晏青桑怪笑道,“如果你要和我家妹子多聚几天,我也可以等。”

        篁儿白了晏青桑一眼:“青桑哥,就你废话多。”

        江尘笑道:“相聚来日方长,现在局势艰难,我的首要目标,还是打败夏侯宗,打击夏侯家族的嚣张气焰。”

        “嗯嗯,打倒夏侯家族!”晏青桑捏了捏拳头,“兄弟,如果你能摧毁夏侯家族,那我晏青桑会把自己的亲妹妹也许配给你。”

        江尘无语。

        便连凌壁儿,也被晏青桑这个家伙给逗乐了。

        “尘哥,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不管你和夏侯宗一战是什么结果,篁儿此心,你是懂的。”

        篁儿一直对江尘非常有信心,但是她也不希望,自己的爱郎因为自己的事,背负太多的压力。

        毕竟,江尘一路走来,承担了太多太多的压力,背负了太多太多的抱负。

        篁儿心中,万万不想他那么累。

        江尘笑道:“些许压力,不算什么。再说,夏侯宗对于我来说,只是武道之路上的一个绊脚石罢了。并不会给我带来太多的困扰。”

        对夏侯宗,江尘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压力。

        至少,江尘不觉得那夏侯宗能够对自己形成致命的威胁。

        现在,他更担心的,其实是夏侯家族的野心。他对夏侯家族不了解,也不知道夏侯家族的实力,到底强大到哪一步。

        也不知道夏侯家族的野心,是否已经到了接近爆发的边缘。

        如果夏侯家族真的要取代永恒圣地,这种大势,才是江尘最不易抵挡的。一个夏侯宗,就算他再天才,江尘又有何惧?

        他前世今生,什么天才没见过?

        夏侯宗就算是神灵转世,那又如何?在神渊大陆,江尘坚信,自己才是独一无二的那个。

        夏侯宗就算永远神灵记忆,也顶多是普通的那种神灵,而且传承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

        跟他江尘完全带着前世记忆转生,还是完全不同的。

        第二天,江尘和晏青桑,便相约好了,跟永恒圣地这边稍微打了一个招呼,便悄然离开,奔赴云驼山。

        云驼山作为晏家的地盘,这几个月格局一直非常的敏感。

        晏家的大军,在晏万钧的带领下,长期驻扎在那里。

        而风家,同样是永恒神国的一流势力,论实力,现在还比晏家更强一些。他们同样在云驼山周边驻扎了大军。

        双方都坚定地认为,云驼山是自己的。

        实际上,云驼山的大部分区域,是在晏家的地盘。

        而云驼山绵延的一条山脉,有一部分支脉,却在风家的地盘里。风家因为这条支脉,顺势而为,将整个云驼山的大半地盘,都算到了他们头上去了。

        美其名曰,说这云驼山是一个整体,有着风家的风水宝脉。

        既然是他们风家的风水宝脉,自然是绝对不允许晏家染指的。

        这个牵强的说法,让得风家的诉求变得更为理直气壮。他们想当然觉得,如果晏家跟他们争这地盘,就是想破坏他们风家的风水宝脉。

        不得不说,风家的态度很无耻,完全是强词夺理。

        可是,无奈晏家的实力不如风家,虽然道理上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可是在这个问题上,却是始终争论不下。

        晏万钧在补天盛会上,公然做主,顶撞了晏家族长,维护自家孙女篁儿,在件事情,在晏家内部,掀起了轩然大波。

        在晏家内部,很多人族老都纷纷谈何晏万钧,觉得他身为族老,关键时刻,不顾家族利益,私心占据上风。

        这种人,已经不配作为家族太上长老,更不适合带领云驼山大军。

        这两天,在晏家内部,也是存在了各种呼声。

        晏家族长,也是颇为头痛。他对晏万钧的那些举动和言语,自然是非常不满的。毕竟,他是族长,在那种场合,他都没表态,晏万钧就算是太上长老,也是不宜表态的。

        他不但表态了,而且态度还那么坚决,一定要护犊子。这无疑会深深激怒夏侯家族。

        “族长,万钧长老如此私心,不顾家族利益,定要严惩。否则,家法何在?家族利益何在?”

        “我支持!万钧长老这次确实过分了。在那种场合,族长没有开口,他却越俎代庖,成何体统?”

        “不惩罚,家风何存?”

        许多族老,纷纷开口,谈何晏万钧,要求给晏万钧惩罚。

        那晏万有,更是淡漠道:“众所周知,晏万钧为了私心,为了亲孙女,却视家族危机于不顾。当初家族和夏侯家族的恩怨,是由他儿子引起的。这场恩怨,本应该由他这一脉来了结。他之前还答应的痛痛快快,现在却想反悔。如此行径,岂非是自掘坟墓?这是要毁我晏家的节奏!”

        晏万有从来就不喜欢晏万钧,一直视晏万钧为眼中钉。这个时候,找到机会发难,他如何会手软?

        晏万重却是淡淡道:“万有长老,话也不能这么说。万钧长老这些年为家族做出的牺牲,也已经够多了。他的功劳,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换做是你万有长老,要你牺牲自己的家人,你有那么痛快吗?再说了,这件事现在出现了转机,为什么咱们晏家就不能利用好这次转机呢?”

        “转机?什么转机?”晏万有冷笑连连,“你想说什么?说那邵渊?邵渊提亲?听起来是很痛快。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天才论剑,这邵渊遇到夏侯宗,必死无疑。他丹道天赋再高,有个屁用?人死灯灭,所谓提亲,只是一个美丽的泡泡,一戳就破。”

        晏万有语气很是不屑,看得出来,他对晏万钧不爽,对邵渊同样是不爽。他觉得,那个年轻人出现在晏家之后,他晏万有从来就没气顺过。

        “万有长老,这可不好说啊。邵渊现在代表的是永恒圣地,你觉得他如果没有底气,敢这么做吗?他敢提亲,又得到圣地的支持,这件事,我看是非常可行的。如果可以选择,为什么一定要牺牲篁儿?为什么不能成全人家年轻人?为什么不能借机和圣地搞好关系?难道我们惧怕夏侯家族,就一定要去得罪永恒圣地吗?你们可别忘了,这神国,终究还是圣地掌控的神国。可不是夏侯家族掌控的神国!”

        晏万重的语气,也很重。他是站在晏万钧这边的。

        晏万有怪笑道:“晏万重,你和晏万钧关系好,替他出头,这我能理解。不过你一定要搞清楚一个事实。夏侯宗,才是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天才论剑上,邵渊遇到他,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一个将死之人,他的提议之议,也值得你们空欢喜?”

        “圣地一向天材辈出,你怎知这个天才,就一定是将死之人?在邵渊挑战石玄之前,谁敢想他能够击败石玄?这个年轻人,注定是创造奇迹的天才,是天选之人。夏侯宗的光芒,说不定在邵渊的光芒下,都要暗淡失色。”

        “哈哈哈,你还真敢想啊。有人可以遮盖夏侯宗的光芒?”晏万有怪笑连连,“我看你们是大白天做梦吧。在永恒圣地,前五千年,后五千年,都不可能有天才可以超过夏侯宗的!”

        “晏万有!”晏万钧一直没说话,这时候也是听不下去了,“你左一句夏侯宗,右一句夏侯宗。你这心里,到底有没有晏家?夏侯家族这些年如此欺凌咱们晏家,你倒是一门心思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你就不害臊吗?你就不怕列祖列宗九泉之下为你蒙羞吗?”

        晏万钧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晏万有对他不断中伤,他都可以忍。因为在补天盛会上,他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对族长的权威是一种伤害。所以,他今天是打定主意受批的。可是,这晏万有不断吹嘘夏侯宗,这让晏万钧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83003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