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822章 晏家的颤抖

第1822章 晏家的颤抖

        这三方人马,也陷入了无穷无尽的争吵当中。

        现在,两个太上长老一个离开,一个不再怎么管事。这让很多在家族原本地位不是特别显著的家伙,一下子有了更多的发言权。

        其中,便有一个是当初去人类疆域的曦老。这个老头,也是夏侯家族的铁杆支持者。

        当初他去人类疆域,其实也是为了讨好夏侯家族而去。而事后,夏侯家族方面的人,也跟他确实有些接触,承诺会力捧他成为夏侯家族的太上长老。

        在晏万钧离开,晏万重不过问家族大事之前,这曦老的资质和地位,还远远到不了太上长老的层次。

        可是,当叛乱发生后,在夏侯家族的指示下,曦老也得到了破格提拔。说曦老的办事能力强,武道实力上差一些,可以慢慢进步。但是办事能力和办事魄力,这些都是学不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曦老却是爬上了夏侯家族太上长老的职位,当然,目前来说,这个太上长老的头衔前面,还得加一个代理两个字。

        也就是说,他要正式成为太上长老,还需要熬一熬资历。但是实质上,他就是太上长老了。

        此刻,曦老意气风发道:“族长,你当初确实不该被那邵渊蛊惑,贸然退出反℃↑,圣地联盟啊。如今夏侯老祖归来,局势极有可能反转。本来夏侯家族就对咱们晏家不满,这要是……”

        曦老长叹一口气,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实际上,他心中并不觉得有多么难受。

        当然,他还是希望夏侯家族反败为胜的。那样的话,夏侯家族必定会秋后算账。

        这对晏家来说肯定不是好事,但对他曦老来说,却未必不是好事。

        晏家族长到时候拉出去顶缸,再杀掉一批资历高的家族高层。到时候,说不定他曦老就会被夏侯家族扶正,成为晏家的族长,也未必没有可能。

        所以,晏万曦对此也是颇为憧憬的。

        不过,他这番话,立刻引来了其他人的反驳:“曦老,夏侯家族气运明显不行了,也就是你,才会对夏侯家族抱有幻想吧?”

        晏万曦眼光一寒:“怎么?你这是在讽刺本太上?”

        晏万曦虽然刚刚成为太上长老不久,但是这摆谱的本事,却是一学就会,根本是无师自通。

        那人冷笑连连:“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太上!你这太上长老怎么来的,大家心理都清楚。也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拉大旗当虎皮,有意思吗?你不害臊,我们都替你觉得害臊。”

        晏万曦勃然大怒:“好胆,这家族的尊卑还要不要了?家族的规矩还要不要了?族长,这家伙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晏家族长眼皮都没跳一下,现在家族乱成一团,他才没有兴趣去过问这些乱七八糟的口水战。

        家族内部,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忽然一名家族斥候飞速回来。

        “族长,族长,大消息,大事件!田家负责的防守区域,忽然放弃防御,迎接圣地大军进入。尔后云浪宗也放弃抵抗,引入圣地大军。夏侯家族已经被攻破,听说夏侯家族的强者,已经被剿灭了一大部分。只有少数还在负隅顽抗。圣地三大圣主,带着几名巨头,正在剿杀逍遥侯。那逍遥侯岌岌可危,随时可能被杀……”

        这振聋发聩的情报一传回来,晏家顿时炸开了锅。

        那些支持圣地的晏家高层,都是欢呼雀跃,纷纷拍手称快。

        “好好好,看来圣地的气运果然不灭,夏侯家族到底是跳梁小丑,气运不够啊。”

        “夏侯宗号称第一天才,不也被那邵渊灭掉吗?这说明什么?说明夏侯家族根本没有这个底蕴!”

        “夏侯家族彻底玩完了。好事,大好事啊!”

        “族长,咱们这次又落后了。圣地大军,我们没有及时加入,现在应该派出家族精英,参与剿杀夏侯家族啊。去得晚,总比不去的好。”

        “对对对,不然的话,咱们晏家以后怎么面对圣地?咱们如此反反复复,圣地会怎么看待咱们晏家?”

        “都怪有些人,非得和夏侯家族眉来眼去。本来咱们夏侯家族和圣地关系挺好的。有邵渊和晏青桑的关系,完全可以成为圣地的亲密盟友。家族的事,就是被一些害群之马给搞坏的啊。”

        一时间,支持和圣地结盟的家族高层,彻底占据了上风。就算是中立的人,这时候也是纷纷转为支持者。

        而那一部分和夏侯家族亲密的高层,一个个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只有那曦老,面色阴沉,沉声道:“诸位,这情报说不定还是圣地为了造势,故意造出来的。再说,夏侯家族的神道老祖还在,这战局,可还没尘埃落定了。本太上觉得,大家还是冷静为好。”

        “冷静个屁!这个时候还冷静?等圣地平定大局,咱们晏家就等着秋后算账吧。就算圣地不算账,咱们晏家也必定被边缘化。咱们晏家,就等着从一流势力降到二流,再降到三流吧!”

        “晏万曦,你到底收了夏侯家族多少好处,这时候还为夏侯家族说话?”

        “夏侯家族有这个野心,却没这个本事,真是害人不浅。早该覆灭了,不覆灭的话,要祸害更多人。”

        “族长,必须坐决断了啊。不然,我们夏侯家族地位难保啊。”

        “唉。”夏侯族长叹息一声,语气充满萧瑟。他觉得自己上任以来,这一连串的事,简直做的太糟糕了。

        可以说,每一次,他做出的都是最糟糕的选择。

        “族长,或许,咱们可以利用邵渊的关系,和圣地修复一下关系啊。那邵渊是个重情义的人,如果他肯为我们说话,圣地一定会不追究我们的。再说,现在邵渊立了大功,他在圣地的话语权,恐怕也仅次于三大圣主了。”

        “对啊,我看邵渊是个非常讲究的人。再说,他怎么说也是咱们晏家的女婿啊。他不看僧面看佛面。”

        “女婿?敢问一句,他岳父老丈人在哪里?”有人不合时宜地反问了一句。

        一时间,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是啊,他岳父老丈人在哪?众人一下子都十分尴尬。江尘的岳父,也就是晏青篁的父亲,如今还在无尽牢狱中关着呢。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十分难看。

        “不怕,不是还有晏万钧太上长老吗?如果可以说服万钧长老,他一定可以说服邵渊的。”

        当初晏万钧离开家族,具体内因是因为夏侯族长暗杀他,含怒离开。可是,这是家族内幕,虽然有些高层猜测到了一点,但是大部分人,却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

        夏侯族长却是心在滴血,篁儿的父亲,篁儿的祖父……这些人都被他这个做族长的得罪个遍了。

        这局势还怎么扭转?根本不可能扭转啊。

        夏侯家族欲哭无泪,他真恨不得自己给自己几个耳光。

        “族长,那邵渊是个奇男子,我看人家未必就这么小肚鸡肠,只要我们姿态放低一点,相信他也不会跟咱们晏家为难的。毕竟,他在晏家呆过一段时间,总不会对咱们落井下石吧?”

        “不会不会,邵渊绝对不是这种小气之人。”

        现在,这晏家一个个,倒是说起了邵渊的好了。

        “说起这邵渊,还真是神奇啊。说他是散修出身,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咱们万渊岛,什么时候有这么神奇的散修了?”

        “不对啊,诸位,你们有没有仔细想过一件事?”忽然有人说道。

        “什么不对?”

        “很不对,关于邵渊和篁儿的事,非常不对劲!”那人皱起眉头,“这件事,曦老应该有印象吧?”

        晏万曦没好气:“关本太上什么事?”

        “曦老难道忘了,曾经是你把篁儿从人类疆域带回来的。那时候你不是说,篁儿在人类疆域和一个叫江尘的家伙,如胶似漆,生死不离吗?怎么这邵渊一出来,篁儿就会奋不顾身投怀送抱呢?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多少感情基础。在晏家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太多交集。以篁儿的性格,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对邵渊投怀送抱呢?”

        众人经这么一提醒,一个个都是表情古怪,面面相觑。

        了解篁儿的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而晏万曦,一颗心也是莫名抽动了一下。他忽然间,想起了自己人类疆域一行,想起了当初那个倔强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当时的修为不值一提,但是却莫名其妙地化解过他一次神识攻击。

        那件事,一直在晏万曦心中留下过一道痕迹,虽然算不上心理阴影,但此时旧事重提,还是让他隐隐有种莫名的感觉。

        当时的篁儿,还警告过他,让他不要将那年轻人逼迫太甚,否则,总有一天那年轻人会让他后悔。

        当时,他只是当成一句气话来听的。

        现在看来,这里头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回忆起那年轻人凌厉的眼神,不屈的意志,还有那种深不可测的神识保护,这一切,现在仔细想想,似乎都很不简单。

        尤其是篁儿和那年轻人之间的情感,那眼神明显是生死不离的感觉。

        没道理,这篁儿忽然间,就对另一个男子投怀送抱。

        难道说……

        晏万曦忽然全身一个激灵,隐隐之间,有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从心头升起。

        (今天有事要出门,先来一章。其他晚上更新。如果晚上状态好,我会尝试提前还掉昨天欠的两章!月票最后两天了,兄弟们可以清仓啦!)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88538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