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18章 勾玉公主的心理矛盾

第18章 勾玉公主的心理矛盾

        郁闷了一会儿,江尘才怯怯问:“你姑姑这个人,应该不会很记仇吧?”

        “嘻嘻,她很疼我的。对别人记不记仇,芷若就不知道啦!江尘哥哥,你别害怕,有空我帮你求求情好了。”

        “哼,谁求情都没用。江尘!江瀚侯的传人,前期考核成绩垫底,三项基础考核目前全部没有通过!”

        假山旁,换了一身鹅黄轻衣的勾玉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

        脸上带着几分冷笑:“江尘,你还真有底气走到这里来啊。”

        有道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事到如今,江尘只能一应到底了:“怎么?你要打击报复我吗?”

        “打击报复?”勾玉嘴角勾出一丝冷笑,“你现在连让我打击报复的资格都没有,等你有本事进入最终考核,再担心这种事吧。”

        是啊,连基础考核一项都过不了的人,身为第一负责人的勾玉公主,放不下这身段去打压啊。

        “呵呵,这个蠢女人,太小看本少爷了。”江尘知道,在勾玉心中,想必已经将自己和“不学无术”这四个字挂上等号了。

        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外头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却是那批卧阳石运送到了。

        江尘招了招手,对勾玉公主道:“那个谁,勾玉是吧?听芷若公主说,你很心疼她。我只问你,这后宫的事,你做不做得了主?”

        “怎么?”勾玉冷冷问。

        “做得了主,就把芷若公主四周闺房百米内的建筑全部给我拆掉,逢山即拆,遇水即填。”

        “还有,请最好的工匠,将这块最大的卧阳石,给我凿成石床,给芷若公主睡。最好是裸睡。”

        江尘毫不在意勾玉公主那秀丽的额头上,微微涌起了一道黑线,继续说道。

        “剩下八块卧阳石,按我这图纸,全部给我摆放好。我下次再来做一些其他功课。”

        “还有,芷若小丫头,这些香囊,是我给你制作的。是我将龙骨至阳草截成九段,做了九个香囊。你随身佩戴一个,在你经常出现的地方,都放上那么一两个。这龙骨至阳草虽然垃圾了点,却也勉强够用了。它产生的阳气,可以蕴养你的经脉。”

        “另外,这是我手绘的《阳神入窍图》,配了一段口诀,你用心冥想、观想。可助你体内滋生阳气。”

        “暂时就这些办法,先稳住你的情况再说。记住,照我说的办。尤其记住,不能再修炼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江尘指点江山,颇有大师风范。这一番举措,却是将那勾玉公主都诈唬的一时愣住了。

        说完这些,江尘也不给勾玉发话的机会,拍拍袖子,大摇大摆地走了。

        等江尘准备离开时,她才反应过来,哼声道:“江尘,你一个连三项基础考核都通过不了的人,凭什么让我们听你的?”

        江尘目光一凛,身形一顿,却不回头:“如果你真的爱你这侄女,你就照做。如果你想她早点死,那就像刚才那样陪她修炼。”

        不得不说,江尘还是有做神棍潜力的。他这一番凛然言语,配合他那不怒自威的气场,竟然堂堂勾玉公主,掌控潜龙会试各大诸侯命运的权力人物,一时间竟没有反驳的底气。

        直到看着江尘的背影消失,勾玉才恍然回过神来:“这个狂妄的小子,气死我了!”

        东方芷若笑道:“姑姑,江尘哥哥其实很善良的。你听我说啊,那天祭天大典……”

        等东方芷若把最近发生的事都一五一十讲了一遍,勾玉公主脸上的表情却是丰富了。

        “没想到我离开王都也就一个月不到,王都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勾玉听说江尘被杖责之后,死而复活,因祸得福,得到了神灵托付,一时间表情却是复杂了许多。

        勾玉公主帝王家出身,是整个王都里,眼界比较高的存在。她的志向和眼界,一直都没有停留在区区一国里。

        为此,她致力于修炼,立志在通过武道修炼,去探索更广阔的世界,更精彩的世界。

        正因为眼界高,所以对神灵托付一事,她比一般人的理解更多一些。如果说一般人是将信将疑,那么她听完后,至少是信了七成。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仓促之下,是不可能编造得出那么多典故来的。尤其是芷若母女天狗食日出生,这种王家密室,从来都不曾透露过。太阴之体,太阴之煞?”

        勾玉公主的心情有点复杂了,东方芷若是她最疼爱的一个侄女,从小是她看着长大的。

        她一直坚持,这是体弱多病,所以坚持要东方芷若修炼武道,纵然修炼不出成果,强身健体总可以吧?

        可是,今天江尘劈头盖脸一顿痛骂,让勾玉十几年的坚持,忽然间产生了一丝动摇。

        “难道我真的错了?我为芷若做的这一切,非但没帮倒她?还害了她?”

        “神灵托付?这种事,我应该相信吗?”

        勾玉公主心里很矛盾,她当然希望东方芷若好。可是她却怕万一坚持是骗子神棍,可不就害了芷若么?

        这时候,太监夏庭已经带着一批人,来到了附近。

        “二位公主,这里拆还是不拆?奴才请公主圣断。”

        勾玉公主环顾四周,精致的双眸中,有着几分犹豫。又看了看东方芷若,这小丫头的眼神里,倒是充满了跃跃欲试,显然是对江尘充满了信心。

        “拆吧!”

        勾玉说出这两个字,自己都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为什么要拆呢?为什么要听那个臭小子的?难道真的被她唬住了吗?

        “不不!我就是为芷若考虑,只要芷若开开心心的,那就拆!”好胜的勾玉公主,在心里头很快就给自己找到了合适的借口。

        ……

        离开了后宫大院,江尘又去了东方鹿那里一趟。毕竟人家还是一国之君,基本的礼仪还是要讲的。江尘是聪明人,可不想落下话柄。

        听江尘汇报了一下,东方鹿颇为满意:“江尘,朕看得出来,你比那些太医御医都强多了。”

        “陛下,后宫之地,阴气过盛。确实不适合公主这体质的人居住。臣下所作所为,只能是刚好抵消一下。若是要公主与常人无异,还需搬离后宫,找阳气聚集之地居住为宜。”

        “嗯,你的提议朕记下了。不过此事关系重大,还需时日。”显然,这种明显有违王室礼仪的举动,即便是东方鹿,也不会轻易答应的。

        “如此,臣下先行告退。以后每个月入宫会诊一次,查看公主情况。若没有意外,情况是可以稳住的。至于能否有奇效,便要看公主自身的造化了。”

        很多事江尘也不会说的太明白,比如那《阳神入窍图》,其实便是天大的造化,是当年天帝为江尘准备的。

        江尘自然没有能力复制《阳神入窍图》,但模拟一个简单版的,却是问题不大。

        若是芷若公主真的日日勤于观想,时日一久,单单是此图的效用,便可以让她与常人无异。

        这些话江尘是不会说的,留这一手也是避免东方鹿过河拆桥。

        兔死狗烹这种事,江尘前世也是帝王家出生,如何会不知晓?

        离开王宫后,江尘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去花天酒地,也没有去呼朋唤友,而是径直回到了侯府。

        他那几个死党,也因为前几天在江瀚侯府撒野,被各自的老子禁足了。加上月底的考核就要到了。

        所有诸侯心里都有一种紧迫感。最后半年,潜龙会试将迎来最后的比试阶段。这个阶段的表现,将决定未来二十年,能否继续保持诸侯地位。

        确定可以保住诸侯地位的,却也要担心,诸侯位置排名,会不会跌落。

        总而言之,潜龙会试那残酷的竞争,让所有诸侯心里头都不敢有丝毫松懈。

        相比起来,江瀚侯府反而是气氛比较轻松的一个。

        因为江瀚侯江枫本来就没有抱太大的期待感,也随时做好了卸甲归田的心理准备。

        而现在的江尘,区区一国诸侯的位置,根本入不了他的眼界。

        他之所以要参加,只是不想让外界觉得江家的人是孬种,连参加潜龙会试的勇气都没有。

        如今这种诸侯逐鹿的大势已经形成,江尘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趁势而上。

        否则,转生后人生第一关,便避而不战,会在他心中留下阴影,势必会影响他今后的武道之路。

        ……

        江瀚侯府这几天最大的八卦,不是别的,就是江尘。因为侯府的下人们,已经惊人地发现,小侯爷竟然有足足五天没有出门了。

        这可是惊天大八卦,要知道,这位小侯爷以前可是闲不住的主儿。别说五天,五个时辰在家的记录都没有出现过。

        连江枫本人,也颇感意外,嘴里嘟囔着:“尘儿这小子在搞什么名堂?这不像他的风格啊?”

        江枫的育儿经,只有四个字——放任自流。

        而八卦的主角,江尘本人却是对外界的反应充耳不闻。这五天的时间,他几乎没有一秒钟是虚度的。

        修炼,打磨经脉,培元固体,为冲击第五枚要穴做最后的准备。

        阅读,通过这个世界的书籍,尽可能了解这个世界,融入这个世界。

        这两件事,几乎成了江尘近几天的生活全部。

        第六天晨曦到来的那一刻,江尘体内四条真气,好似这晨曦似的,充满了朝气。又如那朝阳一般,喷薄欲出。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960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