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0155章 律无忌跪了

第0155章 律无忌跪了

        看到周圭杀气腾腾出现,律无忌稍微有些意外:“周副总管,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周圭现在都恨不得将律无忌活活拍死,看也不看律无忌,喝道:“所有人,放下武器,蹲下。否则,视为龙牙卫叛贼处理”

        作为龙牙卫四大总管之一,周圭是第一副总管,但是他一向只管经济财政,很少过问龙牙卫大事,导致他在龙牙卫军中,没有太大的威名。

        所以,这一个命令下达,律无忌那边的队伍,一个个面面相觑,都齐刷刷地朝律无忌望去。

        岂知,这个举动,却是深深地刺痛了周圭这个龙牙卫老资格的自尊。他可是龙牙卫的二当家啊,下达一道命令,竟然没有一个人立刻执行。

        看来,老虎蛰伏久了,连这帮龙牙卫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把他当成病猫了

        律无忌一脸惊讶,凑近过来:“周副总管,到底发生什么事,让您老人家这么大动于戈?”

        律无忌一直在这里逗弄江尘他们,足足几个时辰都没有离开黑牢区了,哪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而且,乾蓝南宫、多宝道场以及青羊谷雷霆一怒,却都是私底下动用关系,没有大张旗鼓,所以,律无忌根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律无忌不问还好,他这个举动,在周圭眼里,却成了最大的冒犯。

        “大龙牙令在此,不跪者,杀无赦”

        周圭这次带来的,可都是龙牙卫真正的精锐,比律无忌带来的人马,更加强大,更加核心。

        一看到大龙牙令,所有人都傻了。律无忌整个人瞬间石化。只听到后面“哐啷”,“哐啷”乱响,律无忌带来的队伍,一个个丢盔弃甲,匍匐在地。

        见大龙牙令,如大总管亲自驾临。

        在龙牙卫中,大总管,那就是天大总管,掌控着龙牙卫任何人的生杀大权。

        大龙牙令,就是龙牙卫的图腾。就跟凡人见到神佛一样,第一念头就是服从,第二念头还是服从

        “律无忌,见了大龙牙令,你还不跪下?难道真想造反?”

        周圭身后,传来一声厉喝,接着,便是一道道刀剑出鞘的声音。

        律无忌整个人都懵了,不过尚存的一点理智,让得他不由自主双腿一弯,跪了下去。

        服从大龙牙令,这几乎是每个龙牙卫入伍之前,必须要学习的第一条军规

        “谁是田绍?”周圭喝问。

        后方的田绍站了起来:“属下田绍,拜见周副总管。”

        周圭很是欣慰,点头赞许:“田绍,这里的事,大总管已经知道。你能坚持自我,不向歪风邪气妥协,很好,很好。”

        田绍一开始也是一头雾水,没有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听周圭这么说,才恍然明白过来,敢情这个事,都已经惊动了大总管。

        而周副总管杀气腾腾来,是来拨乱反正的是来阻止律无忌倒行逆施,是来给江尘撑腰的

        被周圭这么一夸,田绍心里一酸,只觉得刚才所遭遇的屈辱,也算是值得了。

        “周副总管,属下无能,做的也只是分内之事。若非您老人家及时赶到,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周圭点点头:“去,把门打开。老夫要亲自向江尘小兄弟赔礼道歉。”

        这话一说出来,律无忌和他的党徒们,心里凉了半截。周圭称呼江尘为小兄弟,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风向变了,代表着大总管要亲自庇佑这江尘了

        律无忌权势再大,靠山再强,能强的过大总管?

        “江尘,让你受委屈了。道歉的话,说多了都是空话。老夫只有一个承诺,这件事,我们龙牙卫,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江尘实际上,倒也没吃苦头。

        “周副总管,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龙牙卫掌控百万大军,出几个败类,也是难免的。这件事,有田绍大队长极力斡旋,我倒也没吃什么苦头。”

        周圭微微一怔,他本来以为,少年人受这么大委屈,肯定要撒泼一番才肯罢休,却没想到,江尘竟然举重若轻,一笑而过。

        一时间,周圭对江尘的观感,一下子提升到了很高的层次。

        “你说的对,田绍没有丢掉军人的骨气,老夫很欣赏他。江小兄弟,不介意的话,我们借一步说几句话?”

        江尘轻轻摆了摆手:“周老,我想问律都统几句话。”

        周圭点点头,他跟周圭的靠山杨副总管本来关系就一般,见江尘如此,自然不会反对。

        如果能借机把事搞大,打击一下杨副总管的嚣张气焰,周圭是乐见其成的

        “律都统,我不清楚你官有多大,权势有多么吓人。我只问你一句,我跟你有什么仇?你硬要把我的正当防卫,办成杀人命案?”

        律无忌讷讷无言。成王败寇,他现在跪在地上,说一千,道一万,那都是虚的,底气不足。

        心底恨得咬牙切齿。脑子也是一片混乱,他也搞不清楚,这江尘,不就是一个外来客吗?在东方王国有些名气,但是在天桂王国,那点名气算得什么?

        怎么这么点小事,就惊动了大总管?

        这江尘不过是东方王国来的一只蝼蚁,大总管万金之躯,除了国君陛下谁能够让他亲自过问?

        “四王子?”律无忌在心里头闪过这么个念头,随即否认,“四王子在所有王子里,也就二三流。跟大王子提鞋都不配。他巴结大总管都来不及,哪有可能影响到大总管的决策?”

        律无忌百思不得其解。

        “你要杀我,我可以理解为你收了乾蓝北宫的好处,或者受到了他们的逼迫。但是,我的下属有什么罪过?你口口声声要杀了我之后,将他们卖到奴隶市场去?你是龙牙卫,还是强盗?”

        “田绍,他是你的同僚,你竟然惦记他的老婆女儿,我想问一句,你到底是人,还是披着人皮的畜生?”

        田绍听到这话,也是双手捏拳,虎目中射出无尽的恨意。

        “你说,天上地下,没有救得了我。又说我到了这黑牢区,就不可能活着出去。现在,我马上就可以离开了;而你,却像一条狗一样跪在这里。你说天老二,地老三,你才是这里的老大。那么我想问问你,现在,你算老几?”

        律无忌一下子从天堂被打入地狱,又被江尘连番奚落,心里头的屈辱感彻底爆发了。

        “江尘,你这个乡巴佬,畜生,得意什么?这件事,还没完”

        周圭呵斥:“律无忌,你无法无天,滥用职权。这一次,就算你有天大的靠山,也保不住你。”

        律无忌大笑起来:“周副总管,你别吓我。这件案子,到底怎么定论,还两说呢。”

        “两说?你太天真了这件案子,人证已经被大总管派人保护好,再加上现场的目击证人,案子已经很明确了。”

        “那又如何?我顶多是办案失察。能奈何我?”

        办案失察,顶多算渎职罪。这种罪,可轻可重。轻的话,也就是降一点职位。重的话,顶多也就是革职。

        周圭一时无语,如果是其他都统,做下这些事,闯了这泼天大祸,甚至都有可能丢掉小命。

        但是,律无忌无法无天,是因为他有靠山。

        有杨副总管这尊大神杵在那里,很有可能,最后就是办一个渎职罪,从轻处理。

        过不了多久,这小子肯定又可能混回到副都统的位置。

        毕竟,杨副总管掌握着一定的任免大权,这权限,便连周圭这个第一副总管,都不具备。

        江尘对龙牙卫内部怎么处理律无忌,倒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感兴趣的是,能在这件事里头,捞到多少好处。

        说白了,律无忌就是一个棋子。这种小人物,死了一个还会有另外一个。杀一个不会变少,留一个也不会加多。

        要杀这种小角色,江尘有几百种办法。

        见周圭不言语,江尘这么聪明的人,就知道周圭虽然地位高,但可能也做不了主。

        当下一摆手:“周老,你们龙牙卫的家事,我不想过问。不过,这件事,我不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周圭苦笑,这年轻人不显露锋芒,不代表人家没有锋芒。人家现场没有刁难他周圭,是人家有涵养。

        但是,这件事,并不代表就这么摆平了。

        “田绍,江尘小兄弟在王都的安危,暂时由你负责。记住,这件事,是我们龙牙卫有错在先,你一定要伺候好江尘小兄弟。”

        “属下遵命。”田绍领命。

        周圭也没办法,他也不能给江尘许诺什么。毕竟,这件事怎么处理,还得是大总管说了算。

        他周圭能做的,就是姿态尽量放低一点,让江尘多一些好感。

        律无忌有些愣神,看到江尘居然就这么离开了,半句狠话都没放,也没强烈抗议,愤怒要求严惩他律无忌。

        他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江尘,就这么离开了?

        这小子,原来也就是一个呈口舌之利的软蛋?知道我律无忌惹不起,连追究的勇气都没有哈哈,乡巴佬没见过世面,终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乡巴佬

        律无忌虽然跪在地上,心里头却已经毫无压力了。江尘都不追究了,那龙牙卫内部,就更没理由追究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960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