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315章 江尘发大财了!

第315章 江尘发大财了!

        看到两大灵兽战斗到这一步,江尘也是嘴巴发苦。

        一头圣品灵兽,一头灵品巅峰灵禽,战斗到最后,竟然如同小孩子互殴一样,用的都是最下流,最无耻,也最原始的手段。

        火鸦王不住发出凄厉的叫声,双翼化刀,不断在朱鳞火蜥的口腔四周疯狂地劈砍着。

        朱鳞火蜥一条足足好几米长的舌头,几乎被连根捣碎。

        剧烈的疼痛,让得朱鳞火蜥全身都抽搐起来。

        可是即便如此,朱鳞火蜥还是死死咬定火鸦王的双腿,死不放松。

        火鸦王双腿被利齿咬住,进退不得。在它能够破坏的范围内,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破坏。

        而口腔之内的伤害,显然还不足以让朱鳞火蜥马上就死。这么耗下去,等它火鸦王的力气耗尽,那就真的只能成为朱鳞火蜥的果腹之物了。

        火鸦王凶残的性格,这时候彻底体现出来。

        双腿一蹬,血肉模糊之间,双腿的筋肉直接扯(  断。

        火鸦王双翼一划,直接顺着朱鳞火蜥的喉咙,冲入朱鳞火蜥的胸腔之中。

        这火鸦王,竟然舍弃了自己的双腿,自废身体,也要冲入朱鳞火蜥的胸腔腹部,去对朱鳞火蜥制造致命的伤害。

        看到这般情形,江尘不得不佩服这火鸦王的血性和勇气。

        不过,战斗到这种局面,江尘心里却是微微一喜。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朱鳞火蜥发现火鸦王舍弃双腿,冲进它的体内,知道要糟糕,不断嘶吼,身体一个劲地摔打在地面上,仿佛要用这种方式,将火鸦王摔打出来。

        可是,火鸦王的目标明确,一旦进入,怎肯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鳞火蜥狂暴惨烈的吼叫声,不断低落下去。硕大的身躯原本还不住翻滚,到最后慢慢变成无力的蠕动,一直到气若游丝。

        一双鲜血淋漓的眼睛,虽然被火鸦王摧毁,却始终没有合上,看起来是死不瞑目。

        堂堂圣品灵兽,终究还是没有扛过这一劫。

        江尘心里也是颇受震动,强如圣品灵兽,在阳寿到来之时,功力不断散掉,面对生死大劫,同样如此无力。

        如此足可见,这修炼一道之残酷。强如圣品灵兽,在虚弱之时,被一群实力远不如自己的力量围攻,也难免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看来,修炼一道,没有强悍到永生不死的境界,面对生死大劫,都如同蝼蚁那么渺小不堪。”

        这一刻,江尘的心情也受到了极大的震荡,更加坚定他追求无上大道的信念。唯有无上大道,才能永生不死,长享天道。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在这朱鳞火蜥身上,这个道理体现的淋漓尽致。

        江尘看了多时,却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一直不走,就是冒险等这一个机会。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江尘悠悠然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的忽然现身,让得剩下那几头火鸦都是惊讶莫名,纷纷啼叫起来。

        朱鳞火蜥那最后一击,几乎全歼了所有火鸦,剩下的,也就十只不到,而且每一头都多多少少有伤。

        这些火鸦,自然对江尘无法形成半点威胁。

        看着这七八头火鸦俯冲下来,江尘仿佛看都没看到似的,步子轻松继续朝着朱鳞火蜥的尸体走去。

        而那七八头火鸦正冲下来,猛然间地面窜出七八株藤蔓,开着硕大的火莲,花瓣如大嘴一张,一朵吞一头火鸦,全部吞了进去。

        别看这些火鸦个体修为都堪比人类灵境一二重,但是被如今的火莲吞噬,几乎是没有反抗之力。

        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火莲吞噬炼化。

        这火鸦,每一头都有火属性晶核,而它们的血肉也是大补之物,对于火莲而言,自是再合适不过了。

        江尘绕着朱鳞火蜥的尸体转悠了几圈,将噬金鼠王放了出来:“老金,这头朱鳞火蜥的晶核,还有它的鳞甲给我留下来,其他的血肉,都归你们噬金鼠一族了。顺便告诉你一句,这头朱鳞火蜥,是圣品灵兽。”

        “什么?圣品灵兽?”噬金鼠王的贼眉鼠眼,大冒精光,贪婪地舔了舔嘴唇,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嗯,你一直都喊着血脉进化。这是一次机会。忘了告诉你,这朱鳞火蜥体内,有龙族血脉。虽然传了无数代,这龙族血脉非常稀释了,但龙族终究是龙族,这么说,你懂吧?”

        噬金鼠王点头不迭:“懂了,懂了。尘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圣品灵兽,怎么会……”

        噬金鼠一族天生胆小谨慎,就算摆在面前的美餐,它也是要问个清楚,生怕不小心就惹上大麻烦。

        江尘笑了笑:“你就说想不想要吧。”

        “想要,想要。”噬金鼠王连忙道。

        “那不就得了。只不过,你想舒舒服服美餐之前,还得解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噬金鼠王忙问。

        “很简单,这头朱鳞火蜥肚子里,现在有一头火鸦王在里边。不过这头火鸦王,现在实力都不足两成。它巅峰状态,也许比你强那么一点点,因为它有羽翼,有空中优势。真要战斗起来,它也奈何不了你的钻地技能。你就告诉我,面对一头实力不足两成,还没了双腿的火鸦王,你怕不怕?”

        “实力不足两成?”噬金鼠王谨慎问道。

        “两成还是高估它的。不过你也得加快,如果让它吃了朱鳞火蜥的晶核,那它可能就要突破圣品了。趁现在它刚进去,你要加快速度,否则,过了这一村,就没有那一店了。”

        噬金鼠王闻言,哪还会拖拖拉拉,嗖的一下,就钻进了朱鳞火蜥的血盆大口之中。

        过不多会儿,江尘果然感觉到朱鳞火蜥身体之内,传来一阵阵剧烈的震荡,显然是火鸦王和噬金鼠王干上了。

        不过,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正如江尘猜测的那样,火鸦王根本没来得及吞服朱鳞火蜥的晶核,就被噬金鼠王打断。

        两头灵品巅峰的灵兽,直接在朱鳞火蜥的肚子中干上了。

        仅剩二成不到功力的火鸦王,很快就被火鸦王干翻了。

        过不多时,噬金鼠王就拖着火鸦王的尸体,钻了出来。那火鸦王全身被噬金鼠王啃的面目全非。

        江尘顺手将火鸦王的晶核也取了,将朱鳞火蜥的晶核也收了。

        一枚元境灵兽的晶核,那绝对是价值连城的。

        而火鸦王的晶核,灵品巅峰,自然也是珍贵无比。

        这晶核,噬金鼠王不敢贪图。它知道江尘要的东西,绝对不能贪,否则,它噬金鼠一族会因小失大。

        接下来,噬金鼠一族,迎来了一场盛筵。

        现场那么多火鸦的血肉,还有朱鳞火蜥的血肉,足够让噬金鼠一族美餐一顿了。

        单单是朱鳞火蜥,那个头就吓人。

        还有火鸦,数千头之多,每一头都有一个人那么大。

        一顿美餐,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噬金鼠一族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这一顿美餐,显然是收获巨大。

        噬金鼠王舔了舔猩红的舌头,打了个饱嗝。这一次,它作为鼠王,吃了最多,吃的也是朱鳞火蜥身上最好,最补的血肉。

        血肉啃光了,江尘将朱鳞火蜥的鳞甲收了下来。这朱鳞火蜥个头如此之大,这鳞甲,足可给一二百人做成制式铠甲。

        当然,这般奢侈的事,江尘是不会去做的。这朱鳞火蜥的鳞甲,用来给别人做铠甲,绝对是浪费。

        朱鳞火蜥的鳞甲取了,剩下的骨架,骨头,江尘也没放过。

        这骨头坚硬,除了噬金鼠王能啃一部分之外,其他的噬金鼠修为低,甚至啃都啃不动。

        连噬金鼠这最擅长啃食的族群,都无法啃动这骨头,可见这朱鳞火蜥的骨头有多么难啃。

        “这都是好东西啊。打磨武器,绝对是上上之选。”江尘对好东西绝对不放过,自然是照单全收。

        还有火鸦王的羽翼,尤其是那尾部的尾翼,如同一柄柄利箭一般,不管是用作武器,还是制作飞刀,羽箭,都是上上之选。

        “哈哈,这次收获,可远比一株云炎之花大多了。”江尘清点着自己的收获,心情大好。

        本来是冲着一株云炎之花而来的,结果差点葬身火海。没想到好不容易躲过一劫之后,竟然又得到了这般际遇。

        这明灭谷,还真是一个大起大落的地方。一会儿是天堂,一会儿是地狱。

        江尘一点都不肯浪费,剩下那些普通火鸦的尾翼,也都收了。

        这些火鸦,都是灵境,相当于人类小灵境的实力。它们的尾翼,制作飞刀,羽箭,同样是非常好的材料。

        用灵品材料制作的武器,不用炼器师淬炼,那就是灵器。

        一旦炼器师的手段高明,发挥的功效就更高了。

        这般好东西,江尘怎么可能浪费。就算自己将来用不上,也可以给手下人用。

        这些好东西,对于那些手下人,却是了不得的宝物。

        ……

        在这百里火海外围,一道瘦削的身影,站在一处高高的斜坡上,望着前面一片焦土,怔怔发呆。

        “江尘啊,江尘,我如果猜测不错的话,前四关那磐石妖孽,定然是你。希望这熊熊大火燃烧之时,你不在这一带吧。”

        这人喃喃说着,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时间有些痴了。

        (二更到,求一下推荐票)看到两大灵兽战斗到这一步,江尘也是嘴巴发苦。

        一头圣品灵兽,一头灵品巅峰灵禽,战斗到最后,竟然如同小孩子互殴一样,用的都是最下流,最无耻,也最原始的手段。

        火鸦王不住发出凄厉的叫声,双翼化刀,不断在朱鳞火蜥的口腔四周疯狂地劈砍着。

        朱鳞火蜥一条足足好几米长的舌头,几乎被连根捣碎。

        剧烈的疼痛,让得朱鳞火蜥全身都抽搐起来。

        可是即便如此,朱鳞火蜥还是死死咬定火鸦王的双腿,死不放松。

        火鸦王双腿被利齿咬住,进退不得。在它能够破坏的范围内,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破坏。

        而口腔之内的伤害,显然还不足以让朱鳞火蜥马上就死。这么耗下去,等它火鸦王的力气耗尽,那就真的只能成为朱鳞火蜥的果腹之物了。

        火鸦王凶残的性格,这时候彻底体现出来。

        双腿一蹬,血肉模糊之间,双腿的筋肉直接扯断。

        火鸦王双翼一划,直接顺着朱鳞火蜥的喉咙,冲入朱鳞火蜥的胸腔之中。

        这火鸦王,竟然舍弃了自己的双腿,自废身体,也要冲入朱鳞火蜥的胸腔腹部,去对朱鳞火蜥制造致命的伤害。

        看到这般情形,江尘不得不佩服这火鸦王的血性和勇气。

        不过,战斗到这种局面,江尘心里却是微微一喜。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朱鳞火蜥发现火鸦王舍弃双腿,冲进它的体内,知道要糟糕,不断嘶吼,身体一个劲地摔打在地面上,仿佛要用这种方式,将火鸦王摔打出来。

        可是,火鸦王的目标明确,一旦进入,怎肯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鳞火蜥狂暴惨烈的吼叫声,不断低落下去。硕大的身躯原本还不住翻滚,到最后慢慢变成无力的蠕动,一直到气若游丝。

        一双鲜血淋漓的眼睛,虽然被火鸦王摧毁,却始终没有合上,看起来是死不瞑目。

        堂堂圣品灵兽,终究还是没有扛过这一劫。

        江尘心里也是颇受震动,强如圣品灵兽,在阳寿到来之时,功力不断散掉,面对生死大劫,同样如此无力。

        如此足可见,这修炼一道之残酷。强如圣品灵兽,在虚弱之时,被一群实力远不如自己的力量围攻,也难免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看来,修炼一道,没有强悍到永生不死的境界,面对生死大劫,都如同蝼蚁那么渺小不堪。”

        这一刻,江尘的心情也受到了极大的震荡,更加坚定他追求无上大道的信念。唯有无上大道,才能永生不死,长享天道。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在这朱鳞火蜥身上,这个道理体现的淋漓尽致。

        江尘看了多时,却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一直不走,就是冒险等这一个机会。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江尘悠悠然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的忽然现身,让得剩下那几头火鸦都是惊讶莫名,纷纷啼叫起来。

        朱鳞火蜥那最后一击,几乎全歼了所有火鸦,剩下的,也就十只不到,而且每一头都多多少少有伤。

        这些火鸦,自然对江尘无法形成半点威胁。

        看着这七八头火鸦俯冲下来,江尘仿佛看都没看到似的,步子轻松继续朝着朱鳞火蜥的尸体走去。

        而那七八头火鸦正冲下来,猛然间地面窜出七八株藤蔓,开着硕大的火莲,花瓣如大嘴一张,一朵吞一头火鸦,全部吞了进去。

        别看这些火鸦个体修为都堪比人类灵境一二重,但是被如今的火莲吞噬,几乎是没有反抗之力。

        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火莲吞噬炼化。

        这火鸦,每一头都有火属性晶核,而它们的血肉也是大补之物,对于火莲而言,自是再合适不过了。

        江尘绕着朱鳞火蜥的尸体转悠了几圈,将噬金鼠王放了出来:“老金,这头朱鳞火蜥的晶核,还有它的鳞甲给我留下来,其他的血肉,都归你们噬金鼠一族了。顺便告诉你一句,这头朱鳞火蜥,是圣品灵兽。”

        “什么?圣品灵兽?”噬金鼠王的贼眉鼠眼,大冒精光,贪婪地舔了舔嘴唇,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嗯,你一直都喊着血脉进化。这是一次机会。忘了告诉你,这朱鳞火蜥体内,有龙族血脉。虽然传了无数代,这龙族血脉非常稀释了,但龙族终究是龙族,这么说,你懂吧?”

        噬金鼠王点头不迭:“懂了,懂了。尘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圣品灵兽,怎么会……”

        噬金鼠一族天生胆小谨慎,就算摆在面前的美餐,它也是要问个清楚,生怕不小心就惹上大麻烦。

        江尘笑了笑:“你就说想不想要吧。”

        “想要,想要。”噬金鼠王连忙道。

        “那不就得了。只不过,你想舒舒服服美餐之前,还得解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噬金鼠王忙问。

        “很简单,这头朱鳞火蜥肚子里,现在有一头火鸦王在里边。不过这头火鸦王,现在实力都不足两成。它巅峰状态,也许比你强那么一点点,因为它有羽翼,有空中优势。真要战斗起来,它也奈何不了你的钻地技能。你就告诉我,面对一头实力不足两成,还没了双腿的火鸦王,你怕不怕?”

        “实力不足两成?”噬金鼠王谨慎问道。

        “两成还是高估它的。不过你也得加快,如果让它吃了朱鳞火蜥的晶核,那它可能就要突破圣品了。趁现在它刚进去,你要加快速度,否则,过了这一村,就没有那一店了。”

        噬金鼠王闻言,哪还会拖拖拉拉,嗖的一下,就钻进了朱鳞火蜥的血盆大口之中。

        过不多会儿,江尘果然感觉到朱鳞火蜥身体之内,传来一阵阵剧烈的震荡,显然是火鸦王和噬金鼠王干上了。

        不过,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正如江尘猜测的那样,火鸦王根本没来得及吞服朱鳞火蜥的晶核,就被噬金鼠王打断。

        两头灵品巅峰的灵兽,直接在朱鳞火蜥的肚子中干上了。

        仅剩二成不到功力的火鸦王,很快就被火鸦王干翻了。

        过不多时,噬金鼠王就拖着火鸦王的尸体,钻了出来。那火鸦王全身被噬金鼠王啃的面目全非。

        江尘顺手将火鸦王的晶核也取了,将朱鳞火蜥的晶核也收了。

        一枚元境灵兽的晶核,那绝对是价值连城的。

        而火鸦王的晶核,灵品巅峰,自然也是珍贵无比。

        这晶核,噬金鼠王不敢贪图。它知道江尘要的东西,绝对不能贪,否则,它噬金鼠一族会因小失大。

        接下来,噬金鼠一族,迎来了一场盛筵。

        现场那么多火鸦的血肉,还有朱鳞火蜥的血肉,足够让噬金鼠一族美餐一顿了。

        单单是朱鳞火蜥,那个头就吓人。

        还有火鸦,数千头之多,每一头都有一个人那么大。

        一顿美餐,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噬金鼠一族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这一顿美餐,显然是收获巨大。

        噬金鼠王舔了舔猩红的舌头,打了个饱嗝。这一次,它作为鼠王,吃了最多,吃的也是朱鳞火蜥身上最好,最补的血肉。

        血肉啃光了,江尘将朱鳞火蜥的鳞甲收了下来。这朱鳞火蜥个头如此之大,这鳞甲,足可给一二百人做成制式铠甲。

        当然,这般奢侈的事,江尘是不会去做的。这朱鳞火蜥的鳞甲,用来给别人做铠甲,绝对是浪费。

        朱鳞火蜥的鳞甲取了,剩下的骨架,骨头,江尘也没放过。

        这骨头坚硬,除了噬金鼠王能啃一部分之外,其他的噬金鼠修为低,甚至啃都啃不动。

        连噬金鼠这最擅长啃食的族群,都无法啃动这骨头,可见这朱鳞火蜥的骨头有多么难啃。

        “这都是好东西啊。打磨武器,绝对是上上之选。”江尘对好东西绝对不放过,自然是照单全收。

        还有火鸦王的羽翼,尤其是那尾部的尾翼,如同一柄柄利箭一般,不管是用作武器,还是制作飞刀,羽箭,都是上上之选。

        “哈哈,这次收获,可远比一株云炎之花大多了。”江尘清点着自己的收获,心情大好。

        本来是冲着一株云炎之花而来的,结果差点葬身火海。没想到好不容易躲过一劫之后,竟然又得到了这般际遇。

        这明灭谷,还真是一个大起大落的地方。一会儿是天堂,一会儿是地狱。

        江尘一点都不肯浪费,剩下那些普通火鸦的尾翼,也都收了。

        这些火鸦,都是灵境,相当于人类小灵境的实力。它们的尾翼,制作飞刀,羽箭,同样是非常好的材料。

        用灵品材料制作的武器,不用炼器师淬炼,那就是灵器。

        一旦炼器师的手段高明,发挥的功效就更高了。

        这般好东西,江尘怎么可能浪费。就算自己将来用不上,也可以给手下人用。

        这些好东西,对于那些手下人,却是了不得的宝物。

        ……

        在这百里火海外围,一道瘦削的身影,站在一处高高的斜坡上,望着前面一片焦土,怔怔发呆。

        “江尘啊,江尘,我如果猜测不错的话,前四关那磐石妖孽,定然是你。希望这熊熊大火燃烧之时,你不在这一带吧。”

        这人喃喃说着,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时间有些痴了。

        (二更到,求一下推荐票)看到两大灵兽战斗到这一步,江尘也是嘴巴发苦。

        一头圣品灵兽,一头灵品巅峰灵禽,战斗到最后,竟然如同小孩子互殴一样,用的都是最下流,最无耻,也最原始的手段。

        火鸦王不住发出凄厉的叫声,双翼化刀,不断在朱鳞火蜥的口腔四周疯狂地劈砍着。

        朱鳞火蜥一条足足好几米长的舌头,几乎被连根捣碎。

        剧烈的疼痛,让得朱鳞火蜥全身都抽搐起来。

        可是即便如此,朱鳞火蜥还是死死咬定火鸦王的双腿,死不放松。

        火鸦王双腿被利齿咬住,进退不得。在它能够破坏的范围内,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破坏。

        而口腔之内的伤害,显然还不足以让朱鳞火蜥马上就死。这么耗下去,等它火鸦王的力气耗尽,那就真的只能成为朱鳞火蜥的果腹之物了。

        火鸦王凶残的性格,这时候彻底体现出来。

        双腿一蹬,血肉模糊之间,双腿的筋肉直接扯断。

        火鸦王双翼一划,直接顺着朱鳞火蜥的喉咙,冲入朱鳞火蜥的胸腔之中。

        这火鸦王,竟然舍弃了自己的双腿,自废身体,也要冲入朱鳞火蜥的胸腔腹部,去对朱鳞火蜥制造致命的伤害。

        看到这般情形,江尘不得不佩服这火鸦王的血性和勇气。

        不过,战斗到这种局面,江尘心里却是微微一喜。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朱鳞火蜥发现火鸦王舍弃双腿,冲进它的体内,知道要糟糕,不断嘶吼,身体一个劲地摔打在地面上,仿佛要用这种方式,将火鸦王摔打出来。

        可是,火鸦王的目标明确,一旦进入,怎肯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鳞火蜥狂暴惨烈的吼叫声,不断低落下去。硕大的身躯原本还不住翻滚,到最后慢慢变成无力的蠕动,一直到气若游丝。

        一双鲜血淋漓的眼睛,虽然被火鸦王摧毁,却始终没有合上,看起来是死不瞑目。

        堂堂圣品灵兽,终究还是没有扛过这一劫。

        江尘心里也是颇受震动,强如圣品灵兽,在阳寿到来之时,功力不断散掉,面对生死大劫,同样如此无力。

        如此足可见,这修炼一道之残酷。强如圣品灵兽,在虚弱之时,被一群实力远不如自己的力量围攻,也难免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看来,修炼一道,没有强悍到永生不死的境界,面对生死大劫,都如同蝼蚁那么渺小不堪。”

        这一刻,江尘的心情也受到了极大的震荡,更加坚定他追求无上大道的信念。唯有无上大道,才能永生不死,长享天道。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在这朱鳞火蜥身上,这个道理体现的淋漓尽致。

        江尘看了多时,却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一直不走,就是冒险等这一个机会。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江尘悠悠然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的忽然现身,让得剩下那几头火鸦都是惊讶莫名,纷纷啼叫起来。

        朱鳞火蜥那最后一击,几乎全歼了所有火鸦,剩下的,也就十只不到,而且每一头都多多少少有伤。

        这些火鸦,自然对江尘无法形成半点威胁。

        看着这七八头火鸦俯冲下来,江尘仿佛看都没看到似的,步子轻松继续朝着朱鳞火蜥的尸体走去。

        而那七八头火鸦正冲下来,猛然间地面窜出七八株藤蔓,开着硕大的火莲,花瓣如大嘴一张,一朵吞一头火鸦,全部吞了进去。

        别看这些火鸦个体修为都堪比人类灵境一二重,但是被如今的火莲吞噬,几乎是没有反抗之力。

        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火莲吞噬炼化。

        这火鸦,每一头都有火属性晶核,而它们的血肉也是大补之物,对于火莲而言,自是再合适不过了。

        江尘绕着朱鳞火蜥的尸体转悠了几圈,将噬金鼠王放了出来:“老金,这头朱鳞火蜥的晶核,还有它的鳞甲给我留下来,其他的血肉,都归你们噬金鼠一族了。顺便告诉你一句,这头朱鳞火蜥,是圣品灵兽。”

        “什么?圣品灵兽?”噬金鼠王的贼眉鼠眼,大冒精光,贪婪地舔了舔嘴唇,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嗯,你一直都喊着血脉进化。这是一次机会。忘了告诉你,这朱鳞火蜥体内,有龙族血脉。虽然传了无数代,这龙族血脉非常稀释了,但龙族终究是龙族,这么说,你懂吧?”

        噬金鼠王点头不迭:“懂了,懂了。尘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圣品灵兽,怎么会……”

        噬金鼠一族天生胆小谨慎,就算摆在面前的美餐,它也是要问个清楚,生怕不小心就惹上大麻烦。

        江尘笑了笑:“你就说想不想要吧。”

        “想要,想要。”噬金鼠王连忙道。

        “那不就得了。只不过,你想舒舒服服美餐之前,还得解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噬金鼠王忙问。

        “很简单,这头朱鳞火蜥肚子里,现在有一头火鸦王在里边。不过这头火鸦王,现在实力都不足两成。它巅峰状态,也许比你强那么一点点,因为它有羽翼,有空中优势。真要战斗起来,它也奈何不了你的钻地技能。你就告诉我,面对一头实力不足两成,还没了双腿的火鸦王,你怕不怕?”

        “实力不足两成?”噬金鼠王谨慎问道。

        “两成还是高估它的。不过你也得加快,如果让它吃了朱鳞火蜥的晶核,那它可能就要突破圣品了。趁现在它刚进去,你要加快速度,否则,过了这一村,就没有那一店了。”

        噬金鼠王闻言,哪还会拖拖拉拉,嗖的一下,就钻进了朱鳞火蜥的血盆大口之中。

        过不多会儿,江尘果然感觉到朱鳞火蜥身体之内,传来一阵阵剧烈的震荡,显然是火鸦王和噬金鼠王干上了。

        不过,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正如江尘猜测的那样,火鸦王根本没来得及吞服朱鳞火蜥的晶核,就被噬金鼠王打断。

        两头灵品巅峰的灵兽,直接在朱鳞火蜥的肚子中干上了。

        仅剩二成不到功力的火鸦王,很快就被火鸦王干翻了。

        过不多时,噬金鼠王就拖着火鸦王的尸体,钻了出来。那火鸦王全身被噬金鼠王啃的面目全非。

        江尘顺手将火鸦王的晶核也取了,将朱鳞火蜥的晶核也收了。

        一枚元境灵兽的晶核,那绝对是价值连城的。

        而火鸦王的晶核,灵品巅峰,自然也是珍贵无比。

        这晶核,噬金鼠王不敢贪图。它知道江尘要的东西,绝对不能贪,否则,它噬金鼠一族会因小失大。

        接下来,噬金鼠一族,迎来了一场盛筵。

        现场那么多火鸦的血肉,还有朱鳞火蜥的血肉,足够让噬金鼠一族美餐一顿了。

        单单是朱鳞火蜥,那个头就吓人。

        还有火鸦,数千头之多,每一头都有一个人那么大。

        一顿美餐,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噬金鼠一族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这一顿美餐,显然是收获巨大。

        噬金鼠王舔了舔猩红的舌头,打了个饱嗝。这一次,它作为鼠王,吃了最多,吃的也是朱鳞火蜥身上最好,最补的血肉。

        血肉啃光了,江尘将朱鳞火蜥的鳞甲收了下来。这朱鳞火蜥个头如此之大,这鳞甲,足可给一二百人做成制式铠甲。

        当然,这般奢侈的事,江尘是不会去做的。这朱鳞火蜥的鳞甲,用来给别人做铠甲,绝对是浪费。

        朱鳞火蜥的鳞甲取了,剩下的骨架,骨头,江尘也没放过。

        这骨头坚硬,除了噬金鼠王能啃一部分之外,其他的噬金鼠修为低,甚至啃都啃不动。

        连噬金鼠这最擅长啃食的族群,都无法啃动这骨头,可见这朱鳞火蜥的骨头有多么难啃。

        “这都是好东西啊。打磨武器,绝对是上上之选。”江尘对好东西绝对不放过,自然是照单全收。

        还有火鸦王的羽翼,尤其是那尾部的尾翼,如同一柄柄利箭一般,不管是用作武器,还是制作飞刀,羽箭,都是上上之选。

        “哈哈,这次收获,可远比一株云炎之花大多了。”江尘清点着自己的收获,心情大好。

        本来是冲着一株云炎之花而来的,结果差点葬身火海。没想到好不容易躲过一劫之后,竟然又得到了这般际遇。

        这明灭谷,还真是一个大起大落的地方。一会儿是天堂,一会儿是地狱。

        江尘一点都不肯浪费,剩下那些普通火鸦的尾翼,也都收了。

        这些火鸦,都是灵境,相当于人类小灵境的实力。它们的尾翼,制作飞刀,羽箭,同样是非常好的材料。

        用灵品材料制作的武器,不用炼器师淬炼,那就是灵器。

        一旦炼器师的手段高明,发挥的功效就更高了。

        这般好东西,江尘怎么可能浪费。就算自己将来用不上,也可以给手下人用。

        这些好东西,对于那些手下人,却是了不得的宝物。

        ……

        在这百里火海外围,一道瘦削的身影,站在一处高高的斜坡上,望着前面一片焦土,怔怔发呆。

        “江尘啊,江尘,我如果猜测不错的话,前四关那磐石妖孽,定然是你。希望这熊熊大火燃烧之时,你不在这一带吧。”

        这人喃喃说着,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时间有些痴了。

        (二更到,求一下推荐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9605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