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531章 迷神瘴难题(求月票!)

第531章 迷神瘴难题(求月票!)

        江尘的语气,透着一股让凌壁儿无法质疑的自信。

        凌壁儿虽然冷若冰霜,但却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即便江尘这般说,她还是一脸焦急。

        她虽然很想治好自己父亲的病,但却不想因此而连累无辜。

        尤其是江尘这种不谈回报,先下手诊断的好人,凌壁儿更加不想他有什么意外。

        毕竟,即便是云涅长老当年,也是不敢用神识去探查这迷神瘴。

        凌壁儿看着江尘已经探入神识,站在原地,既想阻止,又怕打扰了江尘,反而会坏事。

        一时间,秀脸上写满了焦灼,站在原地,很是焦急。

        不过,看到江尘那淡然自如的样子,凌壁儿焦急的心情,却是渐渐平静下来,到最后,却是认认真真站在旁边,凝神观看。

        凌壁儿此生,从未和一个男子站的这么近过,更没如此认真地去观察过一个年轻男子。

        此刻,她陡然惊觉,这个比她仅仅大了一岁的年轻男()子,举手投足之间,竟然透着一股这个年纪很少见的稳重气度,颇有大家风范。

        这股气度,凌壁儿隐隐只在云涅长老这些宗门巨头身上,才能感受到。

        一时间,凌壁儿心中惊讶,如冰山一般的心情,此刻竟然也化为道道柔波,泛起一丝微不可察的涟漪。

        如果是别的年轻丹师,这般莽撞用神识探视,凌壁儿也许会认为这是为了讨好她姐妹二人,势必会阻拦。

        而此刻的江尘,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让凌壁儿觉得,江尘是真正胸有成竹。

        一刻钟后,江尘睁开眼来,收回神识。

        “江尘师弟……”凌壁儿叫出口来,忽然想起,这江尘比自己还大一岁,叫他江尘师弟,自己却不是有些托大了?

        江尘点点头,眉头微皱:“壁儿师姐,令尊这迷神瘴,果然十分复杂。迷神瘴的种类繁多,若是单一一种迷神瘴,十分好对症。令尊体内,竟然达到三四种之多。而且这么多年,迷神瘴形成了对流融合,可谓是千丝万缕,要层层剥开,极为不易。”

        江尘并不是吓唬凌壁儿,更不是危言耸听。

        三四种迷神瘴,如果是中毒一开始,不超过一年,迷神瘴之间没有融合,对症下药,还是可以做到对症下药的。

        但到了如今这一步,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希望救治,但过程绝对是极为复杂艰难的。

        迷神瘴的毒,就好像金蚕吐丝,一根根绕在了一起,不同的迷神瘴之间,融合在一起,要解这毒,真的如那抽丝剥茧一样,难度极大。

        而且完全不能出错。

        一旦一个小细节上出了纰漏,势必会引起迷神瘴全面发作,有可能会让中毒之人彻底没得治。

        凌壁儿听得江尘这般说,脸色一下子便黯淡下来。

        “这么说,这迷神瘴,真没得救么?”

        江尘摇了摇头:“有的救,但难度极大,而且救治过程会十分复杂,随时有可能出现危险。”

        江尘也不卖关子,将凌肃的情况,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凌壁儿冰雪聪明,听了之后,也冷静下来。

        第一,父亲的迷神瘴,很难治,但还有一线希望。

        其次,解这个迷神瘴的毒,过程很艰难,而且随时可能失败,引发更坏的情况。

        此外,要解这个毒,需要很长的时间和精力,需要很入微的手法,不能出一点差错。

        “江尘,如果是我动手给我阿爹解毒,你觉得有几成希望?”

        凌壁儿觉得要江尘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给父亲解毒,这太强人所难,她想亲自上阵。

        虽然凌壁儿觉得自己和江尘有点差距,但再怎么着也是年轻一辈有数的丹道天才。

        江尘苦笑一声:“如果要我说实话,师姐你出手,希望几乎是零。”

        凌壁儿一愣:“这是为何?”

        “因为师姐无法用神识进入令尊的识海,不能以神识观察迷神瘴,你就无法一层一层剥开那迷神瘴的毒。”

        这并非恐吓凌壁儿,而是实情。

        如果不是江尘有金蝉血脉,再加上有独家的避毒手段,这双重保险在身,他也不会贸然用神识探查。

        至于救治解毒的话,所耗费的神识,所需要的时间,至少是诊断时的百倍千倍。

        江尘事先也没料到凌肃的毒会有这么多复杂。

        一般的迷神瘴,只要确诊,几乎是可以对症下药的。

        而凌肃这迷神瘴,竟然是三四种迷神瘴融合在了一起。如果没融合,同样可以对症下药。

        融合之后,难度一下子就提升了千倍万倍。

        就好比几根绳子,一根一根放在那里,很容易整理。

        但是几根绳子千丝万缕卷成一团,那要整理出来,就不容易了。

        而这跟解开绳子不一样,这是解毒,随时会影响生命危险。

        以凌壁儿的修为,如果她可以避毒,或许有那么二三成的把握。但是,她无法避开迷神瘴的毒。

        让她去治疗,除了被传染外,没有别的可能。

        凌壁儿知道江尘不是吓她,这迷神瘴的毒,连云涅长老都不敢探视,要她凌壁儿去解毒,恐怕神识刚进去,就会被迷神瘴传染。

        也只有江尘这种拥有独家避毒手段的人,方可一试。

        轻咬朱唇,凌壁儿此刻也顾不得矜持,问道:“江尘师弟,我知道这么说很冒昧。可不可以,将你的避毒手段,教一教我?”

        仿佛生怕自己太唐突,马上强调道:“你放心,我不会白要你的。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的。灵石,丹药,就算我现在拿不出很多,我以后可以慢慢还你。”

        江尘见凌壁儿这般,也是暗叹这个执着的少女,为了父亲,这柔弱的双肩,当真是承担了太多太多。

        这让江尘肃然起敬。

        “避毒手段,教了你却也没事。只是,我教给你的避毒手段,也只有一半的机会避开迷神瘴的传染。”

        这也不是诈唬凌壁儿,江尘避毒手段是一方面,金蝉血脉百毒不侵,才是他最重要的一道保险。

        但这金蝉血脉,涉及到上古金蝉,江尘自然无法拿出来给凌壁儿。

        “而且,即便你避毒成功,你能解开这迷神瘴之毒的成功率,顶多也是二三成。”

        凌壁儿语气坚定:“哪怕只有一线生机,我亦愿意一试。阿爹拖了这么多年,他若知道我面临这个选择,也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即便失败了,也好过这般拖着受罪。”

        面对这般坚决的态度,江尘肃然起敬。即便是一个男人,面对这种困境,恐怕也不可能比凌壁儿更坚强,更果决了。

        “壁儿师姐,避毒手段,我可以教你。但我必须再次说一下,这手段,顶多只有一半概率避开迷神瘴的传染攻击。一旦你稍微有些失误,迷神瘴就会吞噬你,让你变成和你父亲一般。”

        凌壁儿身躯微微一颤,但秀美的脸上,却依旧写满了坚决。

        这个时候,门一推开,凌惠儿一把跑了进来:“不行,姐姐,惠儿不许你去冒险!要冒险,也是惠儿来。就算惠儿出了问题,姐姐还可以照顾惠儿。如果姐姐出了事,惠儿无依无靠,可怎么办?”

        “惠儿,别胡闹!”

        凌壁儿见关禁闭的凌惠儿,竟然偷偷出现,却和她抢着要救父亲。

        这让凌壁儿既伤感,又无奈。

        凌惠儿转过身来,一双纯真的大眼睛,盯着江尘:“江尘师兄,你今晚不要走了。只要你将避毒的法子教个我,惠儿愿意陪你。拿我这身体跟你交换。惠儿不想万一我出事了,姐姐以后还要欠你的债,以后年年岁岁还要还你灵石,丹药……”

        江尘见到凌惠儿,不免想起当日之事,苦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们补偿了。避毒方法,我可以无偿传授啊。不过,惠儿师妹你这般性格,成功率不会超过一成。”

        江尘虽然知道这么说很残忍,但为了这两姐妹的安危,还是不得不好心提醒一句。

        凌惠儿一愣,似乎没想到江尘会这么大方。但听到江尘这么说,却是有些不服:“为什么我就只有一成?姐姐却有二三成?那你出手,能有几成希望?”

        江尘苦笑,这凌惠儿的问题,总是那么犀利。让他无法回答。

        江尘其实心里也估算过,他如果亲自出手,要解这毒,至少需要十天半个月时间。

        而且,也顶多是七八成的成功率。

        最关键的是,这一切还得有前提,必须找到这三四种迷神瘴对应的解毒之物,调剂出完美的灵液丹药作为治疗药物,然后通过神识之术导入。

        整个过程,极为复杂,如果江尘的丹道修为能够恢复前世的巅峰状态,自然有十成的把握,而现在,他顶多只有七八成把握。

        两姐妹似乎极有默契,凌惠儿眼巴巴看着江尘,凌壁儿也是灵眸轻动,无助地望着他。

        便好似两个在路上走掉的小姑娘,那种楚楚可怜的眼神,让得江尘看着也是叹息连连。暗叹这凌肃好福气,有这么好的一对女儿。

        “我若出手,把握应该超过五成。”江尘也没有把话说的太死,而是留了几分余地。

        (三更完毕,月票继续飞起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9608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