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647章 江尘授剑道

第647章 江尘授剑道

        对面的汪寒,见到江尘与凌壁儿有说有笑,美人在畔,如沐春风。

        这让汪寒恨得牙根痒痒。

        “小畜生,就让你最后得意一把。大典会武,若遇到我圣剑宫弟子,不斩你十段八段,我汪寒誓不为人!”

        好在,第一轮的角逐,也终于结束了。

        第二轮抽签结果,也很快产生,江尘第二轮的对手,却是一个来自五品宗门的元境七重天才。

        这名天才名叫风袍,是一个用剑天才。

        江尘之前看过此人的首轮表现,一手剑技深得一个“快”字精髓。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很多剑道宗师,一生甚至都不会修炼超过三套剑技,但在这仅有的三套剑技中,却是不断挖掘,不断推演,不断升级,不断突破。

        在“快”字一道上,永恒不懈地追求突破。

        任何一种武技玄奥,只要在某一种领域修炼到极致的境界,那都是大成者,都足以藐视众|  生。

        “快”字一道,乃是很多用剑天才的终极追求。

        这风袍,显然也是这“快”字玄奥的忠实拥护者。

        “风极宗风袍,请赐教。”

        这风袍干脆利落,上台之后,却是半句废话也不说,朝江尘一拱手,手中剑意,若隐若现,杀意奔涌。

        江尘淡淡点头:“丹乾宫木高棋,请。”

        风袍轻轻点头,低吟道:“刀剑无影,小心了。”

        说话间,手中三尺青锋一扬,无数剑光划空而起,与天上的阳光辉映一起,那擂台四周,顿时如无数粼粼波光泛起。

        如果不是易容成木高棋,对付区区元境七重,江尘绝对可以秒杀对手。

        不过,考虑到双方无冤无仇,而这人倒还算实诚,剑招之中,有无穷杀气,却没有无尽杀意。

        江尘知道,对方身为五品宗门的天才,终究还是忌惮自己的身份,比武切磋之间,还是有些忌惮,没有一下子就痛下杀手。

        既然对方不是那种凶残之人,江尘自然也要留几分余地。

        身形动如脱兔,江尘晃动之间,已经将对方这粼粼剑光避开。

        “好身法,再来!”

        话音还没落下,对方人剑合一,如狂风席卷一般,剑意陡然一变,好似无边巨浪,一浪盖过一浪,不断攻击过来。

        不得不说,五品宗门的天才,实力上终究还是比不上四品宗门。

        当初江尘在丹乾宫内部切磋,与沈青鸿的手下得力干将戎子峰有过一战。

        那戎子峰比起现在这个对手风袍,都要强悍许多。

        这风袍的剑道悟性显然不差,但是五品宗门的底蕴摆在那里,让得他的剑意层次,还是略显得寒碜了一些。

        虽然窥得剑道真意,但却没有真正登堂入室。

        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剑痴,看他的剑意,虽然没有完全登堂入室,但却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快,狠,不顾一切。

        显然,这是一个用心灵驾驭剑技的剑客,他的每一招剑技,仿佛都可以将生命燃烧,将生命能量彻底融入剑技,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这种对剑的忠诚程度,让得江尘肃然起敬。

        这种对手,虽然实力还不够强大,但却值得尊重。

        因为,这个对手,他对剑道的热爱,已经超越了对自己生命的热爱。

        “想不到,五品宗门中,竟有如此剑痴。如此忠诚于道的人,其武道之路,若得到机缘,必定会远超同辈之人。这个风袍,倒是一个可造之材。”

        江尘一时间,倒起了一些爱才之意。

        脚尖一点,一根枯枝忽然落在手中。

        江尘忽然一笑:“我们来切磋一下剑道。”

        风袍从来不轻视任何对手,也不会惧怕任何对手。

        在上台之前,他也知道这木高棋丹道天赋的名气,远超武道天赋。

        但是,风袍并没有因此而掉以轻心。

        一交手之后,风袍立刻察觉到,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对手。

        也许,在台下的人看来,一直是风袍剑气如虹,气势如浪,不断攻击。而“木高棋”只是躲躲闪闪,没有还手之力。

        但实际上,风袍却很清楚,对手明显是游刃有余。

        这个对手,并没有用华丽的身法,并没有用强大的外挂,只是单纯的脚步移动,大巧若拙,将他的无穷剑势,轻描淡写地避开。

        如果是剑道外行看来,江尘这般狼狈避走,是显得狼狈之极。

        可是,风袍这个当事人,却是越打越是吃惊,越打越觉得冷汗直冒。

        无论自己的剑意如破突破,不管自己的剑意何等汹涌,对方仿佛总能看破自己的剑道真意,一步之间,就能避开所有锋芒。

        如若不是自己的剑意对方看破,对方怎么可能如此轻松避开?

        如果换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形,肯定会信心受挫。可是风袍虽然察觉到这一点,但却不气馁,反而斗志更增。

        剑意催动,不断变化,将毕生所学,尽情施展出来。

        不得不说,他在剑道上十分博学,各种剑招变化,演变出无数剑意变化。而且,这些剑意变化,还能始终紧扣一个“快”字精髓。

        两人一攻一守之间,已经缠斗了小半个时辰,眼看其他场次,基本上都已经分出胜负了。

        而江尘这边,在外人看来,无疑是陷入了苦战。

        “哈哈,汪师兄,那小子大言不惭,还以为他有多少斤两呢。连区区一个五品宗门的元境七重都干不下来。看来,这小子果然是外强中干的货色。”一名圣剑宫的弟子,讨好似的对汪寒道。

        汪寒盯着擂台,若有所思,忽然道:“你们都听着,不管谁,如果下一轮抽到这小子,哪怕是狮子搏兔,也需用尽全力。就算不杀他,也要斩断他的双手双脚,最后是拉掉他那条毒舌!”

        汪寒的语气,说不出的怨毒。

        “是,汪师兄。”

        “汪师兄,怕就怕这小子根本撑不过这一轮。他如果早早被淘汰,咱们想收拾他还不好收拾呢!”

        汪寒冷笑不语,盯着擂台。

        “说不定这小子怕汪师兄收拾他,主动输掉这一轮都有可能。”

        台下众人,都是哈哈大笑。

        擂台上的风袍,这时候却是满心震惊。他的悟性很高,之前一直攻不下对手,他便觉得奇怪。

        因为这个对手,自始至终,没有做出任何强大的反击。

        手中一根枯枝与他战斗,看上去大家都觉得是风袍大占上风,实际上,风袍却很清楚,自己是完全被拖入了对手的节奏。

        这对手,竟然以枯枝为剑,以后发制人的节奏,跟他比快!

        而且,对手的剑技,从头到尾就是三招。

        这三招,反复使用,但每一次,却总有许许多多繁复的变化,让得风袍每次觉得已经看破对手的剑意时,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有好几次,风袍都忍不住产生错觉,这木高棋,明明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击倒自己,却为什么始终不完成那最后一击。

        风袍看着对手脸上那智慧的微笑,忽然间心意一动,陡然若有所思。

        对方一直在引导自己,跟着他的节奏。

        一时间,风袍竟然产生一个荒诞不经的念头:“这木高棋,难道是在传授我剑技么?”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竟然是不可抑制。风袍再次认真感受,却是越发坚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是的,江尘的确是在传授对方剑技。

        与其说是传授剑技,还不如说是传授剑意,传授剑道真意。

        风袍悟性很高,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很快便沉浸到江尘的节奏中,隐隐间,竟然大有所悟。

        便在这时,江尘忽然微微一笑,枯枝一点,指在风袍咽喉前。

        风袍此刻,已经是累得满头大汗,但心中却是狂喜不已。他此刻,哪还在意什么万象潜龙榜,哪还在意什么排名?

        此时此刻,他脑子里有的就是这一战的无数武道灵感。

        这一道道灵感,便如天上繁星一般,引领着他不断踏入更深更远的剑道之门。

        是的,这一战所获得的灵感和收获,已经超越了他练剑二十多年的总和。

        风袍一念至此,深深鞠躬:“我输了。”

        江尘淡淡点头:“大道至简,剑技一途,贪多嚼不烂。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刚才我那三招,由一及二,由二及三,由三演变万千剑意。说到底,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二三而已。”

        这番话,江尘却是传音给风袍的。

        虽然是传音,但却如同雷声滚滚,响彻风袍的神识之海。那雷声滚滚所携带的电光,则照耀了他的剑道前途。

        风袍再度一鞠到底:“多承指教。”

        江尘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他刚才只是一时被风袍的剑道执着精神所感动,所以用一种比较体面的方式,润物细无声,传了对方一些剑道真解。

        至于风袍日后能走到哪一步,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木高棋胜,晋级第三轮!”

        看到木高棋胜出,汪寒那阴狠的眸中,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闪过一丝愉快之色。

        他不怕木高棋晋级,就怕木高棋自甘堕落,不能晋级。那样一来,自己还怎么打击报复他?

        “师弟,你刚才怎么用枯枝对敌?”凌壁儿若有所思,她知道江尘的实力,自然知道江尘有秒败对手的实力。

        江尘笑了笑,却没解释什么。

        一看之下,丹乾宫四大天王,都是轻松晋级。

        倒是他这一战,显得极为艰苦。

        让得一旁的聂冲忍不住撇嘴道:“第二轮就打得这么辛苦,还不如让戎子峰师弟来。子峰师弟,好歹也是接近元境九重的修为了。”

        沈青鸿瞥了聂冲一眼,却道:“聂师弟,宫主这般安排,自有他的道理,你我不必多言。”

        倒是那君墨白,一直微笑自若,看了看江尘,嘴角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似乎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话。

        (三更完毕,明天继续。状态慢慢恢复,明天一定比这两天更早,请大家拭目以待!)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960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